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焦作最牛钉子户续:记者采访遭遇围堵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 146
导读: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204/8204344.jpg[/img]   [color=#009999][b]   最牛的钉子户已成为一座孤岛。[/b] 晚报记者 王银廷/图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204/8204345.jpg[/img]   [b]   最牛的钉子户已成为一座孤岛。[/b] 晚报记者 王银廷/图   [img]http://img1.qq.com/n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牛的钉子户已成为一座孤岛。 晚报记者 王银廷/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牛的钉子户已成为一座孤岛。 晚报记者 王银廷/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郭常喜专门养了3只大狼狗看门护院。 晚报记者 王银廷/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盘参指着自家仅剩下一棵枯树一脸的无奈。 晚报记者 王银廷/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来接受记者采访马盘参夫妇被两位保安栏住。 晚报记者 王银廷 图


郑州晚报独家责任:孤岛中河南钉子户的告白



核心提示:昨日,许多网络媒体刊登一组照片,称在河南焦作市某旧城改造工地上,孤零零矗立着一栋搂,由于搬迁户要求的赔偿数额同开发商不能达成一致,面对这个坚守5年的“钉子户”,耽误不起的开发商只得先行对其他位置进行开发。 该搬迁户为何没有搬迁?它是如何成为“钉子户”的?《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另有缘由。



当事人回忆:我们就这样成了“钉子户”


工地孤楼在当地名气不小


在网络媒体铺天盖地的“焦作钉子户”转载中,却始终没有提出该旧城改造的具体地点。昨日上午,记者到达焦作后,寻找该钉子户成为首要任务。


“就在市贸易大厦斜对面,一找就找到了。”记者先联系到当地媒体的一个同行,一说旧城改造工地,同行说焦作旧城区有两块,不知道要找的是哪一块。但一听说是只有一座楼的工地,该同行马上说出了该工地的位置,并提醒记者“里面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注意安全”。至于为何要注意安全,同行含混着说“一方有来头”。


下午1时许,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位于解放路与民主路附近的拆迁工地。谈起该工地的“钉子户”,很多市民对此很熟悉,但是不愿意多说。



不见有人前来商量补偿


越过高高的围墙,记者发现工地上矗立着一栋略显破旧的3层小楼,周围的地面已被挖成深沟,一个“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的红色条幅悬挂在楼房墙上。


“你们要是早来该多好啊。”房子的女主人韩女士看到记者后,满脸愁容地详细讲述了5年来拆迁的事。


韩女士说,房子的土地属于农村宅基地,是丈夫郭长喜的父辈留给5个儿子的,土地证是1953年办理的。


1990年,房子进行了翻修,1997年取得了房产证,注明房产面积为450平方米。土地证和房产证上的名字都是郭长喜。


2002年11月27日,当地政府贴出公告,说是旧城改造要进行拆迁,29日的焦作日报也刊登了该公告。


2003年4月5日,焦作日报刊登该块土地挂牌拆迁公告,当地政府进行了拆迁动员,但是对于关键的拆迁补偿问题没有人告知。作为教师的韩女士感觉有些不对劲,没有理会拆迁公告。



“钉子户”养了3条大狼狗看门护院


80万元补偿要求被拒绝


韩女士说,拆迁动员后,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动静。


韩女士了解到,焦作市升恒房地产有限公司是该块土地开发商,但2004年一年也没见一个人前来商谈补偿的事,只是周围的邻居日渐稀少。


“走不走?想走就商量商量。”郭长喜说,他在工地遇见开发商,也曾说起拆迁的事,但2007年11月份才正式坐下商谈。


郭长喜提出拆迁多少平方米补偿多少平方米,开发商说该片土地属于商业用房,没法给房,让开个最高价。郭家提出补偿80万元,被拒绝后,开发商再也没来过。


韩女士说,5年的拆迁过程很漫长,而协商补偿经常是拖来拖去,始终没人告知补偿标准。就这样,自己家成了“钉子户”。



5年间耳闻目睹:许多邻居被吓走被打跑


一样的房子,有的补偿1万有的补偿6万


2003年4月5日,焦作日报刊登焦作市国土资源局发布的拆迁公告称“以实际测量的面积为准。”而实际上是如何操作的呢?


