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31.海战

fishdb328 收藏 5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尽管格郎布是一个喜欢用武器说话的军人,但是雅果却是半个政治家,政治家在没有足够筹码的时候总是显得十分软弱。法国现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世界强国,但是一方面经济疲软缺乏竞争力,另一方面民众厌战国家缺乏凝聚力。在东南亚同如日中天的南华共和国相比较法国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而英国人的远东舰队现在正在新加坡处于南华共和国的四面包围之中,去年8月如果不是南华共和国不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的话英国的远东舰队已经覆灭了。

雅果最终还是没有将港口中的军舰派出去,因为他认为就算把南华共和国的肇事军舰干掉,那时候和南华共和国敌对,法国在印度支那也没有任何侥幸。

杨海无意成为了现在整个世界的主角,谁都想知道一艘一战时候的老旧战列巡洋舰带领的小编队能不能躲过法国第二巡洋舰队主力的围追阻截。

杨海看着参谋在海图上标识出来的敌人分布图陷入了深思,其实如果要躲过法国人的追击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孙川中午就能到雅加达,最迟明天南华共和国就能向世界揭露法国印度支那海军的强盗行为,杨海只需要让夜叉号借助先进的雷达在中沙群岛的核心区域和对手玩捉迷藏就能够等带事态明朗,当然这中间也伴随着风险,毕竟那里暗礁密布。

杨海之所以不退缩的原因是因为当初干掉那艘法国驱逐舰的时候南华共和国水兵的拙劣表现,在当时4米左右的浪高环境中南华共和国巨大的夜叉号应该有明显的优势,而对方因为军舰小所以在炮击的时候自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不过可惜的是南华共和国的军舰打了100多发主炮炮弹才制住对手。很难想象如果以夜叉号强大的火力要20分钟才能干掉一艘对方的驱逐舰,和现在追击而来的敌人战斗的话他们一定是葬身鱼腹的命。这也是对方敢于嚣张地舰队拆开分出一部分直接前往南面拦截的信心来源。

想到这里杨海就无奈,就算是将南华共和国海军历史扩展到那个时代的前身人民海军历史的话,这支海军也从来没有用大炮巨舰进行过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唯一的一次也许就是昨天干掉的那艘法国驱逐舰。

从早上5点到中午12点,经过7个小时的全速航行,南华共和国的海军编队前面30公里处出现了法国人的拦截舰队,身后的法国追击舰队主力到这里不过两小时的航程。

南华共和国的雷达先进,但是还不能准确分辨敌人的军舰大小的种类,不过在这个距离上也就能知道个10之八九,实际上法国的拦截编队由一艘“桑兰号巡洋舰”带领,另外还有两艘驱逐舰和3艘护卫舰组成。

从实力上说其实还远远比不上南华共和国的主力编队,如果对手是老练的英国人只怕索斯塔根本就不敢于分兵,当然这一次对着南华共和国分兵他也是迫于无奈,要是让南华的军舰走脱了他的一生就完了。

杨海看着已经在岛礁礼乐滩海域内来回巡航了几个小时的法国舰队嘴角露出了微笑。

“左舵60。”杨海下达了命令。

“杨司令,我们不直接从礼乐滩进去吗?”林默依旧沉不住气。

“林参谋,你看看法国军舰的位置就知道了,他们已经在礼乐滩的礁群中勘察了几个小时了,对面的指挥官很精明,他们熟悉了那片海域之后如果我们的大船再去和他们行动灵活的小船战斗很吃亏,因为就算我们如何熟悉那里的情况,但是夜叉号庞大的体积始终改变不了,所以我不打算和法国和在礼乐滩开战。”

杨海这么一说他的意图就和明显了,他打算将法国阻击舰队引出来打。

杨海的舰队转向法国人果然沉不住气,桑兰号的舰长莫罗索看着雷达兵的报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种热带海域潮湿而带着死鱼咸味的空气让受到刺激的神经为之一振。

