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十三章 最后关头 第一节

gazelle 收藏 4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夜,漆黑一片,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三十多名曹军死士悄无声息地顺着粗大的麻绳溜下了悬崖,聚在城内准备偷袭。 那猎户趴在崖顶看着城内,眼中满是焦虑之色。忽然,他冲站在旁边的那名叫阿丑的军士招了招手:“快看,有点不对头!” 阿丑小心翼翼地挪到悬崖边,正要探头往下看,只见那猎户猛地跃起身来,一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夜,漆黑一片,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三十多名曹军死士悄无声息地顺着粗大的麻绳溜下了悬崖,聚在城内准备偷袭。

那猎户趴在崖顶看着城内,眼中满是焦虑之色。忽然,他冲站在旁边的那名叫阿丑的军士招了招手:“快看,有点不对头!”

阿丑小心翼翼地挪到悬崖边,正要探头往下看,只见那猎户猛地跃起身来,一把就想把他推下悬崖。

这一切变起仓促,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令人猝不及防。但那阿丑也不是吃素的,从军多年,在刀丛中闯荡过无数次,听见身后有响动,猛地一侧身,却被猎户抓住了胳膊,两人就在悬崖顶上撕打起来。

由于阿丑身强力壮,格斗技巧娴熟,猎户很快就落了下风,阿丑一手制住他,一手抽出刀来,指着他道:“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猎户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厉声道:“爷爷生是刘家人,死是刘家鬼,曹狗快下手吧!”

趁阿丑一怔的功夫,猎户抓住机会抱着他往下一滚,两人竟一起跌下了悬崖。

半空中只听猎户大声高呼:“曹狗到城内了,宰了他――”“们”字还没出口,已经摔到了崖底,接着是几声惨叫,原来正好砸到了几名曹军的身上,惨叫声在夜色中传出很远。

那骁将见状大惊,知道已方暴露了,遂拔出刀来,大喝一声:“兄弟们,杀啊!”

但为时已晚,只见刚还黑洞洞的樊口城内仿佛眨眼间举起了无数的火把,一群引弓搭箭的士兵把冷冷的箭镞对准了他们。一员浑身血迹的小将从暗处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对他们道:“放下兵器,可饶你等不死。”

骁将大叫一声:“爷爷誓死不降!”挥刀要往上冲,一支利箭已穿透了他的胸膛。只见城上城下近百张弓弩齐射,曹军站立的几平方米的地方顿时变成了箭矢的草丛。每个曹军身上至少都中了两三箭,城中一片惨叫。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名带伤的曹兵踉踉跄跄地挣扎着跑进了旁边一座储藏箭矢的军器库,用尽最后的力气点燃了身上携带的引火之物,扑在了一捆捆的箭矢上,等薜丰带人拎着水桶扑救的时候,火势已经无可挽回地蔓延开来。

城外等候的曹军看见火起,以为死士已经得手,遂擂响战鼓,奋力攻城。张郃挥舞战刀亲自督阵,大呼道:“兄弟们,勇士们已在城内杀敌,让我们攻破樊口,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啊!”众军欢呼一声,如潮水般涌向樊口城。待冲到城下,只见城墙上抛下几十具尸体来,都是突入城内的死士,身上像刺猬一般插满了箭。


姚远头疼得像要裂开一般,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听薜丰说已经把潜入城内的曹兵全部消灭了,他点了点头,耳边是城头越来越清晰的喊杀声,不用看薜丰的脸色他也知道,樊口城怕是不保了,抬头看看外面,天已经亮了,他不由得嘀咕了一声:“不知派出去的信使把信送到了没有?”