韩女士介绍,一位拆迁户土地证上的登记土地面积为60平方米,开发商测量后为55平方米。但是,另一住户的房子实际面积大于土地证登记面积,补偿又以土地证上的面积为准。


韩女士说,一住户的拆迁面积为62平方米,2004年赔偿1万多元。一年后,该拆迁户对门邻居,同样的面积却拿到了6万元的补偿。



剩下的另外两户人家,被打后搬走了


据介绍,该块土地被征用前共有300多户人家。


其实,就在2007年11月,这里还有3家,而那两家的人接连被打后,很快就搬走了。


“这边正谈判,那边房子已经被拆了。”昨日下午,67岁的吕绍俊谈起了自家是如何被拆迁的。吕绍俊说此前看过拆迁公告,但是始终没人前来商谈补偿的事。


2007年11月7日,开发商拆迁部负责人张东宝前来,说要商谈补偿,但就在两人商谈时,老伴打来电话,说是房子正在被拆。“还没谈好怎么拆房?”吕绍俊质问张东宝,结果挨了几脚,60多岁的老伴也被张东宝掐着脖子摁在地上。


11月13日19时30分,马盘参家,突然来了一群男子,马的姐姐和两个孩子被打伤,当夜房子被拆除。



5年守候得到的:房租没有了,整天担惊受怕


5年的拆迁生活对郭家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郭长喜的房子有3层,每层8间,二层和三层全部出租,在2002年以前,每个月房租收入为2000元。拆迁以来,租房客全部走了,5年来房子一分钱的租金也没挣到。


从那时起,郭家也增添了两个新成员——两条牧羊犬。


郭长喜说,自己家本来养的有一条狗,但看到周围邻居拆迁遇到的问题,就花钱买了两条牧羊犬。从此,三只狗天天为这个家站岗放哨。记者采访过程中,一只牧羊犬一直卧在露天楼梯上,目光炯炯的望着四周。


剩下的最后两户邻居接连被打,让郭家也不敢小视,弟兄5个轮流看护,对他们来说,人身安全最为重要。


“我以前啥都不懂,现在都成半个专家了。”韩女士搜集了很多关于拆迁的相关文件和报纸,先后去相关部门反映,最后得知自己的房子被评估为14万元,一平方米补偿300多元。


而5年的拆迁生活也让韩女士一家心里着急,“又累又怕,吃不好睡不好”,家里经常停水停电,以前常走的路也被挖断,已是14时许,一家人还没吃饭,桌子上放着几个烧饼。


郭家的大部分物件已打好包,随时准备着撤走。



记者采访遭遇围追堵截


后来的记者进不了门,采访有人盯着


在记者去郭家时,门口的保安询问身份,以亲戚的关系得以进门。采访时,郭家的电话铃响了。韩女士说,电话是开发商打来的,不让接受采访。


14时30分许,空旷的工地上有人在争吵。记者从楼梯上看到,手拿摄像机的记者被保安拦在外面。


15时许,负责拆迁的张东宝来到郭家,他表示和郭家没有发生过不愉快,双方正在协商,补偿标准不能给记者说。


“人家不欢迎你,还待在别人家?”张东宝去其办公室,记者表示稍后前往,引起张东宝不满。


15时30分许,正要离开郭家,工地又传来争吵声,一对中年夫妻被两个保安和一黄衣女子拦在门外。中年夫妻说前来看看自己被拆的房子,保安说“有记者采访,不能进。”


记者来到工地门口。


“人都被打伤了,一点赔偿也没有。”这对中年人正是马盘参夫妻。两人带记者来到“他家”,昔日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只剩一堆砖头。马盘参夫妻向记者出示了被打照片,照片中马家的四轮车被掀翻,物品撒得到处都是。当时,他家有3个亲人被打伤,然后被人拉到一边,开始拆房子。马盘参的姐姐被打得需要做手术,没钱去找开发商协商,也没有结果。


16时,记者告别马盘参夫妇,走出十多米,偶然间回头一看,一位穿黑色外衣的男子拦住了马盘参夫妻。19时许,马盘参夫妇告诉记者,该男子是民主路派出所副所长,他告诫两人不要接受记者采访。



开发商方面:与“钉子户”达成协议,赔偿标准保密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焦作市升恒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售楼部正在大力宣传其“香港城”商用房,其地址正是在目前被拆迁地段。黄衣女子说张东宝正在开会,不能接受采访。


昨晚,张东宝回答,已经与拆迁户达成补偿协议,但赔偿标准不能透露。关于马盘参和吕绍俊两家遭遇暴力拆迁一事,张予以否认。(郑州晚报记者 张华 实习生 马庆龙/文 记者 王银廷/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