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疯狂的拳头(下)

山鹰2007 收藏 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霎时间,第一步,敌人抬起了头!第二步,敌人抬起了枪!第三步,眼见着敌人扣动扳机的食指一点一点扣了下去,近了!近了!武功?王八羔子的,‘扳砖’! “去你妈的!”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的我骤然间迅速解下背带的56冲,俩手捏着枪管,把朝上就是一记横抡。就在敌人错愕枪响一瞬间,一枪托扇在了一个敌人面颊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霎时间,第一步,敌人抬起了头!第二步,敌人抬起了枪!第三步,眼见着敌人扣动扳机的食指一点一点扣了下去,近了!近了!武功?王八羔子的,‘扳砖’!

“去你妈的!”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的我骤然间迅速解下背带的56冲,俩手捏着枪管,把朝上就是一记横抡。就在敌人错愕枪响一瞬间,一枪托扇在了一个敌人面颊上,一颗眼珠带着牙齿和血丝飞了。“砰!”敌人的枪响了,但那枪一托横抡过去余势不减的我连带着就把敌人的枪管扫开了,子弹打在了侧上的石壁上,不知弹哪儿去了。挨过手雷,挨过炮,但说实话,这才是我最悬乎的一次,要是反应稍稍慢了半拍,恐怕就不会坐在这儿跟同志们侃大山了。

“啊……”那枪口被我一枪托砸偏的敌人在惊慌、恐惧、错愕中躲闪不及;复被迅即一枪托抡爬了。

“X你妈的B!”惊慌中迅速缓过劲儿的我就在那敌人被我抡趴还没到地的霎那,运起内力就对着石台后正往下躺,一侧能露出个头的敌人抽了过去!“啪!”还好这次没踢上钢盔,敌人自然被我一脚彻底破相又向后飞滚到了洞窟里,彻底结果了。正此时,就在我脚旁被一抢托抡趴了的敌人猛抱住我的支撑脚,他一声枭叫就将另一只脚正往回收的我给扑倒了;他忍着巨大的痛苦与晕眩,浑身颤抖,一手死死掐着我大腿紧拧着我四角底裤不放,一手迅速向自己摸向了插在自就腰间的匕首摸去!(PS:老二啊,危险!)就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刻我犯了人生最耻辱的错误……

“死吧!”就在被放倒,倒地抬头看见敌人拔出匕首,急疯了的我想都没多想,两臂一撑,猛得一翻身,一脚就踢飞了他拔出的匕首;再迅即一两腿一收,卡死他脖子,那支没被他控制住的脚一跨,跪压着他后背,跪立起身,奋然将他脑袋骑在我胯下,运起内力腰身猛力一扭(PS:这是‘萨博’或泰拳技法,非传统武术。),“嘎!”那人就被我用双腿夹着拧断了脑袋,但伴随而来还有一声令我终生痛心疾首的声音:“嗤”——(旁白:完了!全完了……老婆,我对不起你啊!)

瞬间意识到犯了错误的我根本来不及惊、怒、羞、急了,一抬眼就见着后面还有四个敌人正浑身浴血,如受伤的凶兽一般红着眼起身要跟我作困兽犹斗。他们两个靠前的浑身痉挛着仍顽固不化要拔出佩刀,后面的两个已经艰难的将直起身举起枪来;现在我要起身再往里面冲过去跟他们搏斗快来不及了!

“排长!”就在我拧断敌人脖子,一抬眼的功夫,瞬间听到我臭骂的张廉悌惊喜回应了声,然后又迅即间吼了声令我心惊胆寒的一嗓子:“卧倒!”

我霎时面如死灰,向前直挺挺倒了下来,身子还没趴地,就听得距离后脑门不到5米的方张廉悌的56冲响了起来,真个儿子弹擦着头顶的钢盔就冲后面勉强立起身正举枪的敌人打了了过去!王八羔子,这是打敌人还是枪毙老子!?疯了,这TMD才叫打疯了!唉,那天还真是老子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就跟老梁说的一样:“人啊,倒起霉来挡都挡不住。喝水都塞牙缝儿。”那天我还真是幸运到家,倒霉透顶,冰火两重天啊。就在我以为张廉悌能冒着击中我的危险将里面最后几个有战斗力的敌人彻底撂躺下时,又出事了……

“哒、哒、哒,叮!”我一倒地就见一个向我举起枪的敌人倒在了血泊中,就在张廉悌准备一梭子扫到墙根另一侧时,“叮”的一声弹夹挂空了!还有个负隅顽抗的敌人向我举起了枪!

