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亲历:我们为在露天洗澡的女兵们放哨(转帖)

zf760507 收藏 9 1285
导读: 与二班长正聊着,连部通信员来了,通知我们,全连集合,“有新任务!”说完,通信员跑向其他班去了…… 二十分钟后,全连集合完毕。副指导员带队,来到一处河滩边,是我们师部野战医院的所在地。尔后开始分派任务。我们三个排以河滩为中心,分别向东、南、西三个方向,呈扇形向外搜索。 “控制制高点,向外警戒。”副指导员下达指令后,我们开始行动。 “是不是发现了越军的特工?”一边搜索,我一边问排长。 排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与二班长正聊着,连部通信员来了,通知我们,全连集合,“有新任务!”说完,通信员跑向其他班去了……



二十分钟后,全连集合完毕。副指导员带队,来到一处河滩边,是我们师部野战医院的所在地。尔后开始分派任务。我们三个排以河滩为中心,分别向东、南、西三个方向,呈扇形向外搜索。




“控制制高点,向外警戒。”副指导员下达指令后,我们开始行动。




“是不是发现了越军的特工?”一边搜索,我一边问排长。




排长冲我暧昧的笑了笑:“大白天的,哪里来的越军特工?”




“昨天不是有个通报,有XX师的野战医院被化装成我军抬伤员的越军特工袭击了,死了很多医生、护士还有伤员么?”我继续问。




“哎呀,你别问了,你看看后面那些步兵。”排长向后方摆了摆脑袋。




我向后下方看去,只见担任野战医院警卫的步兵连成散兵线,跟在我们后面,全然没有我们弯腰弓背,小心翼翼的神态。




“看见了吧,我们负责外围警戒,他们(步兵)负责里面第二道警戒线,好事没我们的份!”排长嘟囔了一句。




我不解的看着排长问:“什么好事?”




“到了山顶告诉你。”




“那……”看见排长神秘兮兮的样子,我把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




到了制高点,我把警戒点布置好之后,排长说要到7班、9班去看看,检查一遍。过没多久,排长又转了回来,说了句:“格老子,什么也看不到。”




“看什么?是什么首长要过来?还是师前指要搬过来啊?”我问道。


“是那些首长的女儿们(野战医院的女兵)要在河滩里洗澡,听说,进入越南之后,这些女兵们就没有洗过澡,这次趁我们侦察连没任务,师首长特别安排的,为她们洗澡的安全担任警戒,这下你懂了吧?”




“噢!明白了!”我伸着脖子向河滩方向看去,一片密密的油松林挡住了视线,“果真什么也看不到”我对排长说,“是不是安排个人爬到树上搞个瞭望哨?看看是不是医院的女兵们真的在河滩洗澡?”




“你少给我出洋相!”




“那你爬到树上看看?你不爬,哪我爬(树)。”我逗排长。




“去、去、去! 告诉你的兵,注意警戒!”排长照我胸部擂了一拳。




我正色对排长说:“我不开玩笑了,我还是有点不懂,女兵洗澡,用不了这样兴师动众吧?派我们侦察连来放哨,这也太夸张了。”




“女兵是什么兵?啊?那些女兵可都是高干的子女,如果出了问题,恐怕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听说XX部队的野战医院被越军的特工袭击后,那部队的师长都被撤职了。”




听排长这样一说,我明白了,我问:“排长,你有女朋友么?”




"有啊,去年回家探亲的时候家里介绍的,我们来广西(打仗)她还不知道呢。”




“排长,你有福气哦,我呢,长了这么大,女人什么味都不知道呢!如果这仗打下来死球了,那算是白活一场呢!”




“乱说!你想知道什么味(儿)?你要知道,那些漂亮的女兵这么久没洗澡,那是很臭的,臭得会叫人受不了。所以,再危险,首长也要安排她们洗澡!”排长压低了嗓门对我说。




“噢。”我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听说(牺牲了的)4班长有老婆?他参军前就结婚了么?”


“没有,他是去年探亲回韶关英德老家时结婚的。”排长回答。


“部队不是有规定,战士在服役期间不准结婚么?”


“是啊,你们俩参加军里的侦察兵技术比武之后,你去了军区比武,他落选了,情绪不好,连队就安排他探亲。这家伙回去结婚了,回到连队也没向(党)组织汇报,只有他几个广东老乡私下里知道。后来连队指导员隐隐约约知道了,准备调查这事(儿),如果属实,(4班长)肯定要受处分。这不正好赶上打仗,这事情就撂下不提了。”


“唉~!”我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去,“如果4班长真的结婚了,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寡妇了!”说到这,我想起与4班长配对一起参加比武的情景,军区首长来部队视察的时候,我俩还为首长表演了徒手夺枪等擒拿格斗配套动作。如今却已经是阴阳相隔。想到这些,不禁悲从心来,我低下了头,不吱声了。


排长挨着我坐了下来说,“4班长的事情恐怕不会是多了个寡妇那么简单,万一他老婆怀了孩子,孩子没出生就没父亲,那就惨了……”说到这,排长也说不下去了。


这天的下午有太阳,阳光隔着树林的间隙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们默默的坐着,看着远方的山峦,谁也不说话,四周静悄悄的,远处传来女兵们在河滩里的喧闹声,隐隐约约。


坐了很久,我站起身,对排长说,要到各个哨位看看。排长怪怪的笑了说:“你什么也看不到!”


