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 我的水区好友(十):斗斗

回眸 收藏 586 9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水区好友(十):斗斗


提起ID战斗记,我只能靠回忆来记述他,因为这位朋友潜水多时了,据说是为了守望那一片麦田。不管怎么样,我还是经常想起当年铁血“灌神”-----我的好朋友斗斗。

斗斗加入铁血是07年的1月份,应该是不老不新的铁血兵了。我真正认识斗斗时间并不长,我是5月份入铁血的,由于个人主观认识上的偏见,我和斗斗始终像熟悉的陌生人。说熟悉,是因为这个拥有“灌神”称号的他,在线时间比较长,原创比较多,在水区各楼盘总能看到他盖楼的身影;说是陌生,是因为我们没有直接对过话,虽然他时不时的在我的原创楼里冒个泡,可我也没有好好的给他盖过楼,我还一度对他心存芥蒂。那是因为我看他在一个朋友帖子里的回复,当时我就非常的生气,还打电话向朋友哭诉。朋友看到后,经过一番解释,我才明白他说话的意思,原来我自己误会斗斗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好笑,即使斗斗当时说的成立的话,又何尝不可哪!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事物的判断,总不能让全世界的人,都认同自己的态度和看法吧! 我和斗斗成为好朋友还是他被大船、斜佬忽悠进封楼帮以后。

新入铁血的战友,不会领略当年“灌神”的风采。斗斗的盖楼速度在水区是首屈一指的,和他在一起盖楼总有一种紧迫感,你的手指尽快的敲打,自己觉得速度已经很快了,没有想到他经常是四连后,坐在前面偷偷的冲你笑,所以,跟他盖楼可不能狂言拼速度,输的肯定是你。

那时他刚进帮里的时候,天天上窜下跳,把好好的一个帮群搞的乌七八糟。天天不是恶搞这个就是追杀那个,就连帮里的长老流逝大哥,他也敢跳过去跟A8一起,把我们的长老流流同志放在手术台上活体解剖了,说要研究一下活化石的内部成份,那时候我静静的藏着,看他玩、看他闹,笑的肚皮都痛了。最终因为恶搞他退了帮群,问他后悔吗?他说:其实我本来就适合藏起来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听着自已的心跳,抽自已的烟,看烟雾迷漫在属于我的空间里,思念与寂寞。寂寞与忧伤是双生的兄弟,如影随行。

原来是这样,我终于发现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快乐的主,忧伤才是他的主旋律,不经意间透出忧伤的气息,但是很快就被他藏了起来。他喜欢说“开心才是王道”,他喜欢说“在黑暗中只露出双湿淋淋的眼睛,看着,静静的看,看人间冷暖,看飞短流长。曾问过他是不是有许多伤心事,他笑着说“是吗?不是吗?”答案是什么?也许只在他心里。

走近斗斗以后,一改过去我对他错误的认识。他对朋友热情、友善,正直、仗义,宁愿自己受屈,也不能亏了朋友。他是快乐的使者,展现在朋友面前的总是灿烂的微笑,毫不吝惜的把快乐送给别人,就像他自己所说:“我看不得别人痛苦,看不得别人流泪,我想尽量让身边的人开心快乐”,至少我就是受益人之一。

斗斗年轻的时候比较贪玩,我戏称他为“游戏王子”,在他的《游戏之黑暗纪》里写到:游戏曾在我的生活中占有一个很大的比重,有时我觉得应该写点东西来记念与记录一下,就当记一下流水帐,因为我足可以讲述中国游戏的发展史。

这个游戏王子还是喜欢和朋友在一起游戏或者恶搞一把,一般情况下,他就是活动策划者。我喜欢坐在一旁,观看斗斗、A8、星子、花猪遇到一起相互恶搞的精彩场面,他们相互的抵踩、打闹,似乎看到一群顽皮的孩子相互的追逐。“放风筝”、“杀猪”是其中有意思的游戏之一。“放风筝”时,斗斗手持风筝线,跑来跑去,让飘飞在空中的A8无法着陆;“杀猪”时,他就伙同A8、星子,把花猪牢牢捆绑,卖猪肉换金子……。

在我的眼里,斗斗是个精豆子,他很聪明。他一直说自己是民工,我说他就是现在吃香的“技术型民工”。铁血ID头像是一个会员的标志,是一个品牌,在没有记住ID名字的时候,大家首先记住的是ID头像,所以,铁血会员都很在意自己的头像。斗斗利用自己的技术专长,在水区首开做艺术头像的生意,通过技术处理,在他手里加工过的ID头像徐徐如生,或静或动,或明或暗,他利用自己的手艺也赚取了不少金子,按劳取酬,无可厚非。但我知道,他得到的金子都回归了民工,回归需要帮助的人们。他是个很简单的人,简单的就像他最喜欢的“黑色”与“白色”一样。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所以就愿意和这样简单、坦诚的人做朋友,因为你不用去担心害怕,不用去动心眼防备什么。

