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柏林最后的战斗[斑竹已阅]

脚踏天皇 收藏 4 258
导读: 见鬼!!苏联人的炮弹是用不完的吗?我一边咒骂着一边和其他人一起躲进了医院的防空洞。 我是汉斯。冯。迪特里希,506重坦克营上尉,44年秋天在东线一次遭遇战左腿负伤,我们遭遇了苏联人一个坦克团,而我们只有3辆虎,我的车组在被击毁前消灭了7辆T-34,其他人都牺牲了,只有我逃了出来爬上了唯一一辆撤退成功的虎。后来我被送到后方,又被转送回柏林疗养。而现在,柏林已经成为前线了。今天是1945年4月20日。 这里有军官吗?苏联人的炮击结束后,跑进来一个国防军少校,看来他吃了不少苦,灰头土脸的。长官,

见鬼!!苏联人的炮弹是用不完的吗?我一边咒骂着一边和其他人一起躲进了医院的防空洞。

我是汉斯。冯。迪特里希,506重坦克营上尉,44年秋天在东线一次遭遇战左腿负伤,我们遭遇了苏联人一个坦克团,而我们只有3辆虎,我的车组在被击毁前消灭了7辆T-34,其他人都牺牲了,只有我逃了出来爬上了唯一一辆撤退成功的虎。后来我被送到后方,又被转送回柏林疗养。而现在,柏林已经成为前线了。今天是1945年4月20日。

这里有军官吗?苏联人的炮击结束后,跑进来一个国防军少校,看来他吃了不少苦,灰头土脸的。长官,506营上尉迪特里希在这里。 你是坦克指挥官吗? 是的,长官。 你是伤员吗? 曾经是,你进来的时候不在是了。 很好,你跟我来,我们太需要你这样经验丰富的军官了。 我们去哪里?达尔维茨,苏联人已经突破了柏林外围泽洛高地的防线,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们要去那里布置防御,我的部下军官已经损失掉大半了,我已经跑了几处地方,终于找到你这个经验丰富的军官,我的部队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 什么?部队建制全乱了吗? 不然还能怎么样?你的506营在什么位置作战我都不清楚,很多地方通讯已经被切断,或者很难联系,传递消息全靠人去跑,我派出去6个人,现在没有一个回来。 长官,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第20装甲步兵师汉斯。约阿希姆,我们得快一点去布置防御了。苏联人最多还有10个小时就要到达我们这里。

我们开着82吉普一路躲避着苏联人的炮火一路驶向达尔维茨,路上我们还从一辆被炸坏的装甲车里找到了几箱机枪子弹和十几枚反坦克雷。少校说那会有大用场。我想他是对的。

我们到达的我们的防御阵地,少校跳下车立即叫到:我们得快一点,苏联人就快来了,这位是迪特里希上尉,他将指挥你们作战。 上尉,你熟悉一下你的新部下,我得赶到指挥部去,希望他们还没转移。希望能争取到一些支援。哪怕给我们补充点冲锋队也好。 冲锋队?那些孩子和老人能干什么?钠粹把他们都送上前线,就是送死。当然,我没有说出来,毕竟我是党卫军军官。

说完少校就上车离开了。走之前他说:祝你好运。 好运?先考虑怎么对付苏联人吧,如果我的好运能击退他们的话。

我看了看我的部下,大约有200人,有伞兵,有国防军,有冲锋队,我们有1门75毫米反坦克炮,1门37毫米战防炮,还有4挺MG42,1辆黑豹和1辆3号突击炮。还有几门迫击炮。真的是鱼龙混杂啊。我叫到:有工兵吗?

有!第九伞兵师工兵中士法尔肯向您报道。 很好,中士,你过来。 我指着我们的防御地段。前面是一片树林,树林和我们之间是一片开阔地,由于现在是春天,树刚刚发芽。可见度还是比较高的。开阔地前沿有一条河。宽约15米,深约4米的样子。河岸两边比较直平,坦克是无法渡过的。步兵也很难过来。河上有座桥,是我们的防御重点。我们的主要阵地是一片被炸毁的房屋,这里也是达尔维茨防御地段里面一个比较理想的地点,苏联人要过来。就要暴露在开阔地上面,我对法尔肯说:中士,你们有地雷吗? 有,但是不多,都是反步兵雷。还有一些炸药。

中士,你们把反步兵雷埋在我们的两翼,尽量埋在废墟和瓦砾那些步兵喜欢隐蔽的地方,开阔地上苏联人肯定要炮火准备的,地雷都会被炸毁的,步兵肯定会迂回抄我们后路,苏联人喜欢这么干,还有,我们来的路上找到一些反坦克雷,你们去几个人把它们埋在桥的出入口两侧,埋的尽量无规则一点,桥一次只能过二辆坦克,但是会很拥挤,苏联人不会这么干的,然后你们的炸药安置在桥下面,一旦我们这里可能失守就炸桥拖延苏联人进攻。元首说了。只要我们能坚持到施坦纳集团军在苏联人侧面进攻,柏林就能守住。去干吧。 遵命,长官。

