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黑心棉作坊持照营业带血棉被卖给学校

山坡的记忆 收藏 1 167
导读:  [img]http://cimg2.163.com/catchpic/8/80/80EBFC036E42FA203F7C8E4A0E88B0E6.jpg[/img]   这样的黑心棉作坊竟办了营业执照   [img]http://cimg2.163.com/catchpic/5/51/51AED28EBFBC9AA84B76BAA54D77AABB.jpg[/img]   如此污秽、破旧的烂棉也用来加工成网套   [b]盖黑心棉被学生全身起疙瘩 [/b]   我们学校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样的黑心棉作坊竟办了营业执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此污秽、破旧的烂棉也用来加工成网套


盖黑心棉被学生全身起疙瘩


我们学校的学生盖了这些被子后,身上就开始起疙瘩了。”11月13日下午,郑州某技校的学生张军(化名)把学校发给学生用的棉被带到报社,请求记者帮忙检验。记者看到张军的胳膊上布满了小红疙瘩。


“我去看医生,医生说是盖这种被子过敏。”张军告诉记者。来到该技校,记者看到,这种军绿色的被子上面全是白色的小球球,拉开棉被上的拉链,里面的棉花又脏又碎,很多黑乎乎的棉絮上面已经结成了小棉球。稀薄的枕头里装填的竟是沙发的下脚料。


“你看我们身上都是这种疙瘩。”学员们纷纷脱下衣服给记者看,他们认为身上的红疙瘩和这些被褥有直接关系。而据该技校的校长介绍,这些棉被都是从一个姓何的商贩那里购进的,包括被子、枕头、褥子在内全套寝具的购进价格为每套“六七十元”。


批发市场黑心棉被品种丰富


据该校有关负责人介绍,黑心棉被在郑州市洁云路眼镜城、黄河路小商品城等批发市场都有销售,“随处都可以买到,没有任何部门管。”该负责人说。


11月14日上午,记者以一个学校后勤主任的身份来到了郑州市洁云路眼镜城商品批发市场,为了能够准确判断棉被的质量,记者特别邀请河南省纤维检验局有关人员随同前往。一进批发市场,记者就看到许多商铺门口都堆放着各式各样的棉被和大衣。


记者和纤检人员一起走进门店较大的“×辉百货商行”。“我们这款式多,看看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棉被。”听说记者要为学生采购棉被,一名女营业员热情地接待了记者。她指着门口两边地上堆放的一人高的被子说:“上面质量好的绿军被30元一条,花被子28元,最下面的绿被子18元一条。”


纤检人员把一条“质量好”的军绿被拉链拉开,里面露出了灰白色的棉胎,纤检人员轻轻拽了一点放在手上一捻,那棉絮竟然成了碎头发的样子。“这是典型的黑心棉。”纤检人员轻声说。


“很多技校都是在我这儿拿的被子。”女营业员说,“新郑龙湖镇的中学、西郊须水的中学,都是在我这儿拿的棉被。发票上我们可以给你多开点钱。”


在该市场新区一个名为“×兰”的床上用品店,一辆装满棉被的三轮车正准备拉走,记者用手拍了一下车上的棉被,一股尘土瞬间升了起来,“这里面的棉被都是都市村庄自己生产的,咋会不脏呢。”老板笑着说。


黑心棉作坊一个地方干了十年


11月14日下午,一名知情人带着记者和纤维检验局的执法人员来到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阎南二街一个幼儿园旁边。“这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黑心棉加工点,批发市场许多棉被都是从他这里进的货。”指着幼儿园对面几间红砖瓦房,知情人神秘地对记者说。


记者推开铁门走进屋内,3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中,一个平板案台正对着门,案台的旁边是一个缝被机,紧挨着缝被机的就是一大堆破棉胎和破布片。破旧的棉胎什么颜色都有,有的还带着血渍。