其实斗斗也是很“坏”的。水区有个“嗜血成性”的杜杀,那就是斗斗最欣赏的衣服,常常穿着它到水区,尤其是深更半夜的楼里吓人,我第一次就是在夜里遇见它的,着实惊吓一番。这个自称是杜杀的“杜”, 杜杀的“杀”,没有血吃就发痒,于是在深夜开“鬼楼”,还不错,提前声明:“胆大的进来,胆小的别进”,即使胆大的ID,看到他的“鬼片“,也会毛骨悚然。杜杀总是出现在夜里,轻轻的对着别人说:半夜了,千万别照镜子;别在桌子下面削苹果;也不要碰牛的眼泪;如果睡不着感觉床下有东西,千万别伸头去看;走夜路的时候也别回头,哪怕感觉有人在你后脖吹寒气也别回头;看电影不要独自上厕所,不要玩数人游戏,也不要玩碟仙.。他轻轻的伸出了血红的手,那鲜血一滴滴的、无声息的伸向你的身后….时间仿佛凝固,只有那血红色的手跟被劈成两半的人头。这就是杜杀,半夜出没的杜杀。

这个杜杀为了创建恶人谷真是呕心沥血,为保证成员十足的“恶”,在水区公开招标:“俺想找几个朋友都搞个马甲来恶把,只招十个大恶人,正身不要。要求就是够恶够泡金子够多,只收马甲”,没有想到,前去应标的人趋之若骛。杜杀由此成立“恶人谷”的代言人,它向全水区坦言:“我喜欢恶人谷,因为里面全是江湖中被通缉的恶人,因为在恶人谷里却有我一直寻找不到的自由。我们是一群出不去的人,而武林中的人也进不来,除非用他们的命来交换。我认识了李大嘴,屠娇娇,还有半人半鬼与笑面佛。大嘴爱吃人肉,外人看来也许是这样,但是我常常偷偷的煲一锅牛肉汤把他叫过来 ,他一边大口大口的喝一边跟我说,其实我最怕吃的就是人肉。我知道他象我一样也有苦衷。但是我没有去问,因为有些事情是不用知道为什么的”。杜杀“坏”不“坏”,“恶”不“恶”,要有水区民工评说。

我一直以为斗斗是无忧无虑、开心快乐的,他也是凡间一俗子,在斗斗的内心深处有着很多的寂寞和忧伤。寂寞与痛苦,感伤与怀念,常常困饶着他。他已经习惯把自己的痛苦埋在心底的最深处,实在憋闷的时候,就敲打着键盘,一个个条约的字符,包含着斗斗的真情实感,滚落在键盘的泪珠,述说着不堪回首的往事:“在某一年某一天,当我回到你面前一定是泪流满面,而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你以无与伦比的辉煌,浸染着我生命中更远的天空,让我一次次的站起来、走下去,哪怕是一个寂寞的行者,一个孤独的旅人,一个伤痛的离歌,一个忧郁的背影!” 这个为了“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漂落异乡的游子,在春夏秋与风花雪间,感觉到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是寂寞和忧伤。我喜欢看斗斗如泣如诉、伤势随风的语句。一夜惊雷入梦中/人生相忘无相逢/有情无奈风吹去/无限幽情绕布衣/梦去心亦随梦去/梦醒梦回心不回/无奈落基山脉的雪/却也挡不住你离开的脚步……

很少再见他在水区出没了,他在守望着什么呢?还是变的简单了?只懂得吃吃睡睡,还有杜杀呢?在哪里?战斗记曾经养了一匹马,他很是自豪的因为总是拿第一,我发现他的小马已经跑去草原一个多月了,难道他真的放弃了这群朋友?真的忘记了那些曾经共度的日日夜夜?

有一种酒叫醉生梦死,喝下它可以忘记之前所有的一切。我想起了东成西就的那句台词:真的有这么一种吗?他找到了吗?我想问问他,也许他还是淡淡的一笑,你说呢?

时间过的好快,慢慢的关于他的记忆在泛黄,在蜕变,而他的印记也慢慢的变的模糊,总有一天他会被我们遗忘,也许这正是他所希望的,藏的太深看不到他的踪迹,再也不是曾经的灌神。变的太快,也许正如他曾经说的:我一直在的,只是露出了湿淋淋的眼睛,看着、看着、看着他关心与喜欢的朋友们!

他在他的地方,我在说关于他的印记。

最后说一句:斗斗,我的好朋友,你的朋友们还在,他们还想念着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1-20 0:00:32 被回眸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