“向索斯塔司令和西贡报告,南华共和国军舰应该装备有比我军更加先进的雷达,敌人已经向西南转向,我部决定脱离原战场,追击敌人。”

“命令青鲨、朝阳、少阳向西转向,到我舰右舷45度侧后两海里处保持位置,在与敌人接触的时候保持正面主炮的火力。”杨海的命令是为了更好的发挥舰队的火力,夜叉号行动不便,但是巨大的甲板上那4联装的主炮,射击死角只有正后方的左右45度,所以从左舷追击而来的法国舰队依旧在夜叉号的最佳火力范围,而其他就几小军舰就不一样的,对侧后方的敌舰只能有尾炮和侧翼的火炮进行攻击,那样的话两艘护卫舰朝阳号和少阳号的火力就几乎可以忽略了。

由于法国和南华共和国还没有正式宣战所以必要的交流还是有的。

“我是法国印度支那舰队,现怀疑你舰曾经袭击我军,先命令你方立刻投降,否则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杨海看着手上没营养的笑话,转身问林默:“对方进入射程了吗?”

“对方已经进入我主炮射程。”

“命令所有舰队成员进入战斗状态,主炮开炮!”杨海面无表情地下达了命令,又将脸转向了林默,“就让我们用炮声来回答他们!”

林默奇怪地看着这玩世不恭的表情,从杨海灼热的目光中他看到的不是恐惧和凝重,那分明是一种充满期待的热情光芒。

夜叉号主炮巨大的轰鸣声也带起了法国人的血性,莫罗索很清楚南华人现在的鸣炮就是战斗到底决心的表明,在十几公里的距离上行速25节的军舰上开炮,在这个时代想要命中基本上比中六合彩难。

“命令各舰程1字对型左右散开全速接近敌舰”莫罗索可不想让军舰都集中在一起做对方的靶子,而越接近就越能发挥自己小军舰的优势。

与此同时以青鲨号为首的朝阳号和少阳号,从夜叉号的右舷侧后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度向法国军舰迎面扑来。

这让莫罗索有些摸不着头脑。

以南华共和国有一艘战列巡洋舰的战术来说,应该让这些小军舰坚决护住近大舰的近距离利用火炮的射程优势先行杀伤对手,而南华共和国这种将小军舰迎面杀上来的方式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很快莫罗索就似乎有了一些明白了。

杨海居然疯狂地将夜叉号的速度减了下来,以10节左右的速度前进。

而这个时候正是法国军舰变阵型的时候,他们必须将横一字接近队型在到达射程之后保持成一个纵向的列队以各军舰火炮的最佳射程距离为距离方面集中攻击同一艘军舰以达到各个击破的效果。

夜叉号这么一停下来法国人的军舰队型就开始出现混乱,尽管这个时候莫罗索能很清晰地看到夜叉号上被击中的火光,但是不能集中攻击的话,也许只有桑兰号的主炮才能对夜叉号构成威胁。

杨海这一疯狂的举动其实也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海军太年轻,前几年国家建设重点不在海军,炮手的命中率实在是有一些低得看不下去。

所以杨海干脆让夜叉号的速度降下来提高火炮的命中率,而夜叉号的首要攻击目标自然是敌人旗舰桑兰号,这有一半原因是要擒贼先擒王,另一半就是在众多的法国军舰中,桑兰号对夜叉号的威胁最大,其他军舰的火力对于夜叉号来说简直是挠痒。

“轰,轰,轰,轰!”四声。随着夜叉号主炮的又一轮射击桑兰号甲板前的两座炮塔的其中之一被整个地掀上了半空,另一发炮弹打在了被掀翻炮塔的左边侧后一点的船舷上,整个地炸出一个大窟窿,看上去就向被咬缺了一口的面包。

