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三章 恍如隔世 第六节 未雨绸缪

swfcsep 收藏 26 1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眼前的这个女人,贾溪并不陌生。四年前,在广州的一家酒吧里,当时贾溪是风维软件公司技术副总监庭车常的技术秘书,而她是那家酒吧的老板;今天,在J国京京的一家按摩院里又见到了她,贾溪还是庭车常的助手,而她仍然是这家按摩院的老板。两个女人的身份似乎从未改变过。唯一有所改变的是,四年前贾溪是随同庭车常到酒吧里的,而今天,贾溪一个人来到这家按摩院,是为了寻找庭车常。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你为什么找我。”


“你知道庭车常逃狱了吗?”


“如果我连这都不知道,你就没必要来了。”


“聪明的女人。”


“你不也一样?”


“你关心庭车常的下落吗?”


“贾溪,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好吧,曾佳。如果你得知庭车常的下落,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一声。原因…..需要我解释吗?”


“你这么说是出于什么身份?他的私人助理?还是……”


“还是什么?曾佳,难道他不也是你的老板吗!我不想听推辞,我没有时间。”


“虽然我们很少打交道,不过我觉得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打交道应该很简单。庭车常……确实是我的老板。这个城市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多,现在多你一个——我是宗人社的四大金钢之一。”


“你很坦率。你凭什么相信我不会对你不利?”


“至少你不是警察。既然我是四大金钢之一,我自然知道你也是他的人,只不过你和我们不是一路的。”


“那么,刚才的事你答应了吗?”


“我无权做这个决定。除非他愿意让你知道他的行踪,当然,我是说如果他能安全地回来的话。”


“看来你对他很忠诚。”


“这句话我也正想对你说。好吧。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有所交换吧?”


“我无权向你透露再多的信息,除非他授权我这么做,因为我的秘密涉及到他的安全。”


“真累。看来聪明的女人之间打交道完全是另一码事,真累。”


“就这样,再见。”


“慢走。对了,刚才我还以为你是来找白建的。”


“白建在这?”


“……哦,刚走。”


“刚走?是吗?我不太相信河南人说的话。”


“山西人是很能算计。他现在还在这里,你要问他来这里做什么吗?”


“不需要,他不是你们的三老板吗?”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再见。”


“慢走啊,不送了。”


(二)


显然,曾佳对贾溪怀有戒心,就如同贾溪第一次见到曾佳时就怀有戒心一样。据贾溪所知,曾佳在广州时就与J国内阁情报调查室驻广州站的特工莱伯特交往甚密。莱伯特在追踪“手提箱”的过程中,死于香港的海滨山林里,那颗子弹就是贾溪发射的。事后,广州市国家安全局并未对曾佳采取控制措施,没有传讯,也没有监视,这一点一直令贾溪困惑。


庭车常的逃狱与时小兰被绑架有关。贾溪想到了“寡妇”——庭车常还不知道营救计划的存在,如果他真的要救时小兰,必定会调用“寡妇”的资源。据目前所掌握的线索,白建极有可能是“寡妇”的核心成员甚至是首脑之一,但是他作为一个逃犯的义兄弟肯定已经被警方监视了,所以连自己受到了监视的贾溪无论如何都不能带着这种目的去找他。


于是,贾溪想到了一个身份诡异、既可能是战友也可能是陌路人的人——曾佳。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贾溪找到了曾佳,经过一番谈话。贾溪证实了此行前的直觉:曾佳是宗人社的核心成员,亦极有可能与“寡妇”有某种联系。


贾溪深知这样的规律:“既然有人在监视我,就有可能监视我接触过的任何人,包括曾佳”。同时,作为一个老特务,贾溪更知道深谙其道:一个高明的监视者总是故意给予受监视者一定的空间的。间谍与反间谍之间的游戏规则例来如此,适当地给对方需要的东西,从对方身上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给对方钻空子的机会,钻对方的空子。你来我往,乐此不倦。


贾溪坚信刚才的对话没有被窃听。原因很简单。如果按摩院里的交谈地点没有十分的反窃听准备,曾佳是不会向她挑明“宗人社四大金钢之一”这一身份的。


(三)


辞别曾佳后,贾溪匆匆地离开按摩院,去一个隐秘的地方,去取一只枪。诚然,一起来的还有尾巴,取完枪之后,这个地方将不再隐秘,杀手“冷月”的身份也不再是秘密。


贾溪顺利地拿到了枪。是一支俄制PP2000微型冲锋枪,使用9*19mm口径7N21特种弹可以对付中等单兵防护装备,可使用20或44发弹匣,近距急袭功效很强劲。事到如今,贾溪做好了作出部份摊牌的打算。


像往常一样,贾溪支付了二十万美元,在普通黑市上远远花不了这么多钱,但在这里它绝对能值二十万美元。


像往常一样,贾溪没有检枪就直接收起了怀里,只是比平时多了一句话,“这是最后一次。”


说罢,她又拿出了一张五十万美元的支票,递给卖家,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叹了一口气。因为这个买枪的女人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他:走出这个门,我就不可能再来买你的枪了,你也该离开了。


“对不起,”贾溪说。她实在很抱歉,因为她的到来暴露了一个具有高度职业道德的军火贩子。


男子淡然一笑道,“够了。”


贾溪要离开时,男子突然问了一句话,“抱歉,我能知道你是谁吗?”