我又来到了步兵阵地。让他们把两门炮拖进废墟里成交叉放置并伪装好,迫击炮都搬到后面不远处的楼上,机枪都设置在很隐蔽的火力点里面。都可以控制整个开阔地,其他人都隐蔽的很好,我没有把他们布置在前沿,因为苏联人的炮火肯定很强,我打算把苏联人放一部分`过来然后击毁他后面的坦克再歼灭突出的敌人。然后我找到了一个伞兵:士兵,你的FG42加装了瞄准具。 是的。长官。 你叫什么? 凯鲁。贝尔克

好的,凯鲁,看见那栋楼了吗?你到那里去,上去监视敌人的动向。一旦敌人来了你就报告。等战斗开始以后你给我瞄准苏联人的指挥官打。注意尽量在开炮或者爆炸的瞬间开枪,不要轻易的暴露自己,明白吗? 没问题长官。 说完他就爬上了那栋4层楼的阳台,看的出来,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兵。

最后,我来到2辆坦克那里。3号突击炮人员齐全,我让他们移动到了一栋废楼后面。中间有一个炸开的洞。正好可以对准桥中间。我问黑豹的乘员:车长在哪里? 一个士兵回答:你就是,长官。车长在我们从前一个阻击阵地撤下来时阵亡了。现在车员只有3人。来不及了,我只有跳进车内。可惜不是我的虎,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指挥黑豹开到了2栋楼的中间,那里我们可以看见整个开阔地。而苏联人确很难发现我们,而且发现了也很难打中,因为黑豹的车身全是泥土和沙尘已经和周围融为一体。 我们还有多少弹药? 车内有炮弹80发,还有备用弹药50发。机枪弹药3500发,够放倒一堆苏联人了。 很好,我们准备好,苏联人就要来了。

远处隆隆的炮击声越来越近,我知道,他们要来了。此时是下午3点左右。果然,口上的凯鲁打手势报告苏联人有约500人和20辆坦克前后接近了过来。

我感觉到了地面在颤抖。是苏联人的坦克来了,不久,敌人的试探性炮击开始了,开阔地上被炸了个遍,阵地前沿的楼房也被击中了不少,不过我吩咐士兵们不要在前言隐蔽。等敌人的炮击结束以后在进入位置,所以炮击应该不会造成我们的伤亡。5分钟后,炮声停了,我们的阵地一片寂静,我的命令是等苏联人接近到我们200米再开火,果然,苏联的步兵慢慢的接近了,他们过了桥,但是桥的反坦克雷没有反应,因为他们的坦克没有出现,还在后面。但我确实感觉到了大群坦克移动的震动,苏联步兵大约有300人过了桥。奇怪的是他们过桥后在开阔地停了下来,不久,隆隆声传来,苏联坦克来了,天哪,至少有6辆T-34,但是没有该死的JS-2是我们值得高兴的,因为它的皮太厚了,敌人的坦克开始过桥,果然是一辆辆从中间过,没有压到雷,我命令炮手瞄准了最后一辆,等它接近桥头时我叫到:时候到啦!!!!开炮!!! 轰的一声。这么近的距离,那辆T-34瞬间被击毁,而过桥的苏联坦克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有2辆爆炸了,是75毫米炮和3号突击炮干的。苏联士兵一下子乱成一团,这时候我的人开火了,一下子空气里充满了迫击炮弹的呼啸和MG-42的尖叫。苏联士兵成堆的倒下,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可以隐蔽的地方,敌人的坦克刚想转过炮塔射击就又有2辆被击毁,还有一辆居然掉头想跑结果却被最后一辆的废墟堵住了去路,把屁股露给了我们,立即也被击毁了,开阔地上的苏联步兵被我的士兵们无情的射杀,桥对岸的苏联人拼命的往对岸乱射,希望能救他们。可惜迟了,10分钟后,过桥的苏联士兵全部被消灭了。开阔地上只有300具扭曲的尸体和6辆坦克正在燃烧的残骸,桥对面的也退到了树林里,我有预感。敌人要再次炮击,马上命令部队隐蔽,就在我们隐蔽的时候,果然苏联人的炮击来了,这次他们连纵深也没有放过,我的部队伤亡了数十人,但是火炮和坦克都安然无恙,接下来是可怕的寂静,但是我知道,苏联人在等天黑。他们肯定会夜袭。

晚上7点左右,楼上的观察哨报告说发现了下面有动静,但是太黑他看不清楚,我探出头去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在一辆在燃烧的坦克残骸旁边我看见了在扭动的人影!!没错,苏联步兵打算夜袭,我命令迫击炮向桥前沿射击,部队对准所有可能有敌人的地方开火,就在这时候,我们埋在侧翼的地雷响了,是小股苏联人渗透了过来。结果我们聪明的工兵好好用地雷招待了他们,战斗又打了一个小时,渗透进来的约60名苏联士兵被消灭了,我的部队也损失了30多人,我清点了一下人数,还有大约120人,弹药也不多了,75毫米炮还有24发炮弹。37毫米炮还有50发,迫击炮只有几发了,每挺机枪只有2000发子弹了,我的坦克最后补充了一次弹药,我知道,明天是我们最后的一天了,这一夜,苏联人没有再次进攻,也许他们的损失也不小。

