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弟为再圆上学梦广州街头卖报赚学费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44
导读:  [img]http://cimg2.163.com/catchpic/F/F1/F1D628F1CB2690790DC3FB2E86F737BA.jpg[/img]   郑熠在客运站前的广场大声叫卖。   [img]http://cimg2.163.com/catchpic/4/4A/4A3F35CDDC16C9192D25FDD7F6DD498F.jpg[/img]   [img]http://cimg2.163.com/catchpic/E/ED/ED934B2D6C5E277A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郑熠在客运站前的广场大声叫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郑炯负责在地铁口卖报。


“卖报啦,卖报,一元一份。”艳阳下,人群中,郑策、郑炯、郑熠三姐弟抱着大沓报纸来回地奔走叫卖。此情此景触动了热心的陈荣,她原打算发起一场解救行动,却在不经意间揭开了这三个孩子的坎坷身世。孩子们的父亲郑以祥原本是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一个混在百万货物中的炸弹,轰然间炸毁了他们一家的幸福生活。为了再圆上学梦,孩子们跟随父亲在广州街头当起了报童。


25岁的陈荣身材娇小,打扮入时。她告诉记者,她与家人一同经营制衣厂,平常最喜行善。陈荣说,前天在天河客运站地铁口偶遇三名报童,言谈间发现他们与一般的流浪乞讨者不同,“他们流浪到广州的经历也很曲折。”


“我敢肯定有两个男人在控制他们。”陈荣说,经过前天的观察,她发现有一老一少两名男子,年纪较大的负责运来报纸,而年纪较轻的则负责跟在孩子身后催促他们尽快叫卖。“那天孩子们对我说,卖报纸是为了可以上学,一下子把我感动了。”而更让她感觉出奇的是,年纪最长的女孩子不经意透露了父母曾经是做大生意的人。


曾就读家乡最好小学


昨天上午,陈荣带着新买的童装和水果到天河客运站,远远就看到了正在地铁入口处卖报的三姐弟。“他们真可怜,喊得嗓子都破了也没口水喝。”她热情地招呼三个小孩子过来喝水吃水果,而三个孩子却怯生生地不敢走上前。不多久,一个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赶来,一见陈荣,立即扯起嗓门嚷道:“你是谁?想干什么?是不是要拐走我的孩子。”男子自称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名叫郑以祥。而且不由分说地拨打110。


“我已经一无所有,只剩这三个孩子了。”郑以祥说。他告诉记者,三个孩子中,女孩最大,叫郑策,今年12岁了,三姐弟中最能读书成绩最好,“来广州之前在老家已经考了公共英语二级了。”两个男孩,10岁的叫郑炯,8岁的叫郑熠。由于他生意失败,妻子跑了,老母亲气死了,三个孩子只有从江苏来到广州跟随他流落街头。


“我过去是一家物流公司老板,也有过风光的日子。”说起往事,郑以祥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数年前,他南下广东打拼,在中山创办了自己的物流公司,两三年就成了百万富翁,在老家江苏,三个孩子都上当地最好的实验小学。两年前,郑的公司接到一单大生意,他冒险将家里的一切都做了贷款抵押,谁料生意顺利拿下,140多万的灯具装车赴运时却在博罗县发现了货物中藏有炸弹,“那时没解决的办法,只有引爆。”案件目前仍在调查中,郑以祥只好带着孩子一边打工一边等候审理结果。


三人每天卖报12小时


“三个孩子已经失学半年多了,我也心疼,但有什么办法呢?”郑以祥眉头紧锁。陈荣提出开一个存折存一笔资金资助三个孩子上学,他却一口回绝了:“我们自己有办法,孩子靠卖报能挣够上学的钱。”他透露日前已经与附近培智小学联系过,每个孩子的入学费要1500多元,而以后每学期的学费则需2000多元,陈荣站在一旁听着看着,眼泪“哗哗”地流,郑以祥反倒安慰她。“孩子很争气,比大人还能干,就最小的那个,1个月能赚1000多元。”他说,这几个月,他也干些杂活,每个月都能赚5000多元,“马上就凑足上学的钱了。”


“我真的很想上学。”郑策说出这句话。两个弟弟抱着一沓报纸凑过来,一脸天真地说:“爸爸说只要再卖两个月报,我们就能上学了。”对于辍学卖报,三姐弟都说比读书辛苦百倍,每天从早上五六时忙到晚上七八时,中午随便吃点馒头,“有时嗓子痛,咽不下。”郑策说。


从郑以祥口中记者得知,陈荣起初所说的“操纵孩子的恶棍”,原来是郑以祥开公司时的两个部下,“除了照看三个孩子,还在车站内帮人拉货。”


截稿前,陈荣致电记者称,她终于说动郑以祥接受她的捐助,日后她每月将资助郑策三姐弟350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