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兵连 杀威棒(下) 杀威棒(上)

掠影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URL]    杀威棒(上)   《水浒传》当中写道武松杀死西门庆被发配到孟州时,如若不是施恩的帮助,差点就挨上那一百杀威棒。而部队迎接我们的方式,我们也称之为“杀威棒”。   我不知道看惯了南方花红草绿闻多了江南鸟语花香的其他兄弟当时初见这北大荒是一种什么心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


杀威棒(上)

《水浒传》当中写道武松杀死西门庆被发配到孟州时,如若不是施恩的帮助,差点就挨上那一百杀威棒。而部队迎接我们的方式,我们也称之为“杀威棒”。

我不知道看惯了南方花红草绿闻多了江南鸟语花香的其他兄弟当时初见这北大荒是一种什么心境。改乘汽车后,看着车外被残雪覆盖着的苍茫大地,偶尔才能见到一两棵枯萎状的杨树,两三栋低矮的平房,一种前所未有的荒凉与寂寥瞬时填满了整个胸口,之前被接兵干部们忽悠得雄赳赳气昂昂,在下火车那会就顷刻荡然无存。还是我有个兄弟写的那首诗形容的贴切:

这里贫瘠

寸草难生

有的

是颗颗坚硬的顽石沙粒

这里荒芜

鸟兽绝迹

有的

是阵阵呼啸而过的狂风

千万年来

只有

呜咽的风暴

在匆匆掠过的瞬间

给这片大地

刻上一笔

岁月的痕迹

黄昏时分一路颠簸的到了营区,我当时真的连哭的心都有。绿树成荫是没有的,草场?还不如说是石场,数十亩的石场稀稀拉拉耷拉着一些还没被积雪覆盖住的枯草。宿舍倒的确是大,就如士兵突击中三多他们住的那种大通铺一样,哧溜四排床由外往里直线排开,一个排的人就挤在这么一间土砖盖的平瓦房内!听着呼号的北风,我着实担心那屋顶瓦片会不会随风浪迹天涯而去。稍稍让我心安的是,房间内确有暖气存在的象征,那是几根不知什么年月就已开始服役的暖管了无声息的窝于四个墙角,凑上手去才能感觉到一丝若有如无的温热。

我们班长倒是挺客气,把我们带到宿舍后,“我就是你们班长张志亮!”他左手摘下大檐帽,右手弹了弹帽顶的雪花,仰首对我们报以一笑。那是一张很南方男子的脸,但是南方人的秀气已经被北方的风霜雕琢的棱角分明,灿烂的笑容镶嵌着一双给人以信任的眼睛。

“咱部队好像头一回招江西兵,不过我也是江西的——从别部队调过来的,有道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后你们就是我的小兄弟了,咱们这条件也的确艰苦点,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

(这就是我班长,我一辈子的班长,我愿意把命交给他的班长。不过,无论我现在有多痛苦,有多懊悔,我都永远都不能再见到他了。班长,真的,如果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那么鲁莽,害你……泪先往肚里面噎着,继续)

说完这几句,他就招呼我们整理个人内务,行李入库。等这一切搞定,班长早就挨个把我们的脸盆全部倒好了热热的温水,我们当时什么规矩都不懂,就觉着这班长人还真不错,竟然能帮我们打洗脚水!于是也没客气,洗把热水脸泡个热水脚,都是年轻小伙,几日来的舟车劳顿北方的酷寒尽在这盆热水中一扫而光。

见大家个个精神振作了起来,班长就带我们去食堂吃我们这辈子的第一碗“皇粮”。“迎兵的面条送兵的饺”。我至今都没弄懂部队为何会有这么一个传统。更让我难受的是,部队的面条饺子的味道我是在形容不出,但我吃了五年,回到家后,见到面食基本就反胃。但当时没辙,根本就不让你有挑食的条件!部队伙食讲究的是有什么吃什么,不吃?不吃拉倒!只要你每天那么大运动量下来还能顶得住!也别想着自己上服务社改善伙食,我们当时一个月90大圆的津贴,能够你改善几顿?

吃过不知何味的迎兵面,连长召集全连进行训话,他的个头颠覆了我以往所认知的山东大汉形象,如果我不是站在最前排,我相信我是难以看清他的,不过他的嗓门倒是一若山东大汉所应有的洪亮:“今天,是你们来到我们这个光荣部队的第一天,我以一个老兵身份代表全团官兵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们部队的各项设施可能没有你们想象那般好,但是我必须让你们知道我们这支部队是一只铁打的部队,你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安逸享受,你们选择来到这,就是要吃苦受累,就是要流汗流血的!可是我保证!你们在这里所吃的每一分苦受的每一分累,流的每一粒汗淌的每一滴血,都将是你们一生最大的财富!同时我也警告你们,这是部队,不是地方,无论你们曾经是什么身份或者你们身后有什么背景,你们在这里都是普通一兵,一句话,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这里,需要的是绝对服从!不信,你们可以试试。你们能不能做到!?”

听着这赤裸裸的威胁(连长,不是我背后诽谤你啊,你那欢迎词对我们而言的确就是……嘿嘿),我们蔫了吧及的应了几声能。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有几个是被吓大的?

连长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们的反应,挥挥手:“回去各班开班务会!”然后解散。

开班务会时,个人自我介绍完后,班长就瞅着我们嘿嘿直笑,笑得我们一个个心里毛的不行,想想连长最后那平静的反应,我感觉似乎他们早就酝酿好了什么阴谋。但无论再怎么追问班长他也只是给了句:“好自为之,晚上别睡的太死就成。”

班务会开完,念着我们一路辛苦,排长吩咐各班可以提前就寝。带着疑虑,我躺进被窝,可脑子里总想着连长那句“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这里,需要的是绝对服从!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