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重返陆院

血色闪电 收藏 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URL]   飞机降落在这既熟悉又陌生的S市机场,S市!我们又回来了!!   我和大江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出来,招上一辆出租车,迫不及待地向陆院飞驰,那里有我们熟悉的一切……   “第一次来S市吧?”司机问我们。   “你觉得呢?”我没有搭理他,大江接了话茬。   “我看你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飞机降落在这既熟悉又陌生的S市机场,S市!我们又回来了!!

我和大江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出来,招上一辆出租车,迫不及待地向陆院飞驰,那里有我们熟悉的一切……


“第一次来S市吧?”司机问我们。


“你觉得呢?”我没有搭理他,大江接了话茬。


“我看你们像。”司机一脸得意地回答


我和大江相视一笑,没有再理他,我拉过提包打开,看着里面的东西,心疼啊,一条中华、一瓶精品五粮液、一瓶路易的洋酒,花了我们将近4000块!还有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光买东西就用了6000多!!


我收起东西看着窗外,路边的白杨树在飞快地向后飞逝而过,回想着我在陆军学院的三年生活,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哥几个!到了!”司机停下车,扭过头来看我们,我这才发现大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和传说中的周公打牌去了,哈喇子流了我一身,丢人啊!!我叫醒他,扔给司机200元钱就推门下去,对面就是陆院后门,我就那么站在那看着,门口站岗的还是学员,旁边立着一块再熟悉不过的牌子:卫兵神圣,不容侵犯!曾经它陪伴我在这个岗亭上度过了多少个日夜啊……


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过去,哨兵把我们拦下来,利落地敬礼:“领导,请出示您的证件!”我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哨兵,一边掏出自己的证件递过去。


“请您登记下!”哨兵面无表情地指指岗亭里的另外两个学员,我没多说话,提着东西走过去,把证件交给那个坐着的学员,看样子他应该是带班班长。


“你找谁?”这个学员拿着我的证件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抬头问道,言语间充满了不屑。


“你他妈的知道怎么对干部说话吗!?”旁边的大江火了。


“你嘴巴放干净点!”那个学员呼地一下站起来,气势凶凶地盯着我们。


旁边的那两个门岗看着情况不对,况且我们又是干部,而且从我们的臂章上看也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所以都过来劝着:“领导,他今天心情不好,您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我打个电话!”我平静的拿起听筒。


“不行!”那个鸟人一把把电话给摁住:“这是院内军务处的内线!未经许可不许打!”


“兄弟!”我捏着他的手腕慢慢地提起来,手上暗暗用劲,疼得他龇牙咧嘴的:“我就是给军务处打!”我们中队有个战友毕业后留院了,就是在军务处,前不久还提了中尉呢!


猛地一推,他傻傻地站在一旁,任由我拿起电话拨号。


“喂!军务处吗?!”电话接通,“给我找你们刘权分队长!”


“我就是!哪位?”电话那头自报家门。


“干!我林伟!我在门口被门岗给拦了!你他妈的赶紧出来接我!”我冲着电话破口大骂。


“林伟?哪个林伟?!”电话那头看样子很茫然,好象没反映过来。


“我操!你他妈混蛋!你忘了你以前哪个中队的了吗?!鸟人!”我狂怒。


“林伟!?你真是林伟?”电话那头激动起来。


“废话!不是我是谁?!还有大江!你赶紧给我滚出来!”这小子终于反映过来了,我那叫一激动啊。


“你等着!我马上出来!”说完电话就断了,这小子肯定激动得不行。


放下电话,冷冷地看着刚才刁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的那个学院,没说话。


过了几分钟,远远看见一个中尉军官满头大汗地向门口跑来,丫的!就是刘权!转眼间,他已经到了我面前。


“林伟!大江……你们怎么来了?!……”没等他把话说完,我俩冲上去就是一顿暴锤(穿着军装在街上闹腾确实有碍观瞻),闹够了,他提起我们的东西,瞪了一眼站在旁边发呆的学员,径直走了进去……


院里还没变啊,我和大江感叹着,跟在刘权后面。


“你们住1招吧?我去给安排!”刘权激动得不行“这次回来公事私事啊?呆多久?”