乌啦!!!!!!我被铺天盖地的喊声震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苏联人居然发起了集团冲锋,这样的地形居然这么蛮干,这个苏联指挥官真鲁莽,不秒。我看见在早晨的薄雾了出现了更大的坦克。这时候凯鲁报告说敌人来了2辆JS-2和昨天其他的T-34一起冲锋。原来昨天夜袭失败后敌人是去调JS-2了。我爬出坦克叫来法尔肯:中士,一旦阵地快失守你就炸桥,明白吗? 是!!!长官! 我立即回到坦克了。前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苏联人,他们不会为了对付我们这点人用上了一个师吧?打头的T-34一炮就把前面挡路的残骸打飞了然后猛的冲了过来,却压上了反坦克雷被炸毁了,而后面的JS-2却开足了马力把T-34推到了河里,苏联人是怎么了?这么疯狂的进攻?苏联士兵用坦克为掩护冲过了桥。我的人开火了。苏联人跟不要命一样的冲,敌人坦克也不顾伤亡的冲,先后有4辆T-34压上了地雷。而JS-2确冲了过来。75毫米炮击中了它,当的一声,炮弹炸开后却只炸坏了它的前装甲,接下来JS-2便一炮击毁了75毫米炮和它的组员,而37毫米炮在连续射击之后也被苏联人发现了,他们的火力立即覆盖了它,迫击炮也打光了所有炮弹,而苏联人已经损失了数百人但是依然在冲锋,这时候另外一辆JS-2也接近了我们,只听见轰的一声,那辆JS-2被击中了履带,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是3号突击炮!!而我们的车组由于隐蔽的非常好,连续击中了3辆T-34敌人依然没有发现我们的位置,只能胡乱射击,而敌人步兵在我们的残余部队的猛烈火力下依然在冲锋,完全不顾伤亡,好几个苏联军官跑到了桥头挥舞着手枪在驱赶士兵进攻。就在这时候,阳台上的枪声连续响起,苏联军官倒下去3个,而敌人也很快发现了凯鲁的位置,我发现JS-2的炮口正在抬起对准阳台,我大叫:快!!!瞄准JS-2!!!快装弹!!!

可是我们晚了一步。凯鲁伴着炮声变成了一片粉红色的雾, 妈的!!瞄准它的炮塔和车身结合部!!准备连续射击!!放!!! 一声巨响,JS-2被击中了,但是并没有被击毁,不过第二发炮弹已经装好, 放!!!这一次这个钢铁怪物彻底飞上了天,整个炮塔都被掀飞掉了,突然我听见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是我们的三号突击炮被T-34击毁了,这下只有我们这辆豹是完好的了,而敌人依然在进攻,我大叫:法尔肯在哪里?快炸桥!!! 这时法尔肯跑来说:长官,导火索被炸断啦!!!没办法炸桥啦!! 突然嗙的一声,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脑门,他立即面无表情的倒下了。我知道我们守不住了,对驾驶员喊到:撤退。退到市区里面去!!!

而此时我们的步兵只有30多人了,他们的弹药也几乎用完,苏联人已经冲了上来,这时候有几个冲锋队的娃娃兵举手投降了,而苏联人根本看也不看就把他们打死了,其他的人则和苏联人肉博起来。我无法帮助他们,只有下令我们的豹全速撤退,敌人的T-34就在我们后面。但是一个老冲锋队员拿着一支铁拳冲到它旁边发射,连自己和坦克一起炸碎了。妈的!!他们就是这样教他们使用铁拳的吗?

豹的机动性比虎强,这我必须承认,我们很快撤离了战斗区域,路上检查了炮弹,还有12发,机枪还有400发子弹,由于轰炸的关系,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具体位置,只能靠着摸索往我军的区域跑,就在一跳路上,驾驶员突然大叫:苏联人的卡车!!!前面出现了3辆敌人的卡车,没有坦克,上面全是步兵,我叫到:打!!! 一炮就击毁了第一辆卡车和上面的敌人步兵,其他的敌人步兵都慌乱的跳下卡车,而我们的机枪则夺走了他们的生命。就在这时,后面出现了敌人的坦克。有十几辆,我们居然钻到了苏联人中间来了,我叫到:快后退!!敌人的坦克很快瞄准了我们,就听到一声巨响。我失去了意识。。。。。。。

这里是哪里??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我被俘虏了,其他的组员都被苏联人杀了,而我身上的勋章使他们没有杀我,我被关押在苏联人已经控制了的区域里的一个俘虏营里,过了几天,我听见了魏德林将军的广播。。。。。。。我们战败了

我在1955年回到了家乡慕尼黑,现在我已经92岁了,每当我回想起几十年前的战斗,我都说:我们是为了国家而战的。


本文内容于 2008-1-22 9:08:44 被朱里奥·恺撒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