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人生 上部:蛰伏 二十六、流动的时间

火火眼 收藏 4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size][/URL] 二十六、流动的时间 如果有人现在问我,这世界什么最不值钱?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时间。因为每个即将参加高考的人都希望高考赶快结束,不管是学习成绩如何的人,都不例外。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最值钱,我的回答同样是:时间。高中毕业之后的日子我们都将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对美好而纯洁的上学时光只能剩下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


二十六、流动的时间

如果有人现在问我,这世界什么最不值钱?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时间。因为每个即将参加高考的人都希望高考赶快结束,不管是学习成绩如何的人,都不例外。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最值钱,我的回答同样是:时间。高中毕业之后的日子我们都将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对美好而纯洁的上学时光只能剩下回忆,因为大学的时光即是学习,也是我们踏上社会的演练。

没有燕虎和刘昌的日子里,时间过的飞快,舅舅依然忙着抓他那永远抓不尽的坏人,我反而静下心来准备一天天临近的高考,整个高三都弥漫着考战前的紧张气氛,我们现在成了校长和老师天天盯守的小羊羔,他们就怕我们离开了守护,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影响了升学率,进而影响了学校的声誉。

我们在这一年中,所有的人都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与其说是我们要高考,其实家人付出的精力和时间,才是无法想像的,反正我在家里,每天除了学习,他们什么事也不让我干,弟弟一回家,妈妈就提醒他走路要轻,说话要轻,有好吃的,她都会把最多最好的一份留给我,弟弟噘着的嘴也不能让妈妈改变主意,让我第一次感到学习的压力,不是本自学习本身,而是来自家庭那种“温柔呵护”。好在家人还是很理解我的,对我早上的锻炼以及到燕虎家的帮忙都没有多加阻拦。

刘昌在我高三期中时放了出来,我和舅舅去接的他。

走出狱门的刘昌,先没有看我们,而是抬头盯着蓝天,嘴角抽动半天从里面吐出一口浓痰,他的样子让舅舅皱起了眉头,好在刘昌身后的周海及时走过来,对舅舅说:“古队,人我这就交给你了,他在里面的表现还是不错,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了不少像车工、木工、焊工、厨师等技能,你还别说这个刘昌,脑子就是活,别人要学习这些东西没有个十年八年连门都入不了,他倒好,什么技术都是一学就会,一沾就象,简直天生就是个优秀的技术工人的料,这下好了,以后他出去起码不用为生活操心了,就他的技术不是我吹,放在那些老师傅面前也绝对是呱呱叫的”。

听了周海的话,舅舅脸上漾起了喜色,拉着刘昌的手说:“刘昌,出来了就好,反正你还年轻,跌倒了不算什么,将来有大把的机会在你面前,走我先带你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去吃一顿,想吃什么由你挑”。

刘昌嗡声说:“师傅,您来了就行了,我怎么好意思吃你的”。见舅舅瞪了他一眼,他马上闭嘴了。

刘昌的脑袋现在是越来越大,那刚长出发茬的头顶青光闪闪,嘴角的胡须看来早上精心的刮过,下巴处也现出青青的肤色,身体的壮实已然是一个成年人的标准,用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不过那双小眼睛在那大头上显得越发的小,不仔细看他,好像在闭着眼睛睡觉,衣服看上去有点过时,看来这是他父母之前给他带来的衣服,今天我们专门告诉他父母不用来的,中午他和我们一起,他父母这会一定高兴的在家给他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呢,这两年他父母明显老了许多,以前挺精神的两个人,一下像被人抽走了精气神,腰也塌了,背也佗了,好像这不是两年,更像是10年或者20年。

我走到刘昌身边,才感觉到,和我站在一起他要比我高大许多, 搞的我这两年像缺乏了营养一样,本来他是我们兄弟三人中最低的,现在他比177CM的我都高出了一截,“昌哥,你现在多高呀”?我奇怪的问。

“比你高,你个小不点”,他笑嘻嘻的看着我说:“我181CM,你是不是受什么打击了,怎么在往回,缩着长”。才刚出来就说这种话来气我,但我不生气,只要他出来,说什么都无所谓。

“好了,你们两呀,都不是小孩子了,还一见面就斗嘴”,舅舅看来今天心情是相当的好,“快和周叔说再见,先带你洗个澡把这身晦气除了去”。

“以后不想在这里见到你了,不用说再见”,周海接话说。“刘昌你记住你是最优秀的人,但同时要记住这次教训,不要再为些小事耽误了自己大好的年华”。

“周海,这孩子在这多亏你关照,今天我不管你了,改天咱们继续喝,把咱们那些吹自己酒量无敌的战友们震一把,告辞了”,舅舅好像当了警察后说话也多了,人也活泛许多。

看来人就是这样,尤其是男人,很多时候自信来自于工作环境,一个适合的环境就是优良的土壤,会让一粒普通的种子结出世界上最甜的果,如果反之,再优良的种子在沙漠中也不会发芽的。看来舅舅真的找对了人生的轨迹,那么刘昌的路呢?我有点忧心的看了他一眼。

时间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过去,让你不会感觉到他的离去,也不会挽惜他的流失,但有时候一个人静思时,总感到丢失了些什么,至于具体是什么,我却抓不到,找不准,我总想找人倾诉,但找谁呢?舅舅显然不合适,燕虎?他离我太远,不同的生活经历必然让我们有不同的人生感受。刘昌?他现在一天忙的团团转,我也不清楚他到底在忙些什么,可能怕打扰了我的学习,他很少来找我。向军那家伙更是没有正型,和他说话放松心情还行,谈这么深奥的问题,他一定会认为我疯了。景兰就更奇怪了,现在又恢复以前对我的状态,不理不睬的,和救我的那天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不管怎么说,学习还得学,日子依旧过,时间不会因为你珍惜或挥霍就格外青睐哪个人的,如果这世界有公平,那么时间应该算是唯一的一个,不分贫贱、不分年龄、不分阶层,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