这是莫罗索第一次看见南华共和国的主炮命中目标,而很遗憾目标正是自己的旗舰桑兰号,多年的海军生涯让莫罗索很清楚地知道南华共和国的火炮不但口径大而且穿透性非常强烈。在海战中原本大部分的火炮都是在船体表面爆炸,大部分的能量都会消散的空气中,而南华共和国的火炮却仿佛是在装甲内爆炸一样的,侧面的爆炸力将整块地装甲撕开,莫罗索心惊地想着再来几下桑兰号就差不多了。

于桑兰号不同,夜叉号也已经中了桑兰号两发炮弹,但是远远还没有到影响战斗力的地步。

“命令,前甲板主炮追着对方旗舰打,其他火炮攻击对方突前舰船!”杨海的话音刚落下,青鲨号带领着朝阳号和少阳号刚刚在这个时候从夜叉号后面穿过,扑向前面的法国军舰。

不到20秒的时间,完成了装弹的夜叉号各炮位和其他几艘军舰同时响起了沉闷的炮火发射声,就在杨海开始寻找目标观察成果的时候夜叉号第一次开始了晃动,对方的军舰也开火了,那些驱逐舰和护卫舰的火炮口径虽然小,但是众多的炮弹打在夜叉号上甚至有点象陆军作战中的炮火覆盖。

夜叉号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已经分不清那些是自己火炮发出的火舌,那些是敌人炮弹命中的火花了。

这就是夜叉号将军舰放慢速度的代价,不过代价和成果是成正比例的,桑兰好再一次被两发炮弹击中,虽然没有打到炮塔或者其他主要建筑,但是全部命中在左舷,就算是因为重量的因素,桑兰号也有了微小的倾斜。

同样的在夜叉号其他火力和青鲨号、朝阳号、少阳号的集中攻击下,一艘法国护卫舰直接被撕成了碎片。事实证明,以法国人护卫舰薄弱的装甲,和火力冲上来打夜叉号的主意是不明智的。

但是莫罗索并不是傻瓜,因为那些护卫舰上有专门对付大军舰的鱼雷,所才千方百计地想要接近夜叉号,而从火力和装甲上法国舰队无疑很吃亏。

“桑兰号左满舵全速规避,左侧隔离仓注水,保持船体平衡。”莫罗索无奈地下令到。

如果可以他根本就不想这么打仗,索斯塔给他的命令是阻止南华军舰进入珊瑚礁海域,如果没有可恶的珊瑚礁他打可以以速度优势在夜叉号的攻击范围之外监视,但是现在他必须挡住这些军舰,而夜叉号的指挥官也非常聪明地没有到他想要的海域去战斗,他很清楚对方看透了他的计划,否则急着想躲进珊瑚海的敌人又怎么会放弃那个战场呢?

船如果不平衡,炮弹想要击中敌人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是如果左舷注水后再被击中桑兰号就很可能沉没,因此莫罗索不得不将整个宽大的侧面暴露给夜叉号,他可以想象到桑兰号一面将宽大的侧面暴露给对手,一面速度还会有所下降,但是看着扑上去的驱逐舰和护卫舰他不得不让桑兰号尽快恢复火力,以吸引夜叉号庞大的火力网,希望鱼雷能够起到他想要的效果。

杨海看到桑兰号的行驶方向发生了变化立刻就明白对方的处境,但是他没有继续追着打,因为对方有两艘护卫舰已经靠过来了。

“左满舵,集中火力给我打他们的护卫舰。”实际上法国人的驱逐舰是命令中最尴尬的角色,他们比护卫舰体积大、速度慢,但火力依旧不能对夜叉号构成巨大威胁。却不得不不断地开火试图给夜叉号上的炮台上的炮手造成杀伤,如果剩下的两艘护卫舰不能接近夜叉号发射鱼雷并命中的话,那么任务肯定是失败的结局了。

看着目前的情况莫罗索决定孤注一掷了,“让驱逐舰转向将侧翼的火力全部展开攻击敌舰。”

