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九章 高原猎杀(四)人性、兽性!

血色闪电 收藏 1 1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我一个人默默地站在丛林边上抽烟,眼镜蛇陪着我,高原的风很大,呼呼地,刚才行动的时候出了一身汗,现在风吹着阴冷阴冷的,我还在想刚才那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大江,你第一次开枪杀人是什么感觉?”我把枪端在手里,头也没回,也没有叫代号。


“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感觉,第一次看见目标在我的瞄具中喷溅着鲜血倒下的时候,说心里话,我心里相当害怕,那一晚我一夜没睡,一闭上眼睛,被我射杀的那人将死时的眼神、中弹的一瞬以及死后的那不堪入目残缺不全的尸体就会出现在我眼前”大江深吸一口烟,吐出的淡淡的烟雾瞬间就被吹散在风里“我也是个人!我亲手终结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让原本活生生的人瞬间变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你说我能不怕吗??”


我放下手中的香烟,转过头看着他:“那现在呢?”


“现在?”大江冷笑着回答“说真的我爱上了这杀戮的生活!尤其是为了自己深爱的祖国而对她的敌人进行无情的清洗!如果战斗情况允许的话,我喜欢看着他们慢慢的死在我的枪口下!”


天呐!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大江吗?以前高中和军校的那个大江虽然冷静果断,但他决不嗜血啊!!我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谈论着战争的时候没有了一丝生气,空洞的让人不寒而栗……


我无话可说,在一个军人来看,他比我强,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但将来他转业回地方了,他还能以一个常人的思维方式去看待稀松平常的事情吗?


身后的树林里,传出阵阵呵斥以及阵阵刺耳的哀号声,我知道战友们开始“友好”地询问战俘了。


站起来,转身走进树林,那个俘虏已经被我们的兄弟们像捆光猪一样绑起来了,他跪在地上,双手反剪,脸部已经严重变形了,不用猜就知道哥几个下了狠手了,特种部队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那手可黑着呢!我靠在旁边一颗树上,又点燃一颗烟叼在嘴上,就那么安静的看着……


“WhatyouthistimeThesecretenterourcountrythegoalare?Thedutyisany!Said!!”(你们这次秘密进入我国的目的是什么?任务是什么!说)雪豹站在俘虏面前,和颜悦色地发问。


俘虏头也没抬,只是低声咒骂了一句,至于骂的什么我距离太远听不清楚


“That,gentleman,asksyoutotellmelikethisyoutocomethisthegoal,may??”(那这样吧,先生,请你告诉我你们来此的目的,可以吗)雪豹拦住几个想冲上来的战士,依然和颜悦色,不愠不火。


“Sorrysir!Ican‘ttellyouanything!And,Moreover,Icanaccuseyouaswellasyoursoldiertothecorrelationorganizationmaltreatthecaptive!!”俘虏居然不卑不亢(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任何事情,另外,我会向相关机构指控你以及你的士兵虐待俘虏!)


该死的M国人!虽然雪豹他们用的全英文对白,但大家也都听得一清二楚!一个战友火了,看背影好像是野兔,抡起枪托就砸过去,那一声我站这么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那力道该有多大啊!


俘虏倒在地上,一声不吭,好小子,够胆子!我不觉开始有些佩服这个险些让我送命的家伙了!发自内心的佩服!


“别这样!去找点衣服来!给他穿上!越厚越好!!这样打才不会留下外伤!”


靠!雪豹不愧是真正战场上下来的老鸟,他这种打法,只会造成严重的内伤,而表面看起来一点都没事!该死的!他们这是对待战俘吗?战俘也是人啊!


衣服很快就找来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把N件衣服套在那M国人身上,也许他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开始剧烈挣扎,嘴里还不停的喊:“IamUnitedStatesofAmerica‘ssoldiers!Youhavenorightlikethistome!Imustenjoythetreatmentwhichaprisonerofwarshouldhave!!”(我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士兵!你们无权这样对我!我要享受一个战俘应有的待遇!)


“你他妈回去再享受战俘待遇吧!”野兔喊着冲上去照着他的肚子就狠狠的一脚,然后拳头、枪托、脚雨点般地落在这个倒霉的战俘身上,渐渐地,他的嘴角溢出鲜血,抗议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冲过去一把拉开正在狂殴的我的弟兄们:“好了!都他妈别打了,打死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大家看看我,看看雪豹,我明白了,现在我不是队长!!妈的!


“我操你妈你为什么不制止!你这叫审讯吗!!!!简直他妈的和野兽一样!”我发疯般地揪着雪豹的衣领狂叫着


雪豹轻轻推开我的双手,冷冷地看着我指着躺在简易担架上仍然昏迷不醒的乌鸦:“别打岔!你看看!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兄弟的吗!”


“我他妈管不了那么多!他现在是我们的俘虏!虽然他已经放下武器,但他也应该享有一个人的尊严!我们解放军的传统不是优待俘虏吗?!!?!”我两眼涨得发红,气急败坏地吼着。


“去他妈的俘虏!你见过越战时期的俘虏吗?!不这样我们怎么能得到我们需要的情报!”雪豹一句话,让我几乎哑口无言。


“我们可以审讯啊!”我依然硬着脖子顶着雪豹,兄弟们包括那名意识模糊的俘虏都楞楞地看着我们。


“审讯?哼哼,”雪豹冷笑两声,拍着我的肩说了一句话:“少尉同志!警察审犯人叫审讯!而战场上军人为达到目的审俘虏称为刑讯!审讯,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我们耽误得起吗?!!”


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气得脸色发紫!猛一转身,大踏步走出“刑讯区”,又默默地站在外面抽烟,而身后,又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和无力抗议声……


人性本善,而战争让一个原本善良的人变成了野兽,我,也在逐步的转化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