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九章 高原猎杀(一)搜索

血色闪电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一下飞机,我立马有了高原反应:呼吸不畅、头昏,看看大家,也差不多一个德行,除了几个带队的领导外,因为他们曾经有无数次高原训练的经历,我们突击队还稍微好点,毕竟都在另一个号称高原的地方几上几下了,我们的适应能力比其他两个中队的队员要强一些,其他有些战友想找氧气袋被领导给拦住了:“高原上吸纯氧!只要一碰上那玩意,以后就根本离不开了!”本来我们兄弟几个也想的,可我们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也就忍住了,现在想啊,为什么我们不坐火车上来呢?我以前来X1旅游的时候就是坐火车来的,海拔逐步提高,就能很有效地减轻高原反应,可为了任务,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的指挥部就设在我们着陆的这个边境简易机场里面,别看这机场那么简陋,但为了我们的到来,这个机场被部队围得水泄不通,戒备森严。接待我们的是X1军区边防某团的团长以及营以上军官,我们带队的干部和他们简单地打了下招呼就向战士们分配了任务,外勤队一排负责把伞兵突击车从飞机上卸下来,二中队一排则负责把一些重型装备进行组装,调试,而我们突击队则跟着领导们走进指挥部听情况介绍,一切有条不紊而迅速地进行着……


临时指挥部,边防团团长向我们介绍着一些重点情况:M军渗透小队一共八人,今天凌晨3点被我边防巡逻小队发现,并发生交火,我巡逻队5名战士全部牺牲,而M军也有两人受伤,根据现场勘察情况,其中一人伤势应该比较重!在接到警报后,边防团立刻组织围捕,但两次合围,又两次让对方逃脱,现在我们的部队已经在边境上设立了相当数量的关卡,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敌小分队的任何踪迹,但可以确信,他们还在国境内!


“首长,请问交火地点?”宾海前跨一步,问那个边防团长。


“交火地点……离这里应该有1个小时车程!”边防团长沉思一下回答。


“通知部队!立即出发!”戚队下令“突击队跟着我!”


“要不要先吃了饭再走??”边防团长插话


“不行!必须马上走!”外勤中队李队长瞪了那个团长一眼:“对方是高手啊!”


哨声响起,各种口令响彻高原机场的上空,一分钟后,我们特种大队的所有人员已经全部集合完毕,二中队陆队长站在我们所有人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拿出了我们下午在大队指挥部里看的那张照片,让所有人依次再传看一遍,再一次看见我们年轻的战士那张惨白的脸,怒火在战士们体内燃烧,战士们愤怒了!不需要任何动员,大家已经作好作战准备,就等领导命令了……


“看完了?”戚队从后面走上来,征得另外两位队长同意后:“从今天起的四天内,我们整编为一个中队!外勤队一排更名为攻击一组,代号“猎鹰”、二中队一排更名攻击二组,代号“苍鹰”,突击队名称不变,代号“雄鹰”,下面我分配一下任务,突击队跟我,为主要搜索攻击部队,攻击一组为协助搜索、攻击二组现阶段任务是迅速组织电子搜索,为其他两组提供定点目标范围!后期攻击二组应协助其余两组进行围剿任务!各单位明确任务!明白吗?”


“明白!”


“好!登车!”


部队迅速登车,向着交火发生地前进……


车队颠簸在山区崎岖的道路上,我们快吐了,刚才登车的动作太大,剧烈的活动使得我们相当缺氧,都大口大口地喘气。好在是在车上,不用动,虽然颠得相当难受,但体力也可以得到相当大的恢复,车子摇摇晃晃,我昏昏沉沉的慢慢睡着了……


“下车!!”陆队长的一声大吼把我从睡梦中吓醒,他那个嗓门,据说曾经把一个同学吓得心脏病发作,所以用吓这个词来形容他的声音再合适不过了。


飞快地跳下车,找到各单位的队列,整队、报数、一切紧张而有序。


整队完毕,各单位按照预案飞快地进行自己的工作:猎鹰迅速架起无线电追踪系统,搜索敌人的通话频率或者可以电波,而苍鹰和乘三辆突击车对周围进行小规模搜索,雄鹰则步行对附近树林进行搜索,而剩下的6辆伞兵突击车留给猎鹰作为快速接应工具……


该死的,为什么不让我们开三辆走?在高原光靠走相当消耗体力啊!!!


天渐渐地黑了,我们心里也特别紧张,这次的对手空前地强大,该死的M国突击队,我们也是从电视电影里了解他们的作战手法,以前在学院的时候也学习过一点点,不过根本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们打交道了,说实在的心里真的没底!电视里的M国突击队员个个牛高马大,而我们这帮子突击队员最高的也不超过1.8米!而且亚洲人的肌肉永远不能像欧洲人那样雄壮,我们的肌肉是那种腱子肉样的,在M国人面前我们就像猴子一样瘦小,要是肉搏我还真没把握能干得过他们呢!


我们在戚队长的领导下,机警地搜索着黑暗的四周,并且随时和猎鹰保持着无线电联系,为方便联系,我们给自己队内的队员也起了代号,大江:眼镜蛇、钱宾海:灰熊、刘志(少尉):野兔、唐宾(少尉):乌鸦、郭海全(中尉):“猎豹”、戚队:雪豹……反正大家都有一个比较顺耳的代号,我的就离谱了,居然他们给我起了一个相当有深度的名字:藏獒!!!靠!我最讨厌的就是藏獒了,居然还……


天已经全黑了,我们经过几个小时的搜索,体力也达到了极限,而且X1省晚上的气温也是相当低的,高原啊,缺痒和感冒是两件相当麻烦的事情!我们必须赶紧休息,要不明天的搜索基本上就无法展开!