薜丰把从假扮猎户的士兵身上找到的一片战斧形金叶子递给姚远,说:“这位兄弟死得很惨。”

姚远仔细地看着金叶子,不知这物什为何到了那士兵手中,很久,才叹了口气道:“派两位兄弟找一个清静的地方,把他入土吧,立一个标记,将来再厚葬。”

原来这位猎户是姚远派出到韩玄处搬救兵的一个军士,为了混过曹军的搜索,他们几个人都扮作了老百姓,这军士入伍前确是当地的一个猎户,知道有一条秘密的小道可以上下悬崖,在他的带领下,几个人成功地爬下了山,正要往长沙方向去,谁知却被张郃的亲兵抓住了。其他人被放走了,唯猎户没有蒙混过关,被迫作了向导,所幸的是,姚远所书的给韩玄的亲笔信并没在他身上。他想方设法把敌军偷袭的消息告诉了城内,并为此付出了生命。樊口城内守备一直保持外松内紧的状态,所以在知道敌军偷袭后才会反应如此迅速。

但姚远知道,这一切都是侥幸,如果不是猎户拚死报警,让这些曹军在城内放起火来、杀起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看看将到中午,守军已经坚持不住了,城门已被撞破,虽然又用木头、石块堵了起来,但再次倒塌只是时间的问题,能作战的士兵已所剩不多,且大多都有伤在身,薜丰身上也多处负伤,杀得眼都红了。

更让人沮丧的是,箭矢用完了,自那座军器库被曹军烧毁后,刘军就只有士兵随身携带的少许箭矢了。在守城战中,弓弩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是远程打击的重要武器,特别在城上居高临下地射杀敌军,效果非常好。没有了弓弩,守军便只能在城头与爬上来的敌军进行肉搏,刘军人少,曹军人多,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樊口城即将被破。

姚远让身边的军士扶他到城堞边站定,但见曹军如蚂蚁般争先恐后地涌向城墙。明知道援军不会来这么快,他还是极目向长沙方向眺望了一眼,但见天高云淡,杳无人迹。他随口问了一句:“今天刮的什么风向?”

军士看了看城头的大旗,又用食指沾沾唾沫在空中晃了晃,躬身道:“报大人,今天是东南风。”

姚远眼中一亮,知道今天很可能就是赤壁大战破曹的日子,但转瞬间眼光又暗淡了下去,心想,即便今天赤壁大胜,我等恐怕也看不到了,以张郃如此凶猛的攻势,城池须臾可破。

他又轻轻叹了口气,正要转过身去,忽听得身边的军士用惊喜得颤抖的声音叫道:“大人快看那边,像是韩军赶来救援了!”

姚远精神猛地一振,抬眼望去,只见东南方张郃军的侧后出现了一支打着韩字大旗的军队。薜丰见状也跑上城楼,兴奋地对姚远道:“兄长这招还真灵,长沙军出动了,这下樊口有救了。”

姚远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若是我信使求救援军,要到铁山求得大公子的书信,然后再赶到长沙,少说往来也需要两日的时间,断不会这么快。恐有别的原故。”


魏延不知道自己是在阳间还是在阴间,只觉着全身上下没一处不疼。他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匹马上,丝毫也动弹不得。心想,既然被俘了,唯求一死,决不能降敌。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马队停下了,有人禀报道:“将军,前方就是铁山,是不是……”

魏延心里一惊,难道曹军要偷袭的是铁山而不是樊口?

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道:“先看看他的伤。”一阵稀疏的脚步声来到了魏延的面前,那将军低声训斥道:“混蛋,是谁把他绑起来的。”

一个声音唯唯喏喏地回答:“我是怕他掉下马去,所以……”

“还不快解开!”

那军士刚解开绳子,只见魏延一个利索的飞身下马落在了军士的身后,左胳膊锁住军士的咽喉,右手已“噌”的一声拔出了他腰间悬挂的环首刀。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令人瞠目结舌。

那将抚掌大笑曰:“魏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负伤之后,身手依然如此了得。”

魏延定睛一看,见那将白须飘飘、明目朗朗,非黄忠而谁?

回顾左右,竟然都是韩军,心中大为惊愕,手中的刀也不知不觉垂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