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九章 高原猎杀(六)血债血偿

血色闪电 收藏 1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全体,打开夜视仪!”我艰难地向小队下达命令,肩膀上的伤口钻心地疼,随然已经经过紧急处理……

夜视仪里的世界绿呼呼的一片,我打开红外探测系统,小心地观察生命的痕迹,眼镜蛇走在我左边,而我的队员们散在我们俩周围保护,要知道,我们受了伤,作战反应已大不如前,再加上高原反应,该死的……


“各作战小组!各作战小组!我是苍鹰,发现目标,请迅速向我靠拢,重复……坐标:X138Y76!!”耳麦中传来苍鹰的呼叫,我强打起精神,拔腿向前跑去,剧烈地运动拉动着我的伤口,一阵阵剧烈地疼痛轮番攻击着我的意志,几乎快昏过去了,看看眼镜蛇,他情况也不是太好,被俩战友给架着飞奔……


当夜视仪里面出现点点红点的时候,我们才减慢速度:前方就是我们的指挥部所在地了,边防团受袭,我们追踪敌人的时候,我们三个攻击分队的指挥官带着一小部分技术士官迅速建立了一个临时指挥部,以便指挥各个小组行动,我们蹒跚着走到领导跟前,没有敬礼,也没有报告,他们都以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们。先前他们只知道我们受伤,可没想到我们两的伤都这么重,而且居然还强挺着回来参战,能不惊讶吗?


“首长,给情况吧!”我喘着粗气坐在地上。


“不行!你们俩伤太重,不能参加这次追击行动!必须马上转移到后方医院!”猎鹰的老大盯着我们。


“首长!您再怎么说也得让我们有始有终啊!”我艰难地辩解“我们参加了这次行动的每一次战斗,这马上要完事了,不能不让我们拉下啊!”


“我说不行就不行……”猎鹰老大几乎是吼出来的,但很不幸他的狮吼被雪豹一个手势制止了。


“那这样,我同意你们俩参战,但你们一旦有不适情况必须立即后撤!”雪豹看看我们俩的伤口,很简单的开出一个条件。


“是!”


“敌方向正南!距离我们有7公里左右,距离边境30公里!据息境外敌方接应部队已经到位!我们不能让他们逃出我们的祖国!血债血偿!出发!”雪豹几乎是狂怒地下达出发命令……


数个迷彩作战小组迅速四散隐进漆黑的森林里,犹如猎狗一般疯狂向前寻着剩下的两只猎物的气息前进。而我和眼镜蛇则被单独编组,由野兔和灰熊两人保护着前进……


“猎鹰2组报告,发现目标残留痕迹!边防团两个班已经前插跟进!”兄弟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


目标留下痕迹?我正在纳闷,旁边的眼镜蛇就按着喉部通话器喊了起来:“停止前插行动!陷阱!!”我一下子恍然大悟:我们与敌人接触过那么几次,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啊!如果有残留痕迹那只能是个陷阱,是他们故意留下的!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特种兵!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吗!!该死!


“猎2组!让前插的边防部队回来!陷阱!陷阱!!”我也吼起来,肩上一阵剧痛,我猛烈的动作牵扯到了伤口,妈的!


“他们没有通讯系统!我们正在追!”猎2组的兄弟也是一惊。


“妈的!该死!”我们恨恨地骂着,拼命地向前疯跑,我还好一点,眼镜蛇就不那么乐观了,他伤的是腿,跑步不方便,俩兄弟正全力架着他……


“该死的M国人……”猎2兄弟的声音变得愤怒,我知道完了,边防部队前插小组肯定有人受伤或者牺牲……


我们到的时候,有几个小队早已到了,大家默默地站成一排,向地上的4具尸体敬礼,由于边防部队冒敌轻进,中途中了M军的陷阱,4名战士牺牲,3人受伤,我站在现场,捂着剧痛的伤口看着他们,都是被木刺透胸而过,手法和向我们设陷的一模一样,该死!又是那个人!我一定要干掉他!


“哒哒哒!!”枪声在这个空旷的森林里显得异常响亮,在场所有队员都是一惊,我迅速判断出了枪声方向:11:00位置!


“11:00敌袭!”我大吼


所有小队立刻进入作战状态,小心而迅速地向交火方向前进,我和眼镜蛇因为伤的缘故,很快便被大家拉在后面,而前方的枪声也慢慢地变得密集起来,看样子我们的人不断地加入了战斗,而在猛烈的95枪声中也夹杂着M制M16的声音,我们后面的四个人拼命地跑,希望能及时赶到。我们并不是奢杀的刽子手,只是严重的复仇的火焰驱使着我们必须赶到那里……


我们赶到的时候枪声突然停下来了,我们四个隐蔽在草丛里,屏息观察着前方的动静。


“Surrender!Youhavebeenencircledbyus.Ithasnomeaningtoresist.”(你们投降吧!我们的部队已经把你们包围了!反抗是没有意义的!)雪豹沙哑的声音忽然从我们左侧很远的地方传来,还是英语,瘪足的英语发音!


