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第一章 法国岁月 3 一战

xinyu4520 收藏 1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3 一战

“今天是1914年8月3日,德国对法国宣战。刚刚离开了国内的战火和硝烟,我又进入了异国的战争当中,刚刚沉静下来的生活又要被这讨厌的战争打破。巴黎的人们依旧在巴黎的街道上畅行,也许他们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也许过两天德国人的飞机就会来到我的头顶,耀武扬威的投下几颗炸弹,到那时就会有人哭爹喊娘了吧!我以为战争开始了,学校就会停课,可是古拉克女士说不会停课,难道她要在炮火中冒着生命危险来教我们知识吗?希望不是那样。哎!没有办法。我只能呆在这里。对了,我的姑父鲁布斯是在巴黎的守备部队里当营长,他会不会开赴前线?应该不会吧!如果他出了事情,我的姑姑又该怎么办?莎莉亚又该怎么办?真的,谁都不要出事儿。乔治,我那个舍友,今天看到他,他还是满脸的兴奋,为什么他总是兴高采烈的,而我不是?丽莎,表姐的舍友,就住在我们的对面,她真的很漂亮,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了。红扑扑的脸蛋,笑起来的小酒窝。按照父亲的话说,她就是典型的美女坯子。以后我还能见到她吗?一切让我这样的都是那该死的战争。”陈剑启合上了笔记本,将笔和本收好,静静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在他的床的旁边就是乔治的睡铺。乔治已经进入了梦乡。陈剑启从来到这所学校上学,就有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晚上都要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写上每天的所在所闻和自己的感想。今天记录的却是这么多天来一个最不好的消息。陈剑启在心里又咒骂了一句:该死的战争。就扭过头沉沉的睡去。

战争并不是突然就会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一个燃点或者说是量的的积累,到达了一定的程度就会爆发。一战爆发的燃点就是1914年6月28日发生的萨拉热窝事件。但是事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也许就是那些所谓的政客知道的清楚些吧!普通的民众也只能是靠着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来猜测整个事件的情况。在事件刚发生的时候,陈剑启周末回家的时候,陈启南就断言,很快就会爆发战争。陈剑启当时还不相信父亲的话语,结果现在却是真的发生了,他开始有些佩服起父亲了。问父亲为什么会爆发战争?父亲就说了那就话。战争开始却又何时结束?也许,这一切只能等待。至少这些事情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而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吧。

1914年8月7日,陈剑启从床上爬了起来,叫醒了还在梦周公的乔治,至少陈剑启经常这么说他。乔治穿着小裤裤就跑进了洗手间去洗漱去了,而陈剑启则笑呵呵的在房间里笑着,几乎每天早上都是如此吧。乔治很想看到陈剑启穿小裤裤的模样,可是机会却是不是很少是没有,因为陈剑启起的实在是太早了。

“陈,你总是这么早的叫醒我!我要向你提出严正抗议!”乔治在漱口的时候说着,这个声音是呜噜呜噜的,平常人确实是啥也听不清。不过陈剑启这个已经习惯了乔治说话风格的,却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喂!乔治,我刚刚做好了早点,如果不叫你的话,恐怕你的那份就被我吃了,你只好去吃昨天的面包了。”

“oh!no!你不能这样干,陈。我是你的舍友,你要为我着想。”乔治大口的将嘴里中的水吐了出去说,这个时候的声音倒是很清晰。

“那你就快些了。哈哈!”

莎莉亚和丽莎也从她们的房间来到了陈剑启他们住的地方,理由很简单,就是要吃陈剑启做的早点。这已经是他们的习惯了,自从陈剑启来到这个学校,这个习惯就从来没有变过。吃过早点,四个人拿着上课用的书本来到了街对面的学校。今天的教室有些特别,陈剑启首先感到了这种异常的气氛,乔治也觉察到了一丝的不安。古拉克女士还没有来到教室,这种情况仅有陈剑启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一天才出现过一次,难道又有新同学来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新学生呢?有的,只有可能是战争的消息。只能是古拉克女士进来以后,才能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古拉克女士表情严肃的走进了教室,说实话她的脸色很难看,至少是陈剑启这么认为的,也许别人也这么认为吧。

