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第一章 法国岁月 5 菊花

xinyu4520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size][/URL] 5 菊花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1916年,战争从开始到现在有了两年,陈剑启一家到法国也有了四年。这四年里,在学校里上了四年,在战争中度过了两年,两年的战争和硝烟的经历让小剑启成熟了很多。 现在红园还没有营业,王秀娟正在前厅里忙碌着,杜兰德从外面采买回来,将东西放到了后厨然后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5 菊花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1916年,战争从开始到现在有了两年,陈剑启一家到法国也有了四年。这四年里,在学校里上了四年,在战争中度过了两年,两年的战争和硝烟的经历让小剑启成熟了很多。

现在红园还没有营业,王秀娟正在前厅里忙碌着,杜兰德从外面采买回来,将东西放到了后厨然后背着手回到了前厅。王秀娟擦完了最后一张桌子,一只手绢递了过去,接过来擦了擦脑门将汗水擦干净。这才抬头看见满脸笑容的杜兰德,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要回后面去帮忙,却被杜兰德拦住了。杜兰德将一直藏在身后的鲜花给拿了出来,捧到了王秀娟的面前,“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生日,王秀娟有些失措,在异乡这么多年,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是哪天,没有想到杜兰德竟然还会记得,让她非常的感动。

“祝你生日快乐,秀娟姐。”陈剑启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他的手中抱着一盒大的蛋糕,上面插着生日蜡烛,陈启南还有瑶青和陈悦,当然还有红园餐厅的所有的服务人员都从后面走了出来,彩灯点起,红布铺开。王秀娟婆娑着双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陈悦走到王秀娟的面前,拍拍王秀娟的肩膀,指了指那盒蛋糕还有身后的所有人。王秀娟这才反应了过来,欣喜的接过了蛋糕,和所有人开始了生日欢庆。

在餐厅的窗外,有个身穿蓝衫的男子正在关注里面发生的一举一动。他走到餐厅的大门前,看看左右没有人注意他的举动,蹲下身子摆弄了一下鞋带,站起身来拍拍裤子,走远了。陈启南打开了一瓶香槟递给了旁边的服务生,然后走到了一边看着欢闹的人群,余光看到门口的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纸,拉开餐厅门左右寻找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从地上捡起那已经褶皱了的纸。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这是在那张褶皱的纸上最显著的地方写着的东西。当看到这十六个字的时候,陈启南心头一紧。这十六个字代表着的是同盟会。谁知道自己是老同盟会员?再次拉开门,寻找那可能熟悉的身影。当确定没有人了以后,陈启南翻开攥在手里纸,纸变得更加的皱褶了。“家里有故,两日后午时铁塔下”纸上除了那十六个字以外,就只剩下了这句话,当然上面还画着一朵白色的菊花。陈启南看看依然在欢笑的他们,转过身去将这张纸悄悄的点着,瞬间它已经成为了灰烬。

“喔!喔!喔!”这些欢闹的年轻人在欢叫着,在他们围成圆圈的中间,一位帅气的小伙儿——杜兰德捧着一捧红色的玫瑰单膝跪在地上面对着一位美丽的中国姑娘——王秀娟。杜兰德用他那深情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美丽的王秀娟,而王秀娟则羞红了双脸,站在那里不知道做些什么好。这是法国的小伙子在用当地最浪漫的方式向姑娘求婚。王秀娟望向一直笑着看着她的陈悦,在她的心里,已经完完全全将陈悦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与陈悦目光相对,陈悦的目光是鼓励的。王秀娟自己也认为杜兰德这个小伙子是不错的,他平常对自己很好,很会关心人,她也对他有了感情,就是一直没有说破而已。在她的生日这天,由男方来提出来是最好不过的了。陈悦看着还难以开口答应的王秀娟,站出来说话了,这个时候她可是女方的娘家人。“杜兰德,以后你能好好的照顾她,爱她吗?”杜兰德坚定的点头。“你知道我们中国的习俗,我们秀娟结婚要按照我们中国的习俗来办,你能做到吗?”“能。”杜兰德肯定的说。陈悦看了看王秀娟,点了点头,既然娘家人都同意了,怎么还能反对呢?王秀娟接过了杜兰德手中递过来的那束花,轻启朱唇说下了同意。

