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六章 战友情

血色闪电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URL]   上午9:00,C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中心会议室。   大江正在向在座的首长唾沫飞溅地进行任务汇报,各位首长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地提问,还好有大江这张能贫的嘴,要不我们不知道谁能这么详细地对大家汇报,汇报完毕,大江向大家敬礼,然后坐下。   “你小子够能掰的啊”我用手肘捅了他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上午9:00,C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中心会议室。

大江正在向在座的首长唾沫飞溅地进行任务汇报,各位首长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地提问,还好有大江这张能贫的嘴,要不我们不知道谁能这么详细地对大家汇报,汇报完毕,大江向大家敬礼,然后坐下。


“你小子够能掰的啊”我用手肘捅了他一下;


“废话!我是谁啊!”大江压低声音一脸坏笑;


“好了”军区司令放下端起的茶杯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我们在座的兄弟:“现在谁说说你们在S市的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茫然了,我站起来:“首长!我们任务完毕就回大队了……”


“还想瞒我是不是?!”司令员忽然提高了声音,猛地一拍桌子:“太不象话了!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还闹事!你们他奶奶的是军人!都给我记好了!”司令员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我们大气都不敢出,全都坐得笔直,包括我们大队的领导,而我也一直不敢坐下,只好木木的戳在原地,低着头。


“他妈的,我们在外面流血,他们在里面欺负我们的家人!”司令员停在我旁边,拿起我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猛地把杯子摔在地下,啪的一声变成一堆随玻璃渣子,飞溅的玻璃渣飞起来把我的手割了一道小口子,还真疼!“以后!如果再有人用这种手段欺负我们烈士、战士的家属”司令员看着我们的眼神喷出的怒火咄咄逼人“你们就去砸烂他!狠狠地砸!但必须经我同意!他们把我们当什么!我们他妈的尊严何在!!!?”老爷子的火还真不小。


我们抬头,愣愣地盯着我们的司令员、那个头发已尽花白的中将,个人心里感慨万千……


“你们听明白没有!”司令员的苍老的声音明显变得沙哑;


“明白!”在座的所有人呼地站起来,大家都看见老爷子眼中的泪水。


是啊,和平年代,我们的尊严在哪里?我们的荣耀在哪里?


散会后,大队长集合我们,宣布放假5天,我和大江就地解散,而其他人也可以回家,但有个要求:各人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


没有欢呼,没有兴奋,大家都很平静,默默的和领导们打了招呼,走出军区大门。


“去总院看看受伤的弟兄吧?”我边走边问我身后的大江他们


“打车,走!”大家没有异议。


“师傅,到军区总院!”拦下三辆出租车,我们坐进出第一辆;


“好嘞,军区总院,走着!”给我们开车的司机看样子很健谈。


“你们是特种兵?”那个司机突然愣头愣脑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后面一个战友警惕地问;


“这不是吗?”司机指指我左肩上的三色臂章“我在杂志上看见过你们的臂章!”


我这才发现出门的时候没有把臂章给摘下来(我们部队有规定,在外出的时候必须着便装,如有特殊情况着军装时,不得佩带任何臂章胸条),我没搭理他,默默地取下臂章拿在手里,轻轻抚摸着上面的闪电和匕首组成的图案:为了这个东西,我们有战友牺牲了,还有战友受伤了,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特种部队”这个头衔是所有侦察兵所梦寐以求的,但我们拿到了,又怎样?无休止的战斗、训练、演习,还有战友的受伤、牺牲?而我们又得到了什么……


“嗨!下车了!你又想什么呢?!”大江从车窗外狠狠地拍了我的头,我一下疼醒了,妈呀还真疼!


“你丫手不能轻点?!”我冲着他吼,说者在衣服包里掏钱包。


“给了给了!”大江拉开车门,一把把我拽下车:“你丫赶紧的!”


