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九章 高原猎杀(五)该死的子弹

血色闪电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URL]   树林里面的哀号惨叫渐渐消失,眼镜蛇走出来,拍拍我:“走了!我们想知道的情报都知道了,后面的事还多呢!”   “俘虏怎么处理?”我见识了兄弟们的疯狂后,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个倒霉的俘虏,不敢想象……   “已经移交给边防团的人了,猎鹰派了一个行动小组进行支持。”眼镜蛇简略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树林里面的哀号惨叫渐渐消失,眼镜蛇走出来,拍拍我:“走了!我们想知道的情报都知道了,后面的事还多呢!”

“俘虏怎么处理?”我见识了兄弟们的疯狂后,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个倒霉的俘虏,不敢想象……


“已经移交给边防团的人了,猎鹰派了一个行动小组进行支持。”眼镜蛇简略地回答了一句就转身隐入渐黑的树林里。


“藏獒!”雪豹叫我“过来开会!”


我没有回答,背着枪慢慢地走过去……


“你他妈磨叽什么呢!?快点!”雪豹有些发怒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该死的!在见识了刚才他们的“兽行”后,我觉得我开始有些厌恶了,但现在他是突击队绝对的领导,对于他的命令,我必须服从。


“敌人现在还在我国境内,现在还有4个人,他们都是M军HB5的特种军人,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这次他们秘密潜入我国X1省的目的只有一个,联系X1的分裂势力,资助其对我国进行分裂政府的恐怖活动!他们移动方向是ZY边境,20小时侯在边境线外面还有一个小队的HB5成员以及Y军部分特工队接应!”雪豹看着我没有出声,又炫耀似的问了我一句:“这些情报你用普通审讯方法能问出来吗?!”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刚才的厌恶变成现在的佩服,转变之快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向他示弱,就那么犟着不动。


“好了,小伙子!”雪豹显得很大度:“准备出发!你以后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队伍在明确各自的任务后,迅速行动起来,而一直昏迷不醒的乌鸦则被边防团的兄弟用紧急调来的直升机运送到后方医院,当直升机呼啸着从我们头上非过的时候,大家不由自主地向着飞机远去的方向敬礼,心里都在为乌鸦默默地祈祷,祈祷着他的平安……


这次的搜索行动方便了很多,因为有了苍鹰和猎鹰分队的支援,还有人树众多的边防团战士,最舒服的还是有了交通工具的支援。我们行进的速度相当快,只消4个小时,做为先头部队的我们已经发现了M军渗透小队所设置的一些隐蔽障碍,在雪豹的指挥下,这些东西都变得像玩具一样,一会工夫就被我们完全拆除了。


我们站在车下,看着满载边防战士的卡车从我们身边呼啸驶过,卡车上那一张张年轻的脸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车队在一条简易公路上疾驶,根据地图显示,再走一个多小时就差不多到边境了,我们自己的弟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放慢车速,生怕这时候出什么纰漏,而那些年轻的边防军则对我们的警告置之不理,在自己领导的指挥下一个劲地向前飞跑,生怕掉队,他没都不知道,一场大祸即将降临在他们头上,他们也不曾想过,自己一腔报国热血就在领导一句话中灰飞湮灭……


边防团的先导车在超过我们的9辆突击车后不久,前方公路上就传出一阵巨大的轰鸣,糟了!出事了!我们的弟兄们本能反应哗啦一下拉开了枪拴,翻身下车迅速对附近树林进行警戒搜索,而我们几个攻击分队的首长则焦急地用车载电台呼叫着边防团,一分钟后,对讲机里传来前方的消息:边防团先导车由于轻敌冒进,碾上了敌人设在路上的地雷,先导车被炸成废铁,而车上的一个班的战士全部殉职!


“我他妈就知道要出事!”雪豹狠狠地把电台砸在地上:“特战大队各作战分队,立刻徒步对这块区域进行全面搜索!动作快!”


我们突击队,也就是雄鹰这帮子兄弟合并为一个行动小组,匆匆钻进密林,而猎鹰和苍鹰的弟兄也基本上6人为一个单位散开向未知区域隐去,而雪豹则带了几个苍鹰的兄弟向爆炸方向奔去……


我们8个兄弟是向西南方向搜索的,一路上并没有发现敌人,但大家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由顶尖战士所组成的作战团队,他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给我们致命的一击……


“停止前进!”耳麦里传来尖兵灰熊的声音


“什么情况!”雪豹没有跟来我又回到了队长的位置上。


“不清楚!”灰熊的声音听起来很迷茫“我不确定什么东西,但感觉非常不好!不会又是什么要命的野兽吧?!”


“眼镜蛇!迅速查明情况!”我通过喉麦喊我们的狙击手。


“明白!”


“头!他妈的什么都没有!”眼镜蛇嘲笑似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不过,灰熊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照我的估计和观测,应该是个地雷!”


地雷!!我头皮一下子麻了,妈的我们不会这么点背吧?我一时愣了没说话,就那么蹲着,而灰熊更紧张,站在原地像块木头一样一动不动,毕竟踩雷的是他啊,照我们的常识,这样全脚掌踏雷要是引爆的话估计连块整的都找不到!


“观测地雷型号!迅速组织拆除!”我回过神的时候立刻开始想对应办法


“雷的型号不明,还有我估计也没谁愿意用手去拆除它,嘿嘿!”眼镜蛇嘲弄的声音又一次在我耳边响起,他嘿嘿那一笑,让我隐约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大江!你他妈什么意思?”我低声怒骂


“嘿嘿,没什么,地雷型号嘛,我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所以我不敢确定啊,还有,谁愿意用手去抓屎啊?嘿嘿!”


