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奥林匹克计划”:用11万吨毒气弹摧毁日本!!

华音阁主 收藏 2 1440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实施向日本广岛、长崎投掷原子弹的曼哈顿战役背后,美国已经制定了奥林匹克战役计划:如果日本不投降,继续顽抗,1945年10月中旬,美国将在日本东京的东北部投掷5400颗毒气弹,将于10月29日在日本九州全境33个地方投掷11万吨毒气弹。届时,整个日本将弥漫着芥子气、光气等毒气。



1945年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德国即将垮台,但日本却仍在做垂死挣扎。因此,美国开始加紧拟定对日登陆作战计划。



1945年4月,美军已经基本完成对日本登陆作战计划的最后修订工作。该作战计划称之为“奥林匹克作战”。



根据计划,1945年11月1日,美国陆军第40步兵师小分队和158团作战小队将在九州西海岸的小岛上登陆,然后美军9个师的进攻部队将在九州的3个着陆点开始登陆,直捣东京。为配合这次作战,美军第3舰队负责对付日本本州、四国和九州之间的运输、飞机和机场。同时在日本九州沿海参战的还有美国第5舰队和第7舰队,外加2个航母大队,英国航母部队,反潜大队和后勤大队,另外还有两栖登陆舰、扫雷舰和支援舰等。美国空军将用轰炸机和战斗机轰炸铁路和公路,切断日军的增援。



在这次作战中,美国将动用1371艘运输舰、货舰、登陆舰,将68万官兵和6万多辆坦克运送到日本海岸。估计在整个奥林匹克作战中,美军要对付的人数至少将达到60万,多则可达245万。为此,1945年6月9日,美国负责生化武器开发和生产、实验、训练等的陆军总部化学战后勤部,,CWS,,主管人员,向化学战后勤部长官提交了一份称为《在奥林匹克战役中使用毒气的可行性研究》的报告。这是一份研究适合美军施放毒气的日本城市目标的报告。



报告中称,“在日本东京以南、以西各10平方英里,,25.9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适合施放毒气的城市性工业目标至少有50处。其中25处特别适合进行毒气战。据估计,对这25处250平方英里范围内的市区街道,按报告中制定的规模和强度进行毒气攻击,可以轻而易举地歼灭敌国500万人,并使500万以上的人受到伤害。”报告中还列出了适合美国进行毒气战的日本城市,有东京、大阪、名古屋、神户、八幡,,包括若松、户田小仓,,、横滨、川崎、广岛、福冈、长崎、横须贺、尼崎、大牟田、佐世保、新泻、门司、京都、丰桥、下关、和歌山、界、岐阜、冈山、静冈等25个城市。



下面,本文以美国国立公文书馆、阿伯丁实验场历史资料室、罗斯福图书馆的资料为中心,参照美国方面的研究,公开美国对日毒气战计划的全部内幕。



从制裁走向先发制人



对日本军队实行毒气战,这是美军早就有的打算,并早已开始着手准备。美国总统罗斯福曾两次向日本发出关于毒气战的警告声明。 美国已经证实侵华日军于1941年10月在中国宜昌,以相当的规模使用了致死性糜烂气体芥子气,,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过的毒气,,和路易士毒气,并截获了日军在宜昌施放毒气以后还将继续使用毒气的情报。



美国总统罗斯福先在1942年6月5日向日本政府发出警告:“如果日本继续对中国或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使用这种非人道的战争手段,我国政府就会认定,与此相类似的行动,也将会对美国采取,我们也许就会按同样的方法向日本实行最大限度的制裁。”1943年6月8日,罗斯福总统第二次警告道:“轴心国不管使用什么毒气,也许马上就会招致同盟国对轴心国全体领域的弹药中心、海港及其他军事目标的最大可能限度的报复。”


这两次警告等于正式声明,美国不首先使用毒气,但如果日本等国使用毒气,美国将对他们的军事目标,实行最大限度的打击。不久,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声明相呼应,美国的军队中开始流传美国将使用毒气的传说。最早是CWS长官波塔于1943年12月17日向陆军总部麦克那尼中将提交了一份意见书。在这份意见书上,波塔提出了两项主张。