法国还在笼罩在战争的阴霾当中,但是这并不能够影响这对儿恋人在战争中相爱、相恋。晚上在陈悦家的客厅里,一个小型的家庭会议就要开始了,参加的还有王秀娟和杜兰德,因为他们是要商量一下如何为王秀娟举办这场战争中的婚礼。挑个好日子,新郎抬着新娘上花轿,新郎扶着新娘过火炭,新郎搀着新娘入洞房。这是咱中国的传统,不能忘记的习俗。结婚定在什么日子,经过激烈的讨论,大家一致决定将婚礼的日子选定在1916年的春节。而这天距离1916年的春节还有半个月。

夜幕已经降临,这一天又是相当的忙碌。巴黎已经离开了风暴的中心,战争的硝烟正在离她远去,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降临,虽然只是片刻的宁静。瑶青靠着陈启南那宽广的胸怀。“今天家里来人了。”瑶青抬起头只是看了看没有说话。“那人留下一张纸条说家里有变,也不知道国内的情况怎么样了。四年了,家里会改变很多的。明天在铁塔下,我要和那个人去会面。你是知道的,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我的身份,还有……算了,如果明天我没有回来,你们娘儿俩就回国吧!那里才是我们的根啊!”瑶青点点头。这个夜很长,睡得也很沉。

防空演习照例在每天的早上九点准时开始,警报声响彻全城,人们不管是在大街上还是家中,都纷纷的跑到离自己最近的防空洞里,等待着防空警报的解除。在一个防空洞里,陈启南还有陈悦一大家正在一起,陈剑启跑到鲁布斯的旁边,缠着鲁布斯,要让他给自己讲战场上如何躲避空中威胁。鲁布斯无奈的耸耸肩,旁边的几个人也摇摇头表示没办法,看来鲁布斯必须要做这个军事教官了。“在飞机进行机枪扫射时,要尽量将身体降到最低点,比如说卧倒,这是为了减小受力面积。当飞机进行投弹时,如果附近有弹坑,要跳到弹坑中进行躲避,这是为了规避因为爆炸而跳起的弹片。如果附近没有弹坑的话,在炸弹爆炸的同时你要向因炸弹爆炸产生气流的同一方向卧倒。这些都是战场经验,反正你都要记住就对了。听明白了吗?”鲁布斯作为一名教官还是很称职的。陈剑启伸出头看看外面的天空,还看到了正在街上巡逻的军警,缩回头来对着鲁布斯点点头。“当然如果是在城市里,还有另外的防空措施。比如说,”鲁布斯拍了拍厚实的墙壁,“就像我们现在所在的防空洞。只要不被炮弹直接命中,我们呆在这里是非常安全的,当然了,如果洞口被炸塌了我们就只能企盼外面的人来救了。”“在城市里,还要记住一点。”鲁布斯拉着陈剑启来到了洞口,指了指远处的高楼。“如果发生炮袭或者空袭,不要在高层建筑里躲避,因为那里往往会是攻击的重点。在空袭的时候,来不及跑到防空洞,可以躲在一层或者地下室,那里相对来说比高层安全很多。天知道敌人会不会进攻巴黎,还是小心些好了。这些都是很有用处的,哎!为了少死点儿人,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然后陈剑启只听到鲁布斯一声咒骂,说的什么意思就没有听清楚了。一声长鸣,空袭警报结束了,在防空洞里呆着的人们纷纷的走了出来,在这空气不是很流通的地方憋得实在不好受,不过这也是为了活命,憋闷一会儿总比丢了性命好。陈剑启再次抬头望向天空,真的很蓝,远方好像还有鸟儿飞过,不过远处隆隆的炮声却打消了一切的美好。这炮声虽然离得很远,但是让人也感到非常的压抑。

