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陷落前清军与日军血战

弑血伯爵 收藏 5 3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00多年前多年七月十四日的,清军最精锐的陆军武卫前军,在天津城西八里台与外国联军决战,将领聂士成惨烈地死在阵地前沿。

1900年夏,大清国北方重要门户大沽口海岸炮台陷落。外国联军登陆后,直逼清廷直隶总督府所在地——天津。

-虽然一直为大清国殊死作战,圣旨却让聂士成“戴罪立功”

天津租界,一个叫做紫竹林的地方。1900年6月,当义和团切断了紫竹林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后,洋人才意识到,无论联军有多少人登陆,这里终究是中国的领土。此刻,在他们周围,密集地围绕着数不清的想把他们杀死的义和团,他们感到了在劫难逃的绝望。然而,6月23日晚,从大沽口方向紧急增援而来的近7000名联军,冲破了清军和义和团的数道阻击线,到达了紫竹林租界。联军在租界里制定了反攻计划:出击,将战斗引向租界之外,打击清军最精锐的陆军,以保证最后占领天津城。

天津前线,清军最精锐的陆军是武卫前军聂士成部。

聂士成出生于安徽合肥。其母70岁时仍能和乡里青年一起练武。在烈性母亲的鼓动下,聂士成离家行武。他在李鸿章创建的淮军中成长,打起仗来生死不顾,勇猛异常。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他的部队在辽东大高岭阻击日军,坚持10昼夜不言退,是清军中惟一打胜仗的部队。战后,聂士成由总兵升为直隶提督。

1900年4月,聂士成奉清廷之命围剿义和团。到了6月,又奉清廷之命与义和团一起和洋人作战。这时,聂士成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他已经成为一个被朝廷不断指责、官员蓄意革除、义和团最为痛恨以及洋人最想消灭的人。一切都源于他对义和团的态度。作为一个多次与洋人交过手的将领,聂士成知道大清国不具备与列强抗衡的力量,而如果国内再动荡频起,只能令国家不可避免地衰弱下去。因此,从义和团兴起的那一天起,聂士成始终认为义和团不可能“灭洋扶清”,救国于危。他亲自观看了义和团“刀枪不入”的表演,当场揭穿了农民们的把戏:先装枪弹,再装火药,发火之后,火药在前,只见烟火喷出,枪弹不是被火药推出的而是带出的,所以伤不了人。聂士成当场杀了那个搞骗术的农民。于是,当清廷为了对抗洋人而宣布义和团为“义民”时,义和团向清廷提出的惟一条件是:杀聂士成。朝廷里反对洋人的大员纷纷支持。而慈禧深知国家打仗无论如何还得靠聂士成这样的将领,因此下达的懿旨是让聂士成“戴罪立功”。

此时,聂士成部据守着天津西一个叫做八里台的地方,这个简陋的地方不久之后将因为他而载入中国近代史。

-聂士成战至全身破碎,德军将他的尸体裹好交还给清军

1900年7月9日凌晨5时,联军与清军在八里台的决战开始了。

聂士成部5500人的正面是6000多人的联军;背后,是步步逼近的500名日军。当联军的第一发炮弹在八里台炸响时,聂士成走出军帐,低声说:“弟兄们,开始了。”部下说:“请求增援吧!”聂士成说:“清军无援可增,准备打吧。”

八里台阵地前有一座小桥,聂士成骑马立于桥边。主帅前沿督战,聂军无人敢退。当联军冲上小桥时,聂军官兵跃出射击阵地,与联军扭打成一团,双方直杀得将桥下的河水染红。两个小时后,聂军显出了支持不住的迹象。联军的炮弹打来,聂士成依然一动不动。部下喊:“军门,躲躲!”聂士成纵马向前,吼了一声:“跟我杀!”

