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胭脂河,花山村!

玄烨号航母 收藏 511 849
导读:[原创]胭脂河,花山村!

胭脂河,花山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乡间的公路两旁,都是被风拂动的柳枝,三辆切诺基呼啸的从柳树中间飞驰而过,车里面放着很high的音乐,第一辆车的上面还迎风飘扬着一面小旗子,上面写着“旋转探险俱乐部”的字样。

车里面都是年轻人,三辆车并没有都坐满,一共六个人,三男三女,具体一些说,是三对,他们都是所谓志同道合的朋友,连买车都要买一样的。

车内的对讲机响了,是头车的。

“老大,前面就要到了,我们一会儿下车歇会儿吧。”老大在头车,他叫贺奇,他身边是他女朋友,叫秦月。

“OK!看我尾灯!”贺奇回答道。第二辆车上是段抗和他的女朋友,吕音音。

第三辆车上开车的是女孩,她叫宁林,旁边是她的女朋友,罗夏。这两个女孩一直就有同性恋倾向,宁林一直把自己当作男人看待。

这六个人属于不同行业,年龄跨度不大,贺奇年龄最大,也不过30岁,吕音音最小,也都25岁了。他们是通过一个论坛认识的,是一个专门结交探险驴友的地方,他们几个恰好都对灵异探险比较感兴趣,因此很聊得来,这个论坛是北京的,绝大部分会员也都是北京的,所有他们凑到一起也很容易了。六个人以外还有一个人,但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没有来,江南,这是个男孩。

头车给了后面右转向灯的指示,也减慢了速度。

三辆车都缓缓的停在了路边。六个人都下了车,在路边靠着树休息。

贺奇问段抗说:“我怎么觉得还得有一会儿才能到呢,你看的地图准吗?”

“没问题,我问过了,照片上的小屋就在前面的阜平县,我们从眼药沟向西北方向拐,顺着胭脂河,过了下庄镇,就是花山村了。没错,现在咱们在这里。”段抗指了指地图上的胭脂河。

贺奇又说道:“那照片我再看一眼。”

段抗拿出了那张照片。这照片是段抗的一个同学去年来这里野游时照的,一共五个人,在花山村后的山沟里看到了一座木质的老屋,在屋前照了一张合影,因为没有别人,所以只能是其中一个人给照,照片里是四个人,但是冲洗出来后,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照片,因为那照片上赫然站立着五个人,包括照相机背后的那个照相的人。当时他们无比的诧异,将所有疑惑都集中在了照相的那个人身上,那人也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次日那个人就自己再去了一趟花山村,当再次看到那个老屋的时候,一种莫名,但是极为逼真的恐惧将他和那座屋都笼罩起来,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无法动弹。后来,来了一位花山村的村民,才告诉他,幸亏当时五个人没有想进去的意思,否则将全部留在那里。具当地人的传说,那座屋是一个阴阳交界的地方,谁进去谁死。贺奇六个人来这里的目的也就是如此,他们要照些相片,拍些DV,最重要的,也是他们认为最刺激的,就是要在那老屋里过夜。


既然花山村已经近在眼前,贺奇决定立即启程,并且要将车子停在下庄镇,步行上山进村,因为他们不想让村民们知道他们的行迹。也就是十分钟之后,下庄镇到了,他们将车子停在了电信营业厅门前,众人将睡袋等野营用品准备停当后,随着贺奇的一声出发,开始了徒步上山的行程。

这时,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0日,下午2:30分。


山里的空气应该是格外清新的,起初也的确是这样的,可是越走越觉得有雾霾弥漫,按理说这已经是夏天的午后了,这种雾霾不应该再出现了。脚下松软的草路也在提醒着他们,这里的气候似乎反常。

贺奇停下脚步,回望山下,那里有房顶,应该是花山村了,他们从村子的南边绕道上了山,现在他们的南北两侧是两座并不是很高的山崖,坡度也不是非常陡峭,但是人根本无法徒手上去,西面,也就是他们面对的方向,也是一座横向的山峰,隐约能从几百米外看出,有一个小窄道,通向山里,段抗拿来了地图,应该是继续向前走。

六个人的脚步还算坚实,只是话不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想让村民知道而习惯了沉默的行路。

贺奇的手机响了。

“这鬼地方,居然有信号??!!”贺奇表示很惊异,“喂?”