一项主张是“日本军队对中国屡次使用毒气,我们不能放弃对日本进行制裁的权利,主动权在联合国,联合国应马上决定对日本实行毒气战”。波塔收集了CWS截获的情报,列举了十数例1937年以后日军在中国以及其他地区使用毒气的例子。其中两例就是,侵华日军1941年在中国宜昌使用了糜烂性毒气,1942年在中国山西太行山一带也散布了糜烂性毒气。这两例施放的毒气都是在日本方面也得到了证实的致死性气体。日军还在其他许多地区施放了被称之为“赤色”,,表示危险,,的呕吐性气体。典型的例子就是1943年1月在太平洋的瓜达尔卡纳尔岛使用氰酸气和同年4月在中国山西省黄河南岸使用氰酸弹。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施放的毒气,是日军一个独立的小组在极小的规模内使用的,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海军舰队司令金斯和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都重申,美国不会以此作为美国进行报复的正当理由。然而,在中国山西省黄河南岸使用的毒气,美军却没有得到证实。那份报告中还列举了根据1943年11月4日到12月13日的新闻通信情报而得到的十几起日军施放毒气的例子,报告中主张美国使用毒气属正当防卫,美国拥有向日本进行报复和制裁的权利。



波塔在报告中提出的另一主张就是,为了拯救美军士兵的性命。他指出,1943年11月在基里巴斯达莱岛的佩迪奥登陆战中,美军虽然投下了3000吨高性能炸弹,但登陆战仍不能轻易取得成功,战斗只进行了4天,美军就伤亡近4000人。波塔称,假如在同一个遭到日军顽强抵抗的地方,只要投下900吨芥子气炸弹,美军就能毫发无损地占领该岛。



当时,波塔在报告中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使用得当,毒气可以尽早结束在太平洋上进行着的战争,避免使更多的美国士兵在战争中丧身。”他指出,出自日军在中国及亚洲地区使用毒气和美军伤亡增大的原因,美国的社会舆论要求美军对日军使用毒气。他主张:“因为日军在继续使用毒气,因为美军出现的巨大牺牲和对日军的残暴所受到的刺激,因为社会舆论的压力,在太平洋上进行毒气战,也许是迟早的事。”



因此,波塔的意见书明确表态,进行毒气战,是为了对日本在中国和亚洲地区使用毒气而进行的制裁,同时也为了减少美军的伤亡人数。而且,意见书中提出,为了减少美军的伤亡人数,美国必须先发制人,抢先使用毒气。



没有道义上的反对意见



这份意见书,经陆军总部作战部的幕僚们讨论后认为,使用毒气,时间尚早。主任幕僚T·汉迪少将于1943年12月27日如此概括作战部的意见:毒气战一旦开始就无法控制。对日本使用毒气,恐怕会诱发德国大规模地使用毒气,给同盟国进行的欧洲大陆登陆战役造成威胁,因为防御方如果使用毒气,将会成为非常有效的防御手段。因此,不能给德国以使用毒气的口实。



美国可以使用毒气,因为美国市民几乎不会遭到报复的危险,但是在同盟国即英国、澳大利亚、前苏联、中国,就并非如此。同时,在太平洋上进行大规模毒气战的筹备工作,会产生数量庞大的部队和大量运输船以及化学战弹药的保养等兵站上的问题。



于是,“使用毒气时间尚早”的理由,就只是战略上的原因。令人注目的是,由于侵华日军在中国施放毒气和细菌,德军使用毒气大规模屠杀犹太人,美军在提出这份实行毒气战的报告时,没有一个人对“打毒气战在道义上不人道”持反对意见。不久,在战略上暂时不宜使用毒气的论据,随着德国的即将投降,眼看就要消失了。



然而,就在这时,日本政府于1944年初采取的两个行动,意想不到地促使美军决定对日本实行毁灭性的打击,正式进行奥林匹克作战计划的制定和对日本进行毒气战的筹备工作,并将对日毒气战即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的编号定为“JCS825”。


