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何能够“轻松暴富”?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 256
导读:  [img]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images/2007-12/29/11988799504843171082037258197.jpg[/img]   [b]   [/b]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在辽宁建昌县,锰矿的开采成本每吨只有300元左右,其中上缴政府的资源税只有6元。按每吨售价1200元计,再扣除一些不可预知的费用,矿主可以每吨锰矿中获利800元左右。《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产量较高的矿主一年可开采锰矿石一二十万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在辽宁建昌县,锰矿的开采成本每吨只有300元左右,其中上缴政府的资源税只有6元。按每吨售价1200元计,再扣除一些不可预知的费用,矿主可以每吨锰矿中获利800元左右。《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产量较高的矿主一年可开采锰矿石一二十万吨。也就是说,这些矿主一年收入可以达到一两亿元。


年前本刊记者在辽宁、陕西等地调研时发现,在各种资源矿产品价格持续走高的背景下,我国的资源税率尽管经过几次调整,但税率仍过低,严重危及我国的可持续发展。记者采访时发现,辽宁一吨煤的资源税仅2.8元;一吨玉石资源税才5元;锰的资源税只占其市场售价的0.5%左右。


过低的开采成本必然造成大量私人资本涌入,由此产生资源浪费、生态破坏及安全问题,并以少数人的轻松暴富,危及社会公平。


有关人士呼吁,在资源价格持续上涨的今天,应尽快对资源税征收标准进行调整,同时改革征管方式,以保障我国不可再生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促进社会公平和谐。


多次调整仍税率过低


资源税是以各种自然资源为课税对象,为了调节资源级差收入并体现国有资源有偿使用而征收的一种税。改革开放后,我国允许民营和三资企业进入资源开采业,但由于国有矿山企业背负着退休人员和冗员等社会负担,为了补贴国有矿山企业,国家只征收极少的资源税和资源开发补偿费。


本刊记者调研发现,尽管上世纪90年代初矿产资源价格开始和国际接轨,我国矿产品资源税也先后作过多次调整,近几年国家相继出台资源税调整方案,但资源税率仍然偏低,与矿产品价格大幅上涨的现实十分不适应,开矿因之成为一个暴利的行业。像在辽宁,一吨煤的资源税只有2.8元,一吨玉石的资源税才5元。


辽宁省建昌县地下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境内矿产已发现20多种,重点开发的有锰、铁、石灰石、硫、铅、锌、钼、煤等。尤其锰和硫储量比较大,其探明储量都在2000万吨以上,按常规可开采30年。


建昌县财政局局长黄克宽介绍说,近几年来,当地矿产资源价格一路走高,尤以锰矿为最。由于这里的锰矿资源属国内较为稀少的优质氧化锰矿,其当前的市场价格每吨售价高达1200~1400元,可锰矿的资源税每吨却只有6元,仅占售价的0.5%左右;硫矿市场价为每吨600元,其资源税每吨也只有1元,价高税低,导致本地和外地资本纷纷进入建昌采矿业。据当地国土资源部门统计,目前共有50多家业主在建昌县的10个乡镇进行采掘作业。其中锰矿资源丰富的谷杖子乡就有13家矿山企业。


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北部和山西河曲、保德一带煤炭资源丰富,被称为“晋陕蒙黑三角”。近年来,煤炭价格一路走高,当地坑口价达到300多元/吨,煤炭资源税近年来虽一调再调,但今年2月份才调到8元。巨大的利差吸引着众多资本进入这一地区的煤炭开采业,给当地环境生态带来很大压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巨大利差令少数人暴富


随着资源类产品价格的持续走高,采矿业“价高税低”的巨大利差,使本该由国家获得的利益(可用于调控收入差距及枯竭后产业调整),在价格杠杆的作用下快速流入私人腰包,使少数人轻松成为千万、亿万富翁,严重危及社会公平。


调查中本刊记者了解到,在建昌县,硫的利润空间也很大,按目前市场每吨售价600元计,全部生产成本仅在170~180元,其中资源税只占销售价格的0.2%。全县每年硫的产量约40万吨,可让矿主获利一亿多元。