“老大,我是江南啊。你们到了吗?”

“哎,我们快到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信号。”

“什么啊,我打了半天了,才打通的。”

“是吗,我一直没注意手机。”

“不多说了啊,真不爽,没有和你们一起去成,多拍点照片啊。”

“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好,那你们小心啊。”

手机放回了裤兜里,贺奇抬头看了看山顶,果然,那里有个铁塔,应该是电信的信号站,不知为什么,在这样的荒山里,看到了电信的铁塔,大家踏实了不少,也许因为这是文明和现代的象征吧。


那条小窄道已经被六个人走过了一大半了,因为被山夹在中间,头顶上又长满了藤藤蔓蔓,显得这里异常的压抑和黑暗。

当终于走出那条路之后,大家应该感觉到豁然开朗了,可是并没有。因为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矗立在荒草从中的那座老式的木屋。六个人挤出了窄道,面对着老屋,忽然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这种感觉在以前的探险经历中是从来没有的,六个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各自相对惊恐的脸,还是贺奇先说了话。

“大家是不是有些紧张啊?我们先在四周看看吧。”

众人慢慢的走到了屋前,六个人排成一条长队,绕着屋开始了顺时针的查看。走在最后的是自认为最胆大的宁林。明显是老式的木屋,因为木材基本上没有被加工过,大多是圆木直接搭建的,周围全是荒草,半人多高掩盖着屋底。门是虚掩的,没有锁,看上去,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打开。贺奇等人已经绕了一圈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宁林走在最后,她看着前面的罗夏,也看着最前面的贺奇,似乎还要继续绕一圈,当宁林的身体走过屋门的那一霎那,她突然僵硬的站在了原地,原来门无声的自己打开了,一只干枯了像树杈一样的手臂伸了出来,抓住了宁林的肩膀,一下子拽了进去,无声的,一切都是无声的,宁林也没有发出声音,就是一瞬间,宁林惊恐的瞳孔像是留在空气中的影像一样,但也瞬间后消失了。

当贺奇等人绕了第二圈的时候,罗夏才惊叫的发现宁林消失了,而那个门却是开着的,像是在等待他们进去。

贺奇等人必须要进去了,因为只能判断宁林是先走进了屋里,所以只能跟着进去了。他们刻不知道那支干枯如树杈的手臂。


门已经是打开的了,里面黑漆漆的,手电在屋外就已经打开了,贺奇拿的是强光手电,几乎可以照透整个屋子,从开着的门向里照去,只见里面不像白天,而像黑夜,或者说比黑夜还要黑,像地狱。当最后一个吕音音的右腿也迈进老屋的时候,大家几乎都挤在了一团,应该是后悔进来了,或者说是应该后悔来花山村了。

“咣当!”门还是自己关闭的。五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回望着看不清的门,这里出奇的黑暗,手电的光亮四处乱闪着,吕音音已经在拼命的摸索着门把手,她要开门,她要出去,她已经不在乎贺奇他们在哪里了,因为他们四个人也只能用手电胡乱的查看着周围。

吕音音的手被抓住了,罗夏能够感觉到这不是人体的皮肤,因为干硬的表皮,几乎划破了她娇嫩的小手,吕音音瞪大了眼睛也看不到是什么,忽然,一双无比巨大的眼睛就贴在自己的眼前,当然还有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怖五官,罗夏没有了,就像蒸发了一样。

吕音音的消失,门却被打开了,贺奇等人像看到了希望一样,拼命的退出了老屋,喘息之余才发现吕音音也消失了。此时,罗夏要进去找宁林,段抗要进去找吕音音,贺奇和秦月纷纷阻止他们进去。段抗干脆从旁边搬起了几块比较大的石头,拼命的向屋门砸去,老屋的门应声倒开了,外面的阳光豁然照射进去,里面也显得不是那么黑暗了。段抗似乎像找到了方法一样,在屋的四周拼命的踹着木头墙,贺奇等人也加入了其中,他们似乎要拆掉这老屋一样。终于,朝西的一侧被砸开了,圆木也许是风吹雨淋的确实不那么坚固了,光亮也照射了进去。