“眼镜蛇!我操死你!!”没等我说话,灰熊已经在对讲里骂开了


一帮人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都嘿嘿地低笑着……


“听!!!”我一抬手打断大家的笑骂“哪来枪声??”


原本安静的树林里现在不时传出“哒哒”的枪声,感觉还挺热闹,大家都仔细听着,期望能快点确定方位、距离。


“那里交火?哪里交火!?”我按着喉麦焦急地询问兄弟部队,我们特战大队的频率都是互通的,我真他妈该死到现在才想起来!


“我是猎鹰搜索2组!发现M军分队,人数2名!方向:西南!坐标:X133Y45!请附近单位速来支援!”


“我是雄鹰突击队!我们马上就到!重复,我是雄鹰突击队,我们马上就到!”我摊开手绘简易地图,向队员们明确了方向,立刻朝那边狂奔而去。


这时的大家已经没有初上高原时的不适应了,一个个健步如飞,虽然还是会感觉到空气不够用,但毕竟不头疼了啊!


“咻!”一颗流弹带着尖利的破空声划过我的耳朵,啪地一声嵌进身后一棵大树里,妈的,好险!不过凭着这棵流弹我确定我们现在离交战地区不远了,因为在茂密的树林里,流弹不会飞得太远!


“呈战斗队行散开!”我下达命令的一瞬间,我的队伍呼啦一下四散开去,毕竟大家都是配合过那么多次,而且又一起参加了两次实弹攻击行动,没一点默契能活到现在吗?!


“眼镜蛇!迅速寻找有利射击位置进行攻击!”


“我已经到了,锁定一个目标!距离270米、风向东南、风力5级……”狙击手报出了各种射击参数。


“射击!”


“砰!”清脆的枪响以后,狙击手得意地告诉我:“目标清除!命中位置:前胸!”


“立刻寻找下一目标!”我心里有所宽慰,不愧是我们突击队的第一射手啊,一开始就干掉一个!不错啊!


“明白!”眼镜蛇的回答刚过,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声,耳麦里传来我的狙击手的一声闷哼:大江中弹!


“大江!大江!!”我顾不得叫代号,直接就在对讲里喊起来了,如果没有了这个狙击手,我的小队就相当于残了一只眼睛,再说了,大江是我最好的哥们!我真急了:“操!你赶紧回话啊!!!”


“我…我没事!”大江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我左手…伤了!妈的!前面…是个狙…击手!位置在你们的……10点方向100米左右!!”


“明白!你马上处理下伤口,通知兄弟部队去接应你!”我一边搜索大江所指的方向,一边关切地说。


“我看见他了!”灰熊通过耳麦通知我“你的正前方120米左右!正在向后移动!”


我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在向后退去,估计下距离,还在我的射程范围之内,我举枪就是一个三连速射,我枪响的同时,人影一下没了,我确定子弹没有碰着他,他是隐蔽了,妈的速度还挺快!这时,猎鹰2组的兄弟摸到我身边告诉我一个消息:苍鹰分队有2个小组已经在我们对面也就是敌人背后布防了,他跑不掉的!!


“你们组负责给我们火力掩护!我带人过去!”我冲猎鹰2组的那个班长说着就带着我的兄弟跳出掩体,向前突去。


我带着兄弟们左跳右滚地前进了50米,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毕竟是老手啊!真他妈沉得住气!我们不敢动,对方肯定是个经验老到的狙击手,要不眼镜蛇的行踪怎么会被他发现?但就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啊。我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野兔,和他交换了一下眼神,他连连摇头,因为他知道我的用意:我出去当靶子引诱敌人开枪,而他在敌人开火的同时迅速找出并将其击毙,他的担心我也知道,但现在我还有其他什么办法吗?


“1、2、3,开始!”我猛地跳出树背,向前方猛跑,心里则一直打鼓。天都知道,这么近的距离狙击步枪一枪就能把我给定了!出人意料,没有开火!老手!绝对是老手!我看看冲我摇头的野兔,咬了下嘴唇,心一横,又冲出去了,仍然没有枪声,敌人象是消失了一样,当我第三次冲出掩体的时候,我听到几声响亮的枪声:敌狙击手开火了!!不对,他用的是手枪!


我顺势在地上一滚,立马躲进了一棵树干后面,而右肩也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钻心的疼!!而与此同时,我方突击队员手中的95也响了起来,我从树干后摊出身,看见前方30米不到的地方腾起几团雪雾,我知道,兔子得手了!这时,我才反映过来看我的肩,该死的!右肩中弹!妈的!怪不得那么疼呢!队友们冲过来,我咬着牙,任由弟兄们用小刀划开伤口取出子弹,然后七手八脚地帮我包扎伤口,真疼啊,我好几次差点晕过去幸亏那个时候我咬着什么东西,好象是谁的手,不过,是谁的呢??????


眼镜蛇这时在兄弟部队的搀扶下走过来,看着我,艰难的哈哈笑着,我龇牙咧嘴地白了他一眼,臭小子!自己都那样了,还笑我!


休息了一会,我向上级通报了我们这边的情况后,站起来,看着已经全黑的树林:“兄弟们,还有俩,咱赶紧吧!”


“你俩行不行?”队友关切地问我和大江


“没问题,我还可以继续!”我努力笑笑,而后又补了一句:“送丫去医院!狙击手的手伤了就是废人了,嘿嘿!”


大江呼地一下甩开扶他的士官,瞪着俩包子眼盯着我:“你丫才废了呢!走啊!你不下去我也不去!看咱俩谁能弄死那俩M军!!”


大家相视笑笑,都知道我们俩一较劲,谁都甭想劝,所以也都不说话,只是笑。不过说实在的,突击队员手负伤都不算什么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