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改革回顾]我成了破烂王

stjunsen 收藏 13 181
导读:[改革回顾]我成了破烂王 我读初中那年,改革的春风便已经吹到了我们那个小县城.对于年龄尚小的我来说,什么是改革,什么叫开放是没有概念的,唯一让我明白的是我的父母都下岗了.而在下岗前,他们是本地一家很大的国营单位的部门领导,工资待遇都是很不错的,市场放开以后,多如牛毛的个体户将曾经辉煌一时的国营企业挤压的没了生存的空间,破产倒闭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由于父母是双职工,这样的变故使得原本其乐融融的小康之家一下次面临着生存的危机.那个时候国家改革也是在摸索中前进,走的路都是前人没有走过的,所以改革的过程中

[改革回顾]我成了破烂王


我读初中那年,改革的春风便已经吹到了我们那个小县城.对于年龄尚小的我来说,什么是改革,什么叫开放是没有概念的,唯一让我明白的是我的父母都下岗了.而在下岗前,他们是本地一家很大的国营单位的部门领导,工资待遇都是很不错的,市场放开以后,多如牛毛的个体户将曾经辉煌一时的国营企业挤压的没了生存的空间,破产倒闭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由于父母是双职工,这样的变故使得原本其乐融融的小康之家一下次面临着生存的危机.那个时候国家改革也是在摸索中前进,走的路都是前人没有走过的,所以改革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出现政策的不完善或者步子迈的过大而出现的社会不稳定现象.而我们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受害者,下岗之后,没有人引导就业,没有国家政策的扶持帮助,也没有政府的经济上的援助。这一切都必须要人们自己来面对来承担。


虽然我年纪还小,但对于家里所经受的一切,还是从父母的愁容中发现了蛛丝马迹.家里气氛是相当压抑的带着些须的无奈,我知道父母的肩上背负着很沉重的担子.我很少想家里开口要钱,虽然他们对于我的要求都是尽量满足.这个时候班里足球对要每个人买一套球服,要28块钱,这让我有点为难.我不想跟父母要,但我又不想大家都有而我没有的尴尬。我开始思索怎么样才能挣到钱,为自己弄到一套球服.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自己以前将家里的一口铁锅卖了,还换2块多钱,买零食吃得经历.于是跑到家里,将所有的没用的东西都翻出来了,也没有找到几斤废铁,我很是失望.但却没有放弃寻找的希望,我将目光投向了外面,毕竟城市这么大,应该有很多地方有这些东西的.

我的第一个目标是,我上学路上的一家修理厂,那里有很多宝贝.特别是比较值钱的废铁.但是别人是不让随便拿的.没有办法我只好沿着修理厂的围墙一路寻找,终于发现了一快很大的废弃的车子零件,但是我却拿不动.最后用我的自行车拖了1个多小时才弄到收购站,卖了8块多.这次的成功让我很受鼓舞,每天上学前和放学后都会到处去搜寻有用的宝贝.


不过让我比较失望的是,因为要赶着上学,时间本来就少,又怕遇到熟人,总是躲躲藏藏的,因此一个星期下来基本上没有什么收获.。于是我早上起的更早了,6点钟就出发,8点钟上课中间有近2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找,而且早上人少,不会碰到熟人.然后将搜到的宝贝藏在离学校不远的小河沟边.这样时间一长也开始摸出了些门道,每天可以弄到1-2块钱,最多4块钱也有.时间不久,我的衣服钱就已经存够了.但我却没有收手的意思,这段时间的收获让我相当满意,我完全沉醉其中,对捡破烂的兴趣远远超过学习.经常是上课也在盘算着哪里说不定有什么好东西.一次早上7点不到,在一条学校后面的小弄堂里,发现了2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小孩,被两个高年级的人拦着“宰羊子”。这几个人我认识,是我们学校高年级的,很坏,经常抢低年级学生的钱。我不敢惹他们,只是悄悄喊了一下他们老师的名字。那两人就自己跑了。两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家伙也跑的很快,似乎我要追他们一样。


后来和这两个人成了好朋友。因为我经常在捡破烂的时候碰到他们。他们来自农村,没有上学。家离县城很远,在这边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暂时栖身在老乡那边。我觉得自己比他们幸福就经常照顾他们。他们的名字特别搞笑一个叫油桶一个叫盖子,怎么写我不知道反正发音就是这样。自从我手上了几个钱以后,我经常请别人吃东西或者打游戏机,我这个人对于钱一点都不在乎,因此在学校里有了很多朋友,特别的一些经常在社会上混的,对我也很好,称我为兄弟。这样我在外面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邮筒和盖子也就顺利成章的成了我的小弟,他们两个对我是言听计从,东西卖了多少钱都交给我。


那个时候,废品收购站还是国营性质的属于物资品公司下面的,但是私人的小收购站也已经很多了。于是市场经济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废品的价格不断攀升,废纸涨了6分钱一斤,废铁更是到了6毛多。因此到了初二的时候,邮筒和盖子在我的鼓励下就已经开始挨家挨户的去收购废品了,我提供资金,他们负责每天去收购。就这样我们告别了原来的捡垃圾的生活,正式成为自由职业者了。第一天收购的废品就比我们以前捡一个星期的还要多,这更大的激发了我们几个人兴趣。每天都是起早贪黑,干的很是拼命。


由于我的心思没有放在学习上,我的成绩可以想见的一落千丈,勉强还能在班里维持个中等水平,但这个和上重点高中的要求差的很远。父亲开始找我谈话了,问我是不是思想有什么包袱?我那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包袱啊,完全是一个暴发户的沾沾自喜的心态。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不能忘怀。那个时候我们班4位女生和3个男生,突然的离家出走。老师找到了我,希望我告诉他们的去向。我没有说,我那个时候是个很讲义气的人,我是决不会出卖兄弟的。其实老师说的没错,这几个人和我关系都不错,临走的时候告诉我要去武汉去打工,还是我给了他们300块钱,这300块当时对我来说是很大一个数目,但我还是想都没想就给了他们,而且我认为他们肯定会闯出一番天地的。


大约是一个月以后,他们被家长从武汉车站带了回来。他们出去找不到工作,没有饭吃,只有一个女生找到了一个餐馆做服务员。而那餐馆老板对我们那个女同学竟然起了色心,后来幸亏家长来的及时,才得以获救。这个事情让我意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要出人头地必须要读大学,这是我当时的一个认识。


这个时候,我一个在深圳打工的亲戚,回来说那边现在工厂的工资不错,而且很需要人,我就动员邮筒和盖子和他一起过去。并把我们积攒的都给了他们。这个时候我们家,经济上也有了很大的改善。父母自己做了生意,还是以前在单位的老本行,轻车熟路,经济上有了很大的起色,甚至比以前在单位里还要好了。中考我毫不意外的没有考上重点高中,父母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交纳了一万块给我买了名额。我心痛不已,我知道钱的分量,那可是要拣多少破烂才能挣到啊。我暗自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不再辜负父母的希望。


高二那年,邮筒和盖子都回来了,跟我说要学习什么电脑。说他们那个厂是做模具设计的,会电脑搞CAD设计的话,工资会很高。我听了很高兴,就让他们暂时住在我家里。他们很能吃苦。半年以后,就顺利结业了,就又出去了。后来他们真的被提升做了主管,而且成了负责人。听说工资都上万了。一个个都混的人模人样了。我也赶上了国家扩大高校的招生规模的大好机会,顺利的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学。


我那几个中学时代的兄弟,两个都当了兵,而且在部队干的不错,一个复员到了地方进了检察院,一个就留在了部队。还有一个自己开了个皮革厂,现在已经了远近有名的皮革大王。

多年后,我和邮筒、盖子再次回到家乡的时候,我们曾经捡破烂的地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甚至都找不到那个曾让我们盯得眼睛都红了的修理厂。到处都是一些高楼大厦,一派现代化的气息,一条商业步行街横贯城市南北,一片繁荣的景象。回想起那时候做破烂王的经历,仿佛就是昨天,就是一场梦而遗,只是等梦醒来的时候,我们却以找不到梦开始的地方。


改革开放,让我成为了破烂王,又让我找不到昔日身影。一切似乎都被青砖楼瓦掩埋在了历史的尘土之中,留下的只有残存的记忆和现实的幸福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