我戴上帽子(还是注意点军容风纪),看看周围,战友们都聚在一个水果摊前选着合适的东西,只有我们还傻傻地站在路边……


“走,我们也去,买点水果什么的!”我向战友们走去,剩下大江在后面大嚎:“得了吧!买了也白买,他们又不吃水果,有烟就行了!!哈哈”


一大帮人提着几大包水果出现在总院住院部走廊的时候,大家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我觉着浑身不自在!可又没办法,郁闷啊。


“美女,请问成强、陆奇…的病房在哪?”大江拉住一个小护士就问。


小护士没答话,只冷冷地盯着大江,大江不好意思地松开手,闪到我身后:“头儿,这个妹妹不好对付,性格撅,适合你的胃口!”


靠!这小子,倒把我推到前面了,没办法,大家都等着呢,我刚想开口,那小护士忽然指着我背后的大江:“你这人有流氓啊?动不动就拉人衣服!”


“我只是拉了你的袖子……”


“拉袖子不叫拉吗?”小护士来劲了,指着大江的鼻子就开始说教:“你不知道这样对女孩子是不礼貌的吗?你不知道……”


天!这么麻烦!!我和其他战友都偷偷地笑,平时谁都说话都要顶的大江居然被一小护士训得一愣一愣的,哈哈,一物降一物啊,哈哈。


闹够了,我插话:“麻烦带我们去他们的病房好吗?我们有急事,谢谢!”


小护士白了我一眼转头冲着大江:“看见没,这才像人话!”


大江气得脸色发紫,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伙都抿嘴笑起来;


“好男不跟女斗!”大江在后面小声嘟哝:“这哪是女人?整个一母夜叉!”


“你说什么?”前面带路的小护士忽然回头,吓了我一跳;


“姐姐!姐姐!您甭搭理他,您带路。”我赶紧赔笑。


“哼!”小护士甩头就走,我们一帮大老爷们赶紧追过去,生怕跟丢了。


“你们干什么啊?”小护士停在一道门前,甩下一句话就径直进去了“跟这等着!”


我抬头,接着就是郁闷,后面的兄弟则都笑弯了腰,因为门上写了斗大三个字:女厕所!!!!!!我靠!!


“嚷嚷什么呢!这是医院!”小护士从厕所里出来,瞪着乱哄哄的我们,大家立马就安静了,只是偷偷笑着跟在小护士屁股后面一摇三晃地走着


拐过一个弯,小护士一指左边三间病房:“就这了,进去吧!他们是我的病人,你们最好安静点!”说完又摇着屁股走了。


“强子!”我们终于看见我们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了,大家都激动地不行不行的。“来来,抽支烟!”大江从后面闪出来“还以为你他妈挂了呢!”


“操!”程强点上烟“妈的我死?我死也在你后面!烟太爽了!”


“行了!敲你丫那操行!”大江拿出一条中华扔在程强床上:“给你买了一条!”


我们抽着烟聊了好久,聊任务,聊我们在S市干的鸟事,聊烈士的父母,大家又是满脸的泪水……


“干什么呢!”门忽然被推开了,小护士尖利的声音吓得我手一抖,烟掉在地上“这是病房!你们怎么能在这抽烟!??!程强?!你也抽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抽烟对你的伤口不好,你怎么还是不听!!!!!我要去告诉院长!”


“别别,姑奶奶!”程强赶紧道歉,“这是我们头儿,也是以前军校的同学,林伟,我常跟你讲的那个,这是大江。”他指着我们转移话题。


“我管你是谁!抽烟就是违纪了!!!”小护士还停倔


“她是赵婷,是我们哥几个的主管护士。”程强不管不顾地介绍;


“你好……”


“你们马上给我出去!”赵婷不理会我们的示好,指着门对我们冷冷地说“出去!!”


我给大江递了个眼色,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带上门的一瞬间,我冲程强眨了一下眼睛:“好好干!等你回来!”


“赶紧滚蛋!”程强笑着冲门口扔了个枕头。


从程强房间出来,我们又到其他弟兄房间看了一下,一直呆了两个小时,大家才纷纷告辞,走出充满药味的医院住院部……


休假了,该回趟家了,我和大江告别其他战友,打车向家走去,想想,差不多有1年没回家看看了,上次回去的时间不常,每天都几乎昼伏夜出的,没怎么陪父母,这次回去无论如何也好陪他们好好玩玩了,我现在的职业,说不准什么时候出任务就再也回不来了……


回家吧!回家好好陪陪父母!好歹也尽下自己做儿子的孝心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