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一章 长白山风波起 1、下山惹祸

erxianjiangjun 收藏 2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第一章 长白山风波起


有《鱼家傲词》一首,是宋朝王安石作,请吟:


平岸小桥千嶂抱,

揉兰一水萦花草。

茅屋数间窗窈窕。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午枕觉来闻语鸟,

攲眠似听朝鸡早。

忽忆故人今总老。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这首词,是王安石被贬,发配乡村闲居,想起当时变法时的朋友,大都被朝廷抓、杀、流放、充军或失踪,感触而来,其中暗喻本处的主人公。


1、下山惹祸

公元一一二八年春,茫茫长白山,千里林海。

由于地势高拔,长白山每年都有八九个月是被大雪覆盖,冰雪封山。今年的春天来得早,可长白山的白雪还没有融化,仍然是群山皑皑、林木素素。柳树却等不及了,早早就钻出了绿绿的嫩芽儿来,山杏树也纷纷在枝条上鼓起花蕾来,就等着大地回暖了。茂密的大森林,正孕育着春的盎然。

在长白山的山峰上,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温水湖,人称“天池”。此水是火山口喷发后,地下泉水涌出后形成。天池水由山峰急骤流下,形成百尺瀑布,人称“天瀑”。在天瀑旁,有一寺庙,叫护天庙。护天庙虽然叫“庙”,其实却无一间庙房,寺庙群僧均住在山洞中。长白山的山峦奇特,山洞更奇,洞中有洞,洞中藏天,洞道曲折,无边无沿。这洞的最奇处是冬暖夏凉,让这些僧人,少去过多的生活烦恼。

护天庙的寺僧很少与外界接触,整天不是练武健身,就是念经养性,日子过得倒也安宁。虽然这里归大金国的渤海府管辖,必定是深山老林,多年无人打扰。

却说这天,庙内的老主持鉴治长老,早晨打坐完毕,想到前几天,派自己最小的五徒儿宁聪去山下明月镇的明月寺,取些食盐和食油,屈指算来,已有七日,该回本庙了。想到此,唤来大徒弟宁通,去山下接宁聪。

宁通不敢怠慢,忙在头上戴上两只狐皮护耳套,拎着一条重50斤的青铜禅杖就下山了。

宁通今年正好四十岁,猎户出身,天生一身神力。二十年前,他本是明月镇附近山村的一名猎户,当时的大辽朝廷,苛捐杂税繁重,为了缴税,自己只好出外打猎,家中留有母亲、妻子和刚满周岁的婴女儿。几天以后,宁通打猎回来,只见家中炊烟皆无,草屋柴门大开,房前一片狼藉。宁通利感不妙,忙扔下猎物,奔进屋里一看,惨不忍睹:老母和妻子,早已让野兽掏吃得只剩下残肢断臂,幼女早就无了踪影,只剩下包孩子的半个红狐狸皮,想是那半个狐狸皮和幼女一块被野兽吃掉了吧。宁通顿觉闷雷轰顶,当即昏死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宁通才慢慢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长者的怀里,这个长者宁通认识,他是明月寺的主持长老,叫鉴安,在他身边有一位老者,正拿着小木药勺在向他嘴里喂药,这个人宁通却不认识。后来他才知道,这个慈善老者,是护天庙的主持,也是鉴安师傅的师兄,叫鉴治。是他从长白山下来,会见师弟时,路过宁通的家,救起了宁通,否则,宁通也得成为深山里野兽的口中食。不久,宁通恢复了健康,可是他却万念俱灰。经鉴安师傅的指点,他来到了护天庙,拜鉴治长老为师,一心向佛。从师不久,宁通发现自己的师傅居然是个武林高手,这更加使他心畅,一心倾崇师傅,专心习武。二十年来,师傅又连续收了四个徒弟,唯有这小徒弟宁聪,师傅最为喜爱。

小宁聪今年十七岁,是鉴治师傅十年前在深山里拣到的,那时小宁聪已经被冰雪冻僵了,是鉴治师傅用自身的真气,输入到小宁聪的体内,将其血脉催化,又用天池的冰水洗沐宁聪的全身, 随后,给他灌下师傅自制的药酒,捂在狼皮之内,才使小宁聪脱阴转阳,起死回生。从此,小宁聪就在师傅的身边习文练武,情同父子。四个师兄也疼爱他,疼他不仅年小,更是因为他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亲人孑然一身。作为大师兄的宁通,更是把小宁聪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伺候。喜爱小宁聪不在师傅之下。

宁通拎着禅杖,踏着只有野兽和猎人才分辨得出的皑皑雪路,一步步走下山来。

说来也巧,小宁聪此时却正遇到了难处了。

原来,七天前,宁聪奉了师傅之名,去明月寺取食油和食盐。这条路宁聪从小就同师傅走了多少遍了,熟得很,他连蹦带跳地走了没两天,就到了明月寺。

明月寺离护天庙有将近四百里的山路,普通人抓紧赶路也得三天,宁聪从小在师傅身边长大,练就了一身好武功,特别是那套“轻燕踏平”的功夫,若不是宁聪在路上贪玩,当天也就到了。