日本政府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美国传达了对美国准备向日本使用毒气的舆论引起的忧虑,同时日本特使还会见罗马法王,委托他向美国传达日本决不使用毒气的承诺,要求得到来自美国的明确答复。日本特使的承诺还包括“日本军队在中国绝没有使用过毒气”的内容,美军参谋总部已经通过情报证实这一承诺极不诚实,于是再次发表美国总统罗福斯的声明,并于4月得出没有必要再发表过多声明的结论。



事后,美国军方马上就发现,在美国总统的声明里具有的那种对日本实行沉重打击的准备工作做得还不充分,因此陆军航空部队司令官阿诺德于6月将此作为备忘录向美军参谋总部提出,于是对日毒气战的准备就加快了步伐。



配备11万吨毒气弹



1944年8月,美国决定对日实施报复性毒气战的筹备工作结束日,定为1945年1月1日。可是,到1945年之前,如果美军不能到达能对日本本土发起战略性毒气攻击的位置上,即在中国、菲律宾等战略性使用毒气,那么同盟国的国民也将受到更加深重的灾难。因此,美国军方决定重新讨论毒气战的作战方案。



1944年10月,美军参谋总部经过再次讨论,最后决定,将对包括冲绳诸岛、小笠原诸岛在内的日本本土进行战略性毒气战的筹备工作结束日,定在1945年4月1日,将对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日军进行战略性毒气战的筹备工作结束日,定在1945年1月1日。同时,美军参谋总部还制定了作战方案的大纲,战略轰炸以B—29和B—25飞机投掷毒气弹为主,在开始的15天内进行最为集中的轰炸,在最初的1个月内投掷1000磅重的非持久性毒气弹,,窒息性光气等,,23340吨,500磅重的非持久性毒气弹6280吨,100磅重的持久性毒气弹,,芥子气等,,23280吨。



为了能使各项命令通达太平洋战区的美国陆军各司令官,为了能使美军在毒气战筹备工作结束日马上实施毒气战,在这一作战方案的12月14日的附件内,还制定了将毒气弹配置前线司令官的决定。可是,因为各种筹备工作的延迟,尤其是全力以赴致力于德国的投降以及军队的紧急输送,1945年3月5日,美国军方参谋总部指示,重新讨论毒气战筹备工作结束日。



到1945年4月,奥林匹克作战计划已经基本制定。德国法西斯于1945年5月7日投降。因此,最后美军参谋总部经过确认,再次确定“将筹备工作结束日定为1945年11月1日,生产足够的毒气弹,用以从这天起就能随时实施报复性毒气战”的方针。根据这一方针,规定在毒气战筹备工作结束日之前,113500吨毒气弹能够配置在太平洋——中国战区,用于1945年11月1日开始的、被称之为“奥林匹克战役”的日本九州登陆战。



九州登陆前施行毒气攻击



美军参谋总部在制定这一方针之际,就按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声明精神采取了制裁的方式,即:在这一期间,如果日本仍执迷不悟,继续使用毒气,就对日本实行毒气制裁。美国的毒气战筹备工作就此正式拉开了帷幕。 可是,正如前述,日本已经间接地向美国表明不首先使用毒气弹。据“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第六部分分析,日本除了最后的孤注一掷之外,不敢贸然使用毒气弹,而且即使到了战争的最后关头,日本尽管已困兽扰斗,估计他们也不敢向美国使用毒气弹。



尽管如此,美军截获的情报证明,由于德国法西斯的灭亡,日本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军队已经进入疯狂的状态,开始销毁建立在那里的毒气与细菌设备,屠杀在那里的俘虏,并根据种种迹象表明,日军仍在那些地区施放毒气与细菌。因此,美军的毒气战筹备工作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这时,因奥林匹克战役的筹备工作,兵站的能力达到极限,美军参谋总部策划部根据上述“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第六部分的分析,理所当然地提出质疑,怀疑这么做是否值得。然而,此时参谋总部策划部的质疑已显得微不足道,陆军总部对奥林匹克战役攻击目标的研究工作加紧进行着。



