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世纪 第一章 序 第十节 故土(一)

崖壑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9/[/size][/URL] 第十节 故土(一)   京师紫禁城内,才两周岁多点的唐龙飞仰面朝天地靠在龙椅上,惬意地咬着边上宫女递到嘴边的葡萄,享受着扇风,嘴里时不时念叨着:这么冷硬的椅子,怎么有这么多的人想坐啊?一点人体工学都不讲,一个字:太差!【(*^__^*) 嘻嘻……】   为了搞定紫禁城里的那个老妖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9/


第十节 故土(一)


京师紫禁城内,才两周岁多点的唐龙飞仰面朝天地靠在龙椅上,惬意地咬着边上宫女递到嘴边的葡萄,享受着扇风,嘴里时不时念叨着:这么冷硬的椅子,怎么有这么多的人想坐啊?一点人体工学都不讲,一个字:太差!【(*^__^*) 嘻嘻……】


为了搞定紫禁城里的那个老妖婆,唐龙飞可是费了不老少力气,足足缓了两个多月才回过神来。好就好在当时的唐龙飞身形够袖珍,能入常人所不能入的场所,能钻常人无法钻的空子,所以,尽管老妖婆身边侍卫不少,高手如云,还是被他所趁,潜入了她的卧室,先是迷魂药,再移魂大法,硬是把唐国千古第一卖国老妖婆的神智给控制了,而且最绝的是,智力毫无损失,旁人无法从外表神态中发觉有什么异常……


西元1890年12月31日,整个京师弥漫着诡异的气氛。先是老佛爷下旨将原九门提督下狱抄家,换了个假洋鬼子坐上了这个位置。据消息灵通人士说,那个叫唐风的,以前就是被当作猪仔卖到西洋的苦力,不知道怎么的,没有命丧他乡,居然“抖”起来了,衣衫鲜亮不说,满嘴洋话也正常(毕竟人家在洋人那里混了有5、6年度光景了),但关键是怎么和老佛爷搭上线地?您看看人家这门路?要多硬就有多硬,从一个白衣,蹭的一下,就成为一方大员了!能量那是相当的——


京师人别的能耐没有,就是嘴皮子厉害,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本事都在嘴巴上,不了解情况外地的人和他们聊天的话,肯定大吃一惊:个个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什么过几天这个官儿下马,那个官儿升迁,这个是某某派系的,那个又是某某派系的……聊上三天三夜不会有重复话题地。


就在京师人尽情发挥想象力,纷纷猜测这个唐风到底是哪路人马,竟然一飞冲天的时候,整个京师的城防队伍已经在一夜之间不声不响地换了人马。


“那身衣服怎么那么怪?好像和洋鬼子的军服差不多,不过看上去还真够精神的。”



“简直无法无天了!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怎么说改就改的?连辫子都给剪了,这像话么!”


“听说是新军,就按洋鬼子的样式来的,说是没有辫子打仗的时候少个累赘……”


“屁话!当年先帝不也是盘着辫子横扫中原?!打下了偌大个江山?那时候可是留发不留头……哪个让他们剪的?该杀!”


“嘘——好像老佛爷下的旨意,说新军新面貌,特准的……”


“啥!!??”


“噎……”


“……”


大家伙儿心虚地向四周瞧了瞧,小心肝吓得扑腾扑腾直跳,互相对视了几眼,从各自的颜色中读出了“都不要说出去”的意味,继续胡吹乱侃,但声音已低了10度下来,不再有人敢向往常那样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见识有的丰富,消息有多灵通……


“大消息,大消息——”


“怎么了?怎么了?”


“你们居然不知道!?负责北洋海军的那位李大人被削职查办了……”


“啊……”众人皆惊呼不已。在朝中各位臣子和平民百姓的心目中,那位“李大人”可谓是政坛中的常青树,尽管大家知道他够贪,但也知道和朝中各位大佬甚是相得,所以一直身居高位,都没想到突然落马。


“什么罪名?”众人齐问。


“贪污、受贿……主要是买军舰的时候大量收受西洋人的什么来着?噢对了,是回扣。再就是北洋水师的官员升迁上也没有少捞油水,都被抖搂了出来,估计得抄家……”


“哦……”接下来众声纷纭,大肆挖掘自己的想象力,争取把该事件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只一天,北洋系风云突变,一大批官员落马,同时一大批从西洋回来的人填补上去,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一系列动作。


没过几天,对于庙堂之上的各派系的打击相继来临。不动则已,动则雷霆一击。



“老佛爷看谁不顺眼,那比阎王驾前的小鬼的招魂令都管用啊!”一位吐沫星子横飞的京师人开始侃:“别看以前这些个什么王爷、大臣依靠着老佛爷的宠信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可这一旦失了势么……不比丧家之犬好多少!命都保不住。尽管都没有被诛了九族,但男丁流放,女入娼妓,整个家族可以说是败得一干二净,不出意外的话毫无翻身之日了。”


“那可说不准,一朝天子一朝臣,等老佛爷——”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殡天之后,指不定又有谁起势呢!”


“切!你怎么这么没眼力件儿啊?没看现在被腾出来的位子都被谁得了去么?都是从西洋回来的那些个!现在那法场的血都是给他们的垫脚石。”


“说的在理儿!诸位有没有发现,自打半年前老佛爷清理内务府开始,不管宗人府的还是汉人的官员,什么王爷啊,总督啊,军机大臣啊什么的,那抄起家来是一抄一条线呐。先是北洋海师,接着是兵部、吏部、户部……我想这京师杀完了该是轮到地方了……”


“高见!”


“在理儿啊……”


“……”


“据说现在京师外100里地已经开始戒严了——是许进不许出!”


“哦……”众人一起默然。


“那市面上那些粮食从哪儿运来的?”


“还别说,这我可知道,听我那表哥的二舅的外甥说是从海上经大沽口、天津卫运来的!”


“啊?”众人愕然,“那漕运呢?”


“屁,整个漕帮都被灭了个一干二净!听说是那大海船一船能顶100多条漕运船!漕帮不肯准备起刺儿,可还没有开始闹腾呢,就被抄了老窝。那家伙那人头砍得,鬼头刀都卷刃了……”


“听说啊,前段日子往国库里运银子的车马排老老长一溜,足足装了半个月才装完。”


“那是,那些个王爷贝勒大臣的,哪个没有个千八百万两现银的?这还不算田产、庄园啊、古董、珠宝之类的呢……”


“是啊,不是有那么句话儿么: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不过也要命啊,这些个老臣子落马之后,接班的可都是二鬼子,那我们这些个堂堂正正的满人将来干什么啊?难不成让我们以后要饭去?”


“听说以后例银要取消了,说是朝廷不养吃白饭的!”


“这倒是无所谓,那些个例银就算有也轮不到咱们这样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人,难过的还不是那些个宗人府的……”


众人正说着呢,突然传来爆豆似的枪声,不多时就听有人喊,“不得了了!新军又开始杀人了!”大家连忙四处打听,综合了各处消息,总算力畜了个头绪。因例银取消,八旗大佬们不满意,纠集了不老少旗人子弟,拖家带口的到宫门外请愿,想让老佛爷收回成命,哪成想被宫门前的新军护卫立马用机关枪给突突了。顿时血流成河,再加上被践踏在地的,据目测,死伤起码不下五、六百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