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裸奔》二

《裸奔》 作者:渡梦河(又名:骑毛驴的军长) 书库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第二卷《职场飞扬》,开篇便是周飞上海之行,是一次糟糕的经历,好像从一开始就不顺。无缘无故车票不见,后来又被骗到“星级”小黑店,直到最后找了一家职业中介所。但运气好像未曾改善,又是误聘“男公关”,又是陷入传销,继尔又在应聘保安时遭到地域歧视,最终折翅上海,落魄返乡。

小说读到第二卷第六章,也是小说中主人公周飞经历的最落魄的一个时期“世界很精彩,现实很残酷”,自从周飞上海之行铩羽而归后,他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个道理。老军长用大量的笔墨描了周飞上海归来后,与父母与老朋友岳文平之间的情感与心灵的交流。父母对自己孩子落魄的现状,多的是一份担心与自责;岳文平对周飞这个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朋友,更多的是一份理解与尊重。知已不在于多,而岳文平无疑是周飞难得的知已,从岳文平心知老同学死要面子“故意吊儿郎当地装着误打误撞”,再到后来与周飞在鱼塘边的谈话让“岳文平仿佛也受到了一次心灵的洗礼”!认真倾听、耐心开导的岳文平,再联系到前面第一卷第二十章《单飞》中“周飞送走了岳文平,回到房间里才发现床上有一个信封,里面整整装了八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更有后来周飞对岳文平的出现都不再感到惊奇,反而觉得很正常,无疑这个岳文平就是周飞在落魄时期的贵人,交友,就该当交这样的朋友,不一定是要求他的帮助,就冲他的理解与尊重就值得。

老军长在描写周飞与父母、爷爷奶奶道别那一个场景特别感人。年迈的双亲,有着对儿子更多的期盼,即盼儿能长守膝边,又盼儿能有些出息。而坚信不移长孙肯定有出息的爷爷奶奶,颤抖着双手,因激动而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更多的牵挂,只能木讷地抓住长孙的双手,内心交织的情感暗流在此刻激发出来的是那最浓的亲情味。

周飞、胡亮广东之行,老军长通过键盘给我们描绘了那个鱼龙混杂的社会。去过广东的朋友都知道,无论在汽车站还是火车站,只要你一下车,不等出站,便会有成群手中拿着牌子上面写着某地名的男人或者女人围上来。很热情地询问你要去哪里,还用一种热切期盼的眼神望着你,只要你嘴皮子一动,便伸手来拖你的行李,直接拖到车上为止。至于上了车之后,那可是他们说了算了,被斩还是被贩,只能听天由命。还有摩的,不可否认,摩的在很大程度上对出行的人,特别是远离市区、镇区在工业区打工的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但其中相当部分恶意绕道、斩客甩客、甚至于后来发展成飞车抢劫。初到广东的周飞与胡亮,很不幸地也成了其中的受害者。

刚到惠州,胡亮与周飞便被开中巴车的来了个下马威,开中巴车的除了欺负外来人员情况不明之外,更有聚众胁迫之实,在治安员在场的情况之下,还敢聚众威胁两人,结合人才市场门口协警对待设骗局与办理假证者的态度,当地的治安可见一斑。

发达地区对务工人员的需求,也催生了一些特殊机构的诞生,“天江市劳动局驻深圳龙岗办事处”无非就是一个打着劳动局招牌、实则性质为中介所的所谓办事处,赚的就是刚出来打工的老乡的钱。当然,接受服务付出点成本是天经地义的,但这里头的道太多、水太深,“黑”老乡的事也不是没有。

正所谓,有需求才会有市场,任何一个单位在招聘时,都必须要求职者提供相关的证件。在就业机会很多,但同样寻找工作的人更多的珠三角各城市,职业中介与人才市场只能用遍地开花来形容。各中介所与人才市场还未开门时,门外早已是人头攒动,占据着整个人行道。在拥护的人群中,不难发现,有几个妇女悠闲地做着手工活,或者二三人一堆正闲聊着,看身边有人走过,不时去打个招呼:“要办证吗?”听着是轻,却直灌入耳,看来职业素质都相当不错,分贝控制得很好。就这样(虽然胡亮是自己找上门去的),胡亮又给了他们一个赚钱的机会。在被办证妇女骂“痴线”(音,广东方言‘神经病’的意思)时,真不知道是那时的人“痴线”还是社会“痴线”,最后一句超经典的广告词“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办不到的。”很好地概括了那个浮躁的时代。两百块钱的假证,抵周飞五年兵,胡亮不是在嘲笑周飞,而是作者通过胡亮之口在嘲笑那个疯狂的社会。

