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变 第一部分 创业家族 第八章 军勋 1、胆小命大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4/[/size][/URL] 第八章 军勋 1、胆小命大 辽沈战役,是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两个党派的军事力量决战,也是人民的力量和反动派力量的一次大较量。 这个战役,双方共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4/



第八章 军勋


1、胆小命大


辽沈战役,是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两个党派的军事力量决战,也是人民的力量和反动派力量的一次大较量。

这个战役,双方共计参战几百万人,刘成宪作为一个普通的战士,而且是一个炊事兵,亲身经历了这个战役。

刘成宪所在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四野)骑兵独立师三团八营炊事班。这个炊事班共有12个人,每三个人负责一个连人的伙食,每个连又分出一个人专门负责一个排的伙食。平时,炊事班有三挂大车,装着炊事班的厨具和粮食,还有营首长的行李及全营的牲口料,大都是地方政府提供的高粱或苞米。自打四平战役以后,部队的生活大有改善,不仅发了冬夏两套军装,还发了一床被子和一个毛巾、一个带牙粉和牙刷的铁搪瓷牙缸、一个唐瓷小饭碗,一个拎式饭盒。每人还定期发给津贴费。

刘成宪既不抽烟,又不喝酒,在部队又不缺吃的。津贴费自然就攒下了。

刘成宪个子不高,一米六刚出点头,不胖不瘦,黑黝黝的皮肤,大眼睛,宽前额,吃饭快,走路也快,平时少言语,一旦打开话匣子,声音洪亮——这可有点像他爹,老刘家的子孙,都是大嗓门。

刘成宪最大的特点是与人无争,从打他懂事起,就在刘占江的教诲下,任劳任怨。他觉得,自己是长子,就得为弟兄们做个榜样,因此,一年365天干活,是他的家常便饭。20岁那年,爹给他娶了媳妇,姑娘家姓李,是方圆百里的美人,他们的大儿子刘长海,就非常像他的妈妈。1944年,伪满洲国让出劳工,刘成宪顶了东家张百元的名,在抚顺干了将近一年的劳工,直到日本鬼子投降,他才回了家。

由于刘成宪生性敦厚、老实,在劳工队受监工的欺负,没少挨监工的打。那时监工的打人,全用镐把。当时的劳工分两种,一种是各乡村派的劳工,就象刘成宪这样的,每天工作12个小时,虽然又苦又累,但是却有工薪,一天管两顿饭;另外一种,叫“特殊劳工”,在铁丝网内干活,由日本宪兵和满州国的警察看着,既吃不上饭,也没衣服穿,天天有被打死的。刘成宪由于是顶张家大财主儿子的名字,怀德地区的劳工队就派了他一个做饭的差事,这却救了他的命。他一直干到“八一五”光复(注1)。

本想回家好好的过日子,谁知道,黑心的日本人,临败了还贼心不死,把他们研究的病毒细菌,全放了出来,在怀德、农安、榆树、德惠、双阳、永吉、前郭旗等地,制造了大量瘟疫,瘟死了成千上万的乡村百姓。长海的娘,就死在这个瘟疫中,当时长海还不到8岁、长河才2岁多一点。是长海的奶奶,把这两个孩子拉扯大的。来了八路,分了土地,爹叫成宪当兵,成宪没打呗。到了部队,先统一分在新兵连,第一天练“立正、稍息、向后转”,第二天练“匍匐、卧倒、打冲锋”,到了第三天,就开始练“瞄准、射击、投手雷”了。也就是这一天,出了事了。

那天傍晚,新兵连实弹演习,全部来投弹。由于是实弹演练,连长亲自到场,反复让大家操练了三遍后,开始实弹投掷。投的手雷也叫手榴弹,是八路军自己的兵工厂造的,把儿是木质的,底头有个盖,把盖掀开,里面有个环,环上面系着个白线绳,拉断环上的白线,心里默数1、2、3仨个数后,将手榴弹扔出,距离应该在20米以外。新战士练得都挺好,手榴弹接二连三的在爆炸,连长在一旁很满意。