记者在陕北能源富集区延安和榆林采访时看到,不时有六七十万乃至上百万元的豪华汽车驶过街头。当地干部群众称,这些车的车主大约有两种人:一种是前几年发财的“油老板”,一种是这几年发财的“煤老板”。这些人出手阔绰,保时捷卡宴、Q7、悍马,什么车流行买什么车,什么车贵坐什么车。


山西省临汾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煤窑主告诉本刊记者,他的小煤矿在前不久的山西省煤矿大整顿中被并闭。此前,他的小煤窑一天出煤500来吨,每吨煤收取的资源税是3到6元,加上其他成本每吨煤最多均摊为60元,而坑口价每吨煤在300元左右,他一天的收入在10万元左右。他为人比较低调,买了一辆奥迪A6和一辆丰田牌越野车做交通工具,戴的手表是价值20多万元的江诗丹顿。


记者调研发现,资源税率不合理,在资源富集区还造成大量社会问题。


首先是门槛过低造成大量短期开采行为。偏低的资源税激发了业主投资开采的积极性,由于价格居高不下,矿主开采热情膨胀,出现大量不科学的短期开采行为,在资源受到破坏、造成浪费的同时,环境也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而在资源枯竭以后,矿主一走了之,遗留大量废料等环境治理问题给了当地政府。


其次是拉大了资源性地区贫富差距。矿产资源的大量开采虽然给矿主带来滚滚财源,但当地的群众收入却不高。建昌县谷杖子乡全乡有1.6万人,到矿山打工的有3500多人,占劳动力的80%。近几年来,矿石价格上涨了近十倍,采矿成本并没有翻番,工人的工资也没涨多少。谷杖子村谷东组27岁的村民赵福印在当地锰矿干了3年多了,每月工资只有800元,最多的月份能拿到1200元。他告诉记者,他家6口人,有两个孩子上学,挣的钱刚够日常开销,基本没有积蓄。


三是形成一系列治安安全隐患。低成本进入,低成本开采,由此形成大量安全隐患;而日渐拉大的收入差距,也造成社会治安等诸多问题,为此政府不得不以较大的精力、人力、财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调税率改征管”势在必行


建昌县地税局副局长单广兴说,资源税税制改革无论从量计征还是从价计征,都应尽快出台。就建昌而言,锰、硫矿石的资源税率偏低,所带来的弊端很大,产量高、价格高,给经营业主带来巨大的利润空间。因此,无论从增加地方财政收入角度,还是从保护国家资源的角度,都应尽快调整并提高资源税征收比例。他认为,资源税每吨涨到占市场售价的3%到5%,对锰矿矿主绝对不会伤筋动骨。


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宝通说,国家税务总局在2007年1月底发布了《关于调整焦煤资源税适用税额标准的通知》,其中规定:自2007年2月1日起,将焦煤的资源税适用税额标准确定为每吨8元。这已是国家在2004年后第六次上调煤炭资源税,并首次按煤种区分进行上调,上调额度为历史最高。2007年国家还调整了铅锌矿资源税率,最高调整幅度达到原来的15倍。“但这仍然不够,因为我们过去的基数太低。从长远计,国家应该把资源价格提高到一个合理的水平。”


一些基层干部群众认为,国家有关部门尽管已经将资源税改革提上日程,还应进一步加快资源税征收改革的步伐。资源税征收应由目前定额征收改为定率征收,即由从量征税改为从价征税。由于目前国际市场资源价格普遍上涨,而以往实行的从量征收不受价格变动影响,只与数量有直接关系,无法体现有效利用和保护资源的效果,改为从价计征后,税收将与资源市场价格直接挂钩,既有助于通过税收调节产品利润和产品结构,影响价格水平,最终调节产业结构,同时也有助于政府税收的增加,如按超额累进税率征收,则更为合理。


同时,不仅要调整石油、煤、铁等等大宗资源产品的税率,还要调整锰、硫、钼等这一类小品种的税率,虽然从全国看开采总量不多,但销售价格高,多由私人资本投资,易引发的社会问题更多。


辽宁省地税局财产与行为税处处长刘卫峰还建议,应做大资源税,将不可再生资源和可再生资源一并纳入征税范围,如耕地利用、地下水利用、森林采伐等。(记者王振宏、刘书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