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济南旧城改造中的文化遗产保护 !




[内容摘要]:中华民族丰厚的文化遗产,使整个人类文明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是我们的历史责任。济南自然风光秀丽,自古素有“泉城”的美称,其文化遗产的价值不容低估。在建设与发展之中,必须争取处理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城市现代化建设之间的关系,寻求二者之间的有机结合,以合理的开发老济南来促进和提升整个城市的价值和经济的发展。

[关键词]:济南老城区 文化遗产及保护 城市建设


一 济南老城区现状一览

济南是一个个有着2000多年悠久历史的古城,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和首批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济南自然风光秀丽,自古素有“泉城”之美称。金代“名泉碑”列济南名泉就有72处,而实际上,仅济南老城区周围泉源就达140余处,城中形成了趵突泉、黑虎泉、五龙潭、珍珠泉四大泉群,素有“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之美誉。众泉汇流而成的大明湖与城南千佛山构成了“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独特风光。而今更有群泉复涌来助兴,泉城济南的风光将因泉而更富灵性。城中除著名的三大景点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外,被誉为“济南的城市名片”的泉城广场,为一座集文化娱乐、休闲购物为一体的现代化广场;城内的环城公园为全国三大开放式环城休闲公园之一,内有黑虎泉、解放阁等景点。

老城区拥有优美的自然环境,丰厚的历史积淀,舒适的生活环境。长期以来形成了淳朴自然的民俗民风。老城区的居民依然保持着泉边汲水、洗菜、棒槌洗衣的百姓生活,饮食文化独特,传统的民间工艺等处处可见,赋予了老城区更多的泉韵和市井风情。济南的城市沿革发展、历史事件、文化蕴含、民风民俗,无不与泉水有着密切联系。老城区深厚的历史文化,独特的泉水风貌,淳朴的市井风情,三者相互融合,相得益彰,共同构成了“泉水文化”的底蕴。济南因泉水的滋润而更加鲜活,泉水文化以其独特的个性,成为济南城市文化和经济发展的重要依托。如果说泉是济南的灵魂,水是济南的血液,那么遍布老城区的500多条老街老巷就是连接灵魂和血液的脉络,是老济南伸手可及的触角。老街见证了济南的沧桑变迁,小巷记录了一座老城的兴衰更替。

但是近些年来对一些老街老巷的拆迁、修复,让老济南的面貌遭到严重的破坏。老济南民居带有典型的北方江南特色,文化古迹是物化了的历史文化,是“历史文化名城”得以存在和延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济南老火车站、高督司巷、卫巷等诸多老建筑的拆除,使人们意识到需要切实处理好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的关系。文物是不能再生的,一次破坏便会永久性的毁灭。

老城区居民的居住环境质量存在不少问题:住房质量差、居住面积小、基础设施陈旧、院内随意搭建建筑等,破坏了民居院落的传统风貌与整体风格;原有的居民结构发生变化,大量的外来人口进住,老城区原有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改变。拆迁使传统建筑日渐减少,拔地而起的摩天高楼使传统的建筑相形见绌。处于城市中心的传统街区已成为房地产开发部门追逐利润的场所。泉城路两旁的高层建筑,老城区内部的一些单元式宿舍楼都极大的破坏了老城区的传统格局和风貌。老火车站、铭新池、万竹园前庭院等体现老济南风貌的建筑,已经永远从我们身边消失了。是谁在肢解了老济南的历史风貌?

以上这些情况让我们感觉到文化古迹,文化遗产正在渐渐的远离我们的视野。现在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造”、“危旧房改造”中,急功近利,实施过度商业化的运作,大肆拆建,致使一片片积淀着丰富人文信息的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座座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传统民居被无情摧毁,一处处文物保护单位被拆迁和破坏,造成一些历史性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

在飞快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中,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人们方才觉醒和明白保护生态自然的重要性,开始了退耕还林,出台相关政策来维护现存仅有的绿色生态,以实现可持续发展。但是相当多的人特别是决策者们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文化生态也遭受了很大的破坏,也需要引起大家的重视,制定合理科学的发展规划,不要一边建设现代化建筑,一边破坏优秀的文化遗产。

失去记忆的城市将失去魅力!一些城市大规模拆毁历史文化遗物,一些城市复制既无历史真实性又无文化厚重感的假古董,实在让我们深深的思索:我们的行为是否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益?是否能体现了文化自身的价值?

