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八章烽火中原 第四节饱餐战饭

ddtt 收藏 4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副官严光连夜办公,购买粮食草料并分给各部队,一旅的旅长马三心里还纳闷,刚来的师长有多大本事这么快弄到钱,军里也没钱,钱早就被发给嫡系各师,根本没杂牌的份,师长来转一圈人吃的马吃的全有了?

第一第二旅官兵见好多车粮食拉进来,厨房里的炊事班可就忙了,四处找人帮忙,今天吃的够了可以吃夜宵,今天晚上红薯稀饭加高粱饼子,吃饱为原则,放开肚皮的吃。口袋里还有钱的当兵的一看饭够吃了,四下出去找小酒馆买酒买肉庆祝一下,庆祝一下从今天开始可以吃饱,大家都知道这是师长解决的,而不是战区司令部的那群白痴施舍的。

一线阵地吃饱了的部队精神头来了,站夜岗也不哆嗦,虽然棉衣不太好但是肚皮里东西就不感觉怎么冷,当兵的都饿怕了,每人使劲往自己的军装口袋里塞高粱饼子,以后饿了可以临时应急。


第二天一早张学义亲自开车接着老婆去酒楼里吃早点,小兰没带跟班带了不少饭钱,足够俩人好好过日子的,俩人要了一桌子好吃的,还给跟班的警卫也买了足够的白面烙饼和包子,副官忙了一夜最后跑到酒楼里向张学义报告。

张学义看他进来立即请他上桌,“一起吃饭吧,你忙了一夜了,今天我自己跑腿你休息,我还要四处弄点钱,这快到过年不吃好点怎么行,衣服又破又旧的也不是个事,必须把吃穿解决,冬天想打胜仗后勤压力可比平时大。”

“跟刘长官那通个电话想想办法吧。”

“你先吃,吃饱了休息,这我亲自解决。”张学义先吃了点饭菜然后端着酒杯喝了二两热酒,他今天还要出去弄钱,必须给全师一人一套棉衣,然后一人一套新军装,现在只能说解决吃饱的问题,吃好和够吃还没解决。

还没等早饭吃完呢,财主贾老爷一大早找到酒楼,“张将军我可好找您呀,昨天您送我字画被我女儿要去了,我还想求几幅做纪念,您看可以么?”

“老人家,论年纪您是长辈,对我不要成您,要字画我回家立即就写,不过我也有事求您,这次我上任家里的钱没拿出来,到了部队军饷又不足发,我的兵大冬天一人不够一件棉衣,眼看过年了也没新衣服穿,粮食也不够五千兵马用一个月,您看看能不能由您带头让本地士绅借给我点,我打欠条,出钱出力出东西都行,你看能帮我么?”

“好说好说,一定照办,五千套棉衣和军装,还有五千人三个月的粮食,我现在就写帖子把本地的头面人物全邀到我家,我亲自跟他们说。”

“太好了,那我回去马上写,您吃了没,没吃我给您要一桌酒席我请客?”张学义说完站起来走,副官也要走,张学义说:“你吃饱了休息,今天给你一天假。”他说完拉着老婆准备走。

老财主看了看桌子上的早点,心说话这小子出身不一般,早点就吃酒席呀?看他、年龄官职,都可以发现这是个公子哥,不过他这么会享受那家的女孩嫁给他也不会吃亏,看他身边的老婆打扮的,本地没几个女子穿成这样,浑身珠光宝气的,这件大衣就是进口的,本国不产这么好的衣裳,老头心里想家里还有个丫头没嫁人没订亲,本地人他都见多了没一个被老头看上眼的,现在心里想虽然这小子有老婆,回去问问女儿介意不,不介意就他吧,这可是大靠山,有本事有有模样的太难找了。


张学义回了家又写了很多幅字,然后心想快过春节了,写对联送人吧,自己的字还是很受欢迎的,他找勤务兵买来写字的东西就在家里制造军费,拿这东西能换好钱。

贾老爷回到家发帖子找人,四处张罗着粮食衣服的事,他一下都快成师里的后勤处长了,老头为了找个好靠山,为了给女儿找个好出路就开始可劲的忙。

在张学义小时候他就不怎么爱写字,可是在那些饱学的家庭教师的严厉的管教下还是长了满身的本事,就拿这次来说吧,来此上任赶上大年前,缺军费他正好拿字换,对联写好以后已经是下午了,副官严光也睡醒了,亲自跑了一躺老贾家才发现门口人和车如流水,师里所需要的的棉衣棉裤成包的往里运,还有粮车把道路挡的水泄不通。