“私事,看看李队,你知道他转业去了什么地方吗?”我问。


“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但有人知道他家在哪。”


“谁?”我和大江齐声问道。


“教导员啊!”刘权这时候才仔细地审视我俩:“哟!中尉啦?不错啊!”


“那个公鸭嗓子??”我笑着问。(我们后一任教导员声带开过刀,说话声音相当嘶哑,所以我们都戏称他是公鸭嗓子,呵呵。)


“是啊!他现还在当教导员了,等下我带你们去”刘权冲着1招前台大声招呼:“小丁!一个标间!豪标!”


“别别,普通的行了,咱现在没钱。”我笑着接话:“咱要低调,低调!哈哈!”


仨人打打闹闹的走进房间,放下东西,跟着就出来了,去看老教导员啊!路过服务社的时候,我和大江面面相向:这看教导员不带点东西怎么行啊?所以我们又走进了服务社拿了条中华,又是四百多,不过是大江给的,嘿嘿!谁叫他有钱呢!哈哈


走在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我们都激动不已,几年前刚进这里的时候我们还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而如今,我们同期的战友都已经成为了一名坚强的共和国军人,而我们,我、大江、程强更是经过了无数的战火洗礼而变得更加成熟……


29中队!我们曾经生活了3年的兵楼,还是那样伫立在那里,一点也没有改变,楼前的设施也没有变,改变的是住在这栋楼里的战士们,踏进中队大门,门岗见是三个干部也没问什么,站起来敬礼,我们回礼,然后急匆匆地向楼里走去,对于这里的设施我们再熟悉不过了,径直走到教导员房间推门进去……


“谁呀!怎么不打报告?!!”公鸭叫声传进我的耳朵,老教没有抬头,还在看书。


“教导员!”大江和我激动了,声音都有点发颤。


慢慢地,教导员抬起头,愣住了,他眼前站着我们三个他曾经的学员,不过已经不是那个扛红牌的小毛孩子了,而是肩扛一杠两星中尉肩章的干部,慢慢地,他站起来,走到我们面前,我们俩傻笑着,像是回到了从前……


拉着我们聊了好久,老领导就是老领导,既是朋友也是大哥,他静静地听我们诉说这些日子的经历,陪我们笑,陪我们叹息,陪我们大骂,甚至陪我们哭,几个小时后,我们渐渐的平息下来,教导员拉着我们的手:“孩子!特种部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更不是随便就能得到大伙信任的,你们既然进去了,证明你们很优秀!而你们得到了自己战友的认可,证明你们是精膺中的精膺!我们29队没有其他任何弟兄能比得上你们!我以你们为荣!我相信李队长也回以你们为荣!!!”一席话,让人回想起曾经朝夕相处的日子,听得让人抹泪……


“教导员!一起吃个饭吧?!”我和大江盛情邀请,刘权也在旁边敲边鼓。


“不了,我今天值班,中队不能没干部啊!”教导员死活不答应。


再三邀请不成,我们只好起身告辞,临走,教导员给了我们队长的电话,然后把我们送到营区边上,目送我们的身影消失在渐暗的1号公路上。


“刘权!你打电话,套出队长的家在哪!我们直接过去!对了,千万别让他知道我们来了……”我和大江合计了一下,想给队长来个突然袭击。


“行啦!知道了”刘权说着拿出电话就拨号:“喂?队长吗?哎我刘权啊!”


电话接通了,我和大江站在边上等着,看这小子怎么编!


“队长啊,您家在什么地方?我现在找您有急事!对对,相当急!……不行啊!明天没时间了啊!……啊?什么事啊?……那个,那个,林伟重伤,大江和程强牺牲了!!”操!!这小子,把我们仨全捎上了啊!!!这个混蛋!我和大江气得在旁边捏得拳头啪啪直想,真想上去揍他一顿!“……好好,我马上就到!您等我啊!千万等我啊!!”刘权挂了电话,我俩立刻冲上去把他按在地上一顿海揍。


“别别!你们想知道情况吗!?想知道就给我老实点!”刘权护着脑袋蹲在我们面前,抬头笑着看着我们,气得我直想上去掐死他!


