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一节

liushunyong379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size][/URL] 三个月快过去了,刘抑志在关厅长的安排下又秘密转了几次院,他的身体已基本恢复了,就等关厅长决定办出院手续。“10。08”枪案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对陈聪和陈冰雪的秘密观察也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异常。刘抑志要出院了,可他出院后回单位上班肯定不行,“10。08”枪案的主谋还会追杀他,又不可能每天都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三个月快过去了,刘抑志在关厅长的安排下又秘密转了几次院,他的身体已基本恢复了,就等关厅长决定办出院手续。“10。08”枪案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对陈聪和陈冰雪的秘密观察也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异常。刘抑志要出院了,可他出院后回单位上班肯定不行,“10。08”枪案的主谋还会追杀他,又不可能每天都派一些人跟着他,保护他。曹琪也按耐不住了,多次催问关厅长,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破案,无奈的关厅长,又一次来到了刘抑志的病房。

看到刘抑志已基本恢复了的身体,关厅长拍了拍刘抑志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上拱起的肌肉疙瘩,笑着说道:“运动员就是运动员,按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你才八十多天就要痊愈了。”

刘抑志也笑着对关厅长说:“厅长,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短暂的谈笑后,关厅长又严肃起来,他坐下后说道:“刘抑志,你要出院了,可出院后,你能去哪里呢?你想过没有?”

刘抑志却轻松地说道:“厅长放心,只要我出院后,你能特批给我这个督察每时每刻都能随身携带枪支,我能自己保护好我自己的。”

“那怎么行,也不是长久之计,再说了,要杀你的人在暗处,你在明处,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

“只有暂时安排你离开边疆到外省去躲一躲了。”

“怎么躲,我们警察还用躲着藏着吗?”

关厅长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又向刘抑志问道:“你再好好想想,你和陈冰雪回老家时,从离开花市到返回花市还发现什么?

“厅长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想我被追杀跟我回她家没有关系,……。”

曹婧瞪大了眼望着刘抑志,插话道:“你说那次跟朋友到苍州玩,就是跟来看你那个陈冰雪去的吗?”

刘抑志望了望曹婧,“是的。”他怕曹婧误会,又接着说:“没什么,当时去的不只是我们两人,集训队还有几个人和我们一起去的。”

关厅长也觉得说漏了嘴,也对曹婧说道:“没什么,你别介意。”

刘抑志站了起来走到曹婧身边:“你还是先出去一下,我和关厅长再谈谈。”

曹婧表情复杂的走出了病房。

曹婧出了病房后,关厅长接着对刘抑志说:“你说没有关系,我认为有关系。”他把他在厅档案室看到的报告内容告诉了刘抑志,并把秘道和贩毒联系起来分析给刘抑志听。”

刘抑志听后低声说道:“厅长,难道有人想知道秘道,想用秘道来贩毒。要是真有人用那秘道来背毒品,我们的禁毒民警倒还真难发现的”

“有这种可能。我们省与缅甸等周边国家有长达四千多公里的边境线,在边境线上有无数像陈冰雪家知道的秘道的那样的小路、便道可以直通周边国家,厅里也正拿这些小路、便道头痛,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在过去的禁毒厉程中,我们就多次查获边民利用那些小路、便道来贩毒。所以你要好好想想那次还发现什么疑点。”

刘抑志想了想说:“如真是这样,那,那天早上我看见的人就是了,就不是我看错了,还有就是有人真的跟踪我们进入了秘道。”

关厅长一听,急忙说道:“你说详细些。”

