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脱光 别无选择 第五卷 看不起学校 第三十七章 万州女中学生模仿“黑道老婆”成风

rcdf12345 收藏 0 4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1/


第三十七章 万州女中学生模仿“黑道老婆”成风


2005年06月10日10:44 重庆晚报 看过韩国电影《我的老婆是大佬》的市民都知道,片中女主角是一个长相漂亮、打扮像男人的黑道大姐大。万州警方最近在调查中发现,当地越来越多的女中学生争相模仿“黑道老婆”,状况令人堪忧。


万州区公安局治安支队近日在调查一起女中学生下暴案件时,意外发现该区多所中学另类女生暴增,目标就是成为“黑道大佬”。治安民警李才奎告诉记者,这些女生大多十五六岁,喜欢梳男士短发,穿男式服装,说话办事也都是男人架式;业余时间,她们泡酒吧、抽烟、喝酒;与相好的漂亮女生在一起时喜欢以“老婆”“老公”相称。通常,几个男性化十足的女生模仿黑道人物,带头的以“老大”相称。一般“老大”会罩着其他女生,遇上学生间扯皮闹纠纷,一帮女生就会在“老大”带领下集体出手教训对方,有的甚至“下暴”。


最令警方吃惊的是,一些小女生为扮男装,竟用布条紧紧地束缚正在发育的胸部。一位母亲告诉民警,一次回家时碰上女儿正在解缠胸的布带,她痛心疾首地指责女儿不男不女,谁知女儿不以为然。另一位家长则称,有次见女儿卧室大大咧咧躺着一个男生,以为女儿早恋,心慌意乱地上前盘问,却发现那也是个女生,只不过一身男人打扮。这位家长担忧:要真是两个女娃儿搞对象,那啷个得了!


警方透露,在万州几所中学中,类似现象相当普遍,这些崇拜“黑道老婆”的女生中相当一部分属于单亲家庭,学习成绩较差。警方呼吁有关部门和家长能高度重视这一现象,及时采取有效措施。


网罗女大学生卖淫 南京新形象公司幕后骇人听闻


2001年08月29日14:10 扬子晚报 本报27日报道了《这家形象公司干些啥》后,引起强烈反响。民警乘胜追击,终于查清了该公司的违法事实。


据查,南京新形象公司负责人罗某伙同某高校女学生詹某先后招聘百余名女青年女大学生搞“三陪”和卖淫活动。凡被录用的学生都要交200元押金,提出特殊服务的顾客到外面谈价,他则收取10%介绍费。女生出台费最高的达5000元,嫖客什么人都有。罗某还严禁女生私下跟客人联系,一旦被他发现,他便使出毒招。今年初,某高校一女生因“私吞”客人500元钱被其发现,他便将女生干“三陪”资料寄给了学校学生处。前不久,一女学因“私吞”500元被罗扣下手机,并被罚款500元,直到这名女生将钱送去才换回了手机。罗某为了让被控女生给他多挣钱,还扣押学生证、身份证和每人数千元押金。据悉,公安机关将对新形象公司及违法人员予以重处。


学生在宿舍遭暴力群殴 半夜打电话向妈妈求救


一大学生被同学怀疑偷了电脑,寝室熄灯后遭到围殴


室友的笔记本电脑蹊跷被盗,大家将怀疑的目光集中到了新入住该寝室的同学身上。2006年03月31日,躺在成铁中心医院病床上的何源泽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前晚竟然在寝室里被10余男生拳脚相向,要他“从实招供”。


母亲:半夜电话求救儿在寝室被打


据何源泽的母亲胡玉芬说,昨日凌晨1时20分,她在接了儿子连续打来的第十个电话时,终于听清了儿子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妈妈,救命!”胡玉芬吓了一大跳。随后,她和儿子的舅舅一起赶往儿子就读的学校,同时报了警。


胡说,在110赶到现场后,儿子所住的男生公寓二幢202号寝室终于开了门,眼前的场景让她吓了一跳,本来住6个人的寝室里竟然挤了12名男生,而儿子脸上到处都是淤血,额头、鼻梁肿得老高,走路也一瘸一瘸的。


“他们怀疑是我偷了韩明(化名,室友)的 笔记本电脑,从晚上10点半开始,他们把我蒙到被子里打,还轮番扇我耳光,要我老实交代偷盗的过程。直到12点半,我实在受不了,怕被他们打死,我才撒谎,说是我拿的。可是我真的没拿电脑啊!”一见到母亲,何源泽立即委屈地说道。


伤者:室友电脑被盗同学怀疑是他


何源泽今年20岁,因为学校离家太远,今年开学后何要求住校,2月底,学校将其安排到男生公寓二幢202号寝室。


3月23日上午10时,通宵未归的韩明回到寝室,发现笔记本电脑不见了,随后报了学校保卫处。何源泽及头晚在场的3名室友都到保卫处接受了调查。何说,那天晚上,他12时就上了床,当时还有两名男生在用那台电脑看电影。当晚,韩明及隔壁寝室经常来串门的男生就在一起议论:电脑买了那么久,放在寝室都没掉,这学期倒怪了,一开学不久就掉呢?


24日凌晨,室友们还在分析究竟是谁拿了电脑,何给在另一所大学的女友发了几条短信:“他们现在说内外勾结,除了失主,就只有我们几个。”“他们好像有点怀疑我,我本来比较敏感,我觉得他们有点那种意思。”“他们现在分析寝室内部作案,说白了,不是说我是谁?”


何源泽说,28日晚上,他突然听到隔壁寝室来串门的男生李某说:“学校保卫处处理得太慢了,我们星期四晚上要给偷电脑的人使用一点武力。谁知道,周四晚上熄灯之后,我还是挨了一阵‘黑打’。”



2004年2月14日,正在举行的第54德国柏林电影节上,一帮不明身份的裸体大学生冲上颁奖礼开幕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