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坊》 第二卷 妻离子散 第五章 愤怒的拳头

hushuqin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size][/URL] “苏—醒”,终于还是被他想了起来。 “苏醒,老同学,多年不见了,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来,请坐”,顷刻间他便化惊恐为微笑了。 我可不理会他这一套阴奉阳违的虚假造作,我伸出了左手用力的抓住了他穿在身上的那件雪白色衬衫的衣领,并咬牙切齿的,以双眼圆睁的神色怒视着他。 “老同学,你这是干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


“苏—醒”,终于还是被他想了起来。

“苏醒,老同学,多年不见了,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来,请坐”,顷刻间他便化惊恐为微笑了。

我可不理会他这一套阴奉阳违的虚假造作,我伸出了左手用力的抓住了他穿在身上的那件雪白色衬衫的衣领,并咬牙切齿的,以双眼圆睁的神色怒视着他。

“老同学,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可以好好说嘛”,他有些害怕了起来。

我用力的将吴德的头向我自己的身前拉近,使我们脸对着脸:“老同学,我来问你,九年前你对小欣做过什么”?

吴德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上不由得一愣,掠过了一丝的慌乱,不过他却还是很迅速的恢复了他那固有的常态:“没---没做过什么呀”。

“没做过什么,你个王八蛋”。

我松开了握着他衣领的手,右手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面颊之上,吴德的身体重心向后迅速的倒了下去,摔倒在他的皮垫沙发内,他的眼镜已经掉落,并不知去向,当他在落稳之后,抬起头来再次的看着我的时候,由他的鼻孔内流出的那丝丝鲜血正在一滴滴的滴落在他那前胸的白色衬衫之上。

“老同学,我们真的没做过什么”,他仍在为自己辩解着。

可是这种似是而非的辩解却引起了我更大的愤怒,我冲了上去,伸出左手迅速的抓住了他的衣领,用力的将他拉了起来。

“起来,你这个畜生,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将他拉离了他的办公桌。

女接待员见事情不妙,便迅速的跑向了电话。

我对着吴德脸上又是一拳,吴德晃动着他的身体向后退却了几步,我再次的向前,提起右脚向他的胸口狠狠的踢去,于是吴德的身体就象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迅速的向后退去,并跌倒在了那排黑色的显得气派十足的靠墙边的沙发中。

看着他的狼狈相,愈加的引发了我要狠狠报复他一回的欲望。

“快,快,打人了,打人了,207室,快点”,我的耳畔传来那位女接待慌乱的打电话的求救声。

我走向那个躺在沙发中的吴德,伸出左手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衣领,把他再次的提了起来,使劲的把他转了一个方向。

我对着吴德的脸又是狠狠的一拳,他摇晃着后退了几步,我紧追不舍,冲上前去,照着他的脸上又是狠狠的一拳,这一次他失去了重心般的迅速的后退着,在绊着了他身后的那张低矮的小茶几之后,他整个的身体便仰面的倒了下去,将那低矮的小茶几彻底的压散了架,同时也发出了一声比较巨大的声响。

当我再定睛看着他时,他已经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显得是那样的徒劳和无力,他的脸上除了先前流出的鼻血之外,又新添了从口中流出来的鲜血,外加那双已经有了些红肿的眼睛,和那胸前白色的衬衫上所映着的那个模糊的鞋脚印。

这时,门外已经有了几个围观者,他们将他们的头以好奇的方式探了进来,正以旁观者的身份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而显得无动于衷。

我走上前去,弯下身去伸出了左手,紧紧的扣住了他的衣领,我再次用力的将他拉了起来,我依然怒视着他,而他的表情已经变得无比的软弱,他正用一种几近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希望我能对他不再动之于武。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心中的那股无名怒火还没有得到丝毫的平息呢,看着他那喘息着的细微的溢着鲜血的脸,以及那件沾满了点点红色血迹的白色衬衫时,我的心中忽然间便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觉,说实话,我真想击碎他的这张看起来是如此可恶的脸。

正当我欲挥拳痛击他时,从门外闯进了两名挤过了围观人群的卫兵,他们冲进了屋内,迅速的奔到了我的身后,他们伸出了手来各架住了我的一只胳膊,使我动弹不得。

于是,我便使力的挣脱着他们“放开我”,我口中不断的这样叫喊着。

虽然在他们将我不断的向后拖动的同时,虽然在我不得不松开了那只本来是握着吴德衣领的左手时,我仍然在努力的尝试着去如何的完成痛击着他的欲望。

我看见,我的身体虽然被他们向后拖去了,可是,有另一个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却脱离出了我的形体,仍然留在吴德的身前,他仍然在不断的愤怒的挥动着他的拳头,踢起了他的腿,痛击着那个站在那里已经是毫无生气了的小人吴德。

