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些日子曾经发过一个关于海军建设关键方向的帖子,其中就谈到了海军的濒海作战能力,当时由于篇幅就没有把这个内容展开,但一直想着把关于中国海军濒海战斗舰的设想写下来。前些日子看见版面有濒海作战的讨论贴,就想着趁机写点东西,应应景。

随着冷战的结束,海军的作战任务、对象、形势逐步发生了转变,那种传统的大洋深处远洋舰队剑拔弩张大打出手的情形已经很难再现,而更多的是近海的低强度冲突、由海及陆的火力投射、存在威慑和武力展示。作战形势也有原本单纯的舰队PK舰队演变为由海及陆、控制与反控制、信息化网络作战等形势。随之而来的就是海军对主战舰艇的需要已经从传统的大洋决战性舰艇向濒海作战型舰艇的转移。

最明显的就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全球舰队-美国海军,在经历了海湾、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海军对自身的作战能力进行了重新审视,发现传统的大洋舰队虽然在处理这些低强度的海上冲突中也能适用,但整体性价比过低,而且还要冒不对称作战的风险,尤其在类似波斯湾这种狭窄水源里面,几艘快艇就能把美国的提康德罗家级巡洋舰搞的神经兮兮的。在看看以色列海军,最先进的隐身护卫舰离海岸也就近了点,就被真主党游击队的反舰导弹给轰个正着,不得不回坞修船去了。因此,随着近海作战在海军作战行动中的比例不断上身,美军开始了濒海战斗舰的设计、论证及建造,目前首舰常规排水型“自由”号已经在06年下水,第二艘小水面双体船“独立”号也在加紧建设。应该说从濒海战斗舰立项到下水仅短短几年时间就可以发现,美海军对濒海战斗舰的定位非常清晰,其需求也是非常急迫的,并以此来开了未来30年新一轮海军装备的革命。

近海作战的特点,是由近海的地理地形特点决定的。首先就是陆基反舰武器及陆基航空兵的威胁,随着反舰导弹的普及,在敌近海100KM以内作战时,舰队将面临巨大的陆基武器威胁,而在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外,舰队也会面临敌陆基航空兵的威胁。其次为近海高速平台的威胁,包括导弹艇、鱼雷艇、炮艇甚至自杀艇。这些小型舰艇在近海可利用岛屿或海峡的掩护对航渡过程中的舰队发动狼群袭击,采取一击而遁的作战方法让舰队疲于应付。由于此类目标信号特征弱、速度快、数量多、攻击力强而战术灵活,因此传统舰队对付此类海上游击战会力不从心。再者就是鱼/水雷的威胁,近海作战时,舰队运转受岛屿、海峡影响较大,战术运动的空间较小,而近海海流及海底地形复杂,非常适合水下兵器的设置。在特定的环境中,即使是老式的触发水雷都会带来很大的损失,这点美海军在波斯湾吃的苦是最深的了。还有就是近海的常规潜艇威胁,如果说大洋深处是核潜艇的舞台,那么到了近海就要看常规潜艇的了。近海海底地形复杂,声环境不稳定,不利于反潜方进行搜潜、攻潜作战,而且常规潜艇还可以利用海峡等特殊地形对航渡舰队进行伏击,加之现代常规潜艇大量装备AIP系统,具备长时潜航的能力,更增加了反潜作战的难度。因此,在近海作战,舰队面临的威胁更多样化,作战环境也相对复杂,在作战舰艇的选择上必须要有所侧重。

美海军在发展濒海战斗舰时,着重对濒海战斗舰的高速、模块化及隐身能力进行了强化,并提出要融入海军网络作战的观点,要成为网络作战的一个关键结点,其作战方向关注于反潜、反水雷和反舰,应该说其设计的特点和作战对象都深刻考虑到了近海作战的特点,能够满足其在敌海岸作战部署并完成相应作战任务的需求。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美海军濒海战斗舰的诞生是在已经拥有可以获取战区制空权、制海权、制电磁权的舰艇编队的环境下的,也就是说,濒海战斗舰在美海军的作战体系中应该是作为整个大舰队近海作战的补充,因此其在功能设计和作战对象上有所偏重,这一点在我们分析中国海军濒海战斗舰时是需要清楚的。

目前,中国海军正从蓝水海军向远洋海军发展,突破第一岛链迈向西太,应该说短期内可能很少有机会进行跨洋的作战部署,因此,我们在分析中国海军濒海战斗舰之前先来看看中国海军可能遇到的近海作战环境和作战对象:

东北亚:

相对其他方向,东北亚海域在短期内爆发冲突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依然存在。中韩、中日在大陆架油气资源及岛屿领土上的纠纷和摩擦短期内不可能解决,虽然双方都在提“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多次谈判未果,因此海洋局势不容乐观,而黄海海域由于其属于大陆架延伸,深度较浅,属于典型的近海作战环境。从东北亚来看,日本海自、海上保安厅、韩国海军都是具备现代化海上作战能力的力量,其装备的宙斯盾舰、AIP潜艇等也都是世界领先的海军装备,而且由于冲突海域较近,因此都可以获得陆基航空兵如F15J、F2、KF16、F15K、P3C等重型战机的支持,因此我海军舰艇面临的作战环境比较恶劣,要确保我专属经济区利益不受侵害的任务艰巨。

台海:

未来台海冲突中中国海军将面临大规模的海峡登陆作战。从台军的设想来看,其决战境外的思想之一就是阻止我大规模登陆作战的顺利实施,因此假如台海发生冲突,在海峡内势必将是一场恶战。从我军角度考虑,由于在对台作战的同时还要警戒日、美海军动态,因此海军无法也不可能将所有的主力战舰投入到狭长的海峡中,而我军现装备的大量小型舰艇虽然在数量上有优势,但是在对空、对陆、对潜能力方面不能兼顾,作战效能并不高,在作战中对基地的依赖较大,只有通过混合编队及网络作战才能构成完整的作战整体。虽然可以预见的是届时我海军海峡作战将获得空军的强力支持,但现有舰艇的综合作战能力不强仍然是不争的事实。

南海:

应该说南海是我海军未来近海作战的主战场。从目前南海局势来看,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均在南海占据了岛礁,各国均对南海进行了渔业资源的掠夺,越南还对南海进行了石油开采和旅游开发。可以预见的是南海未来的冲突的起因将肯定是资源的争夺,而将会围绕岛礁的争夺展开的低强度冲突。南海潜在的冲突各国,其海军建设虽有一定规模,但均还算不上是现代化海军,舰艇的导弹化、信息化水平不高,防空、反舰及反潜能力一般,但其优势是距离本国基地较近,能够及时获得后勤补给及陆基航空兵的支持。同时,南海各国都在积极规划引进常规潜艇来加强海军实力,如越南看上了基洛、马来西亚看上了鲉鱼、印度尼西亚看上了阿穆尔,未来南海水面之下也将会是刀光剑影,因此未来南海的冲突将会对我海军在远离基地及航空兵支援的情况下作战能力的考验。

目前我海军装备的中型舰艇包括054/054A、053江湖、053江卫等多型舰艇,其中054A/054将是未来远洋舰队的主力;而053江湖级舰龄较长,且受设计理念的限制并不适应现代化的近海作战,其舰体结构也限制了其进一步改进的潜力;053江卫级正当壮年,但一方面在054A大规模入役之前江卫们仍将充当主力编队的角色,另一方面江卫级在高速、隐身及模块化等方面也已进一步挖掘潜力的可能,因此也并不适合担任濒海作战的角色。从我国海权的长远考虑,尤其是考虑到未来突破第一岛链及马六甲海峡,维持我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权益以及石油航线护航的需要,中国海军可以规划、设计、验证新型轻型护卫舰CLCS(中国濒海作战舰),来满足未来我海洋权益的要求,其规模设计在1500~2000吨(满载)左右即可,一来降低成本,二来利于近海浅水区的活动,其设计特点为:高速、可长期部署、隐身化、模块化,作战能力依次侧重为:反舰、防空、反潜、反水雷、对陆,能够携带无人机及直升机,能够携带特种部队专用的高速渗透艇,各武器系统采取模块化的方式进行调整,无需做到面面兼顾。

高速(船型和动力):由于濒海战斗舰未来面对的作战对象有大量的小型高速舰艇,而且低强度作战中快速到达战区的能力非常关键,因此高速作为濒海作战舰的基本特性是需要保障的。在舰型选择上,目前有传统排水型及小水面双体/三体型可以选择,美海军LCS的首舰采取的是传统排水型,第二艘采取的是小水面三体船,而我军新型导弹护卫艇采取的是小水面双体的高速穿浪型。具体分析下来看,传统排水型船体设计相对简单,技术成熟度高,在舰体布置方面拥有较丰富的经验积累;小水面船型具有更高的适航性能和更大的甲板面积,对于子系统的布防更加便利,而且其高速性能非常有优势。从目前来看,我海军通过新型导弹护卫艇的使用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设计经验,但我们也要看到从护卫艇到CLCS不是简单的艇型放大就可以的,因此从稳妥和成本的角度考虑,建议中国海军CLCS先期还是采取传统排水型设计,同时积累小水面船型、穿浪型、甚至大型气垫船的设计、使用经验,为未来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在动力上,1500吨以上的舰体要达到40节以上的航速,可以考虑柴燃混合动力+喷水装置的方案来试试,一方面柴燃混合能够提供足够的动力,并且中国海军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使用经验;另一方面喷水推进在浅水区域的机动性以及降噪等方面均相比螺旋桨有优势。