二 文化遗产的保护及其价值评价

“在推土机毫不留情的轰鸣中,在老房子轰然倒地的尘烟里,城市的历史记忆、社区的传统底片逐渐残缺不齐,最终面目全非。在前所未有的冲撞中,城市发展与文化传承经历着痛苦的纠缠。在城市化进程中加强文化遗产的保护应该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1]。

文化遗产是前人创造,经过时间淘汰,人们选择而留存至今的文化事象,其价值不容低估。[2]历史文化遗产的价值主要包括历史价值 、审美价值、科学研究价值、社会价值。国际公认的文化遗产价值观认为,文化遗产最本质的属性是文化资源和知识资源,其价值主要体现在社会教育、历史借鉴和供人研究、鉴赏上;经济价值则是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派生价值。文化遗产所带来的收益包括直接收益和间接收益。对老济南的建筑来说,其直接收益在于出售和出租各类建筑的租金;间接收益是老城区历史文化遗产带来的综合经济收益,如芙蓉街的餐饮 旅游购物可以带动起周边的经济发展。所以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也成了一种生财之道。

济南近年来打出以“打造泉城文化品牌”为本市的文化旅游口号。对文化旅游业来说,文物古迹,尤其是较有名气的古代建筑,可以让游客更好地了解过去,增强历史认同感和群体凝聚力,获得无形的精神愉悦和升华。可以说,文化遗产是文化旅游赖以发展的物质基础。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文化遗产虽然因有价值而被开发,成为旅游业发展的支柱,却有为数不少的旅游企业将文化遗产看作是“免费”的资源,没有把文化遗产的消耗计入经营成本,因而出现了一些滥用、甚至破坏文化资源的愚昧举措。例如,五岳之尊的泰山是我国首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旅游景观,历代帝王竟相登山封禅,留下了无数的典故、传说、碑刻,凝聚着深厚的文化积淀,也吸引着海内外的游客前来观赏。然而有关部门受经济利益驱使,擅自在泰山上架起了索道,甚至把日观峰的一侧炸掉一片,在古代帝王祭天的岱顶建了一座娱乐城。这是典型的杀鸡取卵、自断后路的行为,因为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一旦被破坏就很难复原。产生这种行为的原因很多,不了解文化遗产的经济价值,没有全面考虑文化遗产的价值损耗与企业利润的关系,是其中很重要的方面。因此,我们必须计算出文化遗产的经济价值,以便于遗产遭到损耗、破坏时能及时得到补偿,同时督促旅游开发部门合理利用文化遗产。由于文化遗产很少上市交易,缺乏可以参照的价格,所以很难给它们一个精确的市场价,但是我们可以找到能够间接反映其价值的一些线索,“非市场评估”就是寻找这些线索的各种方法的总称。

“非市场评估”可分为两大类:显示偏好法(revealed preference method, 简称RPM)与偏好陈述法(stated preference method, 简称SPM)。显示偏好法通过考察个体过去的行为来寻找相关的线索。可观察的行为之一是对某类商品的购买,该类商品与文化遗产的非使用价值密切相关。文化遗产的“快乐定价法(Hedonic Pricing)”就是这方面的例子。另一个可观察的行为是关于在何处消磨时光的决策,“旅行成本法”(TCM)就利用了这类信息。与显示偏好法不同的是,偏好陈述法把重点放在个人的未来决策上,即通过分析个体在一个假设环境中的行为选择,推算出文化建筑景观的非使用价值。“意愿评估法”(CVM)及其派生方法——联合分析法、选择实验法(CE)、条件排序法、配对比较法都属于偏好陈述法,下面我们将有选择地介绍几种。

(一)快乐定价法

20世纪70年代,格里利谢斯和罗森首先将快乐定价法应用于非交易物品的评价。快乐定价法的实施要点是设法找到一种情形:在得到商品使用价值的同时能够享受一定程度的非市场价值。针对商品是否包含很大的非市场价值,分析者试图找出二者的差价,这个差价就提供了非交易物品的价值。对文化建筑景观来说,最有可能成为市场交易品的当推房屋,无论是私人的还是租来的。假设一座城市划分为好几个小区,商品房的价格不但取决与房屋本身的特点(面积、新旧程度、建筑质量),还取决于周围的环境(购物的便利程度、学校的教学质量、商店数量的多少等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境因素是附近文化建筑景观的数量与质量。如果居民对靠近历史名胜的房子出价特别高,那么这个差价就是一种对文化遗产的评价。在实际操作中,分析者首先要搜寻大量有关商品房的信息,包括价格(卖价或租赁价)、物理特征、位置等。从房屋的地理位置上,分析者将决定周围人文环境的特色,包括文化遗产的数量与质量大小。其次,分析者需要构建房价差额数学模型,应用统计回归法估计文化遗产的价值。

