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九章 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内容简介] “报告!”   “进来!”   刘国贵少校把正在批注的文件合上,本来他是想打一下盹,现在这名下属这么快就赶了回来,只能证明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中。来人为他带的文件资料,又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用技术性的手段去宣布,他所处理的事务已经剩下不多了,这样,他就可以好好放松,好好地休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报告!”

“进来!”

刘国贵少校把正在批注的文件合上,本来他是想打一下盹,现在这名下属这么快就赶了回来,只能证明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中。来人为他带的文件资料,又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用技术性的手段去宣布,他所处理的事务已经剩下不多了,这样,他就可以好好放松,好好地休息一阵子。

下属军官敬了一个礼,奉命从军需部赶回来。本来是想在天亮的时候,才将带来的文件递交少校的。然而还有更多的安排事项要去执行。

少校急着问道:“军需部是怎样做出了配制的决定?”

下属显得很疲惫,但是回答的声音依然洪亮,“最终达成了广泛的共识!”

“你认为军需部的坚持有道理吗?”

“他们是从整个方面上去考虑的,同时也旨在证明研究的结果将会是怎么样!以求达到更加完善的水准。”

“我也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是的,少校!”军官回答。

“那么他们准备将装备,在什么时间里运到我的训练场?”

“在该方面上没有明确的时间明确表态,但是我猜想不会用多久。”

朝下属点了点头,刚才的问话早已超出军官的行事范围之外。

在此人走离之后,少校全没了睡意,军需部的意图让他十分地激昂。他开始去参阅送来的材料。军需部的人现在比任何的时候都有着行使他们手中的权力。而造成他们如此行为的促使力量是:给他们的部门增加了拨款。事实上这是一个良好的形式。没有人去否定这一点。因为摆在大家面前的状况是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而且还是都想去改变的。

中国军队所使用的常规武器,其落后的状况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现在世界上的各国都在积极地研制新一代的常规武器。尤其特种兵种的武器,更是注重研发的首选内容事项。新型的常规准确杀伤性武器的研制,并不再像以前那么地单纯性,现在要考虑到未来信息的结合。

军需部特别强调在这次突击的任务里,提议去使用最新研制的武器,并且在辩证会上,就使用的决定事项不让步。

突击队员的装备配置,是严格地按照陆军参谋部,对制定行动计划的内容,将针对有可能涉及到的方面去进行装配。除了正常的突击队员的武装之外,考虑到现代的信息特点,装备自然与一般的突击队员的装备极大不同。单从性质上来说,就有明显的分别,同时,因地理上的原因,差异更会显著一些。

首先是在军服上,就很明显地显示了,必须满足水域作战的特性要求。

陆军司令部为他们提供的军服,确实达到了要求。这种刚研制成功的新型军服,有利于在海域中作战。在水中,军服的内胆会在三至四秒内充足气,以保证战士不沉。纵使全身装备齐全也不妨碍作战。它不单能防现代战争中的各种有毒的介子粒子对人体的伤害,除防弹、防水、保温,透气性能良好之外,还要具备其他的功能。

只是有一个小小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又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它的重量。事实上真正有重量,是来自一个配套的水面推动器的设备。 它是靠电离子储电器运行的一个小型的螺旋桨,可能有三十斤重,被设计成背带式,桨叶在不使用的时候收拢了起来。

本来它可以不用这么重,新的工艺与新材料能够使它轻巧可用,但是一个有关储能的问题让研究部的人士伤透了脑筋。

因为有两项参数它必须达到,一是它要能够有可以牵引或推动战士的一个特定距离的持续工作力,二是不能仅只采用它的储能,必须要有其他可以去进行能量转换利用的功能。

海水!是的,海水中藏有巨大的能,然而目前的技术无法很高效的利用,只能利用海水的咸性去产生电力。当然这种电力是很小的,并且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总比没有能源补充要好。于是造就了它的重量减少不下来。

翻看起材料上注明的清单。从开出的单子上可以很直观地得出,三十名突击队员,军需部将把他们装备成未来战士的作战规模。为他们配置的那把可称为常规的轻武器,更是近段时间里,研制出来的新成果。将它称之为常规轻型武器实际上是一个概念性的范畴而已。因为它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搭配上一些其他的非常规器械,就不能说它是属常规的系列了。

纵观未来的武器发展,大型的杀伤性武器都在往小型化,或者轻型化方面去发展,这已经是一个趋势。另一个可以说是未来的概念,或者现在讲来仅仅还属于一个新奇的理念。

可以预计在未来不久的时候,陆军也许会名存实亡。因为随着现代技术的飞速发展,研制出来的各式各样的新式装备将不断地装备到军队中来。像掘战壕,穿越山林的作战方式也许会成为历史。未来陆军作战与行军的战备观,已经开始悄然地发生变化,实际上是往现在的航空定义上转向。

到那时候,真正的航空将是另一种新形式上的定义。未来陆军作战可能会抛弃各种地面接触的装备,不再全面依赖地面接触的形式去作战。

从理论上讲,新的技术将迫使许多旧武器淘汰,然而从技术上讲,新的更具有杀伤力的武器,取代以前那种残酷的大杀伤性武器后,使用的频率反而会降低。

标志着新的陆军与打破传统意义上航空兵革命性的装备,就是一种新型的在陆地和天空战略作战又兼运输功能器械的研制。如果该工具研制成功,新的定义形式将会被确定下来。并证实陆军将真正地介于空军中的一个新型的军种。

