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反制解放军,台独也学会了“放卫星”

lwandy007 收藏 0 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先制”、“反制”作战(文中简称“两制”作战)是台军防御作战中的主要攻势行动,是“有效吓阻”、“以攻辅守”作战思想的具体体现,更是台军近年的重点演训内容之一。在台军刚刚结束的“汉光21”演习中,攻势作战思想占据了主导位置,“反制”作战地位明显上升。这个动向值得重视。


“两制”作战理论的演变


台军“先制”、“反制”作战理论的形成过程,大体可以分为孕育、脱胎、形成三个阶段。


孕育于“守势战略”前期

1979年,台湾当局针对美国“断交、撤军、毁约”,反攻大陆彻底无望的现实情况,制订了“以防为主、独立固守”的军事战略方针,强调“独立作战、自力更生、死里求生、坚持到底”的防御作战思想,这标志着台湾开始进入“守势战略”的时期。这一阶段,台军封存了多项主动进攻大陆的计划,撤销了适宜在大陆东南沿海山地与丘陵地作战的轻装步兵部队,转而组建适宜海岛防御作战的机械化部队。但是,受到几十年“攻势战略”、“攻防并重战略”的惯性影响,早期的台湾“守势战略”仍然带有较强的攻势作战色彩。而且,台湾军队历来强调“积极主动”、“制人而不制于人”,其五大战法之一的首条即是“绝对攻势主义”,认为不论进攻还是防御,唯有攻击、攻击、再攻击,才能限制对方的战术运用与主动袭击、摧毁对方的正规与非正规作战。因此,台湾当局提出的“守势战略”从一开始就孕育了“积极防御”,“以攻辅守”的作战理念。


脱胎于李登辉执政时期

1990年,李登辉上台后,政治上逐步背离“一个中国”的政策,军事上加快调整战略方针、大力整军备战。1992年,台湾当局发表了第一份“《国防报告书》”,正式将“守势战略”明朗化,标志着他们彻底放弃了“伺机反攻大陆”的战略目标,转而图谋维持两岸“分裂分治”。随后,台湾当局提出的“防卫固守、有效吓阻”军事战略方针,把“有效吓阻外来侵犯”和“快速反应突发状况”作为军事战略的两个基本点。一方面,通过推行“精实案”,要求建设一支“综合战力”较强的军队,使大陆“感到动用武力会付出很大代价而不敢轻举妄动”;另一方面,针对台湾岛地幅狭小、战略纵深短浅的实际,强调“战略上的守势,并不排斥战术的攻势”,认为只有通过战术上积极的攻势行动才能达成战略上的守势。在这种“积极防御”思想的指导下,台湾军方首次提出,防御作战应积极采取“先制”、“反制”等攻势行动,争取最大限度地将对方有生力量拦阻在出发前或歼灭于海上,力避将战火延至本岛,达成“防卫固守”的最终目标。


形成于陈水扁执政时期

陈水扁上台不到2个月,就在2000年6月16日台湾陆军军官学校76周年的校庆上,提出了所谓“境外决战”的战略新构想,将军事战略方针由李登辉时期的“防卫固守、有效吓阻”调整为“有效吓阻、防卫固守”。这个调整表面上只是两个词语前后顺序的颠倒,实际上却标志着台湾的军事战略方针发生了重大转变——认为只有“以攻为守,制敌于先”,增强威慑作用,才能争取战争主动权;从而把“有效吓阻”作为实现“防卫固守”的重要前提和有效途径,正式提升到战略高度。为此,台湾2000年版的“国防报告书”明确指出,“国军自‘精实案’实施以来,新一代兵力编成及武器装备持续获得更新,已经具备主动战略条件,有能力遂行反制作战,且可获致一定程度之吓阻效果”。陈水扁还认为,台湾岛地幅有限、纵深短浅、回旋余地小,在未来的防御作战中必须坚持三军联合,实施高强度的“先制反制、吓阻打击”,才能达成“以战制战”的目的。按照这个要求,近年台军普遍加强了“两制”作战理论研究和演练,专门制订了一批“先制”、“反制”作战计划。目前,“两制”作战在台军整个防卫作战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上升,相关作战理论也初步形成了体系。