快乐定价法只局限于对文化遗产的消费和对商品的消费紧密相连的情形,然而对游客来说,文化遗产的使用价值与非使用价值难以完全通过房价分析得出,你没有必要为了游览某个城堡而特意住在附近,文化遗产对后代子孙的价值也没法在快乐定价法中体现出来,这可以说是它的局限性。

(二)旅行成本法

旅行成本法是通过人们的旅途花费,来估计他们对户外游乐场所评价的方法。其策略是:将每一次旅行看作消费者购买的“商品”,“商品”的成本不但包括门票,还包括往返的交通费及可能的食宿费。由于“商品”价格因人而易,通过考察游客在不同价格下旅游行为的差异,我们可以描绘出游客对某一景点的需求曲线。在需求曲线下方和旅行成本上方的区域就是旅游目的地的价值。旅行成本法广泛地应用于对旅游资源的价值评估,也适用于以旅游景点形式存在的文化遗产的评价。

旅行成本计量模型可分为两种:一种叫做“旅行频率模型”,关注的是个体是否经常游览某个景点。另一种称为“景点选择模型”,探讨的是游客在给定的情况下选择哪个景点。

1、旅行频率模型:要想应用旅行频率法,最简单的办法是根据离文化遗产远近的不同,进行大量的调查,询问每一个人在既定的时间段内参观景点的次数,然后计算每个人的旅行成本:将每公里驾驶的固定成本乘以距离,再加上门票。最后,将旅行次数看作旅行成本、个人收入、种族等变量的函数,并根据所调查的数据对函数值做出估计。

2、景点选择模型:是指在给定的情形中,比如在星期六,游客面对好几个景点,选择去哪里游览。他要仔细权衡每个景点的特色以及到达那儿的成本,然后作一个最佳选择。这种方法假定存在着能够区分景点优劣的效用函数,并且该函数以景观特色及旅行成本为自变量。游客则根据效用函数算出每个景点的效用,从中选择效用值最大的景点。需要注意的是,在效用函数中包含着一个随机误差项,该误差项因人而异,变化莫测,因此我们永远无法准确地指出游客到底去哪里,但是可以指出他到每个景点的概率。

文化遗产的几个独特性质限制了旅行成本法的应用前景。首先,许多游览文化遗产的观众具有多元目的,他们可能要一下子看好几个地方,从理论上讲,我们无法把旅行总成本合理地分摊到每个景点,只有对那些抱着单一目的观众来说,旅行成本法才是有效的。其次,在一个城市内,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居住地。那些喜好文化遗产的人很可能住在遗产附近的地域,以降低观看成本。这样,旅游总成本就部分地由个人,而不是由外部环境决定了,这会使得遗产估价不准确。最后,旅行成本法只能测度随遗产旅游而产生的使用价值,遗产的非使用价值却被忽略了。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西方国家的文化遗产应用偏好陈述法(SPM),尤其是意愿评估法(CVM)及其派生方法,来进行价值评估。下面我们将重点介绍意愿评估法。

(三) 意愿评估法

在意愿评估法中,调查对象面对一个必须做出抉择的假想情形,通常是两种选择方案:一种给予被试者更多的货币财富、较少的文化遗产接触机会,另一种正相反。调查对象把自己的选择告诉研究人员,后者就可以推断出被试者对文化遗产的评价。

然而,也有人对意愿评估法的可靠性表示怀疑。尽管存在争议,意愿评估法仍然是最受欢迎的遗产价值评估方法。丹麦皇家大剧院的调查就是这方面比较成功的案例。

丹麦皇家大剧院建于1748年,是丹麦最著名的高雅文化场所,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同时进行歌剧、芭蕾、戏剧表演的剧院。该剧院每年得到2.66亿克郎(约合2千500万英镑)的国家拨款,相当于它年度支出的80%.1993年秋,丹麦进行了一次全民文化娱乐习惯的调查研究,并附带进行了居民对皇家大剧院支付意愿的抽样调查,从16岁以上的全部人口中随即抽取了1843人进行电话采访:为了避免剧院关闭带来的各种损失,你最多愿出多少钱维持剧院的现状?研究人员对调查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后得出,平均每个公民愿意出154克郎维持剧院的运转,全体丹麦人愿意为剧院付2.7亿克郎。这就证明了,丹麦政府对剧院的拨款数额2.66亿克郎基本上是适当的。

