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夜间行进的时候有个年轻的新兵在张学义身后小声嘀咕,“师长,俺子弹不多了,咱们还要打几仗呢?”当兵的端着M-3冲锋枪小心的走着,张学义立即小声喊:“全部停下,营连军官集合。”

几个军官跑到张学义面前,心里都盼望着长官说任务取消,本来一个营原来有三个一百多人的连,现在行军队伍就跟两个连似的,经过多次战斗人员没补充,这三个营跟看上去也就是两个营的兵力,张学义说:“现在对各营进行重新编排,伤亡不大的连队当先锋,人最少的一个连殿后,子弹多的士兵在前边,子弹少的在后边,有人伤亡立即把子弹转移到有战斗力的士兵身上,得手之后立即收集敌人的武器弹药。”

“是。”营长们回答的干脆但是心里不痛快,目前三个营不如当初了,加起来才六七百人,受伤的死的都运后边去,就这点人搞偷袭行不行,日军前沿阵地是以大队为单位的,跟人家旗鼓相当很难以多胜少,火力方面又没有炮,弹药多的兵也就剩下俩手榴弹和两梭子弹。

部队园地调整以后继续出发,张学义本打算用信号控制进攻可鬼子也不笨,友邻部队被袭击了侧翼的部队就加强警戒,反正都吃了饭了一半人上夜岗,眼睛虽然疲劳但是勉强还看着阵地,国军的脚步声虽然轻可人多也声音大,鬼子前出营地几十米的岗哨大声问:“口令。”

前边子弹充足的国军听不懂,立即回答:“去你妈的,吃爷爷的子弹吧。”随后几支冲锋枪哒哒的开火,探出身体的鬼子被打成筛子倒在地上,一场准备充分的偷袭提前暴露了,战斗一下就变成混战,训练有素装备比较好的国军士兵还没吃过败仗,一亮家伙都是好枪,一阵子弹就把鬼子营地里跑出来的鬼子干掉,手榴弹纷纷落进鬼子的掩体里爆炸,冲锋枪卡宾枪一起开火,鬼子的营地乱成一团。

第一旅二团阵地上的侦察兵听出来是自己人的枪声,旅长严光跑出来也听枪声,他知道师部已经组织夜间反击了,这次就在自己对面的阵地上跟小鬼子干上,严光知道以师长的性格他肯定亲自带兵,师长就在敌营里呀,这可是巴结他的好机会,严光想好以后对二团团长说:“立即给我从每个营里抽出一个连跟我去接应师直属营。”

“旅长,现在几个营加起来凑不起三个连,最多两个半连,另外留守阵地还需要点人。”团长没说完严光就说:“那他妈这么多废话,不想当这个团长老子现在就撤你,快去,集合好立即出发。”他自己拿起冲锋枪挂在脖子上,把盒子炮塞进枪套就到了一线阵地。


“别他妈磨蹭,迅速解决战斗,不要吝惜子弹。” 张学义面对混战只能下此命令,不得胜就撤离损失弹药不说一点利没得怎么补充自己?必须咬着牙也要把战场控制权拿下,只有拿下控制权才可以从敌人的尸体上搞到武器弹药,这六七百人也豁出去了,冲锋枪卡宾枪一起对着抵抗的鬼子劈头盖脸的打过去,手榴弹不停的炸掉鬼子的火力点,鬼子招架不住就往后退,许多打光子弹的老兵立即摸起地上的三八枪继续向逃跑的鬼子射击。

严光想凑热闹可他来晚了点,等他见到师长张学义战斗已经结束,师部直属部队剩下五百多人,又有一百多人受伤阵亡,冲锋枪的子弹用尽,只有军官的卡宾枪还有子弹,虽然缴获不少可除了自用的,给其他部队也剩不下多少,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还缴获了六挺九二式机枪和一门步兵炮,可弹药不多。

“师长,我听到咱们的枪声就来接应。”严光提着枪站在张学义面前,张学义看看他:“来的正好,这机枪和炮都送你,你把伤员和阵亡的兄弟抬走。”

“是。”严光立即带自己的人开始转移伤员和战利品,张学义对还能战斗的兄弟说:“大家都辛苦点,反正今天晚上也把做梦的好时间耽误,我们干脆一鼓作气连右侧的敌人一起端掉,现在每人找一支鬼子留下的步枪,至少带五十发以上的子弹,随我向右侧迂回。”

当兵的虽然很累,一晚上干了两仗缴获很多,但是大家都不想打,可师长还要打大家不得不陪着去,平时长官对得起自己,人都要讲个良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师长都跟着当兵的一起冲锋陷阵大家也没啥好说的,都坚持着集合起来准备战斗。