“因我平时再忙再累都是六点半起床锻炼身体,已养成了习惯。住在查爷爷家的那天早上六点半,我也同样准时醒了,起床后下了楼,到门前压腿时,我感觉在离我一百多米远的树林中,好像有两个人影在晃动,由于当时天还没有大亮,加上有一点晨雾,我细看时又没有了,所以没有在意,现在我想那两个人好像没有穿少数民族服装,应该不是树下村人,他们有可能就是跟踪我们去看秘道的人,要不然那么早会有什么人会在查爷爷家门前转悠呢?还有,从河边返回村子时,在一段布满树叶的下坡路段,是我先从坡顶滑到坡底的,到坡底时,我发现在坡底堆积了一些潮湿的树叶,当时我也没有多想,没有去想会不会有人跟踪我们,但我有这么一个念头,现在你提醒了我,我想起来了,我们去时是上坡,我知道上坡时树叶不会像那样会大面积的移动,只有下坡时控制不住身体,身体从坡上滑下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有人在我们之前返回了树下村。所以我肯定,有人跟踪了我们,并且不是一个至少是两个人。”

关厅长听后高兴地说:“我先前分析的很正确,有人确实跟踪你们进入了秘道。而对于秘道来说,在一般人眼里没有什么意义,只有贩毒分子才会把它视为无价之宝,所以追杀你的人一定跟贩毒、走私有有关。看来,想尽办法要杀死你的人,就是跟踪你们进入秘道的人,这一点可以说是肯定的,可能他们在得到秘道后,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秘道,才不择手段一定要杀死你。

刘抑志接着说:“那天从陈冰雪的老家返回花市的路途中,因我们所搭乘的车超速,被交警堵了下来要罚款。当时来收驾驶证的交警是我在花市交警支队工作时的同事小高,小高看到了我,和我打了声招呼,就把我们放行了。开车的驾驶员本来一直对我们都很冷淡,被放了以后,就主动和我们说起话来。我从谈话中听出来,他们是做木材生意的,想到树下村买木材。我们相互闲聊,我说我是警察,陈冰雪是警官学院的老师,他问我是不是公安学校毕业的,我说不是,是从省体委下来的。他说:‘我们单位也有一个体委下来的,练拳击的。’我说:‘叫什么名字,我也是练拳击的。’可坐在副驾位上那个胖子却轻轻地拉了一下驾驶员的衣角,驾驶员就不说话了,我感到奇怪但没多想,装没看见,也就没继续问他了。我现在怀疑跟踪我们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给我和陈冰雪搭车的那两个人。可要是他们,他们又为什么给我们搭车呢?要是他们是后来追杀我的人,当时我和陈冰雪坐他们的车时,他们为什么不下手呢?要知道当时我和陈冰雪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有时在一段路上我和陈冰雪还同时睡着了。”

“按理说他们单位有一个体委下来的练拳击的这很正常,你问他们叫什么名字,为什么那个胖子要示意驾驶员不要说呢?他们就算不是追杀你的人,也一定有问题。至于是不是就是他们跟踪你们进入秘道、他们是不是就是追杀你的人?现在还很难说,我想,如真是他们跟踪你们进入秘道,他们在得到‘秘道’后,就会立即开车离开村下树,不可能等你们吃完饭还开车在村口出现,但我还是想先从他们身上入手,从那个体委下来的练拳击的‘运动员’为突破口,这样范围会小一些。

刘抑志听关厅长分析得有理,也高兴起来,“我到体委想办法找到他们单位那个运动员,只要他是练拳出的,只要他是从体委下队的,我一定认识他,找到了,了解一下,也许我被追杀的事也就水落石出了。”

关厅长想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恐怕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你再好好想想那天你和陈冰雪所搭乘的那辆车,你有没有看清了车号?那是辆什么车?你们出高速路收费站时大概是几点?

“车号我没注意记,但我肯定是一辆花市号牌的车,车型是一辆丰田四五零零,墨绿色的吧!过收费站时是十月七日下午十七时左右。”刘抑志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关厅长,如你要查那辆车的相关信息,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帮你查到,因那辆车那天超速被堵下过,我知道它在被测到超速的同时已被拍下照了,只要我把时间、地点、车型告诉小高,叫他在电脑里查一下,就可以查到它的号牌了,查到号牌就可以查到那辆车的车主或车属单位等相关信息了。”

“你提供的这条线索很好,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先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在医院里继续呆着,我先派人查清那辆车和排查一下你们当年拳击队所有队员的情况,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和疑点再作决定。”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