“同学们,我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就在4日,德国进攻了比利时的列日要塞,从北部突入了法国。我们英勇的法国军人在边境抵抗着德国人的进攻。不过大家不要悲伤,我们肯定会取得胜利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所以请大家继续在学校里安静的读书和学习,战争不会来到我们的头上,请相信我,请相信我们的勇敢的战士。”古拉克女士看着底下坐着的学生们说。陈剑启注意到古拉克女士的眼圈里有着些许的泪水,难道古拉克女士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还是就仅仅因为打仗有人死吗?陈剑启确信古拉克女士没有那样的觉悟。到底又有为了什么?陈剑启决定下午放学的时候去问问古拉克女士到底怎么回事。

一天下来,同学们都是在沉闷中度过,不管教师在前面讲些什么,都不再像往常那样的活跃和积极。下午放学了,陈剑启出奇的没有等乔治和莎莉亚,而是独自冲回了对面的宿舍,放下东西后又立即冲了下去,正好撞上上楼的乔治。陈剑启说声抱歉就急匆匆的跑远了。只留下乔治在后面摸不着头脑。陈剑启知道古拉克女士下学回家的一条必经之路,这在刚上学不久他就知道了,所以今天也就在那里守株待兔等待着古拉克女士的出现。古拉克女士远远的从学校方向走来,陈剑启拿着一份报纸闪在一旁的暗角里,等待着。古拉克女士丝毫没有注意到陈剑启所在的位置,有些神情恍惚的从他的身边经过。陈剑启看到古拉克女士出现了,也自然没有继续躲藏的道理,他躲藏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罢了。于是他就从暗角里走了出来,跟上了古拉克女士。就在古拉克女士即将走进一处住宅的时候,陈剑启在后面出声了。

“古拉克女士。”这个声音的出现一下子把古拉克女士吓了一跳。她听出来了这是陈剑启的声音。她回过头来,还真的看到陈剑启拿着份报纸乐呵呵的看着自己。

“你跟踪我?”古拉克发问。

“对不起,古拉克女士。我确实跟踪了你,不过原因是我想弄清楚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会显得很激动?”陈剑启在法国有不少日子了,也知道外国人都喜欢直白,也就直接说出了自己跟踪古拉克女士的原因。还好古拉克女士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也对自己的学生充分的信任,并没有发火,而是主动的邀请陈剑启走进了自己的家。古拉克女士的家是一个二层的复式小楼,这么大的房子就只有她一个人来住。古拉克女士从来没有向别人说起过她自己的事情,陈剑启也就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随便坐吧!”古拉克女士指了指楼下大厅的沙发对陈剑启说。

“你要喝些什么吗?陈?”古拉克女士将挎包放在了衣架上问陈剑启。

“来杯卡普奇诺吧!古拉克女士。”陈剑启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地方坐了下来。

“好的!请稍等。”

古拉克女士把深煎炒的咖啡预先加热,倒入小咖啡杯里,加2小匙砂糖,再加1大匙奶油浮在上面,淋上柠檬汁或橙汁,用肉桂棒代替小匙插入杯中。卡普奇诺这种咖啡,颜色好像意大利修道士戴的头巾,所以定名为卡普奇诺(加奶油块咖啡)。伴有肉桂棒,再淋上柠檬汁,显示出复杂的风味。世人都说茶艺是一种艺术,那么观看一个人沏一杯咖啡则可以说是一种享受。而这时的陈剑启则是在进行着这种享受。在等待的过程中,陈剑启也在仔细的观察着这所房子,房子是那么的古朴和典雅,生活在这样的一所房子里让人能够心神宁静。古拉克女士将沏好的咖啡端到了陈剑启的旁边:“请用吧!陈。”“谢谢,古拉克女士。”古拉克女士就坐在了陈剑启的对面。

“陈,你说有事情要对我不是吗?现在可以问了。”古拉克女士用她柔和的声音询问陈剑启。

“古拉克女士,今天早上,你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眼圈里面饱含眼泪。”古拉克女士看着陈剑启,保持着沉默。

“噢!我很抱歉。古拉克女士,你知道我是个非常想探究究竟的人,也许这个问题你不好回答或者涉及到了你的隐私,你都可以不用回答。我感动非常抱歉。”陈剑启没有听到古拉克女士的回答,而是沉默便知道自己有些唐突了。

“没有关系的。我自己的事情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们,或许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们吧!不过今天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吧!”古拉克女士又郑重的看了一眼,看到陈剑启很关注的眼神,于是就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我的父亲是个军人在那场战斗中死去,留下了妈妈和我。我从小就没有了父爱,这么多年都是妈妈独自照顾着我,她感到很累。我的丈夫也是名军人,现在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又开始了战争,我害怕他也会在战争中死去。如果他离开了我,我腹中的孩子就没有了父亲,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父亲,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像我一样没有父爱。我的丈夫现在就在前线,我知道他的部队上了前线,也许他再也回不来了。我为什么不阻拦他呢?”古拉克女士说着说着就留下了眼泪。

不知道陈剑启是怎么回到自己的住处的,只是看到他的眼圈红红的,连乔治说什么都没有听清,就蒙上脑袋沉沉的睡去。乔治很无奈的摆了摆手,意思是今天晚上又要叫外卖了。陈剑启知道古拉克女士的丈夫也是个军人,就想起了自己的姑姑和姑父,不知道姑姑和姑父现在又怎么样呢?