“操死狗日的!”飞快反应到情况不对劲儿的我就在那敌人艰难举起手的瞬间操起拎在手里被砸烂的56冲,猛力抡了过去;“啪!”3、4米外的敌人被我抡过去的56冲砸得向后跌倒。得,真‘裸了’!现在除了拴在光条条身子上最后已经用不上武装带(包括子弹袋)和头盔,啥也没了。正此时,离我近处2米外的敌人已经艰难的爬了过来,到了离我大约一个手臂的近处,一挺身,瞬间先后抡起的佩刀在在外面一缕阳光的照射下,反衬着令人心悸的白芒与七彩光晕!眼见着两把刀一个由上到下,一个由左到右如两条张口噬人的毒蛇角度刁钻,迅即似电一样分向我取了过来!

“顶你的肺!”惊怒中我大喝一声,瞬间我爆发出了身体里最后一丝潜力,迎着那从上到下向我把佩刀扎了过来的敌人,猛的两手撑住地面,腰身死命向上一挺。收紧的两腿使劲儿一蹬,凌空一个鱼跃,就一头顶在了那敌人胸口上;敌人惨叫一声滚到了更里面。(PS:我顶!看见没?这才是正版!84年啊。老廖大喊‘顶你肺’,一头夯翻了齐达内。‘鸡蛋’黯然世界杯,只因为盗版没交税……严正BS‘鸡蛋’侵犯咱们的知识产权!)

就这时另外个敌人的佩刀斜刺过来了,抬手都来不及了!

“去你妈的!”眼见着那刀斜刺了过来,我又一声臭骂,觊紧了那插向我脖子的佩刀,一要牙,低下,迅即一个狮子甩头将那佩刀顶了出去!(PS:我再顶!注意,有钢盔顶着呐……)

“叮!”敌人显然被我的‘铁头功’给吓傻了,就在佩刀弹了开,目瞪口呆的刹那间,就这一甩头的机会,我跪在地上,运起内力,飞快逮住敌人脖子冲他脑袋就是一计头槌!(PS:我顶!顶!顶!)“啪”敌人一声哀号,鼻梁骨塌了,被我一头撞到了墙根。我顺势抽腿就是一计横撩!“啪!”一脚正中敌人面门,解决了一个。还来不及我喘口气儿呐,那刚被我一把‘56冲’扔躺下的敌人暴怒着快起了身来;另一个被我顶滚到最里面的敌人也正爬起身,还有更多的几个没咽气的敌人正颤抖着艰难爬起!我这时才怀念起那杆被我拿来当‘板砖’用了的‘56冲’来,那可是比我老婆更亲,伴我扛过老山猫儿洞段人生中最艰难时刻的‘原配’啊。(PS:资深职业军人对于自己的佩枪都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偏执。说得不好听点,有点‘恋物狂’毛病;有时老婆都没自己的佩枪重要。)

一脚将敌人结果了的我彻底陷入了惊悸和暴露之中。一个地胡旋,一转身,一收脚,见着那被56冲’扔躺下的敌人刚抬头,就在他仓惶间又想抄起手里的79微冲时,我一个纵身跳到了那敌人跟前,在他惊惶失措间,怒目狰狞着两手擒住他头,不等他急欲奋力挣扎,使劲用力瞬间就掰断了那人脖子。就这时,那被我一头顶到最里面的敌人和重伤中依然顽抗的敌人,已经艰难的要起声的敌人发出了似凶兽溺死般绝望愤怒的枭叫声!

“吼你妈的B!”我怒喝一声,又是飞速起身一个跨步到了洞窟最里面的近处。用脚?这儿密集躺了6个敌人,吃过亏的我可不敢再像先前一样硬抗。提着双拳头,瞬间想到了我们的任务就要完成,想到了彭乐良,想到了卢俊杰,想到了蒋红军,想到了丁光忠……一个个在亲爱的战友,一幕幕仿佛就在那瞬间浮现在了我眼前;瞬间似有一股戾气急窜进了我身体每根汗毛上;饥饿,疲劳,惊惶,忧郁仿佛霎那间一扫而空;而充斥在身体里的是无尽的力量,充斥在脑子里的是无边的暴戾与愤怒。兄弟们,看我给你们报仇!

就那飞奔出的两步,现实是一瞬但仿佛就似一个世纪一般漫长。我的眼睛仿佛湿润了,提紧了的两双拳头不自觉颤抖抽搐起来。一个滑步,半跪在地,抡起双臂;“八声甘州!”我大吼一声使出了擂天锤最霸烈的一式。霎时间,幽深狭窄的藏兵洞里,遽然压下了万钧重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