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将死之人弥留时的恳求。


贾溪转过脸来,“我叫冷月,这是我的真面目。”


“谢谢,”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不再说话。


全世界的军火贩子多如牛毛,但像他这一类的却寥寥无几,同行们称这一类人为“蜂针”。这些“蜂针”平生卖出的枪屈指可数,但卖价要比普通黑市上高出几十甚至几百倍,枪械本身并不特殊,特殊的是他们的枪只卖给有身份的杀手,任何人都绝不可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买家的任何线索——这正是他们的价值所在。诚然,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军火贩子,是罪恶的帮凶。


这是贾溪第一次违背职业杀手的准则——作为一个职业杀手,她不应该牵连向自己提供武器的人,她不应该把尾巴带到这里,但她没有选择。


“蜂”已经原谅了贾溪,因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知道卖家的名字——冷月,对常人而言只是个代号,但对于杀手和“蜂“而言它就是名字。更为重要的是,他还看到了冷月的真面容。


让整个警视厅上窜下跳、暴跳如雷的“冷月”原来是这么一个貌似文弱的美丽女子。


“蜂”笑了,很开心,很畅快,即使将要在监狱中终此一生也值了。警察最大的痛苦就是贼最大的快乐。


(四)


子夜3时22分,板田少室得到一个不好的信息:负责8区通讯中转的通讯控制车突然失去了第二便衣组一名便衣队员的实时监控信号。警备局里值班的电子战专家小组和驻扎8区的SWAT机动分队迅速出动,分别向8区通讯控制车和那位便衣队员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驰援。五分钟后,电子战专家还未赶到8区通讯控制车,指挥车突然又收到了那位便衣队员传回的信号,是明码通话:“我被袭击了。”


刚从简易床上爬起来的便衣队主管将椅子挪到板田少室跟前,忧心忡忡道:“这位队员干这行已经有二十三年了,资格比我还老,如果连他受到了袭击…….看来目标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


板田少室深知这句话的份量,但并没有马上作出表态,只是拿起通话器对8区的指挥官淡淡地说:“火速送回这里,我要亲自询问情况。向8、11、14号区调派制服人员,务必将太行溪捉拿归案。”


“制服人员?”8区指挥官质疑道。


“她袭击市民已经构成了人身伤害罪,是疑犯,当然要公开捉捕。”


8区指挥官茅塞顿开,“哈依。”


板田少室转过身,关切地看着一夜未睡的岛下驻口,“来一杯咖啡?”


岛下驻口摇摇头,“确定是太行溪干的?”


“还不清楚。”


“如果是她干的,事情就复杂了。”


“是啊。能够察觉到全日本最优秀的便衣跟踪队员的存在,又能够从容地实施反制,安然逃脱。”


“板田君,我所担心的不只是这个。”


“哦?”


“她突然这么做,等于是主动暴露了自己身上的秘密,至少是一部分秘密。为什么?”


“狗急跳墙?呵,我相信她还不到那个境地。看来,隐藏在这个城市某个角落里的某种力量正在向我们发动某种形式的反击。”


“不错。他们开始实施酝酿已久的计划,也许只是一小部份,但至少,是开始了。否则太行溪不会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鸟下驻口从板田少室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这个生活习性俨然清教徒的前特种部队军官破天荒地点燃了烟,抽了一口。


不多时,一个外围警员将一名身着街道清洁工服装、四十多岁的男人带进了指挥车。


便衣队主管骇然而立,紧张地目光将那中年男人浑身上下都扫描了一遍,方才放下心来,“没伤着吧?”


“只是被打晕了,实在抱歉,”中年男人一进来就向身着制服的岛下驻口敬礼道,“长官,8区便衣队员铃木弼一报到。”


岛下驻口点点头,向一直身着便服的板田少室虚指一下,“这位是整个行动的最高指挥官,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吧。”


铃木弼一这才注意到板田一室的存在,长年从事便衣工作的他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翻着死鱼眼珠、木讷呆板的年轻人是个利害的角色。


“我是在目标经过地铁站时才跟同事接班的,跟她到了一个路边面包店,位置在这里,”铃木绯一在中心指挥台前指了指地图,缓缓说道:“她进去有5分钟,出来时手提包底部有被重物压载的迹象,而平时的女士随身用品重量不外乎手机首饰化妆盒卫生巾之类的,很轻。继我跟踪全程所观察到的规律,她喜欢用中指勾着手提包带子,从面包店里出来时却挎在了腋下。我估计……”


岛下驻口应声道:“枪!”