台军的“先制”与“反制”作战


“先制”、“反制”作战(文中简称“两制”作战)是台军防御作战中的主要攻势行动,是“有效吓阻”、“以攻辅守”作战思想的具体体现,更是台军近年的重点演训内容之一。在台军刚刚结束的“汉光21”演习中,攻势作战思想占据了主导位置,“反制”作战地位明显上升。这个动向值得重视。


“先制”和“反制”的异同


“先制”和“反制”两种作战行动构成了所谓的“先制反制作战”。其中,“先制”作战,指的是先发制人,先于对方发起攻势行动;“反制”作战,指的是遭到对方攻击后“以攻辅守”的反击行动。二者虽然作战时机不同,但攻击手段和行动方式基本一致,包括信息压制、空中突袭、海上游击、火炮和导弹攻击、特种袭扰等,根本目的都是为了打乱对方作战计划,迟滞对方进攻行动,争取战场主动权,达成“以慑止战”、“以战止战”的目的,为取得防卫作战的胜利奠定基础。但是二者之间的区别也是很明显的,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


作战时机不同

作战时机是二者之间最明显的区别:先于对方动手为“先制”,遭到攻击后再动手则为“反制”。具体来说,“先制”作战的时机是在对方进行进攻作战准备、尚未采取攻击行动之前,充分发挥先进的侦察预警能力获取相关情报。一旦发现对方确有实施封锁、登陆等进攻作战的企图后,便先于对方、不失时机地发起攻势作战。“反制”作战的时机则是在对方发起登陆或封锁作战后,利用对己方有利的时机(如战斗间隙或不良天候)实施,贯穿于守势作战的全过程。实施中注重发挥部分武器性能较好的特长,或选择对方作战行动中的薄弱环节,或选择对其威胁较大的目标,集中兵力、火力实施攻击性作战行动。


具体目的不同

“先制”作战的直接目的是,通过组织部分海、空军和外岛守军,对对方兵力集结装载地域、沿海和浅近纵深的重要军事、政治、经济目标实施地面袭扰、海上打击或空中突袭,破坏对方进攻作战的组织准备节奏,迟滞进攻行动、打乱作战部署,达到制止对方进攻行动或拒敌于彼岸的目的,为实施防卫作战和争取外部势力干预争取时间。“反制”作战的直接目的是,通过发挥新式武器装备的统合战力,实施长时间、高强度的三军联合攻势作战行动,进一步巩固“先制”作战成果,压制、摧毁对方重要目标,削弱其登陆作战能力,迫使对方部分兵力转入防御,减轻对台进攻压力;同时,打乱对方的作战协同,阻止登陆兵第二梯队按计划装载、航渡,配合台澎守军实施反击作战,为整体防卫作战争取主动。

打击目标不同

台军“两制”作战的攻击对象,总体上均为大陆东南沿海闽、浙、粤地区的机场、港口、指挥所、交通枢纽、登陆部队集结地区和装载上船地域等目标;但由于具体作战目的不同,两者在打击目标的选择上各有侧重。“先制”作战的打击目标,重点是对对方整个战役行动和作战准备起震撼效应的面状目标,强调源头攻击、先行吓阻。譬如,攻击厦门、上海甚至香港等重要城市,制造恶劣影响,动摇对方攻台战略决心,达成“有效吓阻”目的;破坏对方交通干线,阻止部队集结及作战物资前运,影响作战准备进程。“反制”作战的打击目标,重点是对方的指挥控制信息系统和主要武器、登陆部队等,强调优先实施电子信息“反制”,切断“反制”区域内对方陆上、海上、空中无线电联络,致使对方信息中断、指挥失灵、行动混乱,尔后集中部分海、空军和特种作战力量,联合攻击对方重兵集团和装载上船地域,袭扰航渡船团编队,力求给对方造成较大损失,分散其精力、影响其行动。


