限制级人生 上部:蛰伏 二十七、英雄救美(上)

火火眼 收藏 5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size][/URL] 二十七、英雄救美(上) 高考越来越临近了,学校对我们的“关心”也越发的“真诚”,每天的课都是各种摹拟考试或试题分析之类,体育、音乐之类的“杂课”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课程表,看着同学们的黑眼圈,不禁令人哑然失笑,这个教育体制要教给我们什么?要让我们变成什么样的人?我没有答案,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


二十七、英雄救美(上)

高考越来越临近了,学校对我们的“关心”也越发的“真诚”,每天的课都是各种摹拟考试或试题分析之类,体育、音乐之类的“杂课”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课程表,看着同学们的黑眼圈,不禁令人哑然失笑,这个教育体制要教给我们什么?要让我们变成什么样的人?我没有答案,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因为在每天沉重的作业安排中,我们连觉也不够睡,每天晚自习后回到家早已是月朗星稀。

这天我和向军晕头晕脑的从晚自习课上出来,我们还在路上讨论刚才老师讲的物理题,回家的路上已经是行人稀少,很多同学的身影也都消息在夜幕中,拐过两个街角,突然我听到林带内有人撕扯的声音。

“唔、唔”,一个被嘴被蒙着发出的,挣扎声。

我快步轻脚向前窜去,隐身在一颗树后,向军也悄悄跟了过来,此时是否练他那个“变色神功”已不在我考虑范围内了,反正天晚也看不清楚。

“再出声,我花了你的脸,妈的,爷看的起你,老老实实跟我们玩下”,两个黑影中传来压低声音的恐吓。

我一下怀疑起我舅舅做的工作了,他不是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吗,怎么还有坏人?就算是帮助舅舅,看来今天我要落个“合法活动身体”的机会了。

我低声对跟过来的向军说:“ 报警,你快去,不要过来”。他像小兔子一样就消失了。靠,这个混蛋,看来我不说,他也做好了逃命的准备。我的本来想法是让他离开,不要到时候在我身边碍手碍脚的,因为我已经看到他们手中闪动的刀光,估计向军也看到了。

“住手”,我从树后闪出身,厉声喝到。同时脱下了外套,丢在地上。

两个身影回过头,倒吓了我一跳,怎么只有眼睛?没有脸?定睛一看,我又想笑了,两个家伙竟然用两块布蒙在脸上,只露出眼睛。这两个混蛋,做歹徒也要为装备进行点投资吧,蒙两块布就出来混呀,这让我想起我那“复仇装备”来。

“嘿嘿,还有人见义勇为?哥们,看清楚,我手中拿的可是真家伙,不要命的过来”,听声音还是刚才开口的歹徒。

第一次面对两把刀,心中多少还是有点紧张,“你们现在走吧,不要到时候后悔,我们已经报警了”。

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歹徒,突然一刀向我刺来,我本能向后一闪,侧身让过,不等他收回刀,一肘击中他的脸部,这个动作上次打架后,我琢磨了很久,一直没有机会使用,今天一试感觉还真不错,击中头部的感觉比打在木桩上要爽太多了,我看到他触电般的反弹出去,倒地不起,心中刚升起的得意被后面一声惊呼吓退。

“啊”,我转头时,已经看到一把刀向我后背插来,不假思索我本能的向前扑倒,落空的刀又一次扬起,我在地上还没来的及起身,就地一滚,这家伙伏下身子又连继向我刺出几刀,其中一刀我躲闪不及,肩部被划了一刀,好在舅舅教我们的身法锻炼了我的灵活性,在这时起了关键作用,要不现在我身上一定全是血窟窿。

不过这个用刀的家伙一看也真是高手,连续出刀,刀刀致命,显然不像是第一个家伙那么蠢,一个照面就被我放倒。

我终于滚到一颗树旁,借树干的保护,我迅速翻身站起来,利用树干闪过他接着刺来的几刀,我明显感到他出刀的速度慢了下来,看来他已经出现体力不支,这就是我反击的大好时机,这是舅舅经常告诉我们的,避敌锋芒,击敌不备,我再他下一刀刺出速度放慢的同时,闪过树干,一掌砍向他握刀的手腕,看来舅舅教我们的手开砖还真是管用,只一下,他手中的刀子落地,痛苦的弯腰捂住自己的手腕,估计他的手腕一定骨折了,我这一掌的力量可以打开三块摞在一起的砖。我的脚紧接着向他脸部踢去,他还真不简单,用手臂挡住我的踢打,借反弹之力,转身向黑夜中跑去。

这时候我才感到体力的不支,左肩传来撕裂般的痛苦,我没有力气去追他了,我向倒在地上的歹徒走去,被救的人嘤嘤的哭着,从树后站了出来:“古风,呜呜,谢谢,呜。。。呜。。。”

又吓我一机灵,认识我?我仔细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衣服上全是灰,右肩处还有一道裂口,衣服皱皱巴巴的,脸上的灰并不能阻挡她的美丽,眼泪划破脸上的尘土,在月光下更显得楚楚动人。

妈的,上天真是会有恩必报呀,她就是上次救我的景兰。

敢动上天指定给我的人,我转身在地上那个晕死的歹徒身上没头没脑的一通乱踢,才扯下了他脸上的蒙布,我倒要看下是哪个不长眼的霄小,虽然他的脸肿涨着,但在月光下还是让我们大吃一惊,景兰看到他哭声也立刻停止,从牙缝中迸出三个字,“赵克辉”?

管他娘是谁,现在我感觉体力越发的少了,这个死向军是不是去叫人了?是不是报警了?会不会跑回家里躲在床上哆嗦呢?我得在他醒来之前把他绑好,现在我不认为我还能那么利索的解决醒来的赵克辉。

我吃力的拖着赵克辉到一颗树旁,用他自己的腰带,把他的手反绑在树上,我打的是舅舅教给我的“生死扣”,这是特种部队士兵捕俘时打的专用扣,越挣越紧,越挣越死。听舅舅说,他战友的最高记录是用一条鞋带绑了5个人,无一人挣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