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一章 长白山风波起 2、宁通顶罪

erxianjiangjun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2、宁通顶罪 牙科力这个败将领着残兵,垂头丧气的逃回兵营,本不想把这件丢人的事上报百长—谋克(注1),谁料到一个伤重的士兵,第二天早上死了,他不敢再隐瞒这件事,只好“添油加醋”的谎说一气,把责任全部推倒了护天庙的和尚身上。 这个百长——谋克,姓完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2、宁通顶罪

牙科力这个败将领着残兵,垂头丧气的逃回兵营,本不想把这件丢人的事上报百长—谋克(注1),谁料到一个伤重的士兵,第二天早上死了,他不敢再隐瞒这件事,只好“添油加醋”的谎说一气,把责任全部推倒了护天庙的和尚身上。

这个百长——谋克,姓完彦,名刺,是当朝大金皇帝的远族弟,性急如烈火,听牙科力一说,和尚袭扰官兵,那还了得,立即点了二百人马,杀奔常白山上的护天庙来。

但见这护天庙是在一座山崖下的山洞中改建的,洞口有十米见方,十分宽大,洞口上方的石岩上,凿有‘护天庙’三个字,苍劲有力,洞内深不可测,看样子这个洞不小。

清晨,庙内和尚做完早禅,各自忙着做早饭、打扫卫生。鉴治的二徒弟宁颖领着三个和尚出庙洞去取山泉水,正遇官兵,三个和尚被捉,宁颖生性老实,虽然武艺高强,拼命抵抗,但不敢杀生,只身逃回庙洞报警。

老和尚鉴治正在打坐,猛见二徒弟浑身是伤,跑回来报警,当时大吃一惊,预感大祸降临。

鉴治忙出庙门观看:只见庙前尽是官兵,有几百人,前面是一员虎将,身披黑铠甲,黑熊皮护腰,头戴黑狐高塔帽,上插雉鸡翎,浓眉豹眼,塌鼻梁,大喀吧嘴,身高体阔,手上戴着亮只鹿皮手套,握着一柄开山斧,正走过来。

鉴治从这人的头上插得羽毛中,知道他的等级是“将军”,不敢怠慢,忙紧赶几步上前,双手和掌,一低头,口中连连说道:“阿弥陀佛,老纳是护天小庙的主持,不知施主到来,没能远迎,还望恕罪,三个拙徒有冒犯虎威之处,还望将军海涵。”

完颜刺是个粗人,但大金国尊崇佛教,对僧人一般不敢骚扰,只是听了牙科力添油加醋的禀报,几个和尚无礼,杀了士兵,这才领兵问罪。如今来到这深山老林,完颜刺头脑略有些清醒,久闻这天池脚下有一得道高僧,与世隔绝,今日一见,果然白发飘洒,红光满面,说话语音虽然不高,但是话语铿锵有力,山谷回鸣,绝非等闲之辈。完颜刺加了小心。见老和尚先给自己行礼问安,完颜刺也大咧咧抱了抱拳,算是回礼了。

“老和尚,我问你,山下人都传说你是超凡脱俗之人,在这天池脚下修身养性,怎么却唆使小和尚杀我官兵,枉开杀戒,想造反不成?”完颜刺这句话,吓了鉴治一跳。但这鉴治必定城府极深,历世甚广,并不畏惧。

鉴治看了看被抓的三个僧人,觉得事情蹊跷,就又弯腰合掌:“阿弥陀佛,贫僧庙规极严,决不容许拙徒随意下山半步,岂有杀戮之事?务望将军明察,恐是有诈。”

还没等完颜刺回话,早在一旁憋不住的牙科力“腾”的一声跳了出来,一指站在鉴治身后的宁通和宁聪:“就是这两个大小秃驴,前天杀我的弟兄。”

鉴治回头用疑问的目光扫了扫宁通和宁聪,只见大徒弟紧锁眉头,一声不吭,小徒弟宁聪在一旁低声连连解释:“是他们要抓我充丁,我不从他们,他们又要杀我,我只不过是用了“舍利钻洞”法,是他们自咯砍伤的,不管我的事。”

鉴治不悦,生气地问:“回来为何不禀报?”

宁聪刚要回答,宁通抢先说道:“是我怕师傅生气,没让宁聪打扰您老人家的。”

鉴治对大徒弟办事最为放心,也不想多问了,就转身上前两步,合掌对完颜刺说道:“将军,刚才问过劣徒,是拙徒无知戏耍,兵总们相互错伤所致,贫僧定按庙规严惩逆徒,重重款待抚恤这家眷,还望将军见谅。”

完颜刺嘿嘿冷笑了两声,指着宁通和宁聪说道:“出家人习武本是一大忌,敢开杀戒肯定图谋不轨,这等违法狂僧你还袒护于他,大金国戒律何在?”

