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三十章 夜之森林

天地1沙鸥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夜晚的森林,郝松林不是没呆过,但都是一个连队,一个排,最少也是一个班的人。那种时候,从来没有过害怕,从来没有过对树林中的黑暗有过担心,不会去想是不是藏着什么怪物。但现在,黑暗却真真切切的把恐惧带到了心中。


郝松林见席茵和钱红玉,两人也都警觉地直着腰。


大概,感觉会因环境的不同而不同,人多阳气就盛人少就阴气就盛,郝松林只是简单地这样想。那时候的郝松林并不知道之后现代物理学前沿会出现“场论”这一学说。


“哎,你们看,这月亮是红的!”钱红玉说道。


因为走得很累,席茵和郝松林都没有动。他们两人坐的地方被枝叶挡住了天空。


“红就红吧,我见过蓝色的月亮,好美。”席茵说。


郝松林侧过头去,见一道雪白的月华像剑一样映射在钱红玉额头上。


郝松林看着两个两个背靠着坐在一起的女孩,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其中的某一个女孩似乎会永远地离开现在三个人的世界。


郝松林相信自己的感觉。六个月前,在进攻克锦州外围阵地的时候,当战友小姚抱着炸药包冲出堑壕的瞬间,他就产生过这种奇怪的感觉,果然,小李再也没有回来。而现在,面前的两个女孩,让他产生了同样的感觉。


郝松林坐了下来,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两个女孩会背靠背坐在一起。土埂上的地衣已经在起露水,冰凉的冷气从屁股一下就窜到后脑。


“嘶”郝松林挺直了身子。


就在此时,“嗷”的一声嚎叫从黑暗中直奔出来,撞击着土埂上三个人的耳膜。嚎叫声和绵延的大山浑然一体,是狼嚎。


而且很近。


接着此起彼伏的嚎叫从树林中像旋风一样刮来,叫声前后左右都有,被叫声包围在中间的三个人一瞬间显得很惶恐。


撕心裂肺的吼叫,凄厉而强烈,慑人心魄,人类的叫声和这声音比起来就像是蚊子哼哼,单薄而弱小。


郝松林头发也要竖立起来的感觉。这个曾经在战场上叱诧风云,勇往直前的战士,突然间觉得,很多时候,人类并非是自然的主人。


福建的森林中,狼也是很多的,郝松林在家乡的时候知道一些狼的习性。听这嚎叫,显然是要发起攻击的前兆。


狼的本性凶残和狡诈兼具,并且经常是成群出现,一旦锁定目标,必定百折不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在很多时候,它们比老虎和豹子更为可怕。现在,狼群竟然在三人不知不觉间掩到附近。


看来今晚会很难熬了。


席茵和钱红玉两个女孩的手不由自主捏在了一起。


席茵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了一只手枪。席茵是师部医生,她是有枪防身的。三人里只有席茵有枪。而钱红玉和郝松林都没有枪,钱红玉是卫生员,虽然随着辽沈战役的胜利,枪支弹药已经不像前些年那样紧张,但连部的卫生员还是没有配枪的。而郝松林有枪却没带!同时,两个女孩“呼”地一下从土埂上站了起来。


郝松林见钱红玉“刷”地拔出了一把比匕首稍长的短刀。


“什么东西?”席茵叫道。


“狼!”郝松林说。


“怎么办,好像周围都是!”


郝松林伸手到腰间拔刺刀,但却摸了个空,不知什么时候丢了。大概是因为经常拔出来在树上做记号没有收好。


郝松林来不及多想,义无反顾地对钱红玉说,“把刀给我,有我在你们别怕。”


“不!”钱红玉的反应却大出郝松林意外,却把肩膀上的药箱往郝松林面前一递,“你保护好药箱!”


郝松林不由自主接过了过来。


刀在钱红玉手上轻轻晃动着,郝松林看到,刀柄上一颗红红的石头像一颗殷红的血滴。


左前方树林中已经有“沙沙”的声音非常快地逼来,三个人看到,灌木也为两边分开,哗哗地摇动。


突然,树丛中的逼近的沙沙停止了前进,接着不可思议地向后退去,渐渐远去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好像走了!”席茵心有余悸地说。


“不知道,除非是,”郝松林说,“但不可能啊。”


“除非什么?”钱红玉说,“说话说半截,能不能爽快点。”


“除非是遇到更可怕的东西!”郝松林说。


“有什么更可怕的呢?”席茵环顾四周,四周已重归安静,只有夜风吹林,滚滚涛声如故。


“更可怕?会有什么更可怕?老虎,豹子,蟒?”钱红玉说。


“狼群是不怕老虎之类的。”郝松林说。


“管它什么,总之狼走了就好。”席茵因为受了惊吓,觉得身体还软软的,便无力地坐了下来。


钱、郝两人也疲敝地坐了下来。


这次,三个人都不由自主背靠成一圈坐在一起。


三个人能清晰地感觉到背靠着自己人肩膀肌肉的抽动,和大口的喘气声。


钱红玉收起短刀。短刀在一束穿过枝叶的月光下扫过,郝松林觉得眼前一花,又看到了血一样殷红的闪光。


“你这把刀,好奇怪的样子!”郝松林说。


“奇怪?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刀啊?有什么奇怪的?”钱红玉突然想到了什么说:


“这叫红玉刀,爷爷给我的时候说能避邪壮胆的。”声音却颤抖着。


“是刀,都能壮胆!”郝松林说。


“没想到,我们会在山里迷路。”席琳说,“要是开始的时候不走这条路就好了。”


“现在我本来该在战场上打敌人的,没想到却在这里浪费时间!”郝松林的手在药箱上轻轻地拍打,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要是不遇到哪个国民党军官就好了。”


“连长肯定要骂我。伤员们都还等着我的药呢。”钱红玉对郝松林说,“要是今天没遇到你就好了。”


“唉,我也不没想到遇到你们啊!”郝松林说。


郝松林记不清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这句话,——人的际遇有时候在你还毫无觉察地时候就发生了改变。


郝松林现在太相信这句话了。


他想起了几个小时前,今天下午的事情,和一个名字有点怪,姓帖名华鑫的国民党校官。


让自己现在不能参加战斗,并游荡在荒野中归根结底都怨哪个名叫帖华鑫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