这时,轮到刘成宪了,他按照排长的口令,下到了个人掩体里。班长匍匐过来,递给他一颗手榴弹,不知怎的,刘成宪接过手榴弹以后,手突然开始激烈的“嘚擞”起来,排长发出投弹的命令后,刘成宪的手榴弹却掀不开盖了。连长急了,走了过来,看见半卧在掩体里的刘成宪的手直“嘚嗖”,左手攥着手榴弹,右手握着手榴弹盖,抖得厉害。

连长笑了,说:“哎,这位同志,你太紧张了,要放松。”说着,接过了刘成宪手里的手榴弹,边示范边说:“记住,默数3个数,用力一扔!”排长和班长都走了过来,大家都给刘成宪鼓劲。刘成宪这才稳住了神儿,手也不抖了。

连长等人为了给刘成宪壮胆,就站在刘成宪的身后,让他投弹,刘成宪答应着,在排长的口令下,快速的扣下手榴弹的木柄盖,向后扬起手榴弹,还没他等心里查数,就听见“嘭”的一声,手榴弹在他的手上爆炸了,吓得他忙卧倒,却听到身后“哎呀”一声,连长、排长和班长都因手榴弹突然爆炸挂了彩。这下,刘成宪可傻了,呆呆的看着。连长前额流出了血,肩上也炸破了衣服,排长捂住了右脸,班长也是身上的衣服被炸破了多处。可满脸是血的连长,却问刘成宪:“那受伤了,快叫卫生员。”

刘成宪瞅了瞅被熏的黑黑的手里还攥着的空筒木头把,瞅了瞅自己身上,摇摇头。连长这才喊了声:“卫生员,包扎。”

这次训练后,连里很快认定了,这次事故是手榴弹的质量问题,与刘成宪无关,可刘成宪说啥也不敢扔手榴弹了。新兵连训练结束后,刘成宪被分配到骑兵团。在练骑马时,又摔了下来,领导让到炊事班当火头军,刘成宪就这样当上了部队的炊事员。

一开始,刘成宪先负责在炊事班烧火、遛马、站哨、给马洗身子,打下四平后,刘成宪被升为专做大锅饭的,这就相当于副班长,因为正班长负责做菜。由于是骑兵,部队打仗的任务并不多,大都是在练兵,而作为一个炊事兵,把饭做好了,让战士们不挨饿,就是最大的功劳。

1948年夏天,部队离开了吉林省,来到了辽宁省的地面。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斗——辽沈战役决战,开始了。






2、跟着立功


战役一开始,辽宁大地枪炮声整天不绝耳,可刘成宪的这个骑兵部队,却是待命。别的部队拼死拼活的玩命,为啥他们却待着。当兵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师团首长们心里却明白,这是纵队首长的心肝宝贝呀。当时,东北野战军(改名为东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骑兵部队稀少,纵队首长都亲自掌握,他的特点就是快,来一阵风,走又是一阵风,因此,不到战役的关键,首长是不会把骑兵放出来的。

当时的东北战场的战势是这样:

解放军的一、二、三、七、八、九共六个纵队围攻锦州;五、六、十、十二等四个纵队守在沈阳与锦州线上,等待歼灭援助锦州之敌;以大、小、新、老等九个独立师,对付围困在长春的守敌。

而刘成宪的部队,就是二纵的骑兵团,负责在锦州城外西南,监视战场情况,并实施接应和堵截国民党的残兵败将

总攻锦州的时间是10月14日,可在总攻锦州之前,清剿锦州城外阵地,却是在10月9日开始的。

锦州前线打得火热,在离锦州西南30公里处,有个地方叫塔山,也成了战场的热点,整整打了6天6夜,双方动用了成千上万的兵力,最终以国民党的军队失败告终。

守塔山的是四纵,四纵后面的是预备队一纵。一纵后边是骑兵团,骑兵团是攻锦州的二纵预备队,二纵是攻锦州的主攻部队。

就这样,整个辽东辽西,全笼罩在一片硝烟火海之中。


塔山战役打响后,刘成宪的部队正躲在一个小村子里待命。大家都没话,知道要打大仗了,啥时候死还不一定,都把自己的随身物品整理好了,静静的躺在炕上休息。不远处激烈的枪炮声,骤紧骤急。

