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关厅长站了起来,在病房里来回走动了一下,刘抑志看到他焦虑的眼神,就安慰起他来,“厅长,也许我被人认错了,可能凶手要追杀的不是我,他们认错了人,我一个小警察,我了解我自己,没有理由使谁会下这么大的代价来追杀我啊!”

关厅长摇了摇头说:“小刘,这一点你绝对相信我,也相信专案组,凶手绝对是针对你来的。你想想,就算第一次在北二环城路上误杀了你,可第二次到红会医院还会误杀你吗?要知道凶手到红会医院前,各大新闻媒体已报道了此事,你的单位,你的姓名,连一般的市民都知道了,难道凶手及幕后指使者还不知道。再说了,第三次凶手又想在人民医院追杀你,难到凶手蠢到这个地步。今天我只身一人来找你谈,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专案组和其它几位副厅长,我都不敢相信他们任何一个人。因你第一次从红会医院秘密转到人民医院时,只有我和几位副厅长和杨总知道,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人,有意或无意透露给了幕后指使者,凶手是不可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就知道你转到了什么医院,这足以证明了对手的强大。他们是不可能误杀你的。现在从你身上也找不什么有用线索,枪案陷入了僵局,破不了案,破不了案,你又能去什么地方呢?难说走出医院大门就被枪杀了。”

“你说那天晚上我刚开车离陈冰雪,她就打了一个电话,你也分析了这极有可就是陈冰雪把我的准确位置透露给了要追杀我的人。那就查查陈冰雪接了谁的电话,又给谁打了电话,顺着查下去看看,当然陈冰雪是不会合伙杀我的,会不会是她接电话的那个人利用了她,那个人你们调查过了吗?是谁呢?”

“她是给陈副厅长打的电话,有必要调查吗?”

“陈副厅长?没必要,没必要查。那会不会是陈副厅长身边的人呢?我是说陈副厅长接到陈冰雪的电话时身边有没有人?”

“有,那个人是陈冰雪的男朋友胡亥,禁毒总队侦查处情报科的科长,也是陈冰雪的公大同学,是厅机关最年轻的科级干部,我已了解并与胡亥见了面,他人很老实,他没有杀你的动机和条件,前几天听陈聪副厅长说,他与陈冰雪也快要结婚了。” 关厅长有意地在刘抑志面前多说了几句有关陈冰雪与胡亥的事。

刘抑志听后有些惊疑,问道:“原来陈冰雪有男朋友了,她跟我在一起从来没有提起过,那她还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会不会是胡亥误认为陈冰雪喜欢我才来追杀我。”

关厅长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胡亥没有那个能力,并且我了解到,在你被追杀的前后几个小时内,他一直和陈副厅长在一起,他也没有打接过电话。另外,从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胡亥还不知陈冰雪认识你。就算他知道,他也不可能为这么一点事就要置你于死地。”

“我感到有点奇怪。那,那陈聪副厅长怎么会说陈冰雪与胡亥快要结婚了呢?”

“你是真不知道啊!陈冰雪就是陈副厅长的女儿。”

刘抑志惊得差点忍痛坐了起来,“陈冰雪从小就是孤儿,我在出事之前去过她老家,她不是陈聪的女儿,她应叫查冰雪才对。她父母早亡,他爷爷叫查越,当时我还纳闷,怎么爷爷姓查孙女姓陈,我还以为少数民族都是跟妈姓,也不便于问,我也没多想。你前面提到的说陈冰雪回厅机关大院,我还以为她在那里有住房,原来她是回陈聪家啊!”

关厅长听刘抑志这么一说,也为之一惊,急忙又回到了坐位上,说:“陈冰雪从小就是孤儿?你说说你去过她家见到了些什么?”