陈启南没有和他们回餐厅,而是独自一人走向了埃菲尔铁塔。陈悦想问问哥哥要去干什么,却被瑶青拉住了,摇摇手,先拉着陈悦向餐厅走去。既然嫂子不让去问,那就是说嫂子知道了哥哥要去哪里,所以陈悦就放弃了要追问的意思。陈剑启也不想这么早就回餐厅,在莎莉亚旁边说了两句,磨了瑶青一会儿,两个孩子手拉着手就跑远了。陈悦和瑶青互相看了看,同时笑了,对这两个孩子实在没什么办法。

一辆军车从远处开了过来,在剩下的三人面前停了下来。士兵从车上跳了下来,跑到鲁布斯的面前,敬了个礼,然后看了看旁边的两位女士。鲁布斯看清楚了这名士兵的臂章是巴黎守备司令部的,向士兵回了个礼,然后示意让她们先走。士兵这才开口:“鲁布斯上尉,司令部要你马上去开会,有紧急军情通知。”“好的。”鲁布斯跑到陈悦身边,陈悦点点头然后亲了一下他,他这才跳上了军车,向她们挥手告别。

陈启南抬手看表,现在时针慢慢的指向十二点。到底是谁?心中的疑问只有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才能解开。现在自己已经来到了铁塔下,可是与自己相约的那个人却还没有出现。难道?陈启南还保持着一丝警惕,刚才他已经将这里的制高点都观察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小报童高喊着卖报的声音从这条街那头跑到了另外的一头,然后又跑回这头。一个人喊住了小报童,买了一张报纸然后坐在旁边的长椅上。陈启南想了想,这么等也不是个办法,也喊住了报童,掏出了几个先令放到了报童的手里,拿起了最上面的那张报纸。翻开第一面,好像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陈启南低头看到地上安然躺着一朵白色的菊花。将那多菊花捡起,转头去寻找刚才那个买报纸的人,却发现那人还安静的坐在那里翻看着报纸,难道不是他?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先生,您找的是这个吗?”陈启南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身着蓝衫,用帽子挡住面庞的男子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而他的手里则举着一朵白色的菊花。

“我想这个应该是我要找的东西,谢谢你。”说着陈启南举起了一直攥在手心的那朵白色的菊花。“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蓝衫男子沉声说道。陈启南回道:“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两只大手仅仅握在了一起。蓝衫男子缓缓的将挡住面庞的帽子拿开,“怎么是你?”露出的面容让陈启南发出一声惊呼。“哈哈!为什么不能是我?”原来这个蓝衫男子正是在马赛港他们见过的那个小旅店的老板叶清。

陈剑启拉着莎莉亚的手走在巴黎的街道上,他们刚才跑到了公园里面玩了一圈,现在正在往回走。陈剑启停下了脚步,莎莉亚也跟着停了下来,问:“chen,怎么不继续走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陈剑启拉着莎莉亚走到了一边,指着前面说:“我好像看到了父亲,还有一个别的男人。”莎莉亚并没有多想别的什么,说:“chen,你应该走过去和他打个招呼,而不是在这里看着他们。这样是很不好的。”说完以后她的小嘴就嘟了起来。

“这个你不知道,也许父亲在和什么人谈什么事情呢!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过去,在这里看着他们。他们好像走了,走,我们跟上去。”陈剑启拉起莎莉亚的手就跟了上去,结果劲头大了点,使得莎莉亚疼得的要叫唤,没有办法陈剑启一把捂住了莎莉亚的嘴巴。陈启南和陈剑启一前一后走进了咖啡馆,看到父亲坐好了以后,拉着莎莉亚走进了另一个包厢。这个包厢正好能听见那两人的说话的声音。

“这么说来,在我们到的时候你就认出我们了?”听完了叶清的叙述,两人面前放着的咖啡都已经凉透了。“是的。在你走后,组织找到了你留下的暗记,然后通知我让我随时注意来巴黎的客船,所以我就在马赛租下了那个小旅店。当你们到了我的小旅店后,我就知道了你们就是我要等着的人。”