需要说明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能够准确无误地模拟出文化遗产经济价值的“灵丹妙药”,上述的各种方法均有自己的优劣之处,都只能反映一个大体上的估价。不同的测量方法只要得出大致相似的、符合实际的结论,就可以认为是合理的,可以为旅游开发决策提供定量的参考依据。我们建议国家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强制旅游开发部门在遗产评价基础上,将文化遗产的使用费、修缮费计入开发成本。从产权角度看,文化遗产系前人所创,其最终产权不单属于我们,还属于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就是说我们只有部分的产权,所以当我们利用这些遗产开发旅游业时,理所当然得缴纳使用费;其次,由于这些遗产还属于后人,我们有义务将遗产完整地传给后人,所以得缴纳必要的维护、修复费用。只有把开发公司的效益与文化遗产的开发、利用和保护联系起来,才能使旅游开发实体在取得良好经济效益的同时,合理使用文化资源,做到企业的微观利益与社会的宏观利益相统一,实现文化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三 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应对策略

文化遗产具有稀缺性、脆弱性和不可再生性,一旦破坏就无法复原。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对象,既包括文物建筑和历史地段,也包括古城的规划格局和风貌特色。建设现代化城市是当今城市发展的普遍追求目标,但城市的现代化建设离不开文化。城市文化是现代化的根基,是城市的气质。保护历史的连续性,保留城市的记忆,是具有历史意义和战略意义的重大问题。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中,城市经历了不同历史时期的洗礼,历尽了沧桑和变迁。有的已经在我们的视野当中消失,有的成为遗 址,还有的现在已经发展成美丽的大都市,如北京和巴黎。它们既是我们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也是我们用以建设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基地。从文化景观到历史街区,从文物古迹到 地方民居,众多的物质文化遗产,是一座城市文化价值的重要的体现,是一座城市记忆的有利物证。

旧城改造,是当代城市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难以回避的问题,一方面,由于许多城市没有重视历史街区的保护,用一般的城市旧城拆迁改造的方式,使得很大一批历史街区和特色建筑在经济发展大潮的冲击下受到破坏。另一方面,由于旧区的居民居住的房屋多数年久失修,基本生活设施不配套,周边环境质量较差。多数居民有着较迫切的旧城拆迁改造的要求。在旧城改造方面,文化是灵魂,创意是灵魂,旧城改造应以文化论输赢。

在我国平遥古城的保护可以说算是很成功的,它向我们证明了新城建设与旧城保护并非截然对立。在平遥古城的边上建设现代化的建筑,古城内不允许拆除旧的历史建筑物,更不允许建设新的建筑。假设把古城内的建筑大量的拆除破坏,那么平遥就不在有其自身的文化价值,更不可能被联合国列入世界历史文化名录之中。这其实就向我们世人说明了要做好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工作,就必须在城市规划上做到新旧分开,新旧互利,而不是新旧叠加,出现矛盾冲突。

据了解,在关于降低城市改造的成本,最大限度保护城市的文化个性的探索中,西方发达国家在经过一段非常曲折的探索之后,已找到了成功的模式,即在大力发展新区的同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区立足于小规模整治。这样的做法,既具有重大的文化保护意义,而且在经济上也是可行的。例如现在的具有艺术魅力的法国巴黎,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当时的政府曾经规划在古城区的的中心建几座高大的建筑物,但是遭到法国人民的强烈反对。政府积极的调整了当时的建设规划方案,决定在距离古城区五公里以外的地方建设现代化的商务中心区,此举积极的保护了巴黎的历史文化风貌,在今天法国旅游业的发展中是一个亮丽的风景区,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当前,我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必须首先理顺下面几个关系:①文化遗产面临的最大困境是贫弱的经济基础与丰富的文化遗产之间的矛盾,是现有经济实力与超能力负载的矛盾。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和国内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我国有形文化遗产与无形文化遗产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面临着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我国有形文化遗产的开掘,开掘后的保护、维修,保护机构的运行,保护资金的筹措和保护技术的研究、提高,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困境。因此我国文化遗产的保护,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仍然必须首先解决“抢救”的问题。但抢救毕竟只是应急之策,我们必须尽快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进入“保护——发展”良性循环的新阶段。②文化遗产保护与文化遗产当代利用的关系。要进入“保护——发展”的良性循环,在我国当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化遗产的保护就必须寻求自体发展的现实途径,与一定程度的文化市场、文化产业开发结合起来,与旅游业、音像业、娱乐业、民间手工艺、交通运输乃至餐饮业的开发结合起来。当然,有效的文化产业开发,只能建立在经济发展的一定基础之上,只能在现实条件的基础上分层次、分阶段地规划和实施。在这方面,“江南第一水乡”周庄和“千年古镇”乌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周庄和乌镇是现今仍保存较为完整的江南水乡代表,这两个镇在保护原有建筑,并进行旅游开发的过程中取得了成功。周庄取得成功的一个经验就是宣传得力,商业化程度高。除了取得巨额门票收入,周庄还充分利用了其特色小吃“万三肘子”,全村到处到在售卖“万三肘子”,家家都是饭店、旅馆和工艺品商店,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和商业招牌混杂在古色古香的门前屋后、房檐屋顶。那种原汁原味的水乡风貌被肆意践踏!乌镇则在旅游开发的过程中严格贯彻修旧如旧的理念,尊重历史,力求把“深厚的文化底蕴”作为乌镇的灵魂,融入旅游景观当中,融入古镇保护中,为此他们将古镇的居民全部迁出,另行安置。因此,乌镇比较完整地保留了古建筑的原貌,兼顾了商业开发和文物保护的需要。乌镇保护性开发的思路很值得我们学习。