首先,据陆军总部作战部计划,在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第六部分的基础上,在1945年6月1了日制定的目标研究“第二草案”中列举出地图上的那33个目标,指出日本防毒设施的弱点,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奥林匹克战役中,战略性和战术性地实行毒气战是“有实效的”,而且是“有利的”。毒气战开始日从登陆作战的3天前起,对日本的港口、海军基地、交通要道,,停车场、铁道修理工厂、铁道换车站,,、准备登陆的海岸、航空基地、地方军司令部、给养厂和兵器厂等进行芥子气和光气攻击之外,计划对佐贺、福冈、大分、熊本、门司、松山、广岛、吴等城市的中心地区进行以芥子气弹为主的攻击,福冈、八幡等的供水设备,用芥子气进行污染。 接到这一方案后,作战部的M·J·约翰逊大校向林肯将军推荐,除九州南部和坨岐、对马、松山以外,对其他城市进行的毒气攻击,应包括东京等六大城市在内,并建议“实施奥林匹克战役,为了达到战略性突破的目的,应尽可能地使用毒气支援作战”。他主张,如果采用全封闭歼灭战的打法,即使用不着让日本崩溃,也能诱使日本投降,但在这时,美军必须抢先使用毒气。


其次,上述介绍的CWS,,化学战后勤部,,的目标研究,是以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第四部分为基础而制定的,从1943年到1945年在美国犹他州道格霍伊实验场和巴拿马附近的圣何塞进行的各种毒气使用实验等为基础的、真正的报告。



10月中旬轰炸东京



配置用于毒气攻击的航空机,从马里亚纳起飞的B-29飞机616架,,1个月内毒气弹投下量61600吨,,,从冲绳起飞的B-29飞机232架,,毒气弹投下量37120吨,,、B-24飞机216架,,毒气弹投下量7020吨,,,光这些战略轰炸机,1个月内就能投下105740吨的毒气弹。而且,在将会受到攻击的日本城市有3座,报告中还指出了具体的攻击区域。



首先是人口密集的东京,美军将攻击开始日定为奥林匹克战役开始的15天前的上午6点,是以“用光气弹战略轰炸市区,进行大批杀伤”为目的。选择光气,是因为在10月中旬的早晨,在东京的低气温下,芥子气的效果会减弱。目标从皇居北起,正北到后乐园、六义园、王子车站一带,正东到两国桥一带,以及被围在隅田川西岸的17.5平方英里,,44.8平方公里,,内,以因空袭而成废墟的文京区为中心,包括神田、上野、浅草、干住、日暮里、田端等。投下的弹药量,由B-29投掷t000磅炸弹5420颗或500磅炸弹21680颗,这一地区的人口94万8千人,估计目标地区风下2英里处的人口是77万6千人。



第二是对八幡,,户田,,战略性使用芥子气弹。目标是八幡2.8平方英里、户田2.25平方英里的工业区域和人口密集地区,预定在奥林匹克战役开始的3天前下午6时起,投下100磅炸弹18764颗。这一区域内的人口,八幡是15.58万人,户田是12.34万人。除东京、八幡以外的23个城市,因为受到东京型的光气攻击或八幡型的芥子气攻击,估计整个战役将杀死500万以上的人。



第三,对鹿儿岛市内的日本陆军兵营和军队司令部战术性使用氰氯化物。攻击开始时间定为奥林匹克战役开始日的上午6时,投下1000磅炸弹340颗、500磅炸弹702颗。这一毒气具有穿透日军防毒面具的能力,估计能使日本地方军司令部失去抵抗能力。



