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1945年8月10日,中国东北,侵华日军731部队特别工厂.

“成功了,佐滕君,我们终于成功了.”一个穿白大褂戴眼镜40岁左右的中佐军官泪留满面的看着生产线上不断出产的病毒炮弹激动的说。

在这个年代,30岁成为将军的人大有人在,40岁还停留在中佐的军衔上,大部分人可能会认为这是无能的标志,但是他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军衔而恼火过,因为对于他来说,成功的喜悦远大于军衔带来的荣耀。

但是预料的欢呼声并没有出现,那个叫佐腾的中佐只是在一旁垂头丧气的坐着,同样是40岁,但是佐滕并没有前者那么张扬,他总是一张沮丧的脸,一支接一支的吸烟,也经常被同僚称为“超级悲观主义者”跟刚才欢呼的“超级乐观主义者”中村性格截然相反,但是两人却在同一个研究组,或者上面的人认为两种性格相反的人正好产生互补。

“怎么了?”中村扶住佐腾的肩膀,”佐腾君,我们的梦想,大日本帝国的希望,已经开始量产了,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吗?”

”中村君,你没有看今天的简报吗?”佐腾有气无力的把一份简报递了过去,虽然他的动作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沮丧到这种地步,中村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苏联红军已经向我们宣战,现在不计其数的苏军正在突破关东军的防线,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到达这里了。”

“怕什么?只要有这种新武器,大日本帝国还会东山再起的。”

“凭借一种新武器改变整个战局吗?”看着依然“乐观”的中村佐滕冷笑了一下。

“不错,美国人有原子弹,而我们,有这个……”中村兴奋的用手一指正在装箱的炮弹。“它或许没有原子弹那么震撼,但是毁灭力绝对不亚于原子弹,一旦我们开始使用,美国,苏联,英国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恐惧将笼罩着整个世界,让那些一向自大的白人尝试着陷入恐慌和绝望的感觉吧,胜利终将属于我们大日本帝国。”

“但愿吧。”佐滕轻蔑的笑了一下。“即使如此,日本又回如何呢?能够幸免吗?我们也能幸免吗?‘恶魔的孩子’名副其实,但是被吞噬的也可能是我们自己。”……

5天后……

工人们小心翼翼的开始装车,佐滕和中村在车库里看着这些‘恶魔的孩子’被一箱箱的装上卡车,中村似乎已经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了,兴奋已经写在了脸上。

“中村君,佐藤君。”一个年轻的少佐匆匆的从他们旁边走过,“陛下中午要发表重要演讲,你们不去听吗?”

“虽然陛下的演讲是最重要的,但是看着我们的这些孩子走上战场,为大日本帝国的胜利而战,又是何等的心情啊。”中村陶醉的说。

少佐摇了摇头,这些研究人员早就听说精神状态不太稳定了,尤其以眼前这两人为代表,自己又何苦呢?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日本天皇毫无生气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工厂的日军立即陷入癫狂状态,这些长期在这里从事研究工作的日军对外界并不了解,天真的认为日本即使战况有些不利,但是依然在不断取胜中。

“这不可能。”中村绝望的大叫起来,“陛下不可能发表这样的演讲,对了,陛下还不知道我们的病毒已经量产了,‘恶魔的孩子’可以投入实战了,要马上跟大本营本部联系……”

佐滕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这是他第一次露出希望的笑脸。

十几辆军车飞速开了过来,停在车库门口,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平常见外面人的机会并不多,但是每当外面有人来的时候所有人还是兴高采烈的问一些问题,了解一些事情,缓解与世隔绝的心情,所以当一个少将军衔的年轻人人跳下车来,一个少佐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将军,告诉我,天皇陛下没有投降,大日本帝国没有战败。”

“不许无礼。”一个二等兵立即用枪托把他砸开,少佐倒在了地上,依然紧紧抱着对方的腿,重复的说着那几句话,少将厌恶的把他踢开,然后径直走了进去,看了看装在车上满载炮弹的箱子,朗声问那些已经陷入绝望的人:“你们要把他运到哪里去?”

“将军阁下,按照命令,我们要把他送到关东军特别炮兵联队。”佐滕敬礼回答。

“不用麻烦了。”少将叹了口气,“就在24个小时前,特别炮兵联队已经遭到苏军坦克部队的袭击,全军覆没,联队长向井大佐切腹向陛下尽忠了。”

“什么?”工厂的人纷纷议论起来,此时的他们已经深深的陷入了绝望中。

“将军,即使没有特别炮兵联队,我们也能够使用这些武器。”

“对,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改变陛下的决定。”几个军官大声叫嚣着。

“天皇陛下的决定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情。”少将厉声说,“各位,虽然不甘心,但是就这样吧。”

“将军阁下。”中村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请准许我们让这些武器投入战斗,挽救大日本帝国。”

“是啊,将军。”其他人也急忙附和。

少将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大声问,“你们有为大日本帝国而玉碎的决心吗?”

