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二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离开刘抑志,关厅长立即安排“第四道防线”专案组的人分头对省体委拳击从成立至解散时的所有运动员和那辆车进行秘密调查。为了不打草惊蛇,关厅长特别交代专案组:“在密查过程中,所有被密查的对象都不能正面接触,要从侧面、要多想办法。” 两天后,“第四道防线”专案组的另一名副组长、原庆安州州公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离开刘抑志,关厅长立即安排“第四道防线”专案组的人分头对省体委拳击从成立至解散时的所有运动员和那辆车进行秘密调查。为了不打草惊蛇,关厅长特别交代专案组:“在密查过程中,所有被密查的对象都不能正面接触,要从侧面、要多想办法。”

两天后,“第四道防线”专案组的另一名副组长、原庆安州州公安局的局长王勇把那辆车的密查报告交给了关厅长。密查结果显示:那辆车是六年前一个叫郑豪的花市人以“树化石珠宝玉器进出口公司”的名誉落的户,地址是花市机场路107号。经调查发现,“树化石珠宝玉器进出口公司”已名存实亡,是个空壳公司,已没有固定的公司地址和正常的经营活动;原花市机场路107号已于两年被拆迁,现为花市公安局南郊公安局分局的办公大楼;郑豪的户口所在地为边疆铸造厂;郑豪两年前曾涉嫌贩卖海洛因被花市警方传询过两次,后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郑豪现在花市居无定所,职业不详。

关厅长在看密查报告时,王勇说道:“另外我们还查到,树下村周围几百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早在几年前就被省里列为了自然保护区,已没有任何木材厂在那里存在,这也可以证明:他们说到树下村买木材的话是假话……”

关厅长看完报告对王勇说道:“看来我们的工作已被发生在刘抑志身上的枪案引入到了轨道上。这个郑豪的疑点很多,特别是他曾涉嫌贩卖海洛因被传询过,这一点一定要引起重视,郑豪是否还居住在花市,这必须尽快查清。你们是否到电信部门了解了,有没有用他名字开通的手机号?我想,他的车在花市,人也一定在花市,要结合他身边的人来查,特别是刘抑志曾提到过的那个‘拳击运动员’”。

“厅长,我们查过了,电信部门和花市的所有银行我们都查过了,没有发现用郑豪这个名字的手机号和银行账户。由于时间紧,现对体委的人还没有完全查清,我想先放一放郑豪,先把重点放在体委上。”

“郑豪不能放,一旦查清他的下落,就立即对他进行跟踪监视,你安排人到边疆铸造厂弄一张郑豪的相片,让专案组的人,人手有一张。”

“好的!”

“体委这边,你们现在查到哪一步了?”

“现只了解到从拳击队成立至解散时总共有四十七人,这四十七人的姓名出生年月和出生地我们已查清,接下来,我们将对这四十七人目前的生活、工作等情况一一调查,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这四十七人,你们先把重点放在户口还在花市的人身上,户口已转入地州或外省的,可以以体委的名誉让当地公安机关有针对性地协查,我再给你们五天的时间,五天后,你必须把密查结果报给我。我再提醒你们一下,此事绝不能让被密查的对象发现我们的行动……”

离开关厅长,王勇又立即带领专案组的人,向对体委有管辖权的东郊派出所赶去。

……

第四天晚上,当专案组的成员电话告诉王勇,发现郑豪和方平在东方大酒店出现,并经证实郑豪和方平经常出入东方大酒店后。王勇急忙带着还未进行整理的密查材料赶到关厅长家,面见关厅长。

到了关厅长家,王勇一坐下就向关厅长报告说:“有结果了,我们已找到了那个运动员了。经我们密查,那四十七人中,有十三人回到各自老家的乡镇上教书,经对这十三人初步了解,他们没有什么异常,可以排除他们;有七人前几年因犯有严重的故意伤人罪,现还在服刑,也可以排除他们;有两人现在外省当教练,经当地公安机关的协查,也可以排除他们;现户口还在花市的有二十五人,其中有十九人户口已迁出体委,他们都有正当的工作和职业,在这十九人中,也包括刘抑志,经查他们也都没有问题,另有六人的户口还在体委,这六人中有四人在体委工作,也没有问题,两人无正当职业,这两人中一个叫方平的人引起了我们的重视。我们从方平在体委保卫科工作的一个队友口中侧面了解到,方平很有钱,是他们当中混得最好的一个,说上个月方平还请他到花霸玩过一次。经查方平居无定所,从下了队就一直在社会上混,虽无正当职业,却在多家银行有来源不明的巨额存款,我们通过电信部门查获了方平的两个手机号,今天下午刚对他的手机进行监测,就发现一个信号在东华小区出现,我想,方平有那么多钱,肯定只会出入高级酒店,而东华小区只有东方大酒店一家五星级酒店,就立即安排专案组人员赶往东方大酒店,也就在半小时前,我们的人发现了方平和郑豪的行踪。”

听完王勇的报告,关厅长说:“这个方平和郑豪的疑点是越来越大了,看来,我们分析得正确,他们极有可能就是跟踪刘抑志他们进入‘秘道’的人,也极有可能就是一个特大贩毒团伙,我们专案组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要尽快弄清方平和郑豪的真实身份,要想法弄到郑豪的手机号,对方平和郑豪每天的通话进行窃听,并加强对他们的秘密跟踪监视……”

几天又过去了,对方平和郑豪的监视并有发现他们任何与贩毒有关的线索,但方平和郑豪每天白昼颠倒诡秘的生活规律,更加深了关厅长及“第四道防线”专案组成员的怀疑,关厅长和李义、王勇研究后决定,由李义专门负责从外围调查方平和郑豪过去的行踪。