“当时你为什么不表明你的身份呢?”陈启南叫过了服务员向两人面前已经凉了的咖啡杯里加了些热咖啡。“组织还给我别的任务,所以我没有说出来。”“什么任务?”陈启南问完以后摆摆手表示不用说了,有些事情是不能随便问的。叶清止住了陈启南的摇手:“现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要在马赛港等待国内传来的消息,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组织是不让我找你的。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菊花命令我来找你。”

陈剑启一边喝着服务员端上来的速溶咖啡,一边听着那边的谈话。陈启南还有叶清不能想到,竟然会有人在他们的旁边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的谈话的内容让陈剑启吃惊不小,还好莎莉亚并不能听懂中文,只顾着吃自己面前的水果和蛋糕,否则以她的个性肯定会哇哇叫起来。父亲到底还隐瞒着什么?这是陈剑启在听到后首先想到的事情。菊花?谁是菊花?父亲到底是什么组织的人?将杯中的咖啡都倒进了口里,凝神继续听着那边的谈话。

“什么事情?用菊花亲自下达命令?”“在我说之前,希望你能够放松。”“恩。没事儿,难道是孙先生?”“此件事和孙先生有关,但不是孙先生如何。此点不用担心。”“好了。那你就说吧,我还有心里准备。”“在袁世凯表示维护共和后,孙先生退位,袁世凯就任为临时大总统,你应该有所耳闻。”陈启南点点头,表示同意。“当然后面的事情你也就知道,这个袁世凯卖主求荣,竟然接受了日本人提出的二十一条。然后谁都没有想到,这也就罢了,他还将国体由共和制改变为君主立宪制,将国名改为中华帝国,改年号为洪宪,他要当皇帝!就在今年元旦,没几天前,袁世凯登基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启南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很显然对这个结果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袁世凯他不登基就奇怪了。孙先生有什么举动?”“在孙先生的领导和策动下,云南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起义,组成护国军,元旦和袁世凯登基的同一天,护国军在昆明誓师讨袁。”叶清在说完后将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菊花有什么指示没有?”陈启南稍微的抿了一口。“菊花发来的消息是,让我们要尽全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来支援孙先生。”叶清的口气非常的坚定。“任何方式?”“是。任何方式。”

皇帝这个词汇在陈剑启的脑海里已经淡漠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语了,甚至都已经快要忘记了,不过袁世凯登基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因为故乡又要生活在痛苦中,什么时候才能够逃离这个痛苦?谁才能解救祖国上千万的黎民?

“我明白了。你要在这里待几天?”“我不待了,现在就走,如果耽误了那边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好,我送送你。”陈启南从兜里掏出了十个法郎放在了桌子上,和叶清走出了咖啡馆。

陈剑启看父亲和那个蓝衫男子走了以后,才拉着莎莉亚走出了咖啡馆,那个和父亲在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怎么声音听着那么耳熟呢?种种的疑问全都聚集在了陈剑启的脑海里。

巴黎守备司令部,一个紧张的军事会议正在召开,鲁布斯坐在右侧座位的最后一个,台上的司令正在讲述着巴黎周边的军事态势。

“我军已经逐步向凡尔登地区靠拢,以阻击德国人继续的进攻。德国人现在也已经向凡尔登东部集结,可以看得出来,德国人也将视线放到了凡尔登地区。双方这次一共集结了近百万人,可以看的出来这一地区位置的重要性。总司令部命令我们要抽调一支部队参加到这个行动当中,经过守备司令部的决议,鲁布斯的守备三营将作为侧翼部队支援正面战场的阻击。”鲁布斯听到喊到自己的名字后马上站了起来。“鲁布斯,明天下午五时,率领你的守备三营到达凡尔登五号地区,是否明白?”司令看着鲁布斯问。“明白!”鲁布斯站得笔直大声的回答。司令点点头,继续说:“其他的各支部队要做好战前动员,准备随时投入战场!听清楚了吗?”与会的所有指挥官都站了起来大声的喊:“听清楚了!”鲁布斯在接受了任务后,就去军营集合部队了。