张学义看这点人实在不能按原来的编制打,他对三个营长下令,“你们立即对部队重新编足,各营缩编成加强连,营长亲自带队,每个排务必人员满编制,把子弹匀兑的分着用,缴获的轻机枪由营长亲自掌握,我们已经连续赢得三次夜战的胜利,再打鬼子一下明天防线里的部队压力少点,省的人家说你们蹲在后边什么也不干,都拿出点王牌部队的样子来。”

“愿随师长出生入死。”军官们集体喊出口号,张学义点点头,“兄弟们,并不是我用兵往死用,别看我们疲惫,敌人更疲惫,他们白天对着防线拼了一天,咱们是休息了一白天,怎么还不把这群累的跟死狗似的小鬼子干死,要连个快累死的鬼子都打不过,以后别跟我这混饭,现在出发。”


邓羽的二旅的防区比一旅的小的多,他把两个团分开用,三团上午打四团下午打,轮流上阵消耗鬼子的进攻力量,几天打下来剩下四个营,邓羽也不是白给的,他亲自跟师长学过夜战,他手提两支盒子炮晚上就带着四个营的生力军,留下机枪连防御就杀出敌阵地,在弹药不多人员疲惫的情况下他偷袭鬼子两个步兵大队的一处宿营地,他身先士卒的冲锋,国军的手榴弹爆炸声和枪声响成一片,因为敌人比自己多战斗很快对国军不利。

张学义听到枪声加速前进带着五百兵从鬼子身后扑了上去,连战连胜的国军如下山猛虎,虽然没有自动火力的优势可士气高涨,士兵们向鬼子扔出去刚缴获的手榴弹,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就跳进鬼子的战壕里,短兵相接伤亡的国军越来越多,邓羽一看有自己人干到鬼子后边,他不用想都知道是师长,他亲自跳出隐蔽处端着冲锋枪杀向日军,鬼子怎么也想不到敌人一晚上连续发动夜间袭击,把善于夜战的日军给击溃两个大队,现在抱成团的两个大队本来还有信心守下去,可敌人端着刺刀步步逼近,大队部眼看守不住了,两个大队长一看不少士兵被手榴弹炸死,就倒在自己身边,俩人合计了一下,算了吧回去没法交代,拔出指挥刀双双自杀。


一夜的仗把师部的三个精锐营彻底打跨,原先在一线的部队埋怨师长培养嫡系,不让师直属营出战就让他们守战壕,可这下精锐的师直属营都没了,从前边回来的只有三百伤员,还抬着两百个兄弟的尸体,二旅的兵带着缴获的武器掩护着也回到防线。

在二旅的旅部里张学义坐着发呆,勤务兵不知道从那弄了点酒和肉摆上去,张学义知道后勤补给难也就没先吃,他把邓羽严光马三都叫来三个人一起吃,三个人边吃边喝,几个守一线的军官看着师里的预备队拼光了他们也心疼,马三说:“长官,现在完好的部队就剩下骑兵营,再拼下去我们师就完了,您要不先撤吧,炮营的兵拿起枪来还能杀出一条血路去。”

“急什么,我还留着不少战马呢,足够把伤员和炮兵带出去的。” 张学义喝了口酒平静了点,“现在已经是二十九日,我们不能比一四三师先走,连西北军都比不过那不丢人了。”他说完端起碗来把酒喝完,“你们吃饱了回阵地守着,我折腾了一夜先回去睡会。”他站起来刚要走天上有飞机盘旋,是架运输机。

二旅的电台开着机,里边传来浓重的浙江口音的喊话声:“我是蒋中正,张学义,我就在你的阵地上空,我知道你打的很不错,现在南阳已经被日军包围,我不许你拼光军队,立即放弃阵地,先于西北军撤离,我已经告诉他们殿后,你不用向西随五战区的部队撤,你从南走去老河口接受补给。”

在指挥所里的军官都听到委员长的声音,大家这下可真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嫡系,即使仗打不好也不用垫背,可以不死守到最后一兵一卒,有人庇护着真不错,张学义跑到电台跟前喊:“我是张学义,姑父,我还能守一阵。”

“不要说拉,你要有个闪失我没法交代,立即执行命令。”老蒋说完飞机的声音也远离了阵地,张学义立即披挂整齐,他拿起电话命令:“立即命令骑兵营向南攻击,清扫处一条通道供师主力部队撤离。”

马三等人纷纷跑回自己的部队集合人马,现在师里有的是马,还有很多缴获的大车,伤员都放到车上,数量不多武器弹药士兵随身就能带走,张学义真不想走,总是守不住一个阵地真没意思,他只好匆忙带着卫队回到师部集合起四个团的残兵在骑兵营的引导下向南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