一边向各个哨位走去,一边向河滩方向张望,除了密密匝匝的松树,的确什么也看不到—包括负责内线警戒的步兵们—也看不见。


来到副班长的哨位,副班长问:“刚才排长说什么?”


“排长说,我们现在是为在河滩里洗澡的女兵们放哨。”


“哇!女兵洗澡啊!”副班长兴奋起来。


“你高兴什么呀,排长说过了,‘什么也看不到’”。


副班长有些脸红,回应说:“我可没说要看人家(女兵)洗澡啊!不过,往回走能看到洗澡以后的女兵,也不错呢!”我笑着对副班长说:“你呀,恐怕看到母猪都会是双眼皮的。”副班长回我一句:“你恐怕也差不多!” 说完,副班长和我俩互相对视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我对副班长说:“哎,你知道么,在打仗的男人为什么会对异性表现出强烈的渴望?”


“不会吧?”副班长狐疑的看着我,“你有什么根据呀?”


“我告诉你吧。”我往副班长身边凑了凑,“我姐在老家,是读‘共大’,学医的。”


“什么是‘共大’?”副班长插了一句。


“‘共大’,就是‘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简称。我姐学医,她有教材,当兵前我看过。那书里说,人在紧张的时候啊,体内就会分泌一种叫‘肾上腺素’的激素;哎,激素你懂吧?男的的分泌多了,那他的雄激素水平就会很高,很高就会想女人,而且会把丑的女人也会想得很美……嗯……这样说吧,打仗会让人很紧张,紧张怎么样?紧张就会出现激素水平高的现象,这样一来,在战场上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就会发生,比如杀人会杀红眼,连投降了的俘虏也杀;还有,强奸妇女,听说兄弟部队还发生了强奸越军女俘虏的事件。”


看见副班长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更加得意的发挥下去:“你看,那电影《上甘岭》里面的歌词怎么唱的?歌词说‘姑娘好像花一样’!那志愿军被美国佬打得藏进坑道里,还要唱‘姑娘好像花一样’!都那时候了,还能浪漫,就是激素在作怪;还有《英雄儿女》里面的王成、王芳,为什么不是亲兄妹?那是暗示,英雄如果不是‘壮烈’了,他就会有女人,而且是美女是不是?还可以举其它例子,比如日本鬼子,他们打仗还带着妓女;越南鬼子,每个连还配一个女兵班,说是负责后勤,鬼知道是负责什么……你不要这样奇怪的看着我,我说,我打死的那个越军,他的提袋里的东西有什么?”


副班长眨了眨眼,想了想:“有女人的凉鞋、内衣、生活用品……这些东西都扔了。”


“还有相册,相册也扔了?”我追问了一句。


“相册没扔。”


“相片呢?里面有很多越南女人、还有女兵的相片呢?”


“大家分了。这是大家当战利品分了,不会违反战场纪律吧?”副班长有些紧张。


我摆了摆手:“这和战场纪律无关,也和品德无关。那照片里的越南女人漂亮吧?我问这个问题,只是想证明我刚才说的那些歪理。”


副班长点了点头:“大家都说(照片里的)越南女人漂亮。”


“ 这就对了,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也很想看看,洗了澡的女兵是什么样。我想,她们一定很漂亮……”说完,我和副班长对视了一会,又笑了起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撤掉警戒的指令传来。在我们的要求下,我们排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特地绕了点道,从女兵洗澡的河滩边经过。路过河滩,大部分女兵们都已返回野战医院的帐篷,还有十来个与我们在小路上相会擦肩而过。我对打头的女兵盯着看的很仔细,她长的很普通,头发短短的,还在往下滴水,水打湿的白衬衣紧贴在胸前,胸部平平的,不像我想象中的貌若天仙。再往后看去,女兵们都穿着白色粗棉衬衣,白花花的一群,很快的从我们身边经过。我很想回头看看她们的背影,但忍住了,怕班里的兵笑话。


回到连队驻地不久,我被叫到连部,在连部,看到七、八个陌生的战士。连长指着一个战士对我说,“连部决定你们班的战斗小组长(方)到九班当副班长,这个兵补充到你们班。还有,回去准备一下,带着你们班,天黑前赶到420高地。”


“具体任务呢?”我问了一句。


“420高地那边,是我军步兵的防线,越军的特工在夜里活动得很厉害,步兵受不了,要我们在夜里对付越军特工。到了420高地,XXX团一营的营长会告诉你具体情况的,你按他们的意思再制定行动方案。”


也许正是这道命令,让我重新回到了现实,又一次残酷的战斗将成为我明天的奖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