“你们的军人遇见这种情况会投降吗?”右边不远处传出一个声音,是典型的欧式汉语发音,吓了我一跳,怎么那么近?算算距离,最多50米!!我晕死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先生!我是这次任务的指挥官戚××!我在此向你们承诺,如果你们缴械投降,我会保证你们作为一个军人的尊严!!并且你们只有一个选择,作为战俘总比呈尸异乡好吧!?”雪豹的声音有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和摄人心肺的冷酷。


“先生!我是M军HB5突击队第6小组指挥官威廉.亚克中校!我也明确地告诉你,我们不会投降!来到这里我们就没有想过要盖着国旗回去!”对方的声音同样冷酷无情但略带悲壮。


“老林!我已锁定目标!”眼镜蛇冰冷的声音从我边上幽幽传来:“好象是个印第安人!”


“注意观察!没有命令不要开枪!”我低声命令道,同时依然聆听双方的对话。


“那阁下的意思就是没得商量了?”


“如果非得死去,请让我死得像个军人吧!”


沉默……死一般地寂静……


“该死的!他们在干什么?!”眼镜蛇显得不耐烦了“再磨蹭一会他们就该溜了!!!”


雪豹突然下了命令给所有队员:“各单位待命!全都不要动,给他两分钟,给我两分钟!”


该死的雪豹到底在想什么?我潜意识里总有一个奇怪的念头:雪豹想放了他们!


时间一秒一秒在过,一分三十秒,我回头:“大江!报告情况!作好射击准备!”


“目标再有300米就出我的射程了!妈的他到底要干什么!”大江恨恨地骂着。


一分四十秒,我眼角的余光瞄到我的狙击手已经进入高度亢奋状态,手指搭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击发……


一分五十秒……


一分五十七秒……仍然没有任何命令


一分五十九秒,耳机里传来雪豹冰冷的命令:“干掉他们!让他们体面点!”


“哒哒哒!!”枪声响起,四处都是拖着长长尾巴的曳光弹。


“砰!…”边上的85狙击步枪怒吼着喷出火焰,震得我耳朵直响。


“干掉一个!”眼镜蛇的声音显得很虚弱


我回头,看着他趴在自己的枪上不住地喘气,而野兔蹲在他旁边正在进行战地急救,我咬着牙,忍住肩上的疼痛,一跃而起:“灰熊!跟我上!”


夜视仪里前面不远处有个微弱的人形红点晃来晃去,我知道那是敌人,因为我们战士的作战服还没有那么好的防红外功能。


艰难地举枪,瞄准……


因为肩上的伤,我的手晃动得很厉害,屏住呼吸,当红点挂进我的准星的一瞬间,我狠狠地扣下班机,“哒哒哒!”一个短点,红点应声到下,但并没变色,我知道可能只是击中了他身体某个部位,还不至于致命,我和灰熊立刻隐蔽到一棵大树后面,刚找好掩体,就听到子弹碰到树干发出的特有的“咚咚”声!好险!


“灰熊你注意射击!我去吸引他的注意!!注意别弄死他了!我要活的!”


“明白!”灰熊向我比了个OK的手势“小心点!”


我心里默默数三声,一个前滚就从大树背后滚出去,趴在地上……


“啪啪啪”一个点射三发子弹打在我身边一米的地方,溅起的泥土弹在我的脸上,好近!这时,树后的灰熊开火了,两个短点过后,对面没了动静,“他已经失去战斗力了!”灰熊依然没有露面。


后面冲上来的战士猛扑过去,把最后一个M国特种兵拉起来,向领导们走去,而我也在灰熊的搀扶下走去集合点……


雪豹以及另外两个我们大队的领导前,那个重伤的M国战士半坐在地上,靠着树干。


“杀了我!”他用瘪足的英语向着领导们“我请求你,杀了我!让我像样的死去!!”


大家沉默……


雪豹,也就是我们的戚队缓缓地掏出92手枪……


“你不能这样!”我咬牙切齿地盯着戚队,仿佛他是我的敌人!


枪响了,我震惊!他怎么能开枪射击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战俘!!!!


战俘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我看见他带着笑容闭上了眼睛,而戚队,眼角也溢出了一滴不易察觉的眼泪……


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这一枪,我回军区后狠狠地参了戚队一笔,一年后,戚队转业……


直到多年以后我转业了,我才明白当时戚队当时的想法:大家都是军人,只是效力的国家不同,军人的惺惺相惜,我明白得太晚了!……


当时我只知道,兄弟的仇我们必须报,但绝对不能杀战俘啊!……


两个小时后,大家都已经登车,我和大江以及几个重伤的战士躺在担架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部队已经在机场待命,总算要回家了,而我还活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