“有。”中村转过身,对着所有人大喊。

“天皇陛下。”

“万岁”“万岁”“万岁”众人高举双手神经质的大声叫喊起来。

“好,把你这里所有的人都集中在这里,我有话要讲。”少将点了点头。

“是。”

不一会儿,上百名军人和工人以及专家都集结了起来,整齐的排列好。

“请将军训话。”中村大声说。

少将点了点头,身后的卡车帆布突然被掀起,几十挺机关枪立即把子弹喷洒向这些来不及反应的人身上,特别工厂的人带着惊讶立即倒在血泊中……

佐滕挣扎的坐了起来,从口袋中拿出一支带血的烟,叼在嘴里,露出了解脱的笑容,一个士兵立即将手中的38式步枪对准他,一拉枪拴。

“等一下。”少将阻止了士兵,径直走了过来。佐腾看着少将,笑了。

“我记得你是叫松本吧,将军,记得我们在本部还有一面之缘,那时你还是大佐,现在已经是少将了,而那时我是个中佐,现在还是个中佐。”

“你还记得呢,前辈,当初你不肯去本部坚持在这里做研究,否则现在也应该是个少将了。”少将也笑了笑,弯下身去亲手点着了火。

“为什么?”佐滕突然严肃的问。

“部队已经开始跟美国人交涉,用我们的研究成果换取这些帝国精英的安全,但是……”

“但是?”

“你真的认为我们会投降美国人吗?”松本的眼睛里流露出愤怒,“我们只是利用他们贪婪的本性把其中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送给他们,换取他们的支持,而最珍贵的东西,我们会藏起来,以便将来大日本帝国的复兴,重建大东亚共荣圈的时候使用,美国人感觉胜利在望,他们的眼光现在只盯着共产党,无论是苏联的还是中国的,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我们大日本帝国可以借反共的名义利用美国恢复力量,就像希特勒当年从华尔街借助力量一样,大日本帝国终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那时,这些隐藏的东西,将再次成为我们的利器,我们就可以重建大东亚共荣圈,然后就该那些美国佬了,他们会收到我们最丰富的礼物。”

“这么说,我们就是那些被藏起来的东西了。”

“不错,美国人也不是笨蛋,他们会清查我们所掌握的一切,包括人员,所以我们把东西藏在这里,这里目前是苏联人的地盘,将来回到中国人手上,都是美国人无法染指到的,将来有一天,这些东西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复兴的那一天,不过,你们这些人员不能落到美国人或者苏联人甚至是中国人手上,很遗憾,佐腾君,你无法看到帝国复兴的那一天了,不过我保证,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会去神社看望你们这些为了帝国而献身的战士们……”松本拔出手枪对准佐滕的头部。

“前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佐腾笑着看了看他,“你呢?”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一切又归于平静……

时间如梭,当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人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即使星辰的坠落也只是一刹那,岁月如流水般逝去,当人们想去感受的时候,一切早已经过去,其中有多少需要我们关心的事情,需要铭记的事情都会被时间冲淡,慢慢消失在历史的深渊中,但是他们并没有消失,只是以另一种方式不断提醒着我们,讲述着历史的故事,让我们无法遗忘。

2011年,1月15日,日本长崎市。

这是市郊的一栋普通的别墅,一个懒洋洋的中午,外面的寒风让屋里显得格外的暖和,年轻的女主人穿着一身漂亮的和服正坐在沙发上喘着气,屋内早已经一尘不染,地板几乎可以照出人影来,作为一个居家女人,这份成就感让她十分欣慰。

“……今日,日本内阁再次对国内发生的二战遗留化学炮弹泄露表示遗憾,同时日本内阁再次声明,虽然已经展开了大规模的搜索,但是并没有找到这些化学炮弹,并且没有相关的文件说明这些化学炮弹埋藏的地点,同日受到化学炮弹泄露而导致伤害的日本人举行集会,他们同中国化学武器的受害者在一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日本政府的不作为,并且要求日本政府赔偿……”

女主人关上了电视,她现在只想看一些轻松的节目,一些适合家庭主妇收看的节目,但是现在无论哪个台都是新闻……

“凌子,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女主人急忙跑到门口,打开门,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欢迎你回家,在外面辛苦了。”女主人站在门口鞠躬说。

“不用总来这套嘛,凌子,你也知道,我是中国人,不太习惯这么繁琐的礼仪。”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用生硬的日语说。

“对不起。”凌子一笑,也用不流利的汉语说。

“你做的真不错,家里能这么清洁全靠你了。”男人端正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干净的房屋说。

“多谢夸奖。”凌子微微一笑,也坐在男人旁边,关切的说,“陈,现在外面很危险,到处都是化学炮弹在泄露,你平常最好也尽量少外出。”

“你还这么关心我,不过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陈笑着说,“你渴吗?想喝点什么,我去拿。”

“不用了。”

“那么午饭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凌子。”陈加重了语气。

“对不起,我又做错了吗?”凌子急忙说。

“不,你没有做错,只是我……”陈急忙说。“凌子,你只有17岁,难道真的打算每天就这么下去吗?”

“只要你高兴。”凌子笑着说,“凌子愿意一生一世跟着你。”

陈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叹了口气,“凌子,坐下,仔细听我说。”凌子看着他的眼神急忙在他旁边坐了下去,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

“其实,如果可能的话,我不想告诉你,我想让你作为我的妹妹一直这样下去。”

凌子的眼睛有些红了。“没关系,不管是妻子还是妹妹,我都愿意,只要跟你在一起。”

“但是恐怕事情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们必须分开?”

“为什么?”凌子已经快哭出来了,“你要回中国了吗,如果,如果你愿意带我走……即使,即使你不愿意,凌子也想等着你。”

陈背过身去,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用坚毅的眼神看着对方,“那恐怕不可能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