通过房屋,里面是一个小院和一间后屋,后屋里的机器隆隆作响,满屋子都飘着花棉花絮,还夹杂着一股呛人的气味。门口一个女的蹲在地上正用菜刀将破棉絮剁碎,然后扔进一个轰响着的机器中。经过机器后的破棉絮似乎蓬松了许多,一个男子把加工过的棉絮熟练地摊在一个平板案台上,又很快撒上一些黑色的棉絮,而后罩上网罩,里面的工人则麻利地把网套叠起来,摆放在旁边。


听说记者急着要买500条棉被,工人赶紧把老板的手机号告诉了记者。“我们有仓库,保证可以现货供应。”他热情地说。记者指着网套上的血渍说:“这还带着血呢,怎么让人盖呀?”“一般学生都不会打开看的,只要把被罩一套上就看不到了。有好几家学校都要过我们的被子呢.。”这名工人说。


下午4时20分,老板朱家党终于出现,他把记者带到对面的仓库里。记者看到30多平方米的仓库中,生产好的绿被子、花被子堆到了房顶。他告诉记者1条被子最低18元。“我是浙江温州的,在这里干十年了,信誉很好。现在孩子、老婆都在这儿。”朱家党笑着对记者说。“是呀,老朱在这都十年了,发大财了。”附近村民证实说。


死人用的、带血的棉絮都收


“我哪里赚大钱了?我也有成本呀!”听别人说自己赚了大钱,老朱有点不好意思,他扳着指头给记者算了起来:“纺织大世界加工现成的被罩要7块,这些破棉絮也好几块,还要不时地交罚款,我哪里能赚钱。”老朱说。


“你这里的棉絮都是哪个地方送来的?”记者和老朱攀谈起来。“哪个地方的都有,只要送来我就要。”


离开老朱的加工点,记者走了没有100米,一个骑电动车、50岁左右的男子从齐礼阎中街走了过来,电动车的后座上捆满了破旧的棉被网套。“收破被套——”骑车男子吆喝道。“被套怎么收?”记者问。骑车男子急忙跳下车,“好的1块多钱,赖的5毛钱一斤,看货才能定价钱。”


“我们那里有很多旧被套,就是很脏,上面有血渍,你要吗?”记者问。“没事,没事,多脏都没事。你看我这里也有一条这样的被套。”骑车人掀开被套给记者看,记者看到黑乎乎的被套上面真的存留着一片片血渍。


骑车人说:“火葬场里面死人用过的被子我也要。不过那里面有人承包收购,没关系的人都进不去,那棉花都是用来做好棉被的呀。”


黑心棉加工作坊竟有营业执照


11月14日下午,完全掌握朱家党生产销售黑心棉的证据后,河南省纤维检验局执法人员决定对齐礼阎南二街的这家黑心棉加工点予以查封。看到执法人员和记者亮出证件,朱家党吃了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


看到执法人员要将他仓库中的货物拉走扣留,朱家党开始并没有着急,“你们罚点钱,就不要拉货了。”朱家党轻松地说。“这些黑心棉我们必须查扣销毁!”执法人员说。


“他们欠我的房租,你们不能把东西拉走!”一个自称房东的人出来阻拦。“如果不让查扣,我们会通知公安机关配合!”执法人员说。僵持几分钟后,仓库里的棉被终于被执法人员装上车,花花绿绿的被子装了整整一卡车。


在执法人员询问中,朱家党对收购、生产黑心棉一事供认不讳。他告诉记者,从1996年开始,他就在齐礼阎南二街的这个地方加工这种网套,2005年,正在生产的他们被淮河路工商所执法人员查获,“他们没有扣我的东西,只是罚了我500元钱,让我办了个营业执照。之后,我每个月都交管理费,他们也没再来查过我。”朱家党说。


看记者不相信他有营业执照,朱家党把营业执照的正本和副本都拿给记者看,记者看到该营业执照的发证机关是二七工商分局。


“至少有200老乡都在郑州干我这样的生意。”朱家党说。


一直生产黑心棉缘何还能拿到营业执照?昨天下午,记者就此询问淮河路工商所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工商部门给朱家党颁发营业执照,是因为他有租房协议等手续,符合行政许可法规定的发证条件,“我们不断地对商户进行巡查,不过巡查员没有告诉我朱家党在生产黑心棉,所以我不知道。”该负责人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