明月寺的鉴安师叔早把盐和油准备好了,他让徒侄在寺里住了两天,同时看了看宁聪的武艺,已感到这孩子天资聪慧,将来必成大器。第六天早晨,鉴安给师兄鉴治写了一封信,让宁聪带着上路了。

几天没回庙洞了,宁聪盼归急切。他不仅想念师傅,更想念大师兄和其他三个师兄。他要把路上遇到的新鲜事向他们述说,特别是他还在师叔那讨了一块糖粑,非馋馋贪嘴的三师兄宁智不可;更主要的是,小宁聪还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是他在求师叔指点武艺时,练完一套“猞猁爪”之后,听见师叔自语流露的。当时,他只听师叔说了一句:“好,不在你师姐之下。”

宁聪忙问:“是那位师姐?”师叔却不再吱声了。

“看来我还有位师姐呀!”宁聪心里暗暗奇怪,师傅怎么没说起过,师兄们看样子也不知道。宁聪带着这个疑问,告别了师叔,钻进了深山老林。

宁聪一路想着,一路走着,恨不得立即飞到师傅身边,把自己的疑问说给师傅和师兄们。可他左手拎着一个装满豆油的大油篓,右手提了着一葫芦米酒,肩上还搭着几十斤的盐口袋,小宁聪就是再能耐,他也得是一步步走这几百里的山路。好在这个小和尚不知什么是疲倦,他除了晚上在地窨子(注)眼迷糊了几个时辰外,一天一宿都在赶路。眼瞅着长白山的飞瀑就在眼前了,熟悉的水流声也隐隐响在耳旁。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师傅们了,小宁聪加快了脚步。

四月(农历润月)的长白山,野杏树花开满了枝头,芬香四溢,可地上仍然是皑皑的白雪。宁聪小脑袋瓜儿走得满是大汗,可他一点也不觉得累,红扑扑的脸上,还带着笑容,手搽拂汗迹的痕纹,几乎成了小花脸。

太阳出来了,天池旁的飞瀑,像一杆挂在山峰下巨大的银枪,在阳光的辉映下,闪闪发光。

宁聪知道用不了一个时辰就到“家”了,他的脚下更快了。突然一声大喊,冷不丁下了他一跳,“站住,小秃驴!”

宁聪忙止住脚步,只见树丛内闪出七个身穿皂服,外罩狗皮护腰的金兵,这些人手里拿着兵器,拦在了小宁聪的面前。

说话的是一个手持大刀的金兵偏将,他的头盔上,插了一枝鸡尾翎。按照当时金国的规矩,从头上的装饰,就能分辨出官阶的大小。

宁聪十分奇怪,这深山老岭怎么有了金兵呢?金兵他只在明月镇见到过,听那的师兄弟们说,金兵可坏了,他们经常欺负老百姓,连寺里的香火钱,他们也要分一半。可这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他们来做什么?

原来,金国皇帝完颜晟(金太宗)和宋朝皇帝争夺天下,连年鏖战,死伤无数,前方战事吃紧,左路元帅完颜兀术(金兀术),右路元帅完颜娄室,多次催促增兵。金太宗就下令,年满十四周岁的男儿,一律应戍五年。可布衣庶民,有几个愿意打仗的?纷纷潜逃荒山僻野。金太宗便下旨分派,每名偏将,一年一次,征丁五十名,否则革职问罪。如今虽然北宋两个皇帝已经被抓来了,辽国也被歼灭了,可这南宋地广人多,多年征讨不下,兵源甚缺。这位叫牙科力的偏将,就想到了在深山老林里捕捉猎物的猎人,这些人武艺高强,征兵为伍,去江南打“蛮子”(注)兵肯定行。因此,特地专门带人守候在林中小道旁,等了一整天,却想不带等来了一个小和尚。上头逼得紧,任务要紧,也顾不得什么和尚不和尚的了,先抓起来再说。

牙科力上前一把抓住宁聪:“小秃驴,关里等着用兵呢,你被征入伍了,走吧。”

宁聪一愣,忙放下右手的葫芦左手的袋子,合掌一弯腰,“阿弥陀佛,施主何事,小僧不明,望施主赐教。”

偏将牙科力眼睛一瞪:“赐教个屁,告诉你,咱们大金国和小宋朝交战,连他们的佶、桓俩皇帝都抓来了,战场等着用人,你被充丁了,上小宋朝中原吃香的喝辣的去吧,不比你在这穷山沟吃斋念佛强,走吧。”

小宁聪吓了一跳,师傅说过,出家人不当兵。这怎么——

牙科力一摆手,上来俩金兵就要绑宁聪。

宁聪这孩子哪见过这事儿,心里一慌,说道:“师傅命我下山取盐,他们正等着呢,我不去。”说吧,轻轻一晃,挣脱了两个金兵。

哎,还有敢违抗金兵偏将军命令的和尚!牙科力大怒,伸出巴掌就朝宁聪煽来。

宁聪也是头一会遇到这么不讲理的官军,见牙科力的巴掌煽来,躲都没躲,压根一咬,丹田一运气,只听:“嘭”的一声,紧接着又是“哎呦”一声,牙科力就觉得自己的手重重的拍在了铁錾子上,疼得他钻心大叫,而宁聪却在那纹丝没动。