这个命令无疑是看中了南华共和国正在集中攻击想要贴近的本方护卫舰,而希望两艘驱逐舰给对方制造更多的麻烦,最好能为护卫舰吸引些火力。

不过杨海并不上当,320毫米的主炮一发炮弹准确地命中了一艘正在前进的护卫舰,炮弹直接引爆了燃料仓库,可以清晰地看到船体由中间被扯开推向两边,好象滑板一样在水面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迅速沉入水中,上面的水手根本没有反应逃生的时间。

那场面的震撼让大多数在远处看见整个情景的桑兰号水兵士气大挫,不过另外一艘护卫舰的运气却好得吓人,看着他在弹雨中和炸起的水雾中穿梭暂时无所事事的桑兰号炮手甚至好象拉拉队和观众一样欢呼起来。

莫罗索也管不了那些炮手,紧张地看着一切。

那艘军舰依旧犹如神灵护体一样,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向前冲锋,很难想象法国人会在这样的危险面前作出如此勇敢的选择。

在到达射程的第一时间看着那艘护卫舰微微地向右转向放出左舷的两枚鱼雷扑向夜叉号。

就在这艘护卫舰一边祈祷着炮弹不要落到自己头上,一边向左转准备放出另两颗鱼雷的时候只听见左舷巨大的金属撕裂声停止了这一切,急急赶来的朝阳号的船体结结实实地切近了那艘护卫舰的船体,短暂的沉静之后剧烈的爆炸声将法国军舰送入和浓烟,朝阳号也同样失去战斗力开始沉没,水手开始弃船。

在那艘护卫舰浓烟另外一侧的桑兰号和另外两艘驱逐舰上,法国人一边机械地战斗着,一边等待这鱼雷命中的爆炸声,随着两声沉闷的爆炸,法国人开始欢呼,

莫罗索知道,中了鱼雷进水是肯定的,速度慢了那么已经战斗了40多分钟的两舰队,只要再有一个小时支援舰队来了中国人就难逃一死。

不过莫罗嗦很快就丧失了信心,烟雾之后歪歪斜斜的是南华共和国的驱逐舰青鲨号。

而没有威胁之后的夜叉号开始向前压了过来,一面放下救生艇前去营救朝阳号的水兵。

莫罗索彻底丧失了信心。

“撤退,告诉索斯塔司令,任务失败!”

莫罗索可是一个纯正的指挥官,他没有不良的嗜好也是舰队中为数不多的索斯塔没能收买的人,他知道现在战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夜叉号想走随时可以从容离开,最多也就是用第四共和国士兵的生命去换取那些落水的南华人,这并不划算。

很多事情他都错误地估计了,他想不到南华共和国军舰的火炮威力明显超越了常规,而战术中南华人多次始料不及的行为也让他措手不及。

杨海在法国人脱离战斗之后并没有

追击,因为也许法国人不知道,青鲨号的速度已经很成问题,带着青鲨号舰队也许要在进入珊瑚海域之前被法国人抓住。

“命令青鲨号10内弃舰,20分钟内全部登上夜叉号。”

在一切完成时候法国人的支援舰队离夜叉号不过35海里了,少阳号在最后对着青鲨号先前被鱼雷击中的地方连续灌入两颗鱼雷,巨大的轰鸣声停歇之后传来了已经站在夜叉号甲板上青鲨号水兵的哽咽声。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动情时。

“哭什么?你们哭,人家朝阳号的人现在不得全部跳海啊?”

杨海交代完之后的任务出现在了甲板上。

“你们要是伤心就到我的船上抓些炮手狠狠地揍,要不是这些痿货炮打得歪七扭八能这样。你们要是再伤心就揍我,要不是我指挥不好也不会这样!不管你们干什么!今天我就告诉你们一条,我南华共和国的海军没有流马尿的娘们!”

说完杨海头也不回地去了自己的房间,他现在就是打算睡觉,什么都不管,他很烦,南华共和国海军不几年就会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但是海军是打出来的,今天只是第一次。

杨海不知道,法国人脱离战斗的三艘驱逐舰也有一艘最终无法抢救而被遗弃,其他还有一艘驱逐舰失去战斗力,另外桑兰号重伤,不会船坞是不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