鲁布斯拥抱着自己的妻子陈悦,是她这个美丽的东方女性支撑起了这个家,鲁布斯感到她是那么的伟大。鲁布斯和陈悦深情的相拥,深情的相吻。“悦,我就要随同部队开往前线了,也许……”鲁布斯抱着陈悦望着她那深邃的眼睛说。陈悦将手挡在了鲁布斯还想说话的嘴上:“不许你说不能回来这样的话语,我知道我的丈夫肯定会活着回来。”陈悦眼泪在打转,她不想让丈夫认为她懦弱,她要表现的坚强。“明天我就要走了,今天我不回部队了,我留在家里陪你。”鲁布斯用手抚着陈悦那头乌黑的头发。陈悦红着脸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鲁布斯和陈悦再次的深情拥吻,她被男人抱了起来,挽着男人的脖子,被男人带向了卧室。鲁布斯爱怜的抚摸着陈悦那美丽的肌肤,刚才的云雨让两个人都有些精疲力竭,而陈悦更是娇喘连连。“悦,我爱你。”“我也爱你。”两个人就这样相拥而睡。

清晨的阳光洒进卧室。陈悦亲手给鲁布斯穿上了军服,为他带上那顶军帽。

“悦,我走了。”鲁布斯抚着陈悦乌黑亮丽的头发。

“鲁布斯,答应我,活着回来。好吗?”陈悦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即将走出家门的鲁布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

“悦,我答应你,我一定活着回来。”鲁布斯不忍再看向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妻子陈悦了,他知道陈悦已经哭成了泪人。鲁布斯松开了陈悦的手,背对着她说:“悦,我答应你,我一定活着回来。”随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陈悦看着自己的爱人离去,走向那残酷的战场,一下子像失去了所有的东西,靠在墙上,心中的沉痛再也不能抑制,大声的哭了起来。

这种情形在法国人普通的家庭里并不少见,妻子送夫上战场,母亲送儿去远行。当军人们走过凯旋门奔赴那遥远的战场时,他们的亲人就在那送行的人群中,没有呼喊只有静默,在这个寂静的街道上,只能听到军人特有的沉重的脚步声。陈剑启也夹杂在这送行的人群当中,两年的法国生活让他对浪漫的法国人民也有了多少的好感,在这个战争爆发的年代,他更多的是期望着战争的远离法国,远离所有的人。可是历史怎么会如此的进行?没有任何的改变,至少在现在还随着发展而发展,该来的依旧会来到人们的身边。乔治就站在陈剑启的身边,他明显的感觉到身边这个中国人和别人有些不同,但是这种不同,他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几十年后,当他再次见到陈剑启的时候,才些许的明白一点儿,似乎那种不同就是一个人的身上散发的气质。莎莉亚和丽莎已经在各自的母亲的怀里哭成了泪人,为的什么?因为他们有亲戚在今天也走向了战场,丽莎的哥哥就在行进的队伍当中,丽莎好像隐约的看到哥哥身穿军服,笔挺的踏着坚定的步伐从自己的前面走过,丽莎一下子挣脱了母亲的胳膊,在人流中穿梭,大声的叫着哥哥的名字。行进的队伍中,似乎有人望向了声起的地方,但是很快就转了过去。

当最后一名士兵走过凯旋门,两旁街道的人流围在了凯旋门的周围,向已经走过去的部队眺望,他们都在希望自己的亲人能够早日回家。回家,这个词语,当对一名军人说起的时候,那是多么的辛酸。在军营里孤苦生活多年,在这个动乱的年代,又要随时听候国家的召唤走向那遥远的战场,为了某些人的私欲和利益就要在那战场上拼杀,两军相遇,拼杀至最后一人,血流成河,无不壮观,人命在这个年代成了最低廉的物品。没有人关心普通的人,没有人。高高在上的政客们,把军队当作了自己的御用工具,把那有血有肉的军人训练成杀人不眨眼的武器,那是多么的悲哀,多么的凄凉。战争,是残酷的。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谁又能够准确的回答这个问题。至少我不能,陈剑启不能,都不能。有人说过:战争不是为了战争而战争,而是为了消灭战争而战争。这个理由是多么的冠冕堂皇,天知道那个人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

