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块钱的爱心

yehe666 收藏 12 154

星期五下班,微雨,吃过晚饭回宿舍,走到政通路、黑山路路口时,被一男一女两人拦下。“同志,请你个事。”我以为是问路,便停下脚步借助昏黄的路灯光打量起来,两人年纪约60多岁,个子不高,男的穿着老式的灰色中山装,女的穿着厚厚的棉袄,说话的是男人,见我没走的意思,老人继续说道:“我跟老太婆到这边来看打工的儿子的,谁知儿子搬家了,没找着,身上带的850块钱又丢了,想去闵行找其它亲戚,现在老太婆的脚疼,走不动路,看我能不能行行好,给点路费让他们坐个车”。说着还做势要老婆抬起脚来,我当然不能去检查一个老人家的脚,这样的情节以前遇到过,真假也没法考证,但看着两人花白的头发,比自己父亲不小多少的年纪,我还是决定帮他们一下。见我到口袋掏钱包,老人一脸的兴奋:“老太婆,咱遇上好人了!”我拿出五块纸币,老人接着,却没有收回手去的意思,看我欲合上皮夹,赶紧道:“这太少了,不够啊!”我不知道这是一种焦虑心情的真实流露还是一种贪得无厌的表示, “找其它人在凑点吧!” 我决定继续走自己的路。

回来跟室友说起,室友很不以为然,认为我遇到骗子了。理由:这大过年的要春运了跑到上海来找儿子,在现今几乎谁都有手机的情况下,事前也不联系好,儿子搬家了也没告诉父母,这些你觉得合理可信么?我当然不全信,所以我才只给他们五块钱啊!室友继续发表他的高论:“再说,就算你给个五十、一百的,就真能帮助一个真正的乞丐啦?充其量也只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钱这个东西,用一文便是少一文。可是之后呢,等待他的还是乞讨。他的人生永远也是在乞讨的世界里打转。若真有这同情,便该教会他谋生的技巧,提供他一个就业的机会......”这些我当然做不到,便沉默以对。

记得小时候在家,过年是乞丐最多的时候。乞丐们通常拎着个旧旧的蛇皮袋,手里拿着个搪瓷茶缸(也有带着打狗棒的),有一个人的,也有拉家带口、拖儿带女的,来了就往门前一站或说着恭喜发财之类吉利话,妈妈会让我给拿上一块年糕或一个馒头也许是半小碗大米,如果是吃饭时间就给他们的大搪瓷茶缸里盛上点饭菜,遇到男乞丐父亲有时也让我给他们两根烟,不管给啥他们总是连连称谢,遇上吝啬不给的主人,他们也会站一会自行离去。那时的乞丐是朴实的,为生活所迫,要点养家糊口的口粮。

再后来,日子好一点,乞丐少了,要求却高。装备也变成一拉链坏掉的开了口的人造革拎包,也没有人再提着茶缸了。吉利话是照例要说的,有的还拿着财神像,叫“派财神”。已没有人愿意接受年糕或馒头,他会告许你这些东西时间长了,摆不住会坏,最好给点钱帮孩子买点吃的,穿的。于是改成直接给钱,从1毛、两毛、五毛到一块不等,如遇上关上大门避而不给的,走过去后还会嘀嘀咕咕,甚而破口大骂,谁也不愿沾这个晦气,那时一到过年,每家都会换上一堆的硬币,装在一个罐头盒里备用。

至于现在乞讨的种类就更多了:天桥上、路边、地下通道里......磕头的、下跪的、拉二胡的、失学的、丢包的、家里遭遇不幸的......多得让你莫辨真伪,多得让你一路走来掏光钱包的钱也未必够!还有一些职业乞丐,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生活困难,而是把乞讨当作一种谋生一种手段、当作一种产业来做。他们拉帮结派占地盘,分工明确,有管道具的,有管伙食的,有的还配了手机,方便联系,及时了解各地段行情......那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自己虽不是啥乐善好施之人,但还是偶尔给乞丐些小钱,尤其是遇到那些头发花白的老人。比如在火车站常常有些乞讨者,一看你打的车停下了,赶紧过来帮你打开车门,人家付出了你得给个一块钱啥的;比如遇上个拉二胡的,你驻足听了,觉得还行,也得给个辛苦费;听人家说了半天故事总也得给上个1~2块的......当然面对那些真的假的乞丐,如果不想破费,我就能避则避――打车时停的远一点,不去欣赏人家的音乐,不听人家的故事......避不开的话,高兴就给一点,毕竟给个一块钱也不会让自己变得更穷一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