几天后,李义以禁毒总队的名义,通过对中缅各边境口岸的秘密调查发现:在过去的近十年中,方平和郑豪平均每一个月都会有一次以进口珠宝玉石的名义进入缅甸境内;缅甸警方提供给李义的情报也显示,一个绰号为“豪哥”的大毒枭长期盘踞在花市。“第四道防线”专案组通过多方情报分析得出肯定的结论:郑豪就是绰号“豪哥”的大毒枭。为了不惊动郑豪,关厅长决定暂停对他们的跟踪监视,他想作长远打算,派一个人先打入到郑豪身边了解情况再说。

医院又催关厅长刘抑志可以出院了,可对于刘抑志出院后的安全,关厅长还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一直没有答应刘抑志出院。他知道刘抑志一旦出院,就将失去有力的保护,将还会是被追杀的对象。他把对刘抑志出院后的担忧告诉了曹琪,曹琪也说不出一个好法,只是催他尽快破案。关厅长又一次来到刘抑志的病房里,见到刘抑志后,那个“让刘抑志打入贩毒集团成为与他单线联系的人”的念头又一次在他脑海里闪现,但他没有再往下想。他问刘抑志:“你曾在体委拳击队当过队长,你知道方平这个人吗?”

听到关厅长突然问起方平来,刘抑志忙坐了起来,答道:“知道,他比我小,我们都是从农村来的,他比我晚一年来到体委。在体委时,我像对待亲弟弟一样对待他,后来我考上公务员当了警察,他下队后到社会上混,慢慢的我就和他失去了联系。厅长,是不是你们已查明那个运动员就是方平?”

关厅长把刘抑志所提供的线索、疑点的调查结果告诉了刘抑志,并把想派一个人打入到郑豪身边的想法也告诉了他。

刘抑志认真地说:“厅长,我出院后就派我去吧!一方面我也乘机躲一躲,另一方面我有一个队友在那里,我也容易打进去。”

关厅长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没有想过派你去,可你去不行。如果就是他们在追杀你,那你不就是自己白白去送死了吗?那我怎么向曹书记交代。再说,打进去,不可能只是一天两天,你出院后就要结婚了。另外,你警察的身份,难说你的队友也知道,怎么进得去。”

看到关厅长两个多月来为自己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已憔悴了许多,现在又如此为难,刘抑志说:“我有把握,不管是不是郑豪的手下在追杀我,也不管他们是不是一个贩毒集团,有方平在那里,我有办法让他们收留我的。就算我找到方平查不出什么问题,我也可以暂时到社会上躲一躲。曹婧和曹琪那里,我想将来向他们解释,主要是从我出院后的安全考虑,他们会理解的。再说了,现‘秘道’除了查爷爷就我知道,如郑豪集团真想用秘道来贩毒,我想只要我们做绝、做像,能做到让郑豪集团的人误认为我也是贩毒的,或误认为发生在我身上的枪案系贩毒集团内部茅盾所至,我更能安全顺利地打入到郑豪集团内部。如你另派他人去,反而不一定就能顺利打入到郑豪身边,就算能打入,一时也难以取得郑豪的信任。”

“我们能做绝、做像,但那样对曹婧来说实在太残忍了,对曹书记也不好交代啊!我们再好好想想吧!”

关厅长不是没有想过让刘抑志打入到贩毒集团这个念头,只是这个念头不容他多想,刘抑志就被追杀了。年初,在花霸大酒店吃西餐时,关厅长第一次见到刘抑志时,就被刘抑志的机警和稳健所折服,他以多年的识人经验,发现刘抑志身上的那种沉默中蓄势待发的力量非常强烈,他当时还想,曹书记还真会找女婿,刘抑志将来必会大有前途。后来知道刘抑志是运动员出身,身手好,他还想过有机会把刘抑志调到更能发挥他特长的部门工作。在大练兵的庆功宴上,关厅长听说了刘抑志的枪法后,有过让他打入到贩毒集团内部成为与他单线联系的人选的念头,可时间不容他多想,当天晚上,刘抑志就被追杀住进了医院,现在有这个机会,刘抑志也主动提出来了,可这件事又与发生在他身上的“10。08”枪案有关,重要的是刘抑志与曹琪的特殊关系,如向曹琪说明,曹琪也不一定同意,但那也是违反单线联系的原则,就算曹琪同意了,那刘抑志出了什么事,又如何向他交代,他犹豫不决,实难下决定。

看到关厅长沉默不语、面露难色,刘抑志又接着说道:“关厅长,不要再犹豫了,这件事我做得了主,我想曹婧也是希望尽快破案、希望尽快把追杀我的人绳之以法,这样,我们婚后才不会再提吊胆的,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如你是因考虑到曹琪和曹婧的原因才不让我去,那我们事先向他们说明就行了,他们会同意的。”

关厅长看了一眼刘抑志:“你别介意,我不是不相信曹婧和曹书记,只是现在的贩毒分子在巨大的利益驱驶下,已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如,我只是说假如让你去,在你身上的伪装多让一个人知道,你就多了一份危险,贩毒分子太狡猾了,我们不能保证曹婧和曹书记不会在无意中把你的身份透露给贩毒分子。”面对刘抑志,关厅长一时还不便说出他已对陈聪和陈冰雪产生的怀疑及陈聪与曹琪要好的关系,又婉转地说道:“为了打入到贩毒集团内部的人员的安全,按照公安部领导的要求,我的想法也是绝对不能让第三人知道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请你放心好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