减轻伤亡尽早结束战争



这一报告的结论是,“假如在奥林匹克战役开始之前的15天内首先使用毒气进攻,可能会使日本人的生命遭到毁灭”,并因为抢先使用毒气,所以“我们进行最大规模的偷袭,能得到最大限度的主动”。于是,这份CWS的报告明确主张抢先使用毒气弹。假如要正式决定在奥林匹克战役中最后使用毒气战的目标,那么以上的那些目标方案也许就会合并成一个方案。因为受到来自陆军总部的压力,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将军便立即采取行动,将毒气战计划的制裁性改成先发制人地抢先使用毒气。



1945年5月25日,马歇尔将军宣告,为了将奥林匹克作战中美军人员的伤亡减少到最低程度,他与陆军长官斯蒂尔姆索商量投原子弹问题时,讨论了将在远离日本本土的各岛屿战术性使用芥子气等毒气作为新战术一事,最后结论就是,“这一战术并不比磷和火焰放射器更不人道”。6月14日,他将备忘录递交给海军舰队司令官金斯,在备忘录作了如下陈述。日本的彻底失败已无法挽回,剩下的问题就是,这一战争将持续多久,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之前,美国还将花费多大的代价,要使美国的士兵减少伤亡,要使战争尽早结束,在能有效地打击对方的武器之中,毒气是唯一以前没有使用过的武器。要使用毒气,奥林匹克战役,“在军事上是最理想的时机”。马歇尔将军声称,美国抢先使用毒气已受到了制约,美国已被罗斯福总统的声明、通过美英联合参谋总部与英国制定的协定、在中国战区的海地玛亚将军与蒋介石总统之间制定的政策协定等束缚住了。他指出,太平洋战争的代价,尤其是士兵的生命代价,是发生在美国方面,而不是英国方面。因此他作出如下结论:“美军参谋总部同意,在奥林匹克战役的发起日,开始对日本全面进行毒气战,要求总统准许这一行动。军方参谋总部希望在总统参加的会议上提出这一问题,让丘吉尔首相和斯大林元帅、以及以后和蒋介石总统参与讨论。”


不断推进的奥林匹克战役



为了尽早结束战争,减少美军士兵的伤亡,美国军方主张,在实施奥林匹克作战的同时,抢先使用毒气。根据波士顿大学毕业的弗雷德里克·布朗的研究,在1945年6月美国的舆论调查中,以减少美军士兵的伤亡为目的、赞成对日本使用毒气的人占40,,,反对者占49,,。马歇尔将军认为这样的舆论能够进行十分有利的诱导。抢先使用毒气的主张终于得到了肯定。



然而,对这一提案,美军参谋总部议长雷伊黑将军于6月20日说,不必改变前总统罗斯福的声明,同时辩称,即使是主张进行毒气战的人,也都一致认为应与杜鲁门总统进行讨论。对此,马歇尔将军于6月21日虽然暂时承认制裁性使用这一条件,但作为“假如我们具备主要从飞机上,,对日本本土,,进行巨大攻击的能力,对毒气弹的需求也许就会迅速增大”,而主张对马里亚纳群岛和冲绳群岛配置毒气弹。于是,对日本使用毒气弹的问题,虽然在波茨坦会议的桌子上没有被提起,但供应奥林匹克战役的毒气战筹备工作依然在加紧进行着。



马歇尔将军于7月6日宣称,战役开始后75天内使用的毒气弹药,现在已经随时能够启用,兵工厂里也在增大生产量,按预定的最大攻击规模,能够持续攻击9个月。同时,在日本宣告投降前的8月13日,他决定,11月1日的毒气弹使用可能量要达到117456吨顿,非持久性毒气弹的准备要非常充分。在持久性毒气弹中,100磅炸弹会被同样重量的烧夷弹和通用炸弹消弭而显得不足,所以要集中研究,讨论从缴获的毒气弹药、联合国的武器回流品、追加补充等进行周转。



随着对日本城市的大规模烧夷弹攻击而出现的炸弹不足,对毒气攻击计划也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但马歇尔将军认为,那是可以克服的问题。



