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九章 高原猎杀(三)拯救

血色闪电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URL]   隆隆的发动机声由远及近,我们一帮人趴在密林深处警惕地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应该是我的人吧?”灰熊低声问雪豹   “来这的不可能是老百姓的车!”雪豹依然卧在草丛里,头也不回:“不管是谁,先放过去再说!”   我和野兔隐蔽在一颗足有三人粗的大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隆隆的发动机声由远及近,我们一帮人趴在密林深处警惕地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应该是我的人吧?”灰熊低声问雪豹

“来这的不可能是老百姓的车!”雪豹依然卧在草丛里,头也不回:“不管是谁,先放过去再说!”

我和野兔隐蔽在一颗足有三人粗的大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四周,而眼镜蛇,大家则都不知道他具体的位置,这小子,总是来无影去无踪,完全不按狙击手活动准则行动,人们很难琢磨他的行动路线,不过我们并不担心,因为他总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给威胁我们的敌人带来致命的一枪。

“来了!各单位准备!”雪豹下达命令“放他们过去!”

车队隆隆地从我们面前慢慢开过,是我们的人,苍鹰和猎鹰到了,大家都没有动,我们知道雪豹是什么意思,想玩玩他们,我们在林子里面光着脚丫子和M国人拼命,他们却坐着突击车大摇大摆地“挺进”!!该死的!我们一帮人隐蔽的枪口挨个在下面增援部队队员的脑袋上划过:如果他们是敌人,估计早被我们给全部清除了!

特种部队终归是特种部队!也许他们发觉了什么,所有部队全部停下拒枪警戒,所有人的目光都警惕地在我们周围来回滑动,忽然为首的一个干部,我已经看清楚了,是我们大队2中队的队长,他向后面做了一个手势,所有队员立刻拉开枪栓,警觉地散开作战攻击队型,一时间,“哗啦哗啦”的声音此起彼伏,所有人训练有素,没有一丝慌乱,该死!玩过了!不会自己兄弟掐上吧,我们心里没底,都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的队长雪豹。

“苍鹰!猎鹰!让你的兄弟们别紧张,我是雄鹰!”雪豹一脸阴笑,从隐蔽的草丛中慢慢地站起来,生怕动作大了惊了那帮神经高度绷紧的战士们(想想后果,如果猛地站起来,战士们会以为是遇敌,本能反映就会开枪,那雪豹还不成漏勺?)“你们进了我们的伏击圈了!哈哈!”

“都出来吧!”雪豹冲着寂静的树林嚎了一嗓子,顿时,草丛后面,树叉上以及各种可以隐蔽的地方纷纷露出了人影,我们一个一个都出现了,惟独眼镜蛇。

“老戚,你的狙击手呢?”苍鹰队长盯着雪豹“赶紧让他出来!妈的我心里直发毛!”

“我说苍鹰!!我正在你脑袋上边呢!”一个幽灵般的声音从苍鹰的脑袋上冒出来,我一看就惊了,哥们真想得出来,倒挂在树上一动不动,伪装相当严实,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根枯树枝呢!

“你们搞什么鬼……”

雪豹抬手打断猎鹰队长的话:“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我们的兄弟在他们手里!生死未卜!”

雪豹从我手里接过简易地图,顺手搭在突击车的引擎盖上就和几个首长一边研究一边向我们部署任务,而我们突击队的兄弟站和几个其他组的骨干在后面听着。

特战领导就是厉害,不到五分钟已经作好了一切战斗部署,回头看看我们:“还有问题没有?”

“没有!”

“突击队配属三辆突击车!出发!”雪豹命令道。

“报告首长!”一个苍鹰的队员跑过来敬礼“监听到HB5的通话频率!!经过各项分析,显示对方和我们的距离应该在5公里范围内!”

刚踏上苍鹰的兄弟让给我们的突击车时,大家斗志满满,做车始终比步行心情愉快啊!但接到报告的时候,我们愉快的心情一下子跌进低谷:5公里!根本不能驾车前进,只能用步行了!!

我们自觉地下车,检查武器,没有任何命令,我们知道,这用不着命令了!

一切准备就绪,雪豹看着我们,久久地看着我们,然后下达了追击指令:“全队出发!务必全歼敌人!”

转身,按照分配好的位置进入战斗状态,没有回答,只有行动。

队伍在密林里警惕而又迅速地前进,我和雪豹仍然是尖兵,少了乌鸦的配合,我们也没觉得有多大的影响,而眼镜蛇,这时也没有在队伍的中间了,他去了他喜欢的位置,我们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但我们知道,他在暗中保护着整个小队前进。

“我正前方500米!你们距离我约800米!前方有开阔地……附近有情况”沉默行军了三个多小时后,耳麦里终于传来了眼镜蛇的声音,但情况好像不对,耳麦中眼镜蛇的声音相当冷酷无情,他一定看到什么了!这种声音我只听见过一次,那是我们在军校的时候,在S市一次爆炸案营救现场……

“我就操!1点一个!9点两个!一共三个人!12点……他妈的是乌鸦!!我操!”眼镜蛇的声音越发冷酷:“该死的M国人!”

突击队开始跑动,快速地跑动!因为眼镜蛇报出的消息中有乌鸦的消息,听他的语气,可能还相当糟!灰熊喘着粗气通知了后面的两个攻击分队,让他们想办法尽快迂回包抄。

“眼镜蛇!报告情况!”我同样大口喘气,感觉肺叶像针扎一样疼,该死的,缺氧!

800米的平路我们只需要两分多钟,但这该死的高原却花费了我们将近七分钟!

