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疯狂的拳头(上)

山鹰2007 收藏 2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按照部署,就在罗裕祥和何勇毅清剿敌人大石包时,我们一刻不停从旁绕了过去,迅速斜插到敌人藏兵洞口。冒着两侧敌人的火力攒射,我迅速食指竖在嘴上,作了个静声手势。此时被张廉悌炸得洞口了塌方的敌人正在里面不断焦急叫着清理着堵住射击孔和观察孔。我们瞬间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我迅速爬到了两米外藏兵洞入口的另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按照部署,就在罗裕祥和何勇毅清剿敌人大石包时,我们一刻不停从旁绕了过去,迅速斜插到敌人藏兵洞口。冒着两侧敌人的火力攒射,我迅速食指竖在嘴上,作了个静声手势。此时被张廉悌炸得洞口了塌方的敌人正在里面不断焦急叫着清理着堵住射击孔和观察孔。我们瞬间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我迅速爬到了两米外藏兵洞入口的另一面。然后背靠着石丘,指了指自己,张廉悌作了个脚踹的动作,然后指了指他再拔出手雷比了比。张廉悌点点头,会意。

我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迅速深吸了几口气,再一次用内功把自己的所剩不多的体力调整到最佳状态。再将浑身精气运在两腿上,向张廉悌点点头,迅速闪身出来一脚飞踹;“哐!”被火箭弹砸了个窝的石壁猛的巨响了声,凹陷处又碎石落了下来;但还没破?在后面用钢钎透射击孔的敌人一声惊叫,仓皇抓起枪就要透过被以及透开的射击孔要向我射击!

“开!”我瞬间气运丹田使出了浑身劲道使出了穿透力,跨步近到了石壁前两臂并拢、扎起马步就是一记推掌,隐泛风雷之势再次轰在了石壁破损处。“轰!”敌人入口的防御壁快速破裂碎开出了个一人多宽的大口子。紧靠在防御壁后蹲着的两个敌人惊叫一声仰倒在地,里面的敌人同样也是一惊根本没想到抬枪射击……就是那短短的0.5秒内的瞬间反应迟钝决定了我和敌人的命运!。

“死!”就在石壁破开敌人都在一片哑然中时,我咬牙提起全身气力向前一纵,凌空使出了虎爪手势,如饿虎扑食一样飞扑到那正往后仰倒的两个敌人身上,两手迅猛擒住两个敌人的脖子,在那两人惊骇绝望的眼神中,迅速催动内力,似锋利遒劲的虎爪一样掐断了两敌人喉管,两敌人瞬间两脸充血在地面痛苦翻滚着,惨叫都不得不过数息就毙命了。

就在我破开了窟窿,一纵扑倒的一刹那,洞口另一侧的张廉悌飞身闪了出来一颗手雷就猛向里面的敌人砸了进去,敌人刚一抬头想举枪向我射击,就见手雷砸了进来,无奈只有瞬间惊叫了声,埋头蜷缩起身子躲在洞里的掩体后。“轰!”靠里面的几个敌人惨叫呻吟了起来。这个兵洞是由狭窄的山缝改建的深有近十米,但最宽不到4米,幽深狭长得可以令人想象一颗手雷在里面爆了开是怎样恐怖的杀伤力。但我们用的是木柄手雷,朝木柄的方向是手榴弹爆炸后破片散布的死角,所以最里面的敌人伤亡严重而靠近我的敌人却几乎毫发无伤。就在手榴弹一爆炸,我猛地一运力将逮住的两敌人结果的同时,靠近我的敌人立时举起了枪抬头就向我射击!

“哒哒……”就在我身后的张廉悌大吼一声,手里的56冲一刻不停的向敌人扫射;敌人瞬间又被压制了下来,他们有的迅速拔出了手雷要向我们投来;他们有的攥紧了手里的AK47、79微冲,觊觎着张廉悌一但弹尽便要迅速向我们射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狭路相逢勇者胜!就在我捏死了洞口两敌人,张廉悌枪响的一霎那,我瞬间几乎神经反射似的拔出了怀里最后一颗手雷;很快,但仅仅比那两个拔出了手雷正打算向我们投来的两个敌人快一线;敌人两颗,我一颗几乎就在同时投了过来。战争中面对面和敌人对决,除了平日练就的实力,最重要的还有瞬间作出本能正确反应的经验;那一瞬间除了运气,正确的细节经验决定了你的生死。而那两敌人和我的差距就在于此,他们慌乱中根本没有考虑那是个用山缝改造成的狭长地穴;只图快,急切中不经大脑思考就按训练时的本能用常规方式将手雷从空中向我们抛了过来,虽然力道高度都可以,但在那种情况下对我根本就发挥不了威力。而我采用的是超常规的方式,手榴弹头正对着坑道里,木柄正对着自己,用力向前面一送,就和打保龄球一样的方式紧贴着地面向敌人送了去;就这时我匍匐着目送着自己的手雷就见着敌人两颗手雷一矮一高,一近一慢向我和张廉惕飞了来!