鉴治只有唯唯诺诺,乞求完颜刺不要抓人,可这位将军就是不依。

鉴治转身瞅瞅宁通,宁通早已明确师傅用意,暗暗点头。鉴治只好合掌说道:“将军如不开佛面,老纳也只好将大徒弟送与将军处置,但却有一事相求,万望将军成全。”

完颜刺本想要有一场恶战,之所以他没立即和鉴治动武,就是心有余悸,不想和江湖人士结怨,况且这个高人的武功深浅还没领教过,如果文的能解决,何必动武呢!将军必定不同一般军士。完颜刺见鉴治愿意交出自己的大徒弟来,也想见好就收,省了鏖战,因此表面不露声色地缓声问道:“什么条件,老和尚不妨你说说看。”

鉴治道:“宁通是佛门弟子,又是我的大徒弟,犯了戒律,本应受庙规惩肃,可将军一定要押他治罪,老纳也只好随你,但有恐张扬出去,污了佛门,老纳在将他交付与你之前,先将其逐出佛门,以正庙纲,今后我护天庙再无此人,该人所犯任何法罪,生死善恶均与本庙无干,不知将军赞同否?”

完颜刺本来担心这老和尚可能会耍滑头,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怕担干系、先抖搂干净自己的损人利己之请。心想:山野朝民,不过如此,什么得道高人,纯是狗屁!当即应允,同时让手下人放了那三个和尚。

鉴治当即让人取来皮鞭,在宁通的背上“啪”“啪”“啪”连抽三鞭。这三鞭打的脆响,疼得宁通哇哇大叫,连一旁站着的小宁聪都为其落泪。这三鞭有名头,在宋朝、大金国,庙里的和尚想还俗或者是犯了庙规,被逐出庙门,由主持长老在庙门前抽他三鞭子,这事儿就算是了解,从此各走各的路,谁和谁都没关系。被撵出“山门”的和尚,今后杀人放火、生来死去,也找不着庙里了,和庙里无关。这也是大金国的法律。当然,外人把这当真,可庙里的和尚们明白,这是师傅在救大伙,要不和官军打起来,整个庙里才几十个和尚,大都不会武功,岂是金兵的对手。

鉴治在用鞭子抽打宁通之时,就将真气扣在丹田上,让鞭子下去无力,可抽在身上还“啪啪”作响,宁通再大喊疼,这边抽着大徒弟,那边耳旁轻轻送来话:

“我让智、慧救你,速脱身。”

这一切作的真假难辨,一介武夫完颜刺怎能看透。

三鞭过后,鉴治领着众僧进了庙洞,“咣当”关上了大门。

宁通跪在地上,冲着山门连磕了三个响头,高声喊道:“师傅,徒儿走了。”

宁通刚欲起身,牙科力和几个金兵早已站在两旁,喊了声:“你犯了案了”。五花大绑把宁通绑了起来。

完颜刺高兴的命人押着宁通:下山回营。

庙内,鉴治估计金兵已走远了,将三徒弟宁智、四徒弟宁惠叫到跟前,如此这般这这这办的耳语一遍,高兴的两个徒弟直门点头。随即就忙着准备去了。片刻工夫,两个和尚就在庙里的其它洞口,钻出了护天庙,直奔金兵下山的地方追去。

鉴治思考了片刻,唤来了小徒弟宁智,责问他:“宁智,你下山取盐如何惹这等大祸,让你师兄担罪,还不细细道来。”

宁智从小在师傅的关怀下长大,在他的眼里,师傅是个慈祥的老人,却料不到今天竟惹了师傅生气。见到师傅,宁智跪倒在师傅面前,两眼流着泪水,把下山的经过细细说来,就连金兵对他的谩骂和说的话,也一字不拉的学说出来。

鉴治听罢大吃一惊,他倒不是对宁聪惹的这场祸事吃惊,这样的事儿他过去见得多了,他吃惊的是,从宁聪的嘴里,他得知大宋的两个皇帝被金国抓来,这样一来,大宋江山这不是要垮了么?想到这,鉴治和尚忙找来师弟鉴安让宁聪捎来的信,重又细细读阅起来,只见信的后半部写道:“近闻金宋交战,宋国京城已破,皇帝父子失踪,宋国残部均败退江南,腐败宋国弊政恐怕难再撑多日,除非奇迹出现,弟愚见宋国灭无多日、、、、、、”

“如此看来,此信可信。”鉴治自言自语道,一低头,见宁聪还在跪着,就说:“聪儿,你阅世还少,怎可与金兵戏耍?这次返山回庙,遇到金兵阻拦,凭你的功夫,完全可以逃脱出去,何须再节外生枝,造下如此师兄抵罪之是非来,你的年纪还小,不可不铭记此教训。”

宁聪紧咬嘴唇,连连点头,泪水盈眶,无言以对。

鉴治道:“起来吧。”

宁聪却连连磕头,哀求师傅:“你还要我大师兄么?这全是我惹得祸,还是救救他吧师傅!”

鉴治对宁聪牵挂师兄的情谊十分赞赏,深感徒子可教,能成大器。鉴治不露声色的说道:“你大师兄一事我自有安排,你去叫你二师兄宁颖来,我有话说。”

宁聪只好眼泪汪汪的退下。

片刻,宁颖到来:“师傅,有事找我?”

鉴治低声说道:“我要下山一趟,在你大师兄回来之前,庙里的事务由你主持,不可惹是生非。”

宁颖恭敬的和掌道:“师傅放心,宁颖谨遵师命,不敢造次。”

鉴治又道:“如有大事,可去明月镇讨教。”

宁颖点点头道:“师傅年高,是否叫上几个弟子陪伴伺候?”

鉴治摇摇头,想了想:“好吧,告诉你的小师弟,明早随我下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