已经整整两天了,这枪炮就没有停止过。老战士知道要打大战了,抓紧时间休息,呼呼大睡。新战士却睡不着,静静的遐想。

骑兵连的炊事班却正忙着,他们刚杀完了一口猪,正忙着剃毛、破肚、翻肠子、剃骨、剁肉。

傍晚,连部吹响了集合哨子,连长发出了命令:“步行,增援塔山友军的无名高地,只带弹药,不带行李,跑步出发。”部队出发的同时,司务长对炊事班下达了命令:“留守驻地,明天早晨送饭到阵地”。

刘成宪和炊事班的战友们,归拢好了全连的行李,又喂饱了百十来匹战马,这才抽空眯了一小觉。天快亮的时候,大伙被巨大的炮声惊醒,忙跑出村口看,只见塔山无名高地的方向,火光冲天,轰轰作响。老班长自语道:这是重炮,美国的留弹炮,不好躲呀。

大伙一听,都担起心来。正在这时,无名高地的方向影影绰绰来了一伙人,走进了才看到,是一个担架队。战士们围了上去,原来是友邻部队的,大都是炮弹片炸伤的。通过和卫生员的简短谈话,大伙才知道,塔山阵地已经坚守两天两夜了。国民党连飞机都用上了,死伤有1千多人了,咱们的伤亡也不小,可阵地还是咱的。

送走伤员,大伙赶紧做饭,主食是白面馒头、大米饭;菜是猪肉炖粉条。天亮时,饭菜都做好了,又烧了两大锅开水,晾凉。大伙抽个空,吃饱了饭,装了几大水梢挑子,赶紧挑上饭菜和凉开水,奔向刚刚有些平静的塔山无名高地。

当大家快走到阵地附近的时候,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声,炊事班的老班长喊了一声:“卧倒”。话音没落,一声巨响,在他们的身后爆炸了。紧接着,“轰轰轰”的炮声又响起了。国民党的军队又开始进攻了。

刘成宪和大伙只好趴在地上,等待着炮声过去。大约有一顿饭的功夫,敌人不打炮了,开始进攻了,敌人一边喊着,一边往上冲。炊事员们听得真真切切。

“弟兄们,谁先冲上去,赏金条5根,共军都被我们的重炮炸昏了,快冲啊。”

国民党军官督促士兵进攻的吼叫声,刘成宪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我们的阵地好像没有人一样,静静的没有一点动静。敌人登山踩下土块的声音都听到了。

刘成宪等人都着急了,咋还不打,一会儿敌人攻上来了!是不是都牺牲了?要是真都牺牲了,咱们得赶紧撤,要不就让敌人抓了俘虏了。

刘成宪等人正要往回跑,突然,一阵激烈的枪弹声,紧接着,就是敌人临死前的狼哭鬼嚎的声音。我军还击了。

原来,解放军阵地还是固若金汤。他们是等敌人近了再打,目的是更有效的杀伤敌人。

刘成宪等人高兴的正要把饭菜送上去,突听前面阵地有人喊一声:

“快隐蔽,敌人打炮了”。

话音刚落,“咣-咚-”,敌人的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到了我军地上。

刘成宪忙趴在地上,默默的等着敌人的炮击结束。

也说不上是多长时间,反正当敌人的炮声不响了的时候,四处一片寂静,天也快黑了。

刘成宪等人把饭菜运到阵地,喊大家伙吃饭时,才发现,他负责的那个班,全部牺牲了。一大桶雪白的大米饭和一大桶粉条炖猪肉,原封不动的又挑了回来。

牺牲的同志,被定为烈士,活着的同志,都立了功。刘成宪,一枪没打,也立了个集体二等功。





3、抓俘得奖


随着10月15日锦州的解放,东北的国民党军队,真成了“瓮中之鳖”。

刘成宪的部队,10月16日撤出战斗。整编五天,23日又急匆匆开拔,马不停蹄的调到了黑山、新民一线。一路上,到处都是重炮声。

26日部队到了一个叫“翟家窝棚”的,停了下来,这时天已经黑了。刘成宪忙和大伙支灶做饭。

本以为部队在这宿营了,一锅大米饭刚焖熟,小鸡肉炖蘑菇还没炖烂,突然来了紧急命令:部队轻装,只带武器弹药,立即出发。

甭问,已经成为老兵的刘成宪,知道这是到了火线,就要开打了。不能让大伙饿着肚子打仗。

刘成宪忙把大米饭分盛到几个盆子里,将八分熟的小鸡炖蘑菇往饭上一洒,每个班一盆子,迅速送到正在列队的各个班,每个人用手巾或是饭盒,舀上一下子就走。

由于是急行军,谁也没顾得上吃。这顿小鸡炖蘑菇“会饭”,却让战士们坚持了两天两夜。

原来,廖耀湘的兵团好几十万人,被解放军围在了辽西。解放军本来是在黑山、大虎山一带阻击廖耀湘的兵团援救锦州之敌。锦州被解放之后,廖耀湘集团就被解放军包围在了这方圆几百里的黑土地上。这下,廖耀湘慌了,不知道是回沈阳,还是奔营口好,而蒋介石却让他继续进攻锦州。正当他举棋不定的时候,林彪的部队,已经把他团团的围上了。

26日拂晓,林彪发出了总攻击的命令。

九个纵队几十万名解放军,开始冲向廖耀湘的部队。也是廖耀湘该着倒霉,这战斗一打响,他的指挥部就首先被解放军的炮火毁灭了。除了廖耀湘不在指挥部外,其余的瞎参谋烂干事和几个高级将领,均被炸死。指挥部当即无法工作。这下可好了,整个集团军,几十万人立刻乱成了一锅粥,被解放军分割成几百块,整个辽西大地,到处都是“缴枪不杀”的口号声。

刘成宪的部队本来是二线后备部队,可俘虏太多,敌我双方又混在一起,纵队司令员命令所有部队全上战场。这下可热闹喽,刘成宪这个部队就是上前抓俘虏来了。

满地都是枪支弹药,到处都是国民党兵。看见人影,只要你一吆喝,大都举手投降。

刘成宪也带着炊事班的战士,拿着敌人的冲锋枪,跟着后勤部队,往人多的地方冲。黑灯瞎火的,也不知走到那了,见一伙人坐在一块烤火吃东西,刘成宪领着全班的人走过去一看帽徽:是国民党兵。立即大喊:“举起手来,缴枪不杀。”这些人也真听话,没有一个人抵抗,全都举起了手中的枪。在给他们编队时,俘虏们告诉他们:他们已经五天五夜没睡觉了,早就不想打了。

这下,刘成宪这十几个人,也过了抓俘虏的瘾了,整整一天一宿,炊事班这十二个人,抓了一百四十多个俘虏,还捡(缴)了两挺重机枪。

28号早晨,战斗渐渐的结束了。刘成宪等人忙着搭灶做饭。部队的战士们已经整整两天没吃东西了。

部队开大会总结时,有人提出了出发前炊事班给大伙的“小鸡炖蘑菇会饭”,解决了大问题。要不大家得饿个好歹的。同时炊事班的同志们也抓了一百多个俘虏,大家都同意给他们请功。

就这样,刘成宪又立了个“个人二等功”。炊事班集体得了个三等功。

庆功会结束后,刘成宪被调到团部,也是炊事班当班长。在这,他开始了学习认字。

紧接着,部队又接到了进击沈阳的命令。

这是国民党在东北的最后一个大堡垒。



注1:光复,东北人比喻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的时间:1945年8月15日,小

日本天皇向全世界宣布战败投降。这一天伪“满洲国”垮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