四个人几乎失去了语言的功能,也许是太恐惧了,已经有两个人凭空的消失了,贺奇看着秦月,对大家说:“我和段抗进去,你俩在外面,不要进来,听话。”这句话和诀别一样令人窒息。

秦月和罗夏坐在地上,没有反对。段抗的手中多了一根木棍。

当贺奇和段抗再次走进木屋时,他们已经能借助光亮看到屋内的样子了,就是一间平常的破旧老屋,没有任何可以藏匿的地方,硬土的地面,屋子里没有柱子,没有摆设,没有窗户,什么都没有,屋顶是平常的木梁,有些杂草。可是宁林和吕音音确实是在这里面啊。贺奇和段抗背靠着背一步一步的在屋子里寻找着什么,屋里屋外都鸦雀无声,这种气氛确实能把人憋坏。贺奇几乎是在嘲笑自己,就这样还要在这里野营过夜,简直是不知死活,无知到了极点了,现在赶紧找出宁林和吕音音,然后立即离开。

两人走到了屋子的三个拐角处,什么也没有发现,当四条腿挤靠着像第四个拐角处挪动时,贺奇似乎听到了除了两人脚步声以外的声音,也是脚步声,段抗也听到了,两人相视一望,四下再看,什么也没有,但是那脚步声依旧回响着,贺奇低头看了一眼。

居然有两条腿在和他们一起走着,只有两条腿,贺奇的叫声划破了老屋的房顶,窜出了屋门,段抗手中木棍抡向了那两条腿,当棍子和腿接触的一瞬间,段抗只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像被打断了一样,噗通栽倒在地上,当他爬起来的时候,四下已经无人了,贺奇也消失了。

对于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在极度恐怖的环境中,段抗的腿再也站不稳了,双眼迷茫的看着门外,眼前越来越模糊,在黑幕降临他眼帘之前的一霎那,段抗看到了一个干枯的身影,身边的宁林、吕音音、贺奇都血肉模糊的僵尸般的看着自己。段抗倒下了。


屋外的秦月和罗夏,他们的背囊横七竖八的躺在草地上,秦月在远处的树下呆坐着,她没有拦住罗夏,罗夏不顾一切的冲进了老屋,三十秒之后,秦月听到了来自于屋内的惨叫,罗夏的声音。


屋子里传来了手机的铃音,是贺奇的,无人接听,紧接着是段抗的手机响了,依然无人接听。秦月的手机也响了,看到了,是江南打来的。电话接通了,秦月没有出声,呆滞的靠着树。

“喂?喂?秦月吗?我是江南啊。你在听吗?”

“我是秦月。”

“你们在哪呢?他们怎么不接电话?”江南疑惑的问着。

秦月不知道如何回答了。电话依然通着。

“喂?喂?秦月!说话啊,你们在哪啊?”江南的声音急促了。

电话另一端的江南,还在拼命的问着,可是就是没有说话的声音,但是能听到秦月的呼吸声。江南觉得那里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他决定用另一部电话再给宁林打过去。

当江南刚刚按下几个号码的时候,忽然听到秦月在电话那端的声音。

是跑步的声音,紧接着是撞到什么东西的声音,然后一篇安静,电话被挂断了。

一分钟之后,江南收到一条彩信,看号码是秦月的,是图片,江南打开图片,他被惊呆了。

图片上,一间老屋,光线昏暗,一具干枯的僵尸张开双臂,身边隐约看到了贺奇、段抗、吕音音、宁林、罗夏。。。。。。

江南坐在那里,看着图片上的影像诡异的逐渐消失了。

。。。。。。


半小时后,江南向领导请了假,钻进了自己的切诺基,向河北省阜平县驶去,胭脂河,花山村。

这时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0日,下午4:00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