长期部署:未来我CLCS舰可能需要在南海等远离我军基地的海域进行长期部署(低强度冲突的一个特点),因此舰艇的持久力非常重要。这个持久力除了舰艇动力、武器、油料、备件等外,着重要考虑对舰员生活的关怀。当时西沙冲突时,我海军长期巡航时,舰员缺淡水、缺蔬菜,对战斗力的影响还是客观存在的,因此在CLCS设计时要考虑长期部署时的综合补给能力。

隐身化:这点应该说从江卫和167开始中国海军就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到了054A和新型导弹护卫艇的舰体设计上面就已经发挥的很熟练了。在CLCS设计中,可以采取用我海军舰艇建设中已经取得的经验和理念,来优化和完善舰体设计。同时,在采取被动隐身的同时,可以采取敷设吸波材料、浮筏减震降噪、废气主动冷却等主动隐身手段来进一步完善。

模块化:模块化设计是CLCS达到作战目的的重要保障,也使CLCS便于大量建造和部署的要求。通过模块化设计,一方面可以通过在基地进行模块调整来适应不同的作战类型和环境,另一方面为CLCS未来的长期演进奠定基础。在模块化设计时,要注意舰体系统与子系统的接口兼容性设计,可以部分采取成熟的民用系统集成技术来优化和完善模块化设计。同时模块化设计要考虑后勤的便利性,要使CLCS能够在较低的保障情况下完成模块的更换,便于CLCS更好的适应多变的冲突环境。

武器系统:

基础模块:CLCS的基本武器还是以自卫火炮为主,毕竟未来涉及的很多是低强度的冲突,中口径火炮能够胜任对空/对海作战需求。在选择上,可以考虑目前054A已批量装备的76mm舰炮,满足兼顾对空/对海的需求,同时也可以提供一定的对陆攻击力。

多用途垂发模块:由于CLCS吨位有限,在考虑其他功能模块后,留给武器系统的空间和吨位不会很多,应该无法像大舰一样面面俱到,而多用途垂发的出现可以为CLCS提供灵活的武器选择。根据吨位及作战对象为轻型舰艇的情况,中国海军可以在HQ16的热垂系统上进一步开发形成中国的MK41系统,兼容HQ16、C701、反潜导弹甚至是未来的轻型巡航导弹等系统,可以根据作战强度和目的灵活调整火力组成。同时,由于未来南海冲突中我海军将会遇到一定的空中威胁,因此采用垂发对增强CLCS的防空能力也非常关键。

反潜模块:主要由声纳系统及反潜直升机组成。声纳系统包括固定的舰壳中频声纳以及模块化的轻型拖拽声纳构成。反潜直升机可直接采用已成熟的Z9,而且反潜直升机还可以提供一定反舰能力。

反水雷模块:包括被动扫雷和主动猎雷两部分,被动扫雷采用我海军已成熟的扫雷具即可,主动猎雷部分可以采取猎雷声纳和水下机器人/猎雷具组合的方式来增强作战效能。目前我国已开发了多款具有世界水平的水下机器人,在此平台上进行整合开发,可以为海军提供优秀的水下智能猎雷具。

无人机模块:美海军LCS的飞行甲板比现役的大多数舰艇都大,就是考虑了无人机的部署问题。通过搭载无人机模块,可在敌近海作战时,无人机可以提供实时的战场侦查、火力较射、通信中继、远程打击等多种任务,丰富CLCS的作战方法,提升其作战能力。

特种部队模块:考虑到未来近海作战中可能的两栖作战任务,在CLCS设计时可以考虑容纳小队级特种部队人员及装备的多功能综合任务区。同时CLCS可设计携带特种作战艇,为潜在的两栖作战及登船登台(石油平台)作战提供运输工具。

武器系统的设计由于采用了模块化设计,因此使得CLCS在任务的适用性和多样性方面发挥出了与吨位不符的能力,同时也提高了CLCS的作战效率,减少了CLCS的建造数量,降低了整体成本,采取成熟的接口系统和武器系统,能够进一步降低系统成本,提供系统的的稳定性和成熟度,确保LCS快速形成战斗力。

总的来说,中国海军未来的CLCS可以在跟踪美海军LCS发展的基础上,结合我周边海洋局势及潜在冲突的特点,充分利用已掌握的成熟技术和系统,形成一款具有中国特色的高速、高隐身、多用途的近海作战平台,成为我海军除远洋舰队外的另一把尖刀,在保护我国万里海疆的同时从容面对一切来自周边的挑衅和打击,使我海军成为真正的攻防兼备的海上力量。

本文内容于 2008-1-11 23:39:10 被haomous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