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往事(散文)

rpdlb 收藏 0 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罗光辉


老兵退伍之际,我又回到我的老部队,见到我熟悉的战友,看到了我曾倾注了爱和心血、憧憬了理想和梦想的山冈、哨所、田野;听到了澎湃的海涛和奔腾的青春潮。我又被那熟悉的情景带回逝去的岁月,从丹田深处由衷地拽出了一串连绵的情思……

30多年前,我高中刚毕业,带着一脸的稚气,怀揣一堆的抱负,离开了父母视线,火车,卡车,把我们交给了闽南。


我们住进了不怎么新、但可以遮风挡雨的营房,除训练外,我们还兼顾着农场的生产任务;挖坑道,筑海堤,埋电缆,种水稻,抢占观察所,占领阵地……在那些日子里,我收获了很多,也升华了很多。当我第一次经历老兵退伍的场景时,我感到这种升华进入了另一种境界。


季节的脚步迈进了冬天,闽南的冬天不太冷。然而,营区里在悄悄地变化着,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彼此都变得特别文明,特别有礼貌,在我们连,服役期满或超期服役的老兵递交了决心书:走得愉快,留得安心。退伍命令宣布了,老兵们喊出了“在队一分钟、干好60秒”的口号。工作一停下来,军营里便充满了另外一种气氛,空气也凝重起来,起床的哨音,熄灯的哨音,开饭的哨音,一切都那么有序,但老兵们的脸上,分明写着一种别的什么,是储蓄情感的凝聚,还是离别伤感的流露,说不清。


这是一个有阳光却不怎么暖和的上午,两辆贴着大红标语的卡车开进了我们连。我们集合在篮球场上等着老兵。老兵走来了,他们披红戴花,齐整整地站在猎猎招展的军旗下,默默无语地举起右手:再见了,军旗,再见了,我的战友,我的兄弟!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这首好像专门为送老兵谱写的歌像导火索般地引爆了一片哭泣。紧紧地拥抱,松开,再拥抱,不轻弹的眼泪此时怎么也止不住。流吧,拥抱吧,怀着深情把所有军中的故事都拥进回忆,蘸着热泪把所有美好的往昔都写进新的履历。


我记不清大家抽泣了多少时间,我更量不准大家流出的晶莹的液体,我只知道,大家哭得投入、深情,专注、认真。尤其是驾驶班的二喜子,哭得更是一丝不苟。我觉得壮观,觉得神圣,觉得这是一种礼赞。但是,我没能获得过这种礼赞,因为,我没能退伍,而是提了干,后来又来到了大都市南京。


回到了我的连队。我住过的房子还在,这里的主人却都换了。我有点感伤,感伤中,我看见一年龄和我相仿的人也在那儿转悠,当我们面对面相遇时,他先是疑惑地审视着我,然后磕磕碰碰地喊出了我的名字,无须多言,他肯定和我认识。


他对我说,他就是驾驶班的二喜子。我十分惊喜。他说那年他走后,回去借钱买了一台车,后来成立了运输公司,现在公司也叫集团了。他说他现在热情退了,艰苦奋斗的那股劲弱了,生活中那种纯朴的感情也少了。他说现在物质生活好了,精神上反而觉得空虚,当年在连队,与艰苦为伴,和奉献同行,没有大把大把的票子,却感到很充实。今天,赶在老兵退伍时节回部队,就是为了找一找当年战友之间的那种真诚的情谊。


我陷入长久的沉思……


清晨,我和二喜子来到我们曾经流过汗水,也流过泪水的菜地,望着那绿油油的蔬菜,我们谈了很多,也站了很久。我们叙说着离别后所有的情感,回忆着当年训练和工作的悠悠岁月,憧憬着全面小康的灿烂未来……




我不染发


年少时,一直认为戴眼镜是有文化的标志,白头发是智慧的象征。岁月有痕,现如今,自己也“有文化”且“智慧”了。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报纸越看越远了。字小,太近看模模糊糊,在友人的建议下,配上了老花镜。


也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头上开始生出了白发。只记得有一次,理发师帮我理发时感叹地说:五年前,看您还像个小伙子,现在白头发也多起来了,您也染个发吧!


染什么发呀!这是自然现象。


后来,这一自然现象引发了一系列让我不得不去感叹岁月,感叹生命的不自然现象。


多次进莫愁湖公园,如果是我一个人,东张西望工作人员也不会来干涉,如果和妻子一同前往,则每一次都会被拦住,有时忘了带军官证就只好望湖兴叹。我问妻子:“为什么和你同行,总会被拦住?”


妻子洋洋得意:你老了呗!你看你那头上的白发,老人家进公园才可以免费。


是啊,尽管没老,可早过了风华正茂的年龄了。


有一次,和妻子在学院的操场上散步,碰到战友一家人也在散步,战友让孩子喊我爷爷,孩子看了看我,憋足劲:“爷爷——您好!”满操场都能听见。


战友又让孩子喊奶奶,孩子看了看妻子,没喊,又看了看还是不语。我们都嘻嘻哈哈地笑了。


没走多远,我听见孩子在和他妈妈对话。“你怎么喊爷爷,不喊奶奶?”


“爷爷有白头发,那个奶奶没有白头发,没白头发的不是奶奶!”


啊?!在孩子眼里,有白头发就是爷爷,就是奶奶!


洗漱时,对镜看白发,有时也会认真严肃起来:在那黑黑的秀发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头发?我那一头朝气蓬勃的乌黑秀发,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悄悄变白的?是在含辛茹苦的生活重负中,还是在我不停歇的忙忙碌碌、在让生命有意义的拼搏奋斗中?这一切变化都是那么悄无声息。


黑头发像春天的绿草散发着生命诱人的气息,白头发却像秋天的枯草那样晃动着刺目,沧桑的颜色,如何才能重现当年黑发的美丽?染,好多人都叫我去染。


我也曾动心过,但一想到染发只能染表面却染不了根部,能把头发染黑却追不回岁月,人生的秋天和大自然的秋天意义上是一样的,挡也挡不住啊!


至今,我仍没染过发。那天,见到一资深教授,他头发通白,真正是满头银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放着光芒,美丽极了!


前几天,在一家饭店吃饭,听到服务员一句“白头发根根站,不是英雄就是好汉!”


对,当好汉!坚守白发,听其自然,顺其自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