“闪开!”张廉悌在我惊叫声中瞬间一个侧鱼跃扑倒了洞口外面地上,我眼见着就近向我飞来矮的那手雷双手一撑瞬即蹲地,两手撑地提腰,撩腿,运起柔力,两眼锁住,一扭身就是一个地胡旋,一脚把那手雷凌空扫了回去,瞬间就着旋转的力道,向前滚去;“轰!”——几乎就在我投出的手雷爆炸的同时敌人的手榴弹也爆炸了!瞬间,狭小的空间里横飞的弹片打得石壁‘噗噗’作响,更有恐怖的弹片打的石头的棱角折变了线,我浑身上下像是都被刀刮了似的,有着近乎剥皮之痛;迅速张开护在头前的一双手看了眼,光着膀子的我浑身都是沙眼似淌着些血的几乎跟毛孔差不多密集的小眼,而狭长的洞窟几乎成了修罗屠场,地面淌着一小滩一小滩血在肆意流淌着;两面石壁,洞顶到处是一点一点爆射了出来粘在上面,小拇指尖大小粘着血的碎肉;敌人横七竖八都躺在地上,血淋淋的,更有的露着触目惊心疮口,血正骨碌碌向外涌着;十几个敌人啊,真够恐怖的……但还没完,他们虽然都伤了但几乎还有起码些人有战斗力;我就滚在那两个向我投弹的敌人矮小的岩石掩体前,他们一个就在我隔着一个不到一平米的洞窟一侧后,另一个就在那岩石后不到2米多远洞窟另一侧的另一块岩石后;他们和我都是轻伤,又几乎同一时间抬起头;瞬间我就和隔着那小块岩石的敌人眼对眼!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喷在我脸上温热的鼻息!

“操!”这情况了那家伙还慌忙中要动枪?我一声骂咧,内力都运不上凭着感觉本能迅速起身就奋力一个直拳打在他脑袋上将他K.O,就在这时那个距离我不到3米的敌人抬眼也发现了我,他爆发出了一声枭叫,瞬即抬起了挂在胸前的AK47……

MD,这距离老子是无敌的!就在我奋力起身一拳将敌人K.O了时,我俩足奋力一跃,向着敌人纵身跃了过去,敌人一抬枪就看见了我半空中运起内力使出的‘龙摆尾’;“嘭!”一声巨响,这一脚将敌人的脖子骨头给碎了,自然也是没得活,尸身飞出了3、5米,把重伤中依然顽固不化要起身和我对决的敌人押倒。我趁着踢在敌人的力道,空中一挺身,直起腰板就想用自己手肘接着自身落地的重力将那被我K.O的敌人砸了,在我一脚踢了那敌人空中一侧眼的功夫,却遽然发现距离自己不远的石台后另两个敌人正艰难抬起头,看到了在空中正往下落的我,他们正抽手举起自己的佩枪!眼疾手快的我瞬间一撩挂在胸前的56冲,横空飞快一个点射将他们吓得埋下了头,这样的距离不知伤了没有;一落到那被我KO的敌人身侧就是一发单射,“砰!”将那敌人暴了头,血、白的颜色又染了我赤条条的一身。就在我身子落地枪口一拐将身旁的敌人结果了的时候,敌人瞬息眼睛所锁住了我,把握住了战机就要抬枪射击!

正这时,就听洞外张廉悌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哭嚎声:“排长啊!”

他这一“啊”我还没来得及出声释然他以为我牺牲的误会,就见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就从我的头顶横飞了过去!日!非把老子逼成颖叔考!?一天被自己炮兵犁了三遍,被自己弟兄手雷抡了三回,说不着前无古人,肯定也是后无来者了!

来不及补救了,我忍不住破口大骂,准备还能有口气的时候抓紧时间问候、问候张廉悌全家女性,令张廉悌抱憾终生。完了?当然不可能,还好我在‘临死’之时仍保持着冰一般的冷静。抬眼看见那黑坨时,瞬间感觉到不对,没青烟!?那一瞬间我仿佛从地狱一脚被他狗日的踹上了天堂,真不知道是喜是悲,是笑是哭了……王八羔子的,他可是7班资深老兵,就是这般‘糟蹋’弹药的;耻辱!耻辱!冲动害死人啊!

“张廉悌,我X你妈!”在那颗手雷飞过头顶憋在心中的那句话就在我嘴里破口而出;也管不得张廉悌为自己一时的冲动后怕,后悔,我瞬间抬手就想一枪将同样被那手雷吓得又一次埋下头的两敌人给结果了,可就在我心急火燎抬手瞄准扣动扳机时,“叮!”弹夹挂空了!那清脆的一声,猛的又把石台后的敌人惊得抬起头,他们瞬间冒着落下要‘爆炸’的手榴弹威胁,正举起了枪!

日,一刹那感觉不好的我在那‘叮!’一声响后,如离弦之箭使出的吃奶的劲儿向着那两个藏身石台后面距离我不到三米的敌人冲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