目前在中国不少城市的规划规划建设中抄袭、模仿、复制现象十分严重,布局雷同,风格相仿。近年来,中国的建筑设计刮起“欧陆风”,各种流派堆砌在一起,追求形式上的独特和怪异,却很少考虑它与环境的文化关系,建筑的民族传统、地方特色不断失落。城市的面貌是历史文化的积淀和有机的凝结,一个城市的灵魂铸造,不是一时的建设就可以彰显出来的。

对济南市来说,在旅游开发和旅游项目建设的过程中,有关方面未能充分地把旅游竞争力的培育融入到城市软硬环境的建设中去,在城市规划、道路规划、城市设计的过程中,未能充分考虑到深厚的文化积淀与现代化都市风貌的协调。老济南的历史文化景观,标志着这个城市历史文化内涵,具有历史和文化的久远、博大与深厚。而济南的现代人文景观则是活的文化载体,具有一座城市的精神文化空间,体现着当代济南的精神风貌,是其作为现代化都市的文化名片。然而,济南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这方面的建设很缺乏,城市建筑特色不明显,个性不突出。例如,以前的泉城路附近有比较典型的老街老巷,有很多记载了近代济南变迁的特色建筑物。但重建之后的泉城路将附近的景观一扫而光,虽然也刻意规划了一些仿古建筑,利用现代的美容技术对原来的建筑进行了美容,但好心办了坏事,与两边林立的高楼大厦和珠光宝气的商业店铺相比,整条街道显得不伦不类。

在济南旧城区域内,既有古老建筑和传统建筑,也有相当数量坚固的近代西洋建筑。怎样保护好这些历史文化,是当前旧城改造中亟需认真研究的问题。文物保护的对象是文物原物的本身,保护的方式是保持文物的原样和现状。《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第十四条规定:“纪念建筑物、古建筑等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不得重新修建,因特殊需要,必须在另地复建或者在原址重建的,应当根据文物保护的级别,报原核定公布机关批准”。这条规定表明历史建筑一旦毁坏,便不可挽回,那些重新修建的“文物”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假古董”。所以,古建筑的修复和重建,必须遵循“修旧如旧”的 原则。老建筑是这座城市成长的最好见证,保护它们就是保护我们这座城市的历史文脉,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笔丰富的文化遗产。

济南的城市建设应该彰显济南的文化特色,尤其以“泉文化”作为城市发展的特色文化。目前散落于旧城范围内近百处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古老建筑,就像这座城市的“建筑年鉴”,记载了城市发展的沧桑岁月,展现各个时期的定性风貌和艺术文化特色,凝聚着无数能工巧匠的智慧和心血,具有非常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因此要合理科学的处理好旧城改造和文化遗产保护之间的关系,实现济南在文化,旅游,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一年一度的长假又来临了,鉴于黄金周期间人们大量集中出行,全国各个自然景观和名胜古迹的接待能力面临严重的挑战,游客游览景观、参看古迹,必然会对这些自然景观和文物古迹造成一定的破坏。尽管“黄金周”的安排能有效地促进餐饮、旅游、交通等行业的发展,刺激消费,拉动国民经济增长,我们还是建议国家分割“黄金周”,增加假日数量,以减轻蜂拥而至的游客对各个旅游景观,尤其是人文景观的压力 。

注 释:

[1]单霁翔:《城市建设应避免的八种倾向》,《中国文化报》2007年3月11日,第3版。

[2]熊宗仁:《文化认同?符号?品牌—对贵州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的思考》,《多彩贵州》2006年第6期。


本文内容于 2008-1-20 16:13:00 被xhfwj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