“有可能,”板田少室沉呤道,将目光转向铃木弼一,谦恭地说道:“依前辈的经验,那可能会是什么样的枪。”


铃木弼一收到了便衣队主管鼓励的目光后,清了清嗓子,经过短暂而细致的复核性思考后,悠悠说道:“从手提包的面料看,应该是软牛皮制品。款式也比较常见。如果包内底部没有经过特别改造或者没有垫过书的话,从重物压载形成的突出部表象上看,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那包里的重物应当有1.5到2千克之间,尺寸可能比较大,大约恰好能将平放进那只手提包里,长度应该在3分米左右。”


板田少室想了想,“应该不是常规手枪。难道会是微型冲锋枪之类的?”说着将目光投向鸟下驻口。一个优秀的军方特战军官本身就是几乎无所不知的枪械专家。


鸟下驻口拿出一张纸递给铃木弼一,“你根据自己的经验的判断,大致地勾画一下直觉中那个东西的轮廓。”


铃木弼一欣然应允,不多时,他画出了一个模糊的形状,递给鸟下驻口。


鸟下驻口看了一眼,闭上眼睛静静地思索了一会,慎重地说道:“在假设铃木君的判断与实际大致吻合的前提下,我推测了一下。首先,尺寸上看,如果是常规手枪,只有加挂消声管才会这么长。短短五分钟要完全购枪、粗略检验、加挂附加设备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应该是一种折叠托式高射速自动火器,弹匣应该是接在握把里,没有前握把,属于俗称中的冲锋手枪范畴。再次,她敢用手提包装,说明枪支重量不太大,一般人看不出来,所以极可能是复合材料,铃木君也说了,不超过2千克,应当是运用了大量的工程塑料件……”


“等等,弹匣呢?实弹总是金属的,怎么可能只有2千克,”板田少室提醒道。


铃木弼一沉呤道:“如果是弹匣直插式微型冲锋枪,带弹携行很不方便放在那么小的手提包里,而如果把弹匣和枪分离后同时放在包里的话会因碰撞发出声音。所以,她可能会把弹匣插在身上的其它口袋里。”


“使用手枪弹的冲锋枪弹匣大都体形细长,插在裤袋里很难被察觉,”鸟下驻口赞同铃木弼一的解释,继续说道:“空枪重不足2千克,使用工程塑料件,长度不超过3分米的微型自动火器。在我所熟识的枪械中至少有十个候选者,其中能够与铃木所描绘轮廓构成联系的只有三种,包括著名的乌兹冲锋枪。最后,根据这三种的产地和黑市上的需求,我倾向于……我有一种直觉,那是一只俄制PP2000。”


“能这么精确地肯定?”板田少室心存疑虑道。


“冷战结束前,我国的头号假想敌是苏联,所以熟识其常规制式装备是每个特战单位的基本训练科目之一。虽然如今的国际态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一习惯在陆自情报系统和特战单位中仍得于保留并得于发展。我服役时正值PP2000研制成功并部份列装俄军内务特种部队,所以对它印象深刻,”鸟下驻口颇为拘束地笑道,“上述分析带有先入为主的前提性缺陷,仅供参考。”


便衣队主管插上话道,“据枪械管制机构统计,PP2000在我国枪支黑市上的自动火器需求中确实占有一定的比重,很受欢迎。这种冲锋枪作为近距扫射兵器,无论射速、精度和威力都很优秀,尤其是在对付我警方重装人员时效果很明显,可以在二百米内击穿警视厅常用的制式防弹衣和轻量级装甲防暴车辆。”


“由此可见,”板田少室冷哼一声道,“这个女人不但不简单,还是个女煞星。如果我们不尽早施于强有力的措施,她一定能将京东闹得翻天覆地,不但案子愈发扑朔迷离,更会酿成近年来最严重的一系列暴力事件。”


“板田君为何不直接捉拿面包店内的疑犯?如此,太行溪的行踪和动机就更明朗了,”鸟下驻口突然提出了悬于心口以久的疑问。


“没有用。她既然一出门就袭击了铃木弼一,面包店里的同犯或者军火贩子应该已经转移了。对了铃木,你是怎么被袭击的?”


“我……实在惭愧……她出来时,我初步估计了她要走的方向,就推着垃圾收拣车提前背对着她,她走的也正是我估计的方向,当时她走在我后面。她突然叫住我,就一边撕下面包上的包装纸一边咬着,走过来。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她刚准备拨腿离开时,我的头就突然受到了重击,什么也没来得及看就没了知觉……没有一点前兆…….”


鸟下驻口皱皱眉头,“重击?详细点。”


“醒来我回忆了一下,不像是什么硬物,像是……拳头打的…….”


“你说那个文弱女子用拳头打晕了你?”鸟下驻口觉得匪夷所思。


“呃…….是…….惭愧,我辜负了长官的期望,我有罪。”


“辛苦了,”板田少室摆摆手,“先下去休息吧,有事再找你。”


“哈依,”铃木弼一欠了欠身,又羞愧地向便衣队主管看了一眼,讪讪地离开。


(五)


“为什么不多问点,至少可以了解太行溪的斤两。”


“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再问下去也不会多出新东西来。”


“哦?”


“有兴趣到舍下一坐?”


“呃?现在?这里怎么办?”


“布控拿人是任何一个警长都能够胜任的事,何况我并不奢望常规的作法能捉到她。我有很重要的东西给你看,还需要你的专业看法。”


“很重要……是那个?哦,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