正在研制的战略工具,它的外形就如同是一个倒立着的蘑菇,蘑菇的盘面事实上是一个巨型的空气喷压旋转叶,如同风扇式的结构。蘑菇柱就是控制操作台,蘑菇盘就是乘载士兵的平台。它设计能力可能会乘载二三人,但真正的定义是乘载一名士兵,也就是常说的小型飞行器,能垂直起降与滑行。目前试制出的样品,还有待进一步地改进。因为盘面的体积稍大了一点,直径有二米五。如果缩小到二米左右,那就较为理想了,便于操控它进入丛林中去。可是它的速度是有限的,也可以说它的一个瓶颈技术难关没有攻破下来,别问题是它的能耗与噪声,还有就是持续飞行的距离还不够理想,有待进一步开发。

军需部强烈要求突击队员使用新研制的新型枪械。在这一点上,上校觉得没有任何的非议,那可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枪械。军需部极力地推荐使用它,无非是想,在真正的实战中去检验一下它的各项性能。办公桌上还有更多等待处理的文件,刘国贵少校知道今天可能又要通宵。

在第二天,天还是蒙蒙亮的时候,有三位人就来到少校的办公室门外。这是在昨天晚上由众人选举出来。少校望着面前三个挺直胸膛站立的人,内心很确定地踏实起来,这与他心里的预想结果是一个样的。

选举出来负责指挥训练的教官是李忠上尉,魏征担任指挥官,曹正被确定为指挥员。

训练教官!李忠可是最合适的人选。那是他退伍前的称谓,退役前,他一直任特种部队里的执行训练官一职,严厉出了名,以至获得一个“阎王”的绰号。着在身上的训练服,使他不由地感慨起来,好像又回到几年前。少校向他们回敬了一个军礼。

本来少校在汇报人员名单的时候,军部对管理他们的人选就早做出了决定,是他的反对,才撤消了当初的决定。

因为他认为,就算一个人在过去曾经有过骄人的辉煌,或者曾做出过无人能比的成就,但毕竟已是过去。面对现实,那就必须毫无选择地从另一个起点来重新开始。也尽管由他们自行选举出来的士官,不论他们曾在服役时候里的记录并不怎么良好。民意的结果是应当获得尊重的。

少校把自己办公桌的抽屉打开,从那里面拿出了一份训练科目的计划书。该计划书源出于陆军总参谋部作战部制定的战略训练项目。其中包括了许多特种兵都还没有训练的项目。整个内容几乎是围绕现代战争中,最现代化的军事流程方面的训练。也许再过几小时,训练所用的新式设备将从军需研制部运送到训练场来。

“昨天晚大家都很高兴吧!”上校兴致地说。本来在昨天就应安排他们进行战前的训练,之所以推迟到今天,是考虑到这些队员中个别人的疲惫因素,决定放他们一天的假用来恢复精力,“我可是特别地高兴。”

“战友们能聚集在一起,的确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魏征回答。

“是的,你说得一点也没有错。”

尽管上校的目光在曹正的脸上停留了许久,可是他不想说出自己有什么感慨和想法来。

“报告少校!”训练官李忠放开噪声禀报道,“人员早已集合完毕!请你进行检阅!”

放眼朝操场望去。在黎明的曙光下,宽广的操场仍然是黑蒙蒙的,有一排比周围更显得要黑许多的黑影,知道那是整个突击队员站列成一排。仅只有三十个,对于这个操练场来说,简直是如入旷野。

想想看,要不是因这次行动,该训练场是不会空出来,暂时让仅只有三十人来使用。它可是南方军区里最大有,而且又是训练设置最齐备的训练基地。能够同时容纳二个大队的人数进行训练。

随着走近过去,逐渐地看清楚了每位突击队员的模样来。此时此刻,在东方天际的地平线上,薄薄的淡白色开始升起,并慢慢地扩散开来。曙光奋尽全力地从厚厚的云层里,挣扎了出来,这时候,有一束很强的,极为细小的光线,由天穹直射大地上。不用多久,更多的光线从东方的天际呈露出来。

当少校再一次在三人的脸上阅览过后。训练官李忠的目光相当强烈,他请求指示道,“请您指示!”他立正转向一旁。

少校频频点头。他大声地朝众人发出了指令:“立正!”与之同行的士官,立即归到队伍当中去。“自我报数开始。”

当报到29时,李忠自己大声地说,“30!”他庄重地转侧过来,对少校再一次说道,“人员全部到齐。请您交待训练任务!”

少校朝大家敬了一个军礼:“稍息!”

对于他们这么快地进入了状态,少校感到无比欢心。他们毕竟是军人,而且都是训练有素的杰出军人。

“诸位!”少校道。

在昨天夜里,他本来是要将把他们召集起来的内容说出来,但反复思考后,他认为,在那随和又亲切的氛围里,有可能会引起他们朝他提出众多的问题来,只有在正式的场合上,把实情朝他们讲明,得来的效果是绝对合适。可是他有一点不善于表达。或者说他有一点不适应。因为当初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由于他们的退伍,他才获得了提升的可能。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吧!

“今天!”少校稍微思索一下,整理好脑袋里的思绪,虽然可以在他们的面前,毫不保留地说出想说的一切,如果有一点幽默那当是最好的。

他清理了噪子之后说道:“各位!也许今天我们在这里相聚,可能是一件值得传子传孙的故事。当然,有一个前提是:这要大家娶到老婆,我在这里,只是强调大家应当好好地铭记住。因为它可能会激励我们在场的所人一辈子,也许你们其中可能有一些人会成为此事件的组成部分。”

“我猜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少校!意思是说,存在着牺牲的可能性?”

此话显得很直爽又很尖刻,不论怎样,少校是不想去做正面回答。就在他想从说话声音中去琢磨是谁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说道:

“我说铁皮匠!你并不害怕死亡,我想我没有说错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