老军长的诙谐风格,在《初识特区》这一章内发挥得淋漓尽致,特别是对几个中介所人物性格与言语的描写上,更是一个比一个生动形象。更经典的是在胡亮办假证时,与那个胖妇女的一席“斗智式”对话,以及吓人的“东南亚办证机构”的名片与经营项目,直到现在,不经意间还能在哪辆停靠街头的摩托车或自行车上见到这样的名片,估计人家早已发展成跨国连锁经营机构了,搞不好,早就纳斯达克了。

对远赴广东的周飞与胡亮来说,已经是生命历程的另一个开始。而对于留在家乡的赵卫,正站在他自认为人生辉煌历程的起点上。因“道不同而不相为谋”与周飞等兄弟决裂后,在单老板面前“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赵卫,那种急于在单老板面前请功,又急于在其他人面前树立威信的欲望便一直盘踞在他脑海里。在麻将桌边对潘大嘴等的一席话,可以看出,赵卫在一旦得势之后的那种气焰相当炽人,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基本符合第一卷第三章《密谋》中对赵卫性格的描述。然而酒可怡情,也会坏事,而再加上所针对的人没看准,终于“这一次冲突,让不可一世的赵卫很受伤。。。。。。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最后,老奸巨滑的单老板,一招开除潘大嘴一干人等,不但在这敏感时期,将容易惹事的潘大嘴等冷藏了起来;更是给足了赵卫面子,让他更死心塌地的为单老板出头。

小说中周飞的脾气是够倔,而且很敏感,自尊心太强,这些在职场中往往会起到相反的作用。第二卷第十三章《踉跄入职》开篇中,差一点又让周飞的努力白费。好在,这时的周飞已经经历过上海之行,俗话说得好,“吃一次亏,学一次乖”,“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这回周飞终于还是在要紧关头按住了自己的脾气,一句诚恳的道歉,最终让周飞获得了这次难得的就职机会。这一点,对于新入社会就职或者新进单位任职的朋友来说,值得好好学习。

不管怎么说,周飞和赵卫,现在都站在了各自的起跑线上,后续故事的发展,就让我们慢慢来品味。闲话表过,咱再“鸡蛋里面挑骨头”!

第六章《偶遇胡亮》有一处明显的逻辑错误-----“胡亮是周飞妹妹的同学,与周飞差了三届。周飞在一次部队探假回来的时候,认识了出身武术世家的胡亮,周飞对他的印象很深,甚至对这小子有些崇拜,他比周飞还大一岁,比周飞的妹妹整整大五岁。”怪了,读到这里不明白了,前后看了几次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胡亮,到底是比周飞大还是比周飞小?难道胡亮同学留级五年?但后文中又说到“胡亮十五岁中学毕业”,那应该看起来胡亮这小子也不是块留级的料吧?

第六章《偶遇胡亮》“岳文平速度奇快,丢过来一包‘三五’烟挪揄到:。。。。。”汉语中“挪揄”在《现代汉语大辞典》、《辞海》中都没有出现注解,这是很奇怪的。但在素青《关于爱情》 ----被你漫不经心的一瞥 击中刚刚盛开的嘴唇 咬合成霜后的紫茄 那箭镞怎么才能躲掉 梦中来回的挣扎 于我 只会越扎越伤 这道门从未开启 我走动的脚印哪知深浅 挪揄出一条直线 站在角落。。。;另外,在罗兰的小说中的“。。。他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在这样近的距离才可以听见。‘你也早!’她笑望着他,带着挪揄和嘲弄、和应有的礼貌。按《现代汉语大词典》中的解释,“挪”的意思就是挪动、移动,“揄”的意思就是牵引、举起。那么,合起来我想“挪揄”的意思应该就是“绕着弯子说人”,或者说是较委婉的善意的劝说。这个词比嘲笑、嘲讽、讥笑、讽刺来得要轻些。关于“挪揄”与“揶揄”或许是老军长在此处借用了以上两位文章中的词,或许是老军长的笔误?这个要老军长自己评判了。

第九章《关注赵卫》,不知道老军长怎么会将这样一段情节插在这里,打断了我阅读周飞、胡亮的思路。而且在第十章又跳回了讲述周飞、胡亮的事。个人建议,这第九章,是否可以插到第十五章《男人钱卫国》前面,这样不但阅读思路不会打断将周飞、胡亮先交代清楚,再来交代赵卫与钱守国也不迟。




本人原创,申请加分!

本文内容于 2008-1-19 23:54:45 被蚂蚁也是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