刘抑志本不想提他和陈冰雪一同去过一趟陈冰雪老家的事,但现在陈冰雪给他的疑点太多了,他说:“九月二十五日全省公安机关大练兵比赛结束后,由于经过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队员们都很累,加上取得了好成绩,所以厅政治部就发了一个文,通知厅机关各处、室、总队参加大练兵集训的队员放假十五天。十月四号陈冰雪邀请我和她一起回她老家玩……”

刘抑志如实地向关厅长说出了和陈冰雪回她老家的事。

静静地听完刘抑志的述说后,关厅长反复地重了几遍“秘道”后说:“有线索了,你说的陈冰雪家的祖传‘秘道’极有可能就是你这次被追杀的原因,因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也只有你知道的‘秘道’这件事值得有人花那么大的代价要必置你于死地,你再好好想想,一定不要放过任何疑点。”

刘抑志望着关厅长说:“关厅长这件事跟我被追杀的枪案没有关系,你不要记录了,你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能让曹婧知道啊,要是她知道了,我将更是不得安宁,她是容不得我在我和她的感情问题上有半点含糊的。现在认真想想我该怎么办呢?我是个负责任的人,我和曹婧已快结婚了,我不可能和她分手去和陈冰雪在一起,可终有一天查爷爷会知道我不是陈冰雪的丈夫,那将会发生什么呢?想起查爷爷告诉我秘道时的情景,我就有些后怕,要知道‘秘道’是查爷爷的命根子,他是会用生命来悍卫的。我想等我出院后,再去一次苍州,去向查爷爷请罪去,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向他说清楚。”

“看来陈冰雪成为孤儿后,就一直是陈聪夫妇领养的?”

“因当时查越没有主动说出陈冰雪成为孤儿后被谁领养,我又看他说到伤心处,所以我就没有主动问陈冰雪成为孤儿后被谁领养了。这个,关厅长你在方便时可以去问一问陈副厅长,现在看来陈冰雪成为孤儿后,就是陈聪夫妇领养的,陈聪夫妇应该是陈冰雪的养父母才对。”

关厅长点了点头。

“关厅长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把这些事让曹婧和曹琪书记知道,他们会误会我的,这些事我本想不告诉你,只是你说出了陈冰雪快要结婚了,他的父亲是陈聪,我感到蹊跷才说出的。我也想不通,为什么陈冰雪有男朋友且也是要结婚的人了,并且她也知道她们家的那些风俗习惯,还要叫我去她家呢?”

“这些问题会水落石出的。胡亥与陈冰雪在一起也不是一两年了。据陈副厅长讲,陈冰雪与胡亥是从公安大学毕业后刚参加工作就确立了恋爱关系,算来也有三四年时间了,为什么胡亥一次也没有回过他爷爷家?而你才与她认识两个月,陈冰雪就叫你去她老家?”

“难道是因胡亥是外省人,可为什么查爷爷会对外省人有如此偏见呢?”刘抑志说完后又接着说道:“那又是为什么,陈冰雪不告诉我她的养父母是陈聪夫妇呢?按理说我在厅机关工作,也应该早就听说陈冰雪是陈聪的女儿了,为什么我就一点也不知道呢?”

“在厅机关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陈冰雪是陈副厅长的女儿,这还是陈副厅长从禁毒总队领导岗位上提起来当副厅长后的事。现在陈冰雪还会经常回到厅里陈副厅长家,她刚参加工作时是很少到陈副厅长家的,她是怕让人知道她是陈副厅长的女儿。我刚来公安厅时,有一次见到陈副厅长和陈冰雪在一起,陈副厅长对我说:他在禁毒战线上工作了二十多年,亲自指挥抓捕了无数的贩毒分子,多少贩毒分子都把他视为眼中钉,为了防止贩毒分子的报复,为了家人的安全,也为了陈冰雪的安全,他很少向外人说出他与陈冰雪的父女关系,还叫我也要为他们保密。所以你刚说的这个问题也倒没有什么疑点。只是陈冰雪是陈副厅长的养女这一点我不明白,他没有必要隐瞒我嘛?”

“这是他们家的家事,也许是为了陈冰雪的身心健康,不想让外人知道。”

“他为什么不自己要孩子,而要收养陈冰雪呢?”

“关厅长,你还是赶快去找陈副厅长问一问。顺便也问问陈冰雪为什么要带我回她的老家?”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