原子弹以后施放毒气



围绕着如何毁灭性打击日本的战争气焰、尽早结束战争的方法问题,美国政府内众说纷纭,有的主张罗斯福总统早就提出的前苏联参战;有的认为封锁海上,以烧夷弹和通用炸弹进行战略轰炸就足够了;也有的主张使用原子弹,即实施曼哈顿计划;还有的认为必须进行日本本土登陆作战等。也有人认为,在实际有效地迫使日本侵略战争指挥者下决心投降这一点上,前苏联参战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投原子弹和战略轰炸在使日本一般民众消除战意上有着重大意义,登陆作战可以不用。另外,使用毒气,恐怕会招致日本在亚洲、太平洋各战区在某种程度报复性使用毒气和细菌,必须取得英国、前苏联、中国的同意。对美国来说,这是使用毒气战的一种限制。



从1945年6月攻陷日本冲绳到11月的奥林匹克战役,除了海上封锁和战略轰炸,美军还没有对日本本上进行大规模的作战。因此,美国决定先使用原子弹,如果日本还不投降,毒气的实战就从奥林匹克战役开始。但是,还没有来得及使用毒气,1945年8月15日美国投下两颗原子弹以后不久,日本就宣布投降,战争宣告结束。在这一期间,7月12日,美国之所以第一次原子弹实验刚刚成功就迫不及待地在日本投下原子弹,是因为美国不想让人们认为前苏联参战是迫使日本投降结束战争的直接原因,同时美国也有在战争结束前以实战的形式试试原子弹威力的强烈意图。对美国领导人来说,与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制约的毒气弹相比,原子弹是一种较容易使用的武器。



如果前苏联的参战推迟,美国的原子弹开发也推迟,那么这又会怎么样呢?那时奥林匹克战役也许就会付诸于实施,美国为了减少美国士兵的伤亡,极有可能全面推行毒气战。如果前苏联的参战推迟,美国已经向日本投了原子弹,但日本军国主义者仍然继续顽抗的话,那么美国已经使用了原子弹这一顶级的武器,所以不可能对使用毒气再犹豫不决了。



如果原子弹开发推迟,而前苏联参战的话,日本也极有可能马上投降,于是美国就没有机会再使用毒气了。可是,由于前苏联的参战而导致日本投降这一事态,就极其夸大了前苏联在亚洲方面的作用,这也是美国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美国也许会赶在前苏联参战之前急急忙忙地使用毒气。


研究对日生物战计划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巴顿·班斯塔推测,假如战争直到过了8月中旬还在继续,美国也许就会对日本实行细菌战和枯叶战,因为据说杜鲁门总统以后回顾说,原子弹是更恶劣的武器。众所周知,这一枯叶战,就是美国在1946年准备实施的“花冠”战役,,日本关东登陆作战,,中使日本30,,的稻子枯竭的计划。如果那样,可以说,在现实中正在筹备着的毒气战,比这一计划更直接,实施的可能性更大。



结束语



美国制定对日本进行毒气战的计划,首先是因为,日本对亚洲地区尤其是对中国,从1937年以后就频繁、持续地使用毒气和细菌,招致美国准备制裁性的攻击乃至先发制人的攻击。1942年6月,美国总统的警告声明以后,日本军队还在中国继续使用毒气和细菌。美军的情报已经送达罗斯福总统的手上,证明1944年6月23日,日本军队还在中国衡阳郊外使用芥子气和路易斯毒气。而且,日本军队直到1944年6月之前,还一直在中国使用呕吐性气体,从来没有停止过。



其次,纵观美国的奥林匹克战役计划便不难看出,当初制裁使用毒气的舆论、准备、具备的条件等,都已经相当成熟,同时在向先发制人使用毒气进行转化。而且,美军使用毒气的真正目的是,尽早结束战争,减少美军士兵的伤亡。



这也是美国使用原子弹的正当理由。美国不受禁止使用毒气的国际法约束的霸权,日本法西斯发动战争并一直在使用毒气的兽性,德国由于投降而带来的在欧洲发动毒气战的可能性消失,美国本国没有会受到毒气攻击的恐怖等,都增大了美国抢先使用毒气的诱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