我愣愣的看着那个从我的形体中脱离了出来的我,由于他的无形,他的透明,他的毫无质感,他的虚空,从而导致他的所有动作都是徒劳的,对于那个我们一起所痛恨的小人吴德却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我愣愣的看着那个从我的形体中脱离出来的自己,我真不敢相信我眼前所见的事情的真实性,而就在这顷刻之间,那个从我的形体中所脱离出来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是我的幻觉呢,还是我自己看花了眼呢,可是那短暂的一幕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我安静了下来,回味着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影子。

这时,从门口围观的人群中又挤进了一个貌似保卫科长的人物来,这从他那从容不迫的有些高傲的姿态中可以判断得出来,因为从他的身上正透射着一丝高人一等的,有着些小领导的风范与作风来。

在这个人向我走来的同时,那名女接待员象是盼见了救星似的,赶紧的迎了上去。

“卫科长,就是他”,女接待带着几分痛恨的语气用手指着我对那位刚进来的卫科长说道。

于是,那位卫科长便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我的身前,他用他那自以为有着无限威慑力量的双眼打量着我。

“你想干什么,想造反了不是,连国家干部你都敢打”,他用那种吼犯人似的语气对着我吼道。

我只是怒气未消的,带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站在我眼前的这位显得有些不可一世的小小的卫科长。

他见我并没有被他的威慑所震慑住,他便转回身去走向了吴德。

“吴局长,你怎么样”,卫科长立即转变成为了一种极为尊敬的口气并讨好似的对吴德说道。

吴德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对之于沉默。

“吴局长,您没事吧,要不上医院看看”,卫科长仍带着一种近乎于谨慎的讨好的语气对吴德说道。

吴德虽然是缓过了一口气来,但他仍然是显得那样的痛苦和无力,脸上除了痛苦之外,他几乎是用一种面无表情的表情看了卫科长一眼。

“吴局长,这件事我会严肃处理的”,他有些讨好似的,又有些安慰似的对吴德说。

可是吴德仍然是一言不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他就将目光转向了我,他有些默然的看着我,似乎他现在所承受着的只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痛苦,而在这之前他却是毫无准备的。

卫科长见吴德注视着我,他便也转回了目光,含着愤怒的神气看着我。

“把他带走”,他冲着那两个正架着我胳膊的卫兵大声的叫道。

那两个年轻的卫兵听到卫科长的这一声令下,便架起我就向门外拖去。

“放开我”,我抵抗着,挣脱着,和他们僵持着。

“算了,让他走吧”,传出了一句吴德还比较微弱的说话声。

两名年轻的卫兵听到吴德的这一句微弱的话,便停止了他们对于我的强制性动作。

“吴局长”,卫科长在用一种惊异的目光看着吴德的同时,也用着一种不可置信的带着质询的语气对他说道。

紧接着是一阵沉默,很显然,卫科长在考虑着这其中所存在着所有的利害关系。

这个时候,那个女接待员走近了吴德,将吴德那副早已掉落在地的眼镜拾起来并递还给了吴德。

“给,吴局长”,女接待员在她的面前小声地说道。

吴德接过了她递来的眼镜,并将它重新的戴在了自己的鼻梁之上。

“你听到没有,让他走”,吴德这次用比较大的声音对卫科长稍带着些怒气的说道。

卫科长有些无奈的回过头来,用一种比较愤怒的目光看着我,他的眼光告诉我他所想要说出的而又未说出来的话:“小子,这次算你走运,要是下次,我绝饶不了你”。

“放开他”,可这却是从他的口中实际上说出来的话语。

那两个年轻的卫兵便松开了他们抓住我胳膊的手,于是,我便整理起因挣脱时而变得凌乱了的衣服来。

在整理完自己凌乱的衣服之后,我双眼定定得看着吴德,整个室内已是一片寂静,而隐在我心头的那股愤怒却依然的没有消去,但是在经过了那一阵疯狂的宣泄之后,我有了种痛快淋漓的感觉,那或许是我的某个灵魂出于对耻辱的无情报复之后的快感吧。

“吴副局长,我不会放过你的,咱们走着瞧”,我留下了一句想要让他明白的我和他之间的斗争是不可能就到此为止的话。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向房门走去,在门口,那几个围观的人群见我走来,便含着些闪避的意思散去,在他们为我所让出的空间里,我快步的走了出去。

我想我之所以到这里来,似乎只是想给什么人一个交待似的。

又或者是一种纯粹的报复吧,对于给自己带来了重大耻辱的人的报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