在香榭丽舍大道的红园中餐馆里,这个时候,已经少了许多的人,陈剑启、乔治、莎莉亚、丽莎四人坐在靠近窗户能够看到街道的一个位置上。服务员将一份菜单端了过来,陈剑启伸手接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他们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陈悦,服务员告诉陈剑启,陈悦没有来上班。陈剑启也就明白了是为什么。姑姑的丈夫鲁布斯上了前线,任谁在这个时候谁会有心情来上班?毕竟这是那生离死别。

“你们要些什么?”陈剑启看着眼前这三个愁眉苦脸的人问。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吗?”丽莎没有好气的冲着陈剑启喊道。陈剑启没有生气和责怪,他知道丽莎的哥哥也在这个时候扛起钢枪走向了战场。大小姐发着脾气,算了,谁都没有阻止的意思,毕竟是她的亲人走了,这一去就杳无音讯。也许再得到消息的时候,那个消息会是亲人死掉的信息。不过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发生,但是在这个充满战火的年代,什么都有可能。

莎莉亚抚慰着自己的舍友,她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友这么的难过,她很明白女友的心情,因为她的父亲也走向了战场,为了国家的利益走上了那未知的战场。莎莉亚也哭过,但是她是坚强的,她挺了过来。她和母亲一起盼望着父亲早日回来,一家人依旧在一起欢笑和玩耍。

“服务员,来壶茉莉花茶。”陈剑启用中文对一直站在旁边的女服务员说。

“好的。请稍等。”这位女服务员甚是清秀,从内到外都透露着大家闺秀的气质,也不知道哪里地方的小姐来到这里当起了服务员。

“陈,我们一起出来的时候,不要说中文,我们都听不懂。你刚才要的是什么?”乔治倒似不像丽莎那样悲伤,毕竟现在他的家里没有人去当兵,否则以他的个性,恐怕就会一个人躲在屋子里不出来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

“这里是中餐馆,所以我说中文了。”陈剑启指指挂着的牌子。“我要了一壶茉莉花茶。”

“噢!茉莉花茶。我喜欢。”乔治以前在陈剑启的指导下喝过一杯茉莉花茶,那次他就被那芬芳的香味而吸引,希望能够再次品尝到那极品的茶水。

服务员很快就将那壶茉莉花茶端了上来,将茶杯依次码放在四人的面前,托起茶壶的底部,将壶嘴歪斜三十度,将壶里的茶水倒进每个人面前的茶杯里。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服务员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有好几次都将茶水弄溢出了茶杯。丽莎本来就很悲伤,又看到这服务员如此的做事,就更加的生气,作势就要动手,她生气的时候那个招惹她的人会非常的倒霉。但是却被莎莉亚死死的拉住,动弹不得。这位女服务员也是满脸的愧疚,不停的道歉,用桌布拭去桌子上的洒水,小心翼翼的告退。陈剑启这时似乎看出了什么名堂,似乎刚才这个服务员在哭。不过这个时候不是问的时候,即便要问也要讲究一下技巧,否则很容易弄巧成拙,所以他打算旁敲侧击一下。

“你是哪里人?”当那位服务员再次来到自己桌前倒茶的时候,陈剑启用家乡话问到。

“我是山东的。”女孩儿小声说。虽然很小声,但是陈剑启还是听到了。座位上的其他三个人因为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只好自顾自的喝茶,然后点了几盘小菜。

山东?听父亲说起过,山东那个地方现在也不是很太平。德国人在那里占着,而日本人也在觊觎着中国的土地,在山东外的海域内到处游弋着,现在世界大战的爆发,想必日本人更有机会对德国人开火,趁机登陆,强占我们的领土。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无能的清政府丧权辱国、割土赔款,中华民国政府对列强卑躬屈膝,承认列强在华的所有的不平等的权利,让这些外国人更加的肆无忌惮。孙中山先生将临时大总统之位让与利欲熏心的袁世凯,宋教仁先生的遇刺,二次革命的失败,孙中山先生和黄兴的逃往日本,这一切让袁世凯更加的肆无忌惮。从袁世凯频繁的与日本人接触的迹象来看,恐怕会有一些不好的结果出现。

“你是山东哪里人?”

“青岛人。”

青岛,这让陈剑启又陷入了沉思。1897年11月14日,当青岛还是个六岁孩童时,德国制造“胶州湾事件”,强行“租借”青岛,各帝国主义国家步其后尘,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 从这一刻开始,中国陷入了更大的危难当中。

“你为什么要哭呢?”陈剑启望着女孩儿。

“我……”女孩儿的说话声哽咽了。

陈悦还是来到了餐厅,毕竟丈夫去了前线,而生意还要继续做。当她走进餐厅的时候,一眼就瞅见了正在哭泣的女孩儿。她还以为是谁欺负了自己的员工,快步走了过去。可是没有看到谁欺负自己的员工,却看到了四个和自己员一起工正在低头哭泣的孩子。当陈悦走近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女儿、侄子还有他们的同学。

“你们怎么哭上了?”陈悦抚摩着女儿的秀发,当然用的是法语。

“妈妈,姐姐太苦了。”莎莉亚抱着陈悦,头枕在陈悦的腹部说。

“姑姑,姐姐她的家里遭灾了。”陈剑启也红着眼睛。

陈悦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好让女服务员再次讲一遍,女孩儿就这样哽咽着再次说起了自己的家里的遭遇。

女孩儿一家以打渔为生,虽然女孩儿远渡重洋来到了巴黎,但是她的父亲却依然不想放弃打渔这个事业。昨天女孩儿收到了家里写来的信,她是抱着欣喜和兴奋打开的信件,但是信里的内容却让女孩儿跌入了低谷。信是女孩儿的舅舅写的,信里说女孩儿的父亲被日本人打死了,这个消息给了女孩儿一个晴天霹雳。再往下看,女孩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天早上,女孩儿的父亲照例出海打渔,维持一天的生活,近海的鱼已经都被人打了很多,已经打不到多少了,所以女孩儿的父亲决定去出远海打渔。也许是走的太远了,他看到了日本人的军舰,日本人的军舰也注意到了他的渔船,向他这边靠近。他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所以拼命的向回划。可是渔船怎么能够跑过军舰呢,最后还是被日本人追到了,女孩儿的父亲被日本人抓上了军舰。日本人对女孩儿的父亲进行了严刑的拷打,还将他挂了起来,让日本士兵当作拼刺的工具,最后女孩儿的父亲惨死在日本人的手里。他的尸体也被日本人扔进了大海里,也找不到了,想必被海里的鱼给吃掉了。这一幕正好被人瞧到,告诉给了女孩儿的母亲。女孩儿的母亲经受不住打击,跳海了。一下子,女孩儿就失去了两位至亲,怎能不痛不欲生?

女孩儿是哭着说完的,陈悦是哭着听完的。陈剑启和乔治已经将拳头攥的紧紧,丽莎和莎莉亚也在跟着哭泣。

“你们去告官了吗?”陈悦擦了一下眼泪,将一张纸巾递给了女孩儿。

“舅舅去告了,可是他们也不管,说管不着外海的事情。要赖也是赖我们自己。”女孩儿呜咽的说,不时的擦着掉下来的眼泪。

“可恶!”陈剑启恨恨的说。

可恶的日本人,肆意的残害无辜的百姓,却依然逍遥在法外,而民国政府在做什么!在无休止的内斗当中,却不能一致对外。致使我们的老百姓受到了伤害,却只能忍气吞声,这是什么世道!想到这里,陈剑启就越觉得气愤。原本以为推翻了清政府,建立了民国政府,自己就能够回到家乡,可是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泡影,自己的祖国还在遭受着欺辱。自己必须努力的学习,找到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陈剑启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要帮助那些受到欺凌的老百姓,让他们吃饱穿暖,不受欺负。

“大姐,我回不去家了!”女孩儿扑在了陈悦的怀里泣不成声。

“妹妹,以后你就跟着我,我走到哪里就带你到哪里,不会撇下你一个人的。”陈悦哭着说。

“大姐!”女孩儿深深的叫了一声,一切都含在了这声大姐当中。

这女孩儿叫王秀娟,今年18岁,从此就一直跟着陈悦在一起,帮着陈悦打理起了店铺。不过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后,她就离开了巴黎,回到了国内。帮着陈剑启打起了日本鬼子,给陈剑启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帮助还有情报支持,不过在抗日战争胜利前的三个月,由于叛徒的出卖,她被日本鬼子抓住,在残酷的刑罚面前她没有低下她那尊贵的头颅,最后被小日本残忍的杀害。时年49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