“9点方向的是个狙击手!一个是突击手!大家小心!他们可能发现你们了!注意隐蔽!”眼镜蛇的通报吓了大家一跳,赶紧卧倒,匍匐前进,进入了隐蔽攻击位置观察,都知道M军的狙击手枪法是一等一的好,我们谁都不想在头上开个洞!

“狗日的家伙还不错!还用的是M40A3!!还有的一个是突击手,武器:M4!一个火力掩护,武器:M249!!”眼镜蛇一连串的报告让大家惊出一身冷汗:典型一火力阻截小组啊!

“乌鸦在什么地方?”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兄弟的处境

“12:00方向!你们肉眼能看见的那个明显小黑点就是,不过他身上绑着炸药……好象是……我看不清楚触发系统!!”

“这帮子王八蛋!”雪豹急了“干掉狙击手!”

“不行!我只能看见枪管!!”

“藏狗!你和灰熊、猎豹从右边绕过去!敲掉他的火力掩护!眼镜蛇密切注意狙击小组的动向!一有机会立刻干掉他!其余的队员进行欺诈射击,掩护猎豹他们行动!!”雪豹不停地下达命令,然后回头“野兔!攻一组和攻二组的人什么时候到?马上联系!全队准备,行动!!!”

我们仨慢慢地匍匐向后退去,直至确认安全后,我们才站起来,猫着腰向右侧狂奔,妈的我怎么又变藏狗了!该死的戚老头!我被改绰号叫藏狗心里相当不爽,不过着是非常时期,没时间和他计较。

时间一分一分地滑过,我们距离我们的目标相当近了,这一截路我们走的异常小心,说不准有什么陷阱或者诡雷呢!时间是稍微长点,不过还好,目标没有发现我们,我轻轻按下通话器:“雪豹,藏獒已发现兔子!请撒鹰!”意思就是我们已经接近目标,要求进行欺诈射击。

“哒哒哒……”我方阵地几个兄弟95一起喷出火舌,子弹象雨点一样砸在M国突击队掩护手的阵地前,不过他们相当聪明地将自己的身体隐蔽起来,让M军狙击手无从下手,我们借着队友的掩护,猛地向前窜去,而猎豹和灰熊则待在原地拒枪瞄准,为我提供必要的交叉火力支援。奔跑中,我已经将95甩上后背背着,从胸口拽出了突击匕首,目标就在眼前,他暂时还没有发现我们,近了近了!当我看清楚他的样子的时候他也发现了我,我奔跑时杂草的唰唰声惊动了他,他掉转枪口的速度相当快,没等我扑上去,M249已经喷出火舌,该死的!我一个回转,闪身躲在一颗大树后面,而我的俩队友也被M249猛烈的火力压得动弹不得。子弹打在树干上发出当当的响声,靠!火力够猛!要不是这棵树我早他妈成筛子了!同时,我听见那个火力掩护手叽里呱啦地对着通话器喊着什么,我知道他是在呼叫支援,与此同时我听到“砰!”的一声枪响,相当清脆,相当熟悉!是眼镜蛇!我们的狙击手开枪了!接着又是一声!这时我听到眼镜蛇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嘿!藏狗!你想吃西瓜吗?!”狗日的眼镜蛇!他居然把人脑袋当成西瓜了!但同时大家都明白,我们潜在的威胁,那个狙击小组已经被我们的兄弟给敲掉了,而且想象着当时的情况:俩具脑浆迸裂的尸体躺在这人迹罕至的高原丛林里,那些食肉动物以及食腐动物会相当喜欢的,而我这边,耳边子弹“咻咻”地破空声消失了,那个侥幸活下来的M国人放下了武器,高举双手,慢慢地站起身来,冲我们喊着,表示投降,这就显示了亚洲军人和欧洲军人的不同信念:在亚洲军人当中,崇尚一条准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们认为被俘是不能接受的耻辱,所以每个参战的军人都会有一枚“光荣弹”,是留给自己避免被俘自杀用的,而欧洲军人将自己的性命放在首要,他们在作战时相当勇猛,但一旦获胜希望渺茫或者其他原因,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放下武器投降,因为,投降了,还是军人!!

我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他,他居然还冲我笑着说了句英文:“Mayihaveacigar?”

队友们冲过来了,一部分直接去解救乌鸦,一部分直接往我这冲,为首野兔直接就是一枪托砸在那个M国人脸上,那一下子可真结实,就那么一下,老M的脸就肿了起来,我清楚地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而且他还吐出来了几颗牙齿和一摊血,兄弟们就准备围上去一顿海揍,可被雪豹给拦住了。

“留着他有用!”一句话,大家谁都没敢动手,毕竟雪豹是我们现在的队长又是司令部的人而且军衔比我们几个高出一大截,不听他的听谁的啊!

几个兄弟恶狠狠地架起他,根本不理会他嘴里含糊不清的抗议……

另外几个兄弟把乌鸦架过来了,他已经深度昏迷,估计被俘的时候被揍得够戗!雪豹熟练的拆下乌鸦身上的炸药,站起来冷冷地盯着那个满脸是血的倒霉俘虏,那种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我知道俘虏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打扫战场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两个被眼镜蛇干掉的M军HB5队员,狙击手的脑门已经被子弹掀掉,只剩下半张脸,白色的脑浆和血肉飞溅得到处都是,看就了让人恶心,更别说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了。我拽下死者的士兵牌,放进包里留做纪念,然后干呕了几下,拣起沾满血肉的对方的武器,转身走开,另一个士兵是被子弹击中心脏,胸口上留下了一个大洞,我默默地重复着刚才的动作,然后离开……

这两个士兵一个叫“Jack.C.William”,另一个叫“Tom.K.Lagash”

一个下士一个中士……

远处,我的战友们已经在准备开始审讯战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