陈启南在埃菲尔铁塔和叶清分手,往红园走的路上就在想着,该用什么方式去支援孙先生呢?首先想到的是钱。可以发动在巴黎的所有华人为军队捐钱,在面对着袁世凯这样倒行逆施的行为,已经习惯了民主共和制度的华人们肯定会强烈的支持孙先生。然后就是购买武器,将武器弹药捐给革命的部队,彻底打倒袁世凯。想着想着,陈启南走到了餐厅门口,也许他们会给出好的建议呢!

“鲁布斯呢?还有那两个孩子呢?”陈启南走进餐厅只看到陈悦还有瑶青。陈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柜台上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了陈启南的面前:“鲁布斯有个军事会议去参加了,那两个孩子啊!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陈启南端起茶杯,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似乎有些阴,将茶杯又放了下来。想了想,却还是说了出来:“刚才我回来的时候路过守备司令部,看到它门前有很多军人在忙碌,似乎还有许多高级将领,好像又要打仗了。”陈启南就知道说出来不好,因为陈悦的脸色突然变得不是很好了,当知道了恐怕又要打仗了的时候,而自己又有亲人在部队里面当兵,谁的心情都是不好受的。陈启南思虑过后,还是补了一句:“悦妹,也许鲁布斯不会去参战,毕竟他刚回来。”可谁知这一说,陈悦的眼圈更红了,瑶青瞪了陈启南一眼,赶紧过去安慰陈悦了。

陈剑启和莎莉亚结伴从外面回来了,陈剑启看了一眼父亲,并没有表露什么,只是径直的走到柜台前,要了一杯红茶。而是莎莉亚在大声的说着刚才的见闻,陈剑启一听不对,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莎莉亚连珠炮似的说:“Uncle,刚才我们看见你了!看见你和一个穿蓝衣服的男的在咖啡馆里坐在一起呢!我们就坐在你们旁边那个包间,没看见我们吧!Uncle,我们厉害吧!NO,NO,我的brother Chen厉害吧!”在她说完以后,只见陈剑启将刚喝的那口红茶全都喷了出来。

陈启南放下已经挪到嘴边的杯子,就那么盯着陈剑启。还好陈剑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只是碰巧而已,没什么,别听莎莉亚瞎说。”“我们的儿子可以做间谍了嘛!”陈启南笑着对瑶青说。陈剑启摸了一下后背,已经有些潮湿了。

晚上,在家中,陈剑启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屋门传来了阵阵的敲击声。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他的父亲还有母亲,一看是他们,陈剑启钻回了被窝,用被子蒙上了脑袋。陈启南和瑶青都走了进来,坐到了床边。瑶青想去掀开剑启的被子,却被陈启南拦住了。陈启南说:“爹和娘不应该瞒着你,但是那个时候你还小,你还不懂,现在你长大了。难道你不想听我们给你讲吗?”蒙住脑袋的被子稍微动了一下。

“好。那你就蒙着吧!我说你听着。爹和娘,都是老同盟会员,后来孙先生建立国民党,我们并没有继续参加,而是辞退了国民党员的职务。但是我们并没有忘记当初入盟的誓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这句话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忘。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因为父母都在北京,那里关系错综复杂,一个不慎就会招来家破人亡。你不会怪爹娘吧!”