管家一看是严光马上过去拉住他,“长官,你可来了,我这已经准备了几千套棉衣,都是里边穿的,只是颜色比较杂,颜色样式统一的军大衣我们正把材料运到裁缝铺,颜色不对的大衣面正在染坊里赶着往出染,军装放在大衣之后往出加工,粮食我们老爷已经全筹足,足够你们吃到开春。”

“太谢谢您了,我就是来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立即派人往各部队发,您快向老爷通报一声。”严光要拿东西也需要打个招呼办个交接。

“好吧我这就去。”严光立即派勤务兵到各旅找后勤处的和辎重营的人,这么多东西师后勤处和运输营根本转运不过来,他拿着纸和笔就开始准备登记。

时间不大张学义亲自开车来到贾府,对联都带来了,这些东西只是送给那些出钱出东西出力的人留做纪念,可没想到对联一拿出来大家在贾老爷家的这些帮忙的人都纷纷看上对联,一个出了布料的商人看了看对联,“好字,好字呀,这点东西出的值,能换来这么好的字,贾老先生,你不用给我开收条,我就当是拿仓库里的那点东西换这个字了。”

“太谢谢了。”老贾头还提张学义说谢谢。

张学义说:“各位,我那字只是当纪念品,不是跟大家换紧俏物资的,我这就开条,我写上我家的地址,盖上我师长的官印,你们随时可以派人去我家兑现,你们看看,我打的条子跟对联上的字可是一样的,到了我家随时兑现。”

“不必了,张师长张将军,你要想写字别写字据,在给写一张字,或着画上一幅山水画,挂在堂前百年以后传给子孙,孩子们跟客人们聊起这字怎么来的,我们的子孙还好向人说这字画是家里的老人们抗战时候帮助过国军,国军里有文武全才的一位将军留给我们的纪念,不管多会说出来也是家族的荣耀。”

张学义被捧的十分高兴,拿起笔来就开始写字,什么著名的诗词之类的全抖搂出来,宋朝王国皇帝的词,南唐后主的诗,另外简单的画点花鸟鱼虫,捐东西的乡绅财主每人都得了一件,等忙完这么一堆事宽大的客厅里只剩下贾家的人,本家的主人贾老爷子早吩咐下去准备酒菜。

画完画写完字张学义立即带着随从走,他对来财主说,“老先生,我给您没少找麻烦的,怎么好意思又拿您家的粮食我又在您家蹭饭呢,我先告辞了。”

“将军留步,一顿家常饭菜不算什么,您不来我们也不是照样吃么?”老先生也很会说话,张学义笑了,“今天为国家之事连您老先生的吃饭时间都给耽误,实在是不好意思,那天我请客,我还用点公事,不打扰了。”

轿车们关住,张学义又向老头招了招手汽车一冒烟才离开,副官坐在前排看看手表,“长官,先总您回家吃晚饭吧,今天都忙了一天,估计夫人已经叫了酒菜等您了。”

“好吧,先回家喝口水吃点东西,然后下去到各旅看看,没有棉大衣每人里边穿一套棉衣也能凑合训练,但是站岗还很不舒服,也不能长途行军打仗,估计晚上各染坊和裁缝店都再加班,我们回去快点吃,吃完去各部队看看去。”


轿车到了公馆张学义是跑步进了客厅,小兰饿的不行早提前吃了点回去躺着看书,张学义跟副官正好没人打扰,跟副官坐下来就吃,吃完站起来就走。

小兰在房间里还听声音呢,吃饭吃的没声音了,再仔细一听汽车走了,哎,看来他当师长当的够忙的,也不知道他忙啥呢,家里的管家也没带着谁来照顾自己,还要自己亲自去收拾桌子,幸亏是定酒楼的菜,把盘子碗给他们放在盒子里他们回去洗,要是自己家的碗还要自己洗呢。

张学义心里算计着上任两天的,这都快元月十号了,必须在一周内做好后勤准备,明天各部队要下发棉大衣棉帽子,再用点手套就可以搞野外训练了,操练几天就可以出击,一定要在春节之前发动一场冬季攻势,不管有没有命令必须打,整个战区的士气太低,交通线作战后战区内的部队一点信心都没有,回复士气和信心太重要,老蒋越不给他好装备,他必须越给自己争个面子,我自己出去赚装备,河南是大平原正好使用骑兵,马不够自己弄马去。

轿车停到一旅的旅部门口,张学义下车一看果然与昨天不同,士兵们吃饱了脸上只放光,鼻子头都是亮的,破旧的军装被里边崭新的棉衣撑起来,站在寒风中士兵也不在哆嗦,不过没有棉鞋棉帽和手套,士兵们依然很艰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