牙科力火了,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四个金兵举着兵刃就冲了上来。

小宁聪却毫不畏惧,只见他左右一晃,早从人缝中留了出去,站在牙科力的背后。

四个金兵见没了人,一扭头,见宁聪正站在偏将军身后合掌闭目静静的站着呢。气的这几个兵张牙舞爪的又冲了过去。

牙科力见四个兵朝自己冲来了,正纳闷,一转身,见宁聪站在自

己生后,合掌闭目,嘴里也不知道嘟囔些什么,气的牙科力嗷嗷直叫,抡刀就砍。

只见宁聪不慌不忙,双手和掌,双眼微闭,见刀砍到头前了,猛地一缩身,顿时矮了三尺,紧接着,两腿拖地,在这七个人中间走起“冰雪莲花步”来。这下可热闹了,这冰雪莲花步,本是长白山武林隐士的秘门绝传,专门在雪地中躲、闪、攻、追、擒,快如流星,防不胜防。这几个金兵,好几次都要把宁聪抓到手了,可一眨眼,就像他身上抹了油似的,又跑了。这几个大汉,竟连一个小和尚都抓不住。

气的牙科力大叫:“杀了他”。这些人抡刀就剁,可仍是不能碰之毫毛。不一会,这几个人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宁聪本是出家人,从小在师傅身旁受到佛家思想的熏陶,虽然练就一身高超的武艺,却不敢伤人,更况且来的是官兵。宁聪耍戏他们有半个时辰,见几个人仍是不放手,心里有些急了,怕山上师傅怪罪下来,欲上山赶路,他觉得只有上了山,回了庙洞,这些人才不敢骚扰。

宁聪见几个人又把他围上,纷纷举刀砍他的一霎那,左右虚晃一下,头一低,腰一沉,用了个“猞猁钻洞”的招术,从牙科力的裆下滑出。

可这几个人由于都围了上来,同时举起刀砍他,而宁聪又突然没了,想收刀已经来不及了,五六把刀同时砍下,当场两人受了伤。

宁聪见有人受了伤,吓坏了,拣起葫芦和牛皮袋子,飞快的向山上跑去,正巧,大师兄宁通迎下山来。

宁聪一见大师兄,这下心里不怕了,边跑边喊:“大师兄,快救我,这几个官兵要抓我去充丁!”

宁通本来最恨官兵,他把这些欺诈百姓的金兵同辽兵等同起来,认为当兵的没有好东西,都是些毒蛇猛兽,一见到他们,就想起自己二十年前死去的妻母女儿,要不是为了应付繁重的苛捐杂税,他单独进深山打猎,何至于家破人亡。今天见到这些官兵正在欺负小师弟,充丁竟然抓到深山老林里来了,宁通的火“腾”就上来了。

宁通二话不说,放过小师弟,挺身挡在小茆道的中央,手里攥着乌黑发亮的月牙禅杖,怒目瞪着这些官兵。

这些官兵见小和尚跑了,自己又伤了人,冷不丁又跑出来一个大和尚,其肯善罢甘休,只听牙科力一声令下:“废了他!”这五个官兵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

宁通见这些官兵真的要和自己死拼了,左手把手中的禅杖往地下一墩,入地半尺;右手一拜掌:“阿弥陀佛”。说时迟那时快,几个官兵舞刀已砍了过来,宁通左手仍握着嵚入地下的禅杖,双脚却已腾空,身体横着,两只脚“叭叭叭”交替踢出,正踹在几个官兵的身上,把这些官兵揣的鼻口淌血,扔了兵器,嗷嗷直叫。

官兵们见这个黑大个和尚这么厉害,谁还敢上?牙科力只好狠狠地说:“秃驴,你等着,没它妈的完。”说着,互相搀扶着,躲进了深山老林。

宁通也不追,因为师傅定下了庙规:严禁杀戮。

宁聪见官兵跑了,忙从榛子棵丛中钻了出来,和大师兄高高兴兴的回到了护天庙。宁通为了免去师傅的担心,路上特意嘱咐小师弟,不可把刚才遇到官兵的事告诉师傅,免得师傅动怒。宁聪对大师兄的尊崇是仅次于师傅,为了不惹师傅生气,当然不敢告诉师傅了。

因此,小宁聪回到庙里交差,没说出路上遇到官兵的事,宁通也没提,却没料到,由此惹出一场大祸来。



————————————

注1:地窨子,山里人的简易住处,一般都是借助山势,在地下挖个坑,上面盖上树干和枝条野草,里面可以烧火炕,适合山里人住,冬暖夏凉。


注2:蛮子,金兵对管内南方人的蔑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