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我抽烟上瘾的罪魁祸首是老师!

pangjf 收藏 13 4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那地方的男人抽烟的比较早,且瘾大,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里就可以看出。对了,路遥是我老乡。

最早对烟的感觉是好奇心。小时候,看到大人抽一口烟,嘴、鼻子都是烟雾缭绕的,觉得特好玩,也想试试。但那时条件差,大人买了烟是当宝贝的藏着呢,虽然他们抽的是一毛多的大雁塔,我们想偷也偷不着。要说呢,还是小孩子会动脑,偷不到大人的烟,我们就自己想办法。不知道是拿个天才伙伴竟然发现树根(指我们那地方的杨树)吸起来有和烟同样的效果,吸一口也能嘴、鼻子冒烟。于是有段时间,我们可没少干这事,一直到把舌头吸得发麻才罢休。

到了上初中的时候抽烟纯粹就是为了装大人,嫌父母老是说自己还小。那么觉得只有嘴上叼根烟,感觉一点都不小了。当然,这都是背着大人。现在想来这种感觉就属于少年人的逆反心理吧,用“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来诠释这种心理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我真正抽烟是上高三的时候。那时和一个同学同住,为了备战高考,晚上经常挑灯夜战。他呢,夜战时就备一包烟,说是提神效果特别好。本来我是不抽的,但当夜深我犯困时,看到他抽着烟照样精神抖擞,就动了心思。再加上他抽的是凤凰烟,属外香型的,闻起来很香。我终于抵制不住这种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诱惑,被拉下了水。

要说抽烟上瘾,就到了在西安读书的时候了。我们学校有一位教市场营销的老师自己开了一个市场调研公司,业务是为一些企业做产品定位、市场策略等的调查工作。刚好到我们这届的时候,他接了延安卷烟厂的一个业务。延安卷烟厂此时刚推出两个新品种的香烟:菲翠和博利达,用他们的说法是,这两种香烟属于保健型,抽起来无害。这个业务就是调查烟民对保健型香烟的认识同时推广这两种香烟。

我们老师的具体做法很简单,但在那时候也很实用。他们公司先制作了一套市场调查问卷,然后通过学生会以上市场实践营销课的方式抽调了若干名学生,先在西安市的各个繁华路段做调查。一男一女两个学生一组,每组五十张调查问卷,三条香烟(延安、菲翠、博利达各一条),在向烟民做调查的时候请他们免费品尝这三种烟。当天结束时,拆开的香烟烟盒交回,未拆开的整盒烟交回。每人一天出管午餐外另补助十元。

我是和同系的一个山东女同学一组,地点在解放北路。我负责发免费烟同时按问卷调查,她负责填写问卷。九十年代初的西安市治安不怎么好,人们的戒备心理也比较强。虽然是免费烟,敢接的人却不是很多,有敢接的,但敢接受询问的更少了。往往是烟一拿就走人了,生怕我们会害他们似的。所以,一个上午过去了,我们调查问卷只做了十几份,烟呢,发了刚一条。

吃过午饭稍事休息后,我们继续干活。为了方便,我们把装烟和问卷的包放在地上,轻装上阵。刚发了几盒烟,突然,我看到一个小伙子从远处小步跑向我们放包的地方,直接把包柃了起来。我们俩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过去。走到跟前才发现他胸前挂一个牌子,显示是市容办的,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城管了。

他问我们:“这包是你们的?”

“是,是的。”我们的态度非常好,也非常配合。没办法不好不配合呀!

“你们这么做严重影响了市容,这些东西我们没收了,同时罚款五十元。”他严肃的说。

仿佛晴空一声霹雳,什么?东西没收不说,还要罚款五十,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我们赶快向这位可憎又可爱的同志求情,说自己不知道这么做会影响市容,不是故意的;说我们都是学生,穷,交不起罚款;说我们这是上实践课呢,东西要没收的话,这门课这学期就该挂红灯了……,总而言之,一个意思就是罚款没有,东西也想要回来。

但我们这位可憎又可爱的同志革命立场特别坚决,死活不同意我们的请求。看到他好象有点不相信我们是学生的意思,我那位女同学充分发挥了她作为女性的优势。她把我们俩的学生证都拿了出来,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估莫这情况,我觉得东西是可以要回来,但罚款是逃不了了,只能说是罚多罚少的问题了。

看到那位可憎又可爱的同志在我同学的感情攻势下,有了松动的迹象,我忙上去谈最后的条件:

“同志,您看是这样的,我们俩一天的补助加起来也才二十元。就罚我们二十吧,东西还给我们,怎么样?”

“那好吧,看你们态度还算好,又都是学生,就罚二十元了,东西你们拿回去。”在我们眼里,这位同志似乎可爱了那么一点点。交完钱,给我们开了一张收据,他就走了。

同学问我该怎么办,还要继续调查吗?想着本来是要赚的钱就这么没了,我也很窝火:

“不调查了。这样吧,这二十元我出了。我就不相信剩下的这一条半烟值不了二十元!”

女同学觉得让我一个人承担这二十元不合适,但在我的要求下只好作罢。

于是,我们就打道回府。回去后,在宿舍里我把拿一条半烟全部拆了,里面的烟卷整整装了一大塑料袋,烟盒要上交的。我边装边算着帐,一盒烟算下来是一块三,对自己来说是奢侈了一点点,但这好歹也是保健烟了,值!

从这时起,因为有了充足的烟,我和班上的几位烟民的感情急速上升。关键是他们也都知道了我原来也是个烟民,比起他们几杆烟枪来说,只差那么一点点了。在如此氛围下,我抽烟开始没有了节制,也就渐渐有了瘾!

所以,对自己抽烟上瘾的问题,我一直觉得是那位老师给我指的路,他才是罪魁祸首。我老婆就骂我,说我是那种既想当什么有想立什么的什么人。她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题外话:老婆也曾坚持让我戒烟,但在我游击战似的抵抗下,她还是放弃了。反倒让我得出了一个和好多烟民一样的结论,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就是戒烟了,因为我们经常戒呢。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