“行啊?!你小子长脾气啦?说!在哪?!妈的撒什么谎不好非说让我们仨见阎王?!?!”大江把他从地上拎起来,跟拎鸡崽一样。


“得,得,我现在带你们去不行吗?”刘权告饶:“队长住参谋学院后边的小区里。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一行三人戴好帽子,走出大门,刘权在门口看着不久前跟我们扎刺的学员班长:“回头收拾你!”


队长家楼下,我们让刘权打电话问具体方位,然后就悄悄地上楼了,到了队长家门口,按计划,还是刘权去敲门,等队长门一打开,我们仨一拥而入,吓了队长一跳,弄不好他会以为我们是打劫的呢。等看清楚我们是谁以后,一人一脚被队长踢在屁股上,不痛!早就挨习惯了!见到老领导真好啊,把我们大队长的礼物(其实是我们买的)放在队长手上,我们仨就各自去拿吃的喝的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没规矩,也是习惯了,呵呵!关于礼物,后来我们才知道,当时如果说是我们送的,李队铁定不收,因为他从军这20多年,从没收过自己兵一分钱的礼,而我们大队长和他是老战友了,真是枪林弹雨里一起滚出来的生死兄弟,送礼的意义不一样啦!


“你们怎么来啦?是不是给我丢脸了!?被开除回来了!?”队长一脸铁青。


“哪有啊队长!”大江嘴里塞满了梨,口齿不清地回答。


“就是,咱队长带出来的兵能次了?”我手里拿着一块驴肉大口的啃着。


只有刘权老实巴交地坐在一旁喝水,什么也没拿。


“那没事跑回来干吗?!不好好呆着!”队长还是铁青着脸,不过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们回来他开心得不行。


三口吃完剩下的驴肉,我呼地一下站起来,吓了他们几个一跳,我抹抹嘴上的油,冲队长一个敬礼:“报告队长同志!C军区特种大队突击队林伟中尉、胡大江中尉!奉命来看您老人家,嘿嘿!咯……”完了,刚才吃太急,噎着了……


“哈哈!”队长笑起来,大江和刘权俩早都已经笑翻到地上窝着了……


“瞧瞧你!都中尉了!还那一副长不大的样子!赶紧喝水压压!”队长也乐得不行……


正当一帮人没大没小的在屋里闹腾的时候,队长夫人回来了,一开门吓了一跳,大江跳到她面前的一通搞笑报告又把众人笑得背过气了。


“我说谁呢!大江和林伟啊!来来我看看,哎哟,都长这么大啦???”嫂子拉着我们上下打量:“今儿哪也别去!嫂子给你们做饭去!今儿就在家里吃了!”


“本来我们就这么打算的!哈哈,谢谢嫂子成全!”大江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脑袋上立马挨了嫂子一巴掌。


丰盛的饭菜!好久没这么开心的吃饭了,以前我们几乎每个月都会跑到队长家蹭顿饭吃,可这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酒过三旬,我和大江拿出自己的三等功、二等功勋章放在队长面前:“队长!这些荣誉都应该是属于您的!您把我们从一个学生锤炼成了一名合格的军人!”


队长看着我们,没有说话,我看见他眼中有异样的东西,是眼泪!说实在的,在我们眼里,他是一名优秀的军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3年了我们没有看见队长哭过,可是今天,我们看见了……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回去招待所,在队长家一直陪他喝酒到天亮,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们都不知道,不过等我们醒来的时候,队长已经去上班了,刘权也回部队了,只有嫂子请了假在家里招待我们,和嫂子聊了一整天曾经的事情,等到队长回来,我们起身告辞,队长送我们到小区门口,看着我们叫到了出租车。


“好小子们!好样的!没给咱陆军学院丢脸!没给我们29队丢脸!好样的!”队长紧紧地拥着我们,好久,才一把拉开车门把我们推上车,如果他不那么做,我估计半个小时内我们是不会上车的……


往后的几天,我和大江在刘权的陪同下,去S市附近见了我们原来中队的几个战友,大家又喝得昏天黑地的。


几天后,在我踏上回C市的飞机,坐在窗边,望着外面下边越来越小的陆地、城市,我不禁长叹一口气,我怀念我曾经的母校、我的队长、战友们,这一走,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是否有机会能够再相见了……


只是在心里默默为我的队长、老战友祝福,默默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