拖着疲困的身子搭好单兵帐篷,卸下身上的装备宽衣钻进去(不脱衣服睡觉起来时容易感冒,而且在高原感冒可不容易好,而且很容易引起肺水肿):好暖和!!顾不得洗漱,我绻在睡袋里,慢慢地进入梦乡……


“藏獒!!”对讲机里传来雪豹恶狠狠地骂声:“你他妈睡死啦!赶紧起来,发现敌人!准备出发!!!”


“发现敌人?”我听到这个一翻身就爬起来了,迅速穿戴好冲出帐篷,战友们都聚在一起了,我背着枪机过去,就听见戚队在布置任务:“眼镜蛇、猎豹你们在队伍的中间,负责对敌进行定点清除!灰熊,你带3个人坠后!负责火力掩护!乌鸦、我、臧獒尖兵,目标方向东南!苍鹰已经追过去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按照猎鹰提供的情报,我们距离目标大概3个小时路程!立即行动!”


拖着沉重的身子警惕地前进,睡意全无但身子却疼得要命,这就是高原!这就是他妈的高原行动的代价!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在高原,兵们最怕的不是长跑,而是爬小山!!累啊!一座不高的小山我在大队20分钟就能上去,但在这,没俩小时你上不去的!而且还是累得要死!因为缺痒啊!!!!


所以说,猎鹰所说的三个小时路程是指的在平原时的耗时,而在这里,就算拼了我们这帮弟兄的小命,三个小时也绝对到不了……


部队还是默默地前进,只不过多了很多明显的喘息声,这,是再所难免的……


行进中,我想起了我们在Y省边境的对敌追击,这次的情况何等相象,只不过海拔又高了那么几百米,刘伟牺牲的场面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难道,这次我们又会有兄弟离我们而去,我渐渐地走神了……


“藏獒!小心!”我后面的雪豹猛的叫住我“别动!”


我醒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感觉到左脚上异样,我慢慢地蹲下,一跟涂满迷彩色的细丝绳赫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已经将丝绳和地面连接的一端紧紧地踏在脚下。陷阱!我立刻示意队伍停止前进,可早在我停下的前几秒钟,雪豹已经发出了危险警报,队员们都已经找好了掩体,紧张地注视着我。


“该死的M国人!”我低声骂道。


“能处理吗?”雪豹和乌鸦在后面关切地询问


“问题不大!”我抹掉头上渐渐渗出的汗珠,慢慢地从左胸拔出突击匕首。


“你拿刀干什么?”雪豹在后面压低声音问


“我拿刀…你他妈别叫唤!我自己能应付!”我语无伦次,这是我第一次见被陷阱给套住。


“顺着丝绳向上看,你看见什么?”雪豹毕竟是我们这里最有经验的队员。


“什么也没看见!”我顺着丝绳向远处搜索,夜视仪中一片绿蒙蒙的:“等等!好象是什么东西,是尖的!”


“那是木叉!M国老猎人最常用的陷阱!”雪豹的声音让我再一次冒汗:“你的脚只要一动,丝绳就会击发木叉”


“到时候你就不是藏獒了,是死狗了!哈哈”大江的声音我怎么越听越刺耳,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该死的!你他妈闭嘴!”我怒了


“雪豹,该怎么做?”我询问身后的戚队


“你照我说的,一步步来,先拿出绷带在匕首上的挂钩上缠几圈!轻轻的!”


我照做了,动作很轻,生怕有什么闪失。“然后呢?”


“用缠上纱布的匕首在丝绳上缠几圈,然后固定!必须小心!要不然会击发的!”


我慢慢地把匕首凑近几乎和四周一样颜色的丝绳,小心地将它在挂钩上饶了几圈,固定好。


“手上用劲拽住匕首,确定不会剧烈松动!然后慢慢地挪开你的脚!”


手上加劲,牢牢地拽住匕首,死死的拉住那跟绷直了的细丝绳,松开双脚,这时,雪豹从藏身的掩体后面跳出来,利索的割断地上和我手中匕首间的那截绳子,我手中承受的拉力忽然增大,我知道要是我一松手,那根,或者说那几根尖利的木叉就会洞穿我的身体,把我变成一个串烧!雪豹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细背包带,牢固地连接在丝绳上。


“撤!全队后撤30米!”雪豹紧紧地拉着背包绳,对着对讲低吼


所有队员按照命令后撤了30米,各自找到了掩体,雪豹这才慢慢地拉着绳子往后退,当他退到一颗大树旁边的时候,忽然一松手,背包绳飞快的向前飞去,而黑暗当中至少有5根粗壮尖利的木叉呼啸而至,“噌噌噌”地插在我刚才站的地方以及后15米,天!好悬!!!


“一共七根!”雪豹转身抓住我的衣领“你以后给我警觉点!你刚才的大意差点害死我们至少4个弟兄!”说完猛地把我往后一把推倒在地上。


“继续前进!”清除完陷阱,队伍又开始移动了,我还是尖兵,但,要警觉多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识M国特种兵的丛林作战手法之一——陷阱!他们不同于Y国的那些垃圾,他们都是精英,我们的对手,真正的对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