看陈剑启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陈启南继续说:“今天和爹见面的那个人,其实你也见过,他就是在马赛港我们遇到的那个小旅店的老板。爹这个没有必要瞒你。我知道你刚才什么都听见了,这些我都不瞒你,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

“我想知道菊花代表着什么?”陈剑启自己掀开了蒙在头上的被子问。

“你特别想知道这个吗?”“是。”“那好,爹就告诉你菊花代表着什么。”于是,陈启南向陈剑启开始了讲述。

“菊花,它代表着一个秘密组织,这个秘密组织的基干是由老同盟会员组成,另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人。这个组织有一个宗旨就是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党派,不为哪个人或者哪个团体服务,而是为了整个民族和国家。这个组织中的老同盟会员们,他们从没有在同盟会的档案中备过案,但这又不能说他们不是老同盟会员。或者说,这个菊花代表着一个人,大家都知道这个秘密组织的创建者的代号就叫做菊花,而见过菊花真面目的人一个都没有。爹和娘都是菊花的一员,当然这是为了工作的需要。知道菊花这个组织的存在只有组织成员知道,非组织成员是不可能知道的。今天为什么要告诉你,因为你一生下来就是菊花组织的成员。要怎么做,我想你是知道的。”陈剑启点点头。

“菊花曾经说过这个组织是会解散的,解散的那天就是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记住,组织解散的那天就是新中国成立的时候。”

“但是现在要先做好我们的事情,菊花要我们不管以任何方式都要帮助孙先生。刚才我和你娘已经说过了,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

“Dad,您和Mom都说什么了?”

“无非是捐钱还有捐武器。你觉得还有什么吗?”

“Dad,其实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啊!姑姑认识很多报社的人,可以在报社上写文章,利用报纸向袁世凯施压,我想袁世凯肯定会顾及列强的感受的,说不定会很快下诏退位的。”中国人自己的事情要靠外国人去解决,不知道在说的时候陈剑启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恩。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不过你觉得让外国人去做,不觉得这对于我们中国人是一个耻辱吗!那样我们更会在这个世界上抬不起头来,所以我们要用自己的力量。我已经决定了,在巴黎的整个华人界举行一次大的募捐活动,支援孙先生的护国运动。”

“儿子,父亲将瞒你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陈剑启看看父亲还有母亲摇摇头。“那好,我和你母亲已经商量好了,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就把你送到巴耶中学去读书。”“为什么?在这里读书不好吗?”陈剑启疑惑的问。“在这里读书很好,这里有很好的环境,还有很好的老师。但是你要知道,在这里你接触到的有中国人吗?没有。而在巴耶中学有很多的中国人在留学,你要知道,你的根在中国,我们迟早是要回去的。在那里你会了解到很多的东西,你会认识很多和你一样的人,也许你们会志同道合为中国的复兴而努力。儿子,看到现在的中国难道你没有什么感触吗?”

“有。”陈剑启也坐在了床边,靠在了瑶青的肩上说:“听父亲说了很多,也看到了很多,中国人被人欺负,不仅有地主,军阀还有很多外国人。很多中国人在国外不像我们这样,他们经常被人欺负,直不起腰来。”“你看到这些难道不想做些什么吗?”陈启南在一步步的引导着陈剑启。他不再靠着瑶青的肩,坐直了身子:“我想做,我要帮助我的同胞。”“你想怎么做呢?”“我要……”

“你看现在孙先生在做什么?”“他在护国。”陈剑启不假思索的说。“对,但是他以前在做什么?他在革命!”“父亲是说让我学好知识,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追随孙先生一起革命吗?”“不是,菊花曾经说:‘孙先生是资产阶级,他进行的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从一开始就具有软弱性,所以最后导致了胜利果实被袁世凯篡夺了。’菊花断言孙先生的护国运动会失败。”“父亲,那我应该怎么做?”

“联合有志之士,再次进行革命。菊花说过:‘在不远的未来会有一个伟大的思想来指引我们的前进。’你要慢慢的去领会,去把握。希望你未来在巴耶中学的日子里,能够找到那种思想。和那些有着同样的志向的人们一起再次拿起枪去革命。”

陈剑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陈启南很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和瑶青站了起来拉开了房门。陈剑启突然在后边说:“父亲,这些话真的是菊花说的吗?”陈启南转过头说:“是,这是他曾经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的。”

思考着菊花的话语,陈剑启躺在了床上。自己的未来该如何去走?但是这场战争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