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人生 上部:蛰伏 二十四、刘昌的狱中生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


二十四、刘昌的狱中生活

终于到了放寒假了,我考虑要去看下刘昌,因为每次去他家干活,他父母说去看他时,他问我什么时候放假,说有空让我去看他下。

这次去我没有找舅舅,他现在已经变成个大忙人了,每天有抓不完的罪犯,就连早上的锻炼,也因为他经常在外抓人,偶尔才现次身,每次现身时,他那BB机还老是响,他不停的找地方回电话,所以有一次,我干脆告诉他,我出师了,以后我自己练,他来不来都无所谓,听了我的话,他盯了我半天,叹着气走了,之后还真没来过。

以前我没有感觉本市治安有什么不好,自从他当了警察我就搞不清楚怎么有那么多人等着他抓,好像他天生就是罪犯克星一样,哪里有他哪有不平,反正现在社会上流传一句话“你别找事,有种去找古大锤”,听人开玩笑时讲,就连吓孩子也有他的事 “听不听话?不听话让古大锤抓你”。

所以我知道找不找他一个样,因为我知道本来就找不到他,他那破BB机号还对我保密,不告诉我,说什么:“你小孩子,不用知道,省得在不该打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坏了我的大事”。这是什么话嘛,社会上不都说有困难找警察嘛,难道我不算群众,难道我有困难就不能找警察?何况他还算自家的警察呢。不让找我还不找,三条腿的蚂蚱不好找,两条腿的警察多的是,全市又不是他一个警察,牛什么牛?所以有时候我到他家给古灵补习功课时,只和舅妈说话,故意不理他,几次后,他拿我也没办法。

我去之前,准备好了吃用物品,和家里说了一场声,自己乘车前往监狱,等我到达时,已经是下午了,我登记完,就座在上次我们等候的房间里等着刘昌,房间还是老样子,“7048,进来”,一个狱警的身影先出现在门内,我希望是舅舅的战友周海,但不是,他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是刘昌的一个在逃的同伙,我冲他翻了个白眼。

刘昌在他身后,慢慢的进来,隔着玻璃,他的样子吓我一跳,他变的强壮起来,身高也长高了不少,上次来那身囚服虽然已经洗的变色,但在他身上再没有随风飘动的感觉,显得很合身。头发看来刮过不久,长出了一层青茬,眼睛还是那么小,那一圈小麻子的护卫下,鼻子的棱角分明的立在那,怎么看都有一种剽悍的感受。

我都有点奇怪,监狱的生活对这个刘昌难道是度假,他怎么有这么大的变化?以前记得他才170CM,现在看上去,他和我差不了多少,他那身肌肉,明显是注意锻炼的结果,难道中国的监狱也提供健身设施了(电视里,国外的监狱里就有)?

我们的手隔着玻璃放在一起,见到他我就有种负罪感,老有种想哭的冲动,“昌哥,好吗”?问过我就后悔了,在这种地方问这种话的全是猪,现在我也算是。

“兄弟,你千万别,千万不要哭,呵呵,莫斯科都不相信眼泪,监狱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个了,呵呵”,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我愣愣的看着他的笑,心想,这家伙该不会被牢头狱霸给折磨疯了吧,我听说监狱里的牢头狱霸可厉害了。

“你来看我,就要笑着来,哭就不要来”,他很肯定的说。

“有没有给我带好吃好喝的,烟带了没有”?他性急的样子。

“烟?你会抽烟了?嗯。。。这次我不知道,没有带,下次我带来”听了我的话,他脸上流露出一点失望。

“在这里要是不能抽烟,人还不得疯了”,刘昌大大咧咧的说。“7048,注意你的言论”,一旁的那个狱警终于开腔了。

“是,政府”,刘昌起立说。看他没有再出声,又座下,悄悄的说,“师傅怎么没有来?哦,一定是工作忙”。

“这次你说的不对,他不是忙,是太忙,他现在比国家总理还要忙,联合国秘书长和他比那就是小儿科,离开他地球都不转了,离开他我们都要活到水深火热的旧社会去”,刘昌的话激起我这段时间的怒气。

“不会吧,他那保卫科哪有那么多破事?不会现在全民都改行偷铁块了吧”。刘昌疑惑的说。

“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他的工作调整了,现在是中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中队长,括号正科级”,我的口气满是奚落。谁叫他老是跟我玩失踪,谁叫他不告诉我BB机号的。

“哈哈,师傅被重用了,好呀,好呀,以后看谁敢不听我的话”,说到这他反应过来什么,回头瞄了一眼狱警,好像狱警现在也懒得理他,走到一边找了个凳子座下,摸出一只烟点上,刘昌的鼻子随着烟雾的飘来,用力的抽动了几下。

“燕虎当兵去了,到现在也没来信,估计快有消息了,你没有受到欺负吧”,其实这才是我关心的事。

“欺负?刚开始进来时,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要我干这做那,还要给我来个下马威,一起来打我,刚开始看到人多,加上有点怕,我抱着头,没有还手(这是挨打时的制式保护动作,受过训练的人,都有这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被打痛了,我也不管了,豁出去和他们拼命,谁想到那些家伙都是欺软怕硬的家伙,一会就被我放倒四个,见我这么厉害,其他人都不敢动手了,我问谁是牢头,他们吓的都不敢出声,加上有周海叔提前在监区给他们打过招呼,现在没有人敢惹我,当然我记着师傅的话,也不去惹事,学习的事我也试过了,我的脑子真的不行,所以没事的时候就锻炼身体,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壮实了很多”,说着他挽起了衣袖,一条条肌肉随着他的用力来回跳动。

“好在还有一年我就出去了,兄弟我们到时候再见,记得燕虎来信时替我问候他,见了师傅和我家里的人就说我很好”,见我点头,他压低声音:“嘿嘿,你见到过任霞没有”?

“没有,这件事发生之后,我还去过那个服装店,也没有见到她,我问了店里的人,他们说她辞职了”,我的回答让刘昌露出失望的神情。

“她也太没有情了,一次也没来看过我,怎么讲这件事也是因她而起,唉,算了,我不会在一颗树上吊死,不提她了”。刘昌摸了一把头皮,接着说:“你要认真学习,我们兄弟就要看你将来出息了”。

“7048时间到”,那个年轻的狱警抽完烟站起身说到。

“兄弟,谢谢你照顾我家”,刘昌的身影在就要走出大铁门时回头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