这时,有人飞报聂士成,说义和团抄了他的家,抓走了他的..。聂士成停顿了一下,然后拍马而去。官兵们知道,聂军门决定死了。

管带宋占标跟随聂士成多年,他上前拉住聂士成的马嚼环,大哭:“军门,不能去啊!”前沿上的聂军官兵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听见聂士成平静地说:“孩子,你不懂。”宋占标拉住聂士成的马死活不松手,聂士成大喊了一声,挥刀向宋占标的手腕砍去。

天大亮了,八里台阵地正面的德军指挥官库克认出了聂士成,因为他曾在聂军中当过骑兵教练。库克派士兵充当军使,要求聂军投降。但是遭到了拒绝。据说库克得到的回答是,他这个“懂中国话”的德国人从来没有明白过的一个中国字:?牛】饪怂婕疵?令所有的火器一齐开火。他知道,不把聂士成打死,八里台的战斗永远结束不了。

炮弹和子弹跟随着聂士成的战马,在混战中形成一个烟火的核心。一匹战马倒下,聂士成再换乘另一匹。他一连换乘了四匹战马,两条腿先后被打断,在马上摇摇晃晃的。接着,一块弹片划开了他的腹部,肠子从那里流了出来。但聂士成依然没有从马上跌下来。这时候,联军占领了小桥,聂士成带领官兵向小桥冲击。一发子弹从聂士成的嘴里打进去,从后脑穿了出来,又一发子弹射穿了他的前胸,最后的那发子弹击中了聂士成的太阳穴。聂士成轰然栽下马来,滚落在阵地上。

-军门已死,聂军撤退,八里台失守

库克跑向阵地,扯来一条红毯子,盖在聂士成破碎的身体上。他命令德军士兵把聂士成的遗体交还给清军。

大清国直隶总督裕禄上奏朝廷,请求赐给聂士成抚恤。慈禧下旨为:聂士成“误国丧身,实堪痛恨,姑念前功,准予恤典”。聂士成的灵柩被运回安徽,他终于可以和他刚烈的..团聚了。、

-天津城的城墙虽然被炸开,俘虏的神情却吓坏了洋人

八里台失守后,联军向天津城发起了总攻。

双方的兵力是:联军17130人,火炮42门;清军12000人,火炮39门。在朝廷已对外宣战的情况下,在本土作战的情况下,大清国对天津城的防守竟然在兵力和火力上让仓促登陆的联军占了优势。

13日晚,日军首先向城墙逼近,两个巨大的火药桶被滚到城墙下,日军点燃了导火索。清军守军一齐开火,导火索不断被打灭,但又不断地被日军点燃。最后,一个日军士兵高举着一支火把冲上来,火药桶终于被引爆了。天津城墙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被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联军蜂拥而入。

天津城内的巷战持续了很长时间,每一条街道都发生过清军和义和团的阻击。联军最后使用了毒气炮,令天津军民的死亡惨不忍睹——“华兵倚墙立,持枪欲开放状,近视之亦为毒炮熏毙。”毒气炮的使用为英军所为。此前,这种违反国际公约的武器,英军仅在非洲殖民战争中使用过一次。

一天一夜之后,整个天津城沉寂下来。

无论怎样评价1900年天津城的失守,无论怎样抨击清廷的昏聩、愚昧和清军战斗力的低下,历史必须承认的是,在与外来列强战斗的时刻,清军始终是抵抗的主力,清军士兵是英勇的。这些农民子弟虽然不知道皇宫里的政治内幕,也曾为军饷的迟发而对朝廷起过怨心,但是,当面对异国入侵者的时候,当捍卫国家的战斗打响的时候,他们表现的是这个民族最血性的一面,他们承担了整个大清国所需要的最大的牺牲。即使是受伤被俘之后,他们的神情依然凛然不屈。当年,英国的随军记者记下了“让他们一辈子也忘不掉”的一幕情景:一个可怕的带有挑战表情的清军正盯着我的面孔。他的双手被绑在后面——因为他是一个俘虏——他的衣服破碎了,在胸口中央露出伤痕,是大刀和刺刀砍伤的。因为血流如注,他的上衣和裤子全都被血浸湿了。但是他没有一声痛苦的呻吟。他无言地端坐着,泰然自若的脸上显出自豪和蔑视交织在一起的可怕的表情。

天津城陷落的时间是:1900年7月14日——大清国向各国宣战的第23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