“两制”作战理论的新变化

陈水扁上台后对“两制”作战十分重视。从近期的台军演习及高层人士的言论看,台军“两制”作战思想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


地位作用上升

“两制”作战是台军在80年代初改奉“守势战略”后,逐步研究提出的一套新的战法。当时只是作为配合防御作战的一种骚扰行动,仅仅起到牵制对方部分兵力兵器、减轻对台进攻压力的作用。但进入90年代后,通过李登辉时期的发展演变,特别是陈水扁提出“境外决战”的战略构想以来,“先制”、“反制”在台军防卫作战中的地位和作用明显上升,由战术层次提升到战略位置、由辅助性行动转变为主要作战行动,逐步成为落实“有效吓阻、防卫固守”战略指导、遏制和迟滞战争爆发的重要手段。


打击范围扩大

在打击目标上,“两制”作战由战术层次提升至战略层次,由纯军事目标扩大到重要政治、经济和民生目标。据了解,台军已按照“对等报复、狠咬一口”的原则,制定了多项“两制”作战计划,各军种和外岛部队都有专门的作战计划。台湾高层人土还扬言,一旦遭到大陆攻击将空袭长江三峡大坝和香港特区,企图在更大范围和更高层次制造恶劣影响,动摇对方的攻台战略决心。在打击地域上,由东南沿海局部地区扩展到内陆腹地及登岛部队侧后纵深地区,实施纵深要域“反制”和登陆场突击,破坏对方的后续补给和战役协同。在打击时间上,由拂晓、黄昏或恶劣天候等具体时机,扩大为先行吓阻打击、继而持续“反制”,把“两制”作战贯穿于防御作战的全过程。


作战能力增强

近年来,台军大力采购攻击性武器、积极发展“两制”作战力量、频繁组织攻势作战演练,“两制”作战能力得到增强。一是积极购买空中预警机、电子战飞机和大功率通信干扰机,加装电子进攻与防护设备,加快整合三军电子战系统,建立网络作战部队,培植并储备各种计算机病毒,信息作战能力有较大提高。据了解,台军还准备花费400亿新台币,在台北地区新建一个能监测到新疆地区的远程预警雷达站。二是台军的F-16和“幻影2000”战机配有先进的航电、射控及夜视系统,能全天候作战,作战半径可达到上海、武汉、广州一线;而且都留有空中加油口,一旦获得空中加油机,其空袭半径将有很大扩展。另外,台军正在实施耗资70亿新台币的“翔升”计划,企图以IDF战机为基础,适度延伸航程,装备新型“反制弹药”作为未来空军“有限反制”作战的主要武器。三是通过在金门、马祖地区前置“雷霆2000”和“工蜂”等大口径、远射程新型火炮,加快研制“天弓-Ⅱ”弹道导弹、“雄风-2E”巡航导弹等,努力提高炮火“反制”和远距离攻击能力。四是把登陆突击作为外岛守军和空降部队、特别是两栖侦察部队的训练重点,每月集中进行任务训练,袭扰作战能力有较大提高。


行动趋向联合

“两制”作战正由单一军种独立组织向三军联合实施转变,最大限度地聚合整体作战优势,力求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譬如:事先进行周密细致的侦察,慎重选择攻击时机和打击目标;在正式作战前用电子战飞机进行不间断、高强度的压制干扰,破坏对方的通信联络和指挥协同,必要时还可派出电子侦测分队随同“反制”部队推进;对对方重要的通信、雷达等电子设备目标进行测向定位,尔后空军再出动作战飞机实施空袭;海军集中部分舰艇实施舰炮、导弹火力打击